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三九八章 神秘的大首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湖岸边,曲云鹿和程祭邻的声音突然变大了,情绪也显得有些激动,不过,他们很快又压低了声音,叶信向苍妒兵那边看了一眼,微微叹了口气,他能看得出来,简奇志殒落的消息,对苍妒兵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沉吟了片刻,叶信从山河袋中取出一本小册子,打开来仔细看着。

  “这是什么?”鬼十三探头问道。

  “是本土所有证道境修士的名册。”叶信说道,随后他又取出笔,在静花掌教和简奇志的名字上打了个叉,接着顿了顿,在最下面写上了‘愚得宫’三个字。

  愚得宫不是人名,而是一个组织的名字,百年前兴起,势力逐渐扩张,不过这个组织很神秘,大多数修士都不知道,叶信和李浮心、恒一鸣聊起本土的格局,首次听说了这个组织。

  “划上叉的都是死掉的呗?”鬼十三说道。

  “嗯。”叶信点点头,随后迟疑了片刻:“我突然间感觉有些害怕了。”

  “怕什么?”鬼十三一愣。

  “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叶信说道:“这一次的纷争仅仅是开始,以后会越来越乱,等到战火落幕……恐怕这些人连一半都剩不下,我们也会付出一些代价。”

  “预感?”鬼十三说道:“以你的脾气,不会空穴来风,说自己有预感……总该是发现了什么吧?”

  “刚才你也听到李浮心和恒一鸣的话了。”叶信说道:“魔族进入这片浮尘世,是为了找到圣婴,也为了召回魔龙的躯体,让魔龙起死回生,但这两件事是存在着因果链的。”

  “我也想到了一些,先听你的。”鬼十三说道。

  “魔龙能强行进入这片浮尘世,想来在上界也是非常厉害的存在,会被这里的宗门猎杀,应该是进入浮尘世之后,元力耗费极大,所以无力反抗。”叶信说道:“魔族为了找到圣婴,不惜让魔龙冒着巨大的风险,打开通道,那么圣婴才是重点中的重点,我可以从里面看到魔族的决心,他们为了圣婴,会不惜任何代价的。”

  “魔族最开始表现的很友好,至少向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表示出了善意,这是为了大局。”叶信续道:“我最开始的判断是错的,魔族并不重视这片浮尘世,也不想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只要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不干涉他们的寻找圣婴的行动,他们就绝不会与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对抗,现在事情已经闹大,魔族很可能会改变既定策略,走向武力的极端。”

  “更让我头疼的,是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你别看李浮心和恒一鸣都表现得很愤怒,但他们还是想从谈判层面解决问题,两大帝国会做好战争的准备,但不会贸然发难,这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最好的机会?我不懂。”鬼十三皱起眉。

  “你没发现魔族的行为有些失控了么?”叶信说道:“攻击陌尘山,虽然能毁掉很多对魔族怀有敌意的修士,但遗祸无穷,陌尘山的驱魔之会,联盟结构是很松散的,说实话,很容易对付,可如果此后再出现一个类似的联盟,代表着对抗魔族的真正战线已经形成,从此,魔族再无宁日,除非他们退出去。”

  “我知道魔族的行为有些失控,但为什么说现在是最好的机会?”鬼十三还是不太明白。

  “圣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魔龙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魔族能做出这种决定,他们不可能没有一个核心。”叶信说道:“换句话说,他们应该有一个首领!举个例子吧,现在我们星堂的凝气境修士大都进入了本土,天狼军团、无生军、魔军、龙门军都在向恶海前进,如果我不在,你会不会独自下达这种变化如此之大的命令?”

  “不会,关系太大、影响太大,这种压力不是我能担得起来的。”鬼十三摇头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机会难得,他们也未必会服从我的命令,这种大事,必须你点头,才能服众,我可不行。”

  “魔族也一样。”叶信说道:“没有一个首领,魔族那几个王者根本无法达成统一意见。”

  “你是说……魔族那些王者只是跑腿的?他们之上还有一个大首领?”鬼十三惊讶的问道。

  “肯定有。”叶信说道。

  “那个大首领现在又在哪里?”鬼十三说道。

  叶信沉默了,良久,他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我有五、六成把握,那个大首领是紧跟着魔龙进入浮尘世的,魔族会向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表达善意,就是秉持着那个大首领原来的命令,可是,我斩杀了魔族的飞颂少主,飞颂少主应该就是烟树王的后裔,所以烟树王怒发如狂,而魔族其他王者没办法约束烟树王,也所以他们的内部秩序变得如此之乱。”

  如果魔族的王者都在这里,听到了叶信的分析,一定会悚然动容,叶信根本不了解魔族,只是通过一个个信息片段,就推理出准确的结果,这真可以说是多智近妖了。

  “我是问那个大首领在哪里?”鬼十三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他……”叶信迟疑片刻,露出苦笑:“他已经和魔族其他王者失去了联系,可能……是死掉了吧,或者是被困在什么地方。”

  “你在开玩笑?”鬼十三皱起眉:“如果真有一个大首领,肯定是上界的强者,那么他的战力就算不如泥生前辈,也不会差多少,这样一个怪物,谁能杀得死他?谁能困得住他?“

  “你说得有道理。”叶信点头道:“这也是我推理中的一个死结,如果我能找到原因,怎么会说我只有五、六成把握?”

  鬼十三沉默良久,缓缓说道:“从常理上讲,我不应该相信你的推论,可是以前我每一次质疑你,事后都证明我错了,这一次我就权当你是对的,魔族确实有一个大头领,现在,那个大头领死了,或者失踪了,与魔族失去了联系,所以魔族的王者们各自为政,意见无法统一,也所以你认为现在是攻击魔族最好的机会?”

  “是的。”叶信轻轻叹了一口气:“我亲眼看到过飞往龙陵城的魔族大军,也看见了包围陌尘山的魔族大军,他们的数量差了很多,我认为当魔族得到飞颂少主的死讯后,烟树王勃然大怒,其他魔族王者就算不想做出太过偏激的举动,也不得不配合烟树王,到龙陵城走了一趟,那一次他们是倾巢而出。而这一次么……魔族其他王者已意识到他们的举动让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产生了警觉,所以拒绝攻击陌尘山,这一次来的只是烟树王的本部。“

  “只是一个烟树王,已经不是我们能对抗的了。”鬼十三也叹了口气。

  “有时候真无奈啊。”叶信摇头道:“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空有百万大军,却不敢锐意进取,坐看机会一点点流逝,如果换成我,魔族早就被我打压得喘不过气了。”

  “他们太庞大了,要顾虑的自然就多。”鬼十三说道。

  就在这时,苍妒兵和程祭邻、曲云鹿向这边走来,程祭邻和曲云鹿还好,苍妒兵双眼中已布满了血丝,他的相貌在短短时间便苍老了许多。

  “主上,我想到星门去一趟。”苍妒兵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去星门?”叶信吃了一惊:“星门已经被魔族所占,你还去星门做什么?”

  “师尊与我名为师徒,情同父子!”苍妒兵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师尊暴尸荒野?!”

  叶信不由看了看程祭邻和曲云鹿,程祭邻和曲云鹿都苦笑着微微摇了摇头,显然他们已劝了半天,但苍妒兵心如铁石,谁都没办法让他改变主意。

  “老苍,你去星门可是九死一生的。”叶信缓缓说道。

  “我去过星门,也了解那里的地形地貌,如果我小心一些,昼伏夜出,应该有办法瞒过魔族的耳目。”苍妒兵说道:“而且,此去我还可以为主上打探魔族的消息!”

  叶信又一次生出了无奈的感觉,简奇志殒落,身为弟子的苍妒兵要去收殓师尊的遗骸,这是一条无法逆转的因果链,就算他强行把苍妒兵留下,苍妒兵也会寻机离开。

  “我陪你一起去吧,星门那边我也很熟。”曲云鹿说道。

  “不用,我自己去!这是我的事!”苍妒兵断然拒绝:“老曲,现在是非常之时,主上身边不能少人!”

  叶信看了苍妒兵良久:“你要什么时候走?”

  “马上就走。”苍妒兵说道。

  叶信无力的点点头:“你去吧,自己多加小心。”

  从情义的角度出发,他应该带着星堂的修士去帮苍妒兵,但他又是一个统帅,用兵的一项基本原则是决不能把自己的核心战力投放在一个毫无意义的险地,让苍妒兵自己去,他对不起苍妒兵,带着大家一起去,那他对不起所有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