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零五章 结交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接下来局势彻底翻转了,各路主星纷纷改变了态度,同意今年另外再交纳一次星贡,林推令虽然对这种结果很满意,但刚才被传玄上人骂得狗血喷头,甚至痛斥星门宝地的失陷,全是因为他林推令的无能,所以他实在笑不出来,只能继续绷着。

  在星门内部,呈三足鼎立之势,传玄上人和唐蛟牙的实力是相当的,不过,林推令更忌惮传玄上人一些,也更不想和传玄上人当面为敌,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传玄上人已经决定去闯生死劫了,和一个很快就要离开的人爆发冲突,实在是没有意义,只要忍几年就过去了。

  大事敲定,林推令话锋一转,看向了韦自正:“自正啊,静花掌教和北山列梦的下落,可曾打探出来了么?”

  “门主,我手下有几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韦自正叹了口气:“谈何容易。”

  林推令沉吟片刻,又把视线转到了唐蛟牙身上:“老唐,你们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暂时没有。”唐蛟牙摇了摇头,他的脸孔依然隐藏在斗笠下:“不过,我数次派人去陌尘山打探,始终没有发现静花掌教和北山列梦的尸体,而魔族又在陌尘山逗留了月余,迟迟没有离开,所以我猜……静花掌教和北山列梦可能都活着,魔族的目标是杀掉聚集陌尘山的修士,既然目标已经达成,应该马上离开才是,他们迟迟不走,十有**是因为没能找到静花掌教和北山列梦。”

  “据说陌尘山已被魔族杀得尸横遍野。”传玄上人说道:“你凭什么肯定静花掌教的北山列梦的尸体不在其中?”

  “我没有肯定,我只是说他们有可能活着。”唐蛟牙缓缓说道:“以他们的秉性,逃到安全的地方后,应该会昭告天下,痛斥魔族的残忍暴行,到那个时候,想联系他们就容易了,现在没必要在他们身上耗费太大的精力。”

  “如果他们被魔族吓破了胆,再不敢出头露面了呢?”韦自正说道。

  “静花掌教呢……倒是不好说。”唐蛟牙沉吟了一下:“但那北山列梦的骨头可是硬得很,只要他还剩一口气,就绝不会选择忍气吞声。”

  “门主!”叶信突然站了起来:“那静花掌教应该是魔族的奸细……”

  “放肆!”林推令看到叶信,便气不打一处来,传玄上人公开指责他无能,他不愿意和传玄上人发生冲突,却把所有的怒火集中到了叶信身上,如果不是叶信强行出头,他岂会遭受那么大的羞辱?!

  “你一个新晋主星,岂有资格在这里信口开河?!坐下!”林推云也大声喝道。

  叶信耸了耸肩,若无其事的坐下了,他一点没把林氏兄弟的呵斥当回事,因为他知道,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赚的,只要他够强,不管今天丢了多少,以后他必将成倍的找回来。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事情差不多都商量完了,林推令宣布散会,但林推云却还不想放过叶信,他死死盯着叶信,刚想说话,谁知道赤练星堂的主星周元斩抢先大声说道:“贪狼老弟,到我那边坐坐?”

  说完,也不等叶信开口,他已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搭住叶信的肩膀,连推带拉示意叶信和他一起走。

  叶信知道这周元斩肯定有话对他说,他一边走一边用目光搜寻着大均星堂的主星融褪山,毕竟两大星堂都替他拿出了四万颗上品元石,他感激周元斩,也同样感激融褪山,不过,融褪山正和几个主星聊着什么,视线根本没有向这边转。

  周元斩顺着叶信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融褪山,他明白叶信在想什么,微微一笑。

  片刻,叶信和周元斩并肩离开了高堂,叶信正色向周元斩施了一礼:“今天多谢周兄替小弟解围了,否则这一关很难熬得过去的。”

  “无足轻重的小事罢了,你无需谢我,更无需谢那融褪山。”周元斩淡淡说道。

  “周兄高风亮节,小弟心中……”叶信说道。

  “屁的高风亮节!”周元斩摆手打断了叶信的话,随后向左右看了看:“罢了,我就和你说实话吧,其实接到门主的召集令之后,我们大家先在一起聚了聚,大概猜到了门主的意思,星门有难,我们是不能袖手旁观的,等到星门彻底被魔族毁掉,各处星堂必将成一盘散沙,大好的局面也就跟着被毁了。”

  “哦?”叶信愣了愣,他有些怀疑,既然已决定帮助星门,还闹得那么大做什么?

  “贪狼老弟,你不会以为我们都是鼠目寸光的吧?”周元斩笑道:“想与魔族对抗,必须要重新设下七星灭道阵,星门这一次的损失极为惨重,积攒下的元石根本没办法带走,没有元石就不可能重设大阵,那我们在风涛镇就是给魔族当靶子了。”

  “那周兄为何……”

  “经此一会,贪狼老弟也应该清楚我们的门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周元斩说道:“刚愎自用到了极点,我们不能太惯着他,否则肯定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直到把我们压榨成渣,所以我们必须告诉他底线在哪,这一次我们可以全力帮助星门,下一次么,你就最好免开尊口了。”

  “原来如此……”叶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想明白了?”周元斩笑道:“八万颗上品元石,大家注定是要交上去的,我赤练星堂和大均星堂的家底稍微厚重一些,不可能让我们只交八万,我主动提出要替老弟的九鼎星堂拿出八万颗上品元石,一方面是想卖老弟一个交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堵住他们的嘴。”

  “呵呵……其实应该是我感谢贪狼老弟,如果不是你给了一个机会,说不定我拿出去还要更多,我和那融褪山都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呢,你根本不需要去谢他,机缘巧合而已。”

  “多谢周兄为小弟解惑!”叶信叹道。

  “见外了,大家都是一方主星,当然要多多亲近才对。”周元斩说道。

  说话间,周元斩和叶信已走进一座小院,小院中没有人,走进正房,周元斩招呼叶信坐下,又亲手为叶信沏茶,显得很热情。

  “老弟,恶海不好过吧?”周元斩先提起了一个不错的话题。

  “我的运气还可以,遇到了恶海龙宫的龙人,有他们帮忙,不算很麻烦。”叶信说道。

  “老弟还认识恶海龙宫的龙人?”周元斩大吃一惊,恶海龙宫可是威胁过星门的,马上就要爆发全面冲突了,然后魔族从天而降,双方才不得不转头联手对抗魔族,但绝对算不上是朋友,只因那种情势没办法,没有星门,恶海龙宫的龙门根本没机会逃走,同样,没有恶海龙宫,星门早被一网打尽了。

  “嗯,认识几个。”叶信点头道。

  “老弟的交游倒是够广的。”周元斩说道:“过了恶海之后,直接就往风涛镇来了?”

  “我半年前就到了。”叶信说道:“先是认识几个朋友,然后又去了陌尘山。”

  叶信知道这种事是瞒不过去的,也没必要瞒,否则等到星门得知陌尘山的真相,说不定还要往他头上扣大帽子,虽然不怕,但很麻烦。

  “你什么时候去的陌尘山?”周元斩愣住了。

  “我刚刚从陌尘山回来。”叶信说道,随后他顿了顿:“静花掌教就是被我杀的。”

  周元斩是有些城府的,可他依然被叶信唬得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叶信,已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良久,周元斩的情绪才有所恢复,急忙压低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要杀静花掌教?”

  “我在堂上已经说了,静花掌教是魔族的内奸。”叶信说道。

  “你……不是在开玩笑?”周元斩喃喃的说道。

  “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叶信说道:“而且,当时北山列梦也在场,还有承法帝国的李浮心,神之帝国的恒一鸣,他们都会为我作证的,静花掌教肯定是奸细。”

  周元斩站起身,在厅中来回踱步,片刻,他突然停下身形,转头看向叶信:“贪狼老弟,你和我说的这些,我可不可以转告给别人?”

  “周兄何必明知故问?”叶信笑了笑:“我这般毫无保留,就是希望周兄替我把消息传出去的。”

  “贪狼老弟真是个妙人。”周元斩哈哈大笑,随后用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用玩味的语气说道:“老弟在堂上指证静花掌教是魔族的内奸,那林推云却呵斥你没有资格说话,等事情传开,对他来说应该算是一种羞辱了啊。”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反之亦然,他羞不羞,与我何干?”叶信淡淡说道:“对了,我在龙陵城还遇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周元斩听到‘龙陵城’几个字,眉头突然一紧,显然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相信,一定要问个清楚。

  “我在龙陵城杀了魔族的飞颂少主。”叶信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