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零零章 追踪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众人分成三路,鬼十三、萧魔指等人返回恶海,去接应大军,程祭邻、曲云鹿和侯轮月则去寻找星门的修士,叶信带着墨衍向着北山列梦离开的方向驰去。

  墨衍的追踪术是绝无仅有的,他远远跟在距离北山列梦百余里开外的地方,就算北山列梦的感应再敏锐,也不可能发现墨衍的存在。

  转眼过了三、四天,北山列梦一直在往南走,这一天正午,他进入了一座规模很大的城市,而叶信和墨衍则停在了原地。

  “是什么城?”叶信轻声问道。

  “飞黛城。”墨衍回答得很快。

  叶信拿出地图,仔细寻找了片刻,找到了飞黛城的位置,此地和陌尘山一样,夹在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的疆土之间。

  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的疆域很有意思,整片本土最肥沃的地方都被两大帝国占据着,不过在承法帝国的东北、西北沿线、神之帝国的东南、西南沿线,分立着林林总总的小公国,就像是一片巨大的护罩,把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包裹在其中。

  据叶信所知,各个大宗门,都不会把自己的宗门所在地设在两大帝国境内,那等于跑到虎穴里去划地盘,迟早会被人连皮带骨头吞下去。

  而那些小公国、小势力集团的历史成因非常复杂,有的原本就是不服王化的山民,有的是因立下大功、名正言顺得到封地的名将后裔,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很多年前立下异姓不得封王的规矩,就是因为两国连年交战,立下战功的大将越来越多,而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不得不把一座座城市分封给诸将,最后发现自己的疆土一直在萎缩,只得痛下决心,再不给异姓封王了。

  但,凡事都有利有弊,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的佼佼者们不顾安危,厮杀于战场,最终目标不外是裂土封王,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异姓不得封王的规矩被竖立之后,那些佼佼者们对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失望了,便离开了故土,另寻出路,而两个帝国的皇族却以惊人的速度崛起。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异姓走得越多,势力就越微弱,失去了制约的皇族自然越强大,而皇族越强大,异姓就越没有话语权,到处都是主子,哪个都惹不起,然后走得更多。

  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立下异姓不得封王的规矩,本来是为了防止自己的疆土逐渐碎化,但是,那些离开故土的佼佼者们需要修行,需要积攒自己的资源,他们只能去本土的边缘地带图发展,大批人才的涌入,让各个小公国、小势力团体快速膨胀,达到饱和之后,肯定会向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渗透。

  在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疆土的边缘地带,很多城市的主权还是属于两大帝国,但实际控制权已经被各个宗门、小公国乃至小势力团体掌控了,两大帝国很清楚局势的演化,但无力阻止。

  如果本土统一了,不管胜利的是神之帝国还是承法帝国,那些小公国和小势力团体都将被逐个摧毁,连那些大宗门也没办法生存了,除非他们愿意向帝国效忠,所以,一种广泛的认知就形成了,必须让本土保持均势,如果神之帝国占了上风,他们会帮助承法帝国,反之,如果承法帝国占了上风,他们又会去帮助神之帝国。

  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不是不知道各大宗门的算盘,唯一的办法是两国暂且休战,然后集中全力清扫自己的后方,问题在于,两大帝国之间连一丁点相互信任的基础都没有,而且他们都认为那些宗门、公国不过是纤芥之疾而对面的帝国才是心腹大患。

  皇族太过强势,导致两大帝国的人才流失非常严重,别的不说,只提前方的飞黛城,飞黛城建成不过二百年,已经变成了人口达到几十万的大城市,因为两大帝国的人始终在不停的往外走,出现了一座新的城市,短短时间就能填满。

  到了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这一代,他们不约而同的改变策略,开始重用异姓,并废除了异姓不得封王的规矩,又培养了大批说客,到处游走,为帝国招纳贤才,李浮心和恒一鸣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但积重难返,效果并不是很好,现在两大帝国的重将,百分之九十以上不是姓李就是姓恒,皇族依然占据着绝对优势。

  “我发现,在两大帝国交界处的城市密度,远远超过了两大帝国内部。”叶信微笑着说道。

  “听说他们已经打了几千年了。”墨衍也笑了:“常年穷兵黩武,能走的人自然是要往外走的。”

  “关键的不是这个,是因为皇族垄断了大部分修行资源,人家是血浓于水,你是外人,那还跟着混什么?”叶信摇头道:“还能看到北山列梦么?”

  “他进了一户大院,应该是和对方很熟,非常热情。”墨衍说道:“进到正房之后就再没出来过了。”

  “我们等等吧。”叶信说道。

  从正午等到黄昏,也没见到北山列梦的人影,墨衍的元力已经无法维续了,叶信让墨衍收回妖眼,又让狼王和墨衍的无界天狼等在林中,随后他和墨衍向着飞黛城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叶信和墨衍进入了飞黛城,拦住了一个看起来面色和气的行人,又拿出几枚金币,向那行人打听飞黛城的情况。

  飞黛城和龙陵城差不多,因为修士和武士的数量不少,所以在城市中专门有一片区域是划给修士和武士的,里面应有尽有,吃穿住行乃至各种物品买卖,什么都不缺。

  叶信和墨衍随便逛了逛,便走进一间酒楼,修士们常来的酒楼自然和其他酒楼不一样,里面的酒几乎都是药酒,各式菜肴的辅料也都是药材,味道再好、但对修行没好处,这种东西是卖不出去的,做为修士,大都能控制自己的口舌之欲,只求效果,如果这点自控力都没有,也没办法达到当前的高度。

  叶信对本土已经很熟悉了,象这种酒楼,肯定有药师坐镇,而出卖阵图、法器的地方,背后也肯定有炼器大师。

  当然,价格也是不菲的,但叶信早已腰缠万贯,这种地方只是小意思而已。

  叶信和墨衍一直走到顶楼,随便点了几个菜,又要了一壶酒,一边吃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

  现在正是吃饭喝酒的时候,酒楼中有不少修士,桌子几乎都占上了,不出叶信意料,那些修士们所谈的都是陌尘山的事。

  其实魔族帮了叶信的大忙,如果这一次魔族还是倾巢而出,那么陌尘山的修士必将伤亡殆尽,但只有烟树王的本部出动,人数匮乏,难以形成铁桶式的包围圈,加上叶信吸引了大批魔族的注意,为陌尘山的修士创造了逃生的机会。

  有很多修士都逃了出去,逃向四面八方,陌尘山发生的事情也随着他们的身影,传遍了本土。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本土大部分修士并不想和魔族为敌,但不代表他们喜欢魔族,能接受魔族,仅仅是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态度。

  魔族在陌尘山大肆残杀修士,已掀起了浩然大波,或者说,一种公愤正在逐渐聚集、酝酿。

  那些修士们都显得很激动,有的破口大骂,有的捶桌顿足,如果这个时间看到几个魔族走上来,然后有人振臂高呼,估计他们都会立即加入战团。

  “魔族把我等当成鱼肉,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一点反应都没有么?”有个修士叫道。

  “那帮怂货能有什么反应?何况死的又不是他们的人。”另外一个修士冷笑道。

  “对了,听说星门的修士在风涛镇聚集,还派出不少人寻找静花掌教和北山公子的下落,恐怕星门是忍不住要对魔族发难了吧?”有个修士说道。

  “星门的宝地已被魔族占据,他们当然要与魔族死拼到底了。”一个修士说道:“只是……星门遭受重创,以他们的实力恐怕是斗不过魔族的,这种事情,最后还是要靠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

  叶信愣了愣,随后拿出地图,寻找着风涛镇的位置,也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只得起身走到一个修士身边,笑着问道:“劳驾,我打听一下去风涛镇怎么走?”

  那修士瞥了叶信一眼,急忙站起身:“从飞黛城往西南走,九百余里的路程。”

  “多谢了。”叶信拱了拱手。

  “不客气。”那修士用狐疑的目光看了叶信一眼。

  叶信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墨衍低声说道:“老大,你要去风涛镇?”

  “丑媳妇难免见公婆,来了本土,总要和星门接触一下的,还要看看他们是不是可以共事的人。”叶信说道:“而且,星门的人在找北山列梦,如此我们可以顺理成章的把北山列梦拉过去了。”

  “静花掌教已经和魔族勾结在一起了,他们还不知道?”

  “除了我们,其他人当然不知道,这消息会从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传出来的。”叶信说道:“墨衍,你留下来盯着北山列梦,我去风涛镇。”(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