天路杀神 第三九四章 失陷的金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还说,萧魔指虽然狡诈如狐、凶残如虎,但他缺少大局观,缺乏进取精神,这样的人一旦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会感到非常紧张。”鬼十三说道:“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他会暂时失去进攻性,直到他认为自己完全熟悉了新的环境,才会逐渐展露自己的爪牙,你说这正是你与萧魔指合作的保证,名将马上就要与各个宗门对抗,对萧魔指而言,他面对的是陌生的环境与陌生的敌人,那么他会暂时压抑自己的天性,与我们合作。”

  说完,鬼十三扫视着周围的平场:“本土……也是完全陌生的啊!”

  “我只担心……人总会变的。”叶信轻声说道。

  “有我盯着他呢。”鬼十三说道。

  “不说这些了。”叶信四下看了看:“这里有闭关之所?可我怎么感觉不到元力的波动?”

  “我说的闭关,是让你把元府中那些魔息压制下去。”鬼十三说道:“这法螺界第一次进来会感到很震惊,多来几次就无所谓了,其实啊,法螺界是龙玄策他们几个受罚的地方,他们做了错事,那位龙王就把他们关进来,等他们做足了反省,再把他们放出去。”

  “哦?”

  “龙玄策那小子也说了,那位龙王对法螺界是很不满意的。”鬼十三说道:“因为法螺界没有生机,你没看到这里连一棵草都没有么?所有的生命,进了这里之后都会慢慢枯萎,包括我们也一样,如果我们在这里呆半年,就算没饿死,出去之后进境都要跌不少,这种东西……有没有生机差距太大了,就算石头与金砖相比较。”

  “这些都是龙玄策告诉你的?看起来你们的关系很好么。”叶信笑道。

  “还行吧。”鬼十三也笑了:“那小子很容易糊弄,嗯……对了,温容和月虎那边都有信到了,你想不想听?”

  “出了事?”叶信一愣:“你说吧。”

  “都是小事。”鬼十三说道:“宗门大选前段时间正式开始了,现在么,应该是已经结束了,你猜是谁来主持这次宗门大选的?”

  “这我怎么能猜得到。”叶信摇头道。

  “是温容。”鬼十三说道:“你的面子就是大,那几个宗门一力推荐温容上台,沈忘机、王芳和月虎他们自然不会有异议,嘿嘿嘿……我能猜得到温容的心情,想当初能参加大选,对她那种年纪的学生来说,已经是荣幸之至了,现在她却能成为大选的主持者,果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应该很顺利吧?”叶信轻声说道:“虽然我把星堂大部分凝气境修士都带出来了,但有沈忘机和王芳帮忙,还有月虎,她应该能镇得住场面的。”

  “不止有他们。”鬼十三说道:“前辈和春海部的谈判应该很顺利,因为春海部也派出使者观看了大选的整个过程,如此……他们是在表达一种和平的态度,至于这种和平是暂时的还是长久的,就不好说了,从时间上推算,前辈可能已经到了本土。”

  “还有别的事么?”叶信问道。

  “你记不记得被你斩杀的司马清虹?”鬼十三说道。

  “有些印象,怎么了?”叶信看向鬼十三。

  “据说,司马清虹是大召国司马家的希望,你杀了司马清虹,自然等于毁了司马家的未来。”鬼十三说道:“他们一直怀恨在心,这一次萧魔指和渔道都跟着你过来了,魔军和龙门军也开往了恶海,大召国国内的秩序略显得有些失控,司马家和庄不朽的余孽联手,控制了大召国不少军镇,后来探听到我们大卫国的天狼军团和洪无垢新组建的无生军都离开了九鼎城,他们居然说服了大召国的国主姜能,拉起一支杂牌军,跃过北线,对大卫国发起了攻击。“

  “真是疯了……”叶信轻轻叹了口气。

  叶信的势力早已伸展到宗门的领域之内,并且占据了巨大的优势,所以对各个公国已经不太看重了,可问题是,司马家和庄家的人眼界就那么高,他们没资格与各个宗门接触,探听叶信已经消失了几个月,天罪营的悍将也消失了一大半,天狼军团和无生军同样不见了,以为这是天赐良机,可结果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

  “是啊……都疯了!”鬼十三也跟着叹了口气。

  “温容是怎么反应的?”叶信问道。

  “还能怎么反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鬼十三说道。

  “主将是谁?”叶信又问道。

  “温容选中了月虎。”鬼十三道。

  叶信听到‘月虎’两个字,就知道大召国完了,天罪营诸将,禀性不一样,那么他们所引发的逻辑链也会不一样,如果是薛白骑领兵出征,他会先击败大召国的军队,然后要求大召国的国主姜能彻底诛灭司马家和庄家的余孽,换成月虎,那是肯定要把大召国杀一个天翻地覆的。

  “幸好温容让叶玲、邵雪和沈妙随军出征,关键是叶玲,没有她极力阻拦,月虎会攻一城便屠一城,最后把大召国内姓姜的全都杀得干干净净。”鬼十三说道。

  “这样就坏事了!”叶信皱起眉头:“萧魔指的魔军还有渔道的龙门军,都是大召国的人,如果他们知道月虎这般凶残,很可能要哗变的!”

  “温容的信和月虎的信我都看了。”鬼十三说道:“他们各说各的理,很有意思的,月虎感到很委屈,他说叶玲优柔寡断,处处碍手碍脚,不适合为将,只适合嫁人然后做个贤妻良母,哈哈……估计真的是气惨了,否则不会向我这般抱怨的。温容则说她没想到月虎的凶性会那么大,本来呢,是因为大召国突然发难,所以她想让一个凶狠些的人担任主将,用最快的速度摧毁大召国的军队,否则其他公国也跟着学,那就麻烦了,可是月虎杀得兴起,击垮了司马家和庄家的军队后,直接攻入了大召国境内,一路向前杀掠,温容不知道发出了多少急信,后来王芳都亲自赶到了大召国,但谁都压不住月虎。“

  “他那脾气……再不改的话迟早会吃大亏。”叶信摇头道:“这一次不带他来,就是因为怕他另生事端!”

  “月虎是什么样的人,你我们心中都有数,呵呵……他压根就不**王芳,独有叶玲,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鬼十三说道:“其实他敬的不是叶玲,而是你啊。”

  叶信没有说话,鬼十三想了想,又说道:“记得你说过,一个人如果有所畏惧、有所尊敬,那就是可造之才,他犯了错,不能都怪他自己,把他放到那个位置上的人,也要负一些责任,合格的头领,会给自己的下属做出一个非常合适的安排,并想方设法不给下属犯错的机会,按照你这么说,这件事温容也有错,虽然她很聪明,也稳住了大局,但还是远远不够的,如果换成真真……”

  “这都是阅历不够的原因。”叶信截断了鬼十三的话。

  鬼十三一笑,随后立即转移了话题:“你快去吧,我发觉你元府中的震荡越来越强烈了,闭关之所就在那大院里,你把龙玄策叫过来,让他带你去。”

  叶信点点头,随后把龙玄策招呼过来,向着大院走去。

  走进大院,又走进了闭关室,叶信让龙玄策出去守住大门,随后盘坐在地上,拿出了静花掌教的山河袋,别的事情都好说,元府中的魔息他也能压制得住,不急,把他的金丹拿回来才是大事,叶信知道金丹有多么珍贵。

  只是,拿着静花掌教的山河袋摆弄了半天,叶信有些傻眼了,他的心念根本没办法渗入到山河袋中,山河袋虽然在他手中,但他和山河袋之间好似隔了一个世界般遥远。

  叶信起身让龙玄策去把苍妒兵找过来,片刻,苍妒兵走进了闭关室:“主上,找我有什么事?”

  “这东西怎么打开?”叶信问道。

  苍妒兵看了看叶信手中的山河袋,摇头道:“这我可没办法,想打开已经认主的山河袋,要找到最好的阵图师,才有可能一试,而且失败的几率很大。”

  “失败会怎么样?”叶信又问道。

  “如果破解阵图失败,山河袋会变成废品,里面的东西也将永远落入虚空之中,再找不回来了。”苍妒兵说道。

  “不是吧?”叶信满脸狐疑,接着他又拿出了另外一条山河袋:“这是藏心宗轩辕中天送给我的,我怎么一下子就打开了?”

  “这可能是因为轩辕中天前辈抹去了自己的神识,所以主上很容易就能把山河袋打开了。”苍妒兵说道,随后顿了顿:“主上,以后最好不要把山河袋放在另一个山河袋之内,时间长了阵图会相互冲毁的。“

  “还有这个说道?”叶信是真的头疼了,用金丹去引诱静花掌教,是他的主意,现在静花掌教被除掉了,可金丹却拿不回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