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九六章 基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止是窍门,还有巧合,无法重复,再来一次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叶信笑了笑,随后转移了话题:“你们来得正好,帮我看看这些法器的品质。”

  “好啊。”苍妒兵点头道。

  事实上苍妒兵和曲云鹿的见识并不比龙玄策强到哪里去,或许还不如龙玄策,魔族的法器,同样让他们发愁。

  叶信也拿起一个法器,仔细观察着,这个法器的材质很坚韧,但入手的感觉却又非常轻,呈圆盘状,上面篆刻着奇形怪状的符文,表面光滑,但把法器放在眼前仔细看,能发现法器上布满了极为极小的点。

  “我怎么感觉……”叶信犹豫了一下:“这是用某种骨头做的?”

  “哦?我看看。”龙玄策凑了过来,接过了叶信手中的法器,他端详片刻,喃喃的说道:“好像是妖骨……”

  “魔族怎么会有妖骨?”叶信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龙玄策摇了摇头。

  叶信以前听泥生说起过,成了人族之外,其他四个种族都有自己独特的领域。

  魔有魔魂,据说魔魂修炼到极高境界,魔魂可以脱离肉身独自生存,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且纵使战败,也不会伤及根本,残破的魔魂可以回到肉身中重新修炼,只不过进境会跌得很惨,但靠着累积的经验和资源,残破的魔魂也有机会重新获得圆满。

  妖有妖骨,妖族与魔族正好相反,追求的是肉身成圣,能进入天路的妖族,一身骨头都已淬炼到了金刚不坏之境,纵使被千刀万剐,只要骨骼还保持完整,就会逐渐恢复生机,不过,妖族的生存能力要比魔族差了一些,被打败了、被制服了,千刀万剐之后,再硬的骨头也会被一点点砸碎,而魔族的那种重生能力,让天族也为之头疼。

  最可怕的当然是天族,天族有光,泥生说天族之光有数百种至多,每一种光都代表着一种秩序的力量,无可匹敌,和人类的区别在于,天族的力量来自于命运,自己努力的效果仅仅是能稍微提升一些,那些能在天路中开疆拓土的天族强者,几乎都是一生下来就拥有了一种秩序之力。

  “看是看不明白的,不如我们试一试。”叶信说道,接着他拿过那块妖骨,试探性的向妖骨中注入元力,等了片刻,什么都没发生。

  “想催动法器是需要法门的。”苍妒兵摇了摇头:“这么试什么都试不出来。”

  “总要试一遍,试不出来的先放在这边。”叶信说道,接着他从静花掌教的东西里拿出了一块透明的圆盘,再次注入元力,圆盘突然亮了起来,内中出现了无数点星光,星光在缓缓移动,但很不规则,有的快、有的慢、有的聚成群、有的在独自飘荡。

  “这是什么?”除了能看到星光之外,没有其他效应,让叶信搞不明白了。

  苍妒兵和龙玄策看了片刻,都开始摇头。

  “我知道。”鬼十三的声音出现了,他缓步走过来:“这东西能看到远方的魔族。”

  “能看到魔族?”叶信还是有些不明白。

  “嗯。”鬼十三点了点头:“每一点星光应该都代表着一个魔族,你看,这些在中央游荡的星光,可以证明就在我们头顶上,有大群的魔族正来回飞掠着,他们在寻找我们。”

  “可我们已经进入镜湖了啊。”龙玄策说道:“他们怎么能知道我们在哪里?”

  “他们不知道,可他们没有放弃寻找。”鬼十三说道:“陌尘山的急流通往镜湖,他们自然不会放弃这里,你们再看这些星光已凝成了一条线,线的形状和急流的河路正好相符。”

  “原来如此!”苍妒兵喜道:“有了这东西我们对付魔族就容易多了!”

  “本来就很容易,有墨衍呢。”鬼十三说道:“这东西给我吧,我有大用。”

  “原来这是魔族的雷达啊……”叶信掂了掂那个圆盘,随后扔给了鬼十三。

  这一次的收获也算颇为丰盛了,静花掌教和那魔族都是证道境的强者,他们所储藏的东西自然与身份相匹配,除了元石和各类药材之外,还有不少元液,静花掌教的那双短剑都不是凡品,那魔族的重剑同样非常珍贵。

  叶信让曲云鹿去把程祭邻叫了过来,把这些东西一一造册在案,也是做老板的一种好习惯,如果小富即安,那枚必要,可如果想让自己的势力变大、变强,需要一定程度的透明,至少不能瞒着核心高管,大家心中都装着一本公账,清楚每一个人的公平所得,才不会相互猜忌。

  按照星堂的分配原则,叶信从轩辕中天那里得到的,只属于叶信一人,斩杀魔族飞颂少主的战利品也一样,而静花掌教和那魔族的东西则要入公账,大家都有自己的一份,只不过要按照出力多少来分。

  别的法器都好说,有一只青黑色的长角,吸引了叶信等人的注意,这是从轩辕中天的山河袋中找出来的,却隐藏着一股古怪的波动,天魔妖海人五族的气息是不一样的,魔族的气息显得有些燥热,而海族的气息趋于清冷,之前叶信并没有注意到那长角的不同,现在他已汲取了那魔族的元魂,马上发现长角中蕴藏着魔息,应该是魔族的法器。

  可大家都搞不清长角的用途,研究了一段时间,毫无所得,只能先把东西放在一边。

  当叶信等人走出大院时,众人的视线都转了过来,光幕突然出现,又急速坍缩,其中肯定有蹊跷,但萧魔指等人不会去追问叶信的秘密,而李浮心和恒一鸣等又不好开口,只能装糊涂。

  时间在不停流逝着,魔族始终没有放弃搜寻,也有很多魔族潜入水中,寻常叶信等人的踪迹,但有意思的是,魔族的水性大都不好,他们不喜欢水,因为魔族常年生活在熔火之地,喜欢火焰,水的天性就克制他们的魔息,而且叶信他们潜藏在数百米的深水区,魔族根本没办法进入。

  看得出来,那烟树王对叶信的恨意是刻骨铭心的,一个多月过去了,魔族还没有放弃,其间魔族还耍了一些小花招,譬如说魔族全部离开水道和镜湖,远避出五、六百里开外,只留下极少数的魔族隐藏起来,试图给叶信造成魔族已经退兵的错觉。

  可是在‘雷达’的监督下,魔族的花招毫无意义,叶信等人安下心来继续谈天说地,正好,叶信想和李浮心、恒一鸣、北山列梦多培养些感情,而李浮心和恒一鸣也有类似的意思。

  感情这种东西很怪,说靠得住,天下各个角落背叛的故事层出不穷,说靠不住,但也会有各种各样可歌可泣的故事发生。

  叶信重情,他一直坚信,人心都是肉长的的,背叛往往在利益过大、无法拒绝诱惑的先提条件下出现,所以,他的标准是有多深的感情、能给与多大的回报,才去谈多大的事。

  就以李浮心和恒一鸣为例,有了这一次接触,双方已经积攒下了一定的感情基础,如果有一天他登门拜访,李浮心和恒一鸣都会拱手相迎,他需要元石元液、或者是药材,希望李浮心和恒一鸣帮忙,他们也不会拒绝,可要是他准备干掉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希望两个人帮忙,那他就要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了。

  说白了,凡事都要有度。

  如果已成了生死之交,他又能给与足够的回报,再营造出一些局面,让李浮心和恒一鸣遭受打压,此事就未必不能谈。

  感情是一种基础,没有感情,代表着没有周旋余地,假设他刚刚来到本土,去拜访李浮心和恒一鸣,不要说谈事情,人家会不会见他都是未知数。

  又耗了差不多半个月,魔族终于灰心了,彻底放弃,离开了镜湖和水道,在鬼十三的圆盘中,所有的星光都已消失。

  李浮心等人总算送了口气,商议让渔道和龙玄策先出去转一转,结果他们刚刚要走,被叶信叫了回来。

  叶信只有一句话,再等等、等三天。

  第二天夜间,无数星光突然出现在圆盘四周,并以极快的速度向中央飘去,这代表魔族真的杀了一个回马枪。

  大家看向叶信的眼神都变了,他们想不出来,叶信是如何做出这种判断的,问到叶信,叶信只是笑,最后被逼无奈,说他并不知道魔族会想出什么样的计策,只知道烟树王有多恨他。

  魔族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附近搜寻了半天的时间,又一次退走了。

  这一次,叶信显得很果断,星光刚刚退出圆盘的侦测范围,他便招呼大家起身,准备离开法螺界。

  走上湖岸,重见天光,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龙玄策故意拖延到最后,等渔道也离开了,他运转元力,巨大的海螺迅速变小,最后缩成半个巴掌大,龙玄策把小海螺收起来,这才往水面上游。(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