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零八章 坟墓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星门的光辉萦绕中,走出高堂的叶信,眉心处的星徽赫然已变成了四角星,从七品骤然升为四品,这种提升速度是耸人听闻的,星门是很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想当初赤练星堂和大均星堂的周元斩、融褪山,都是年青一代中的翘楚,为星门立下很多功劳,但他们也要经过几十年的磨练,才能逐步成为四品的星官,而叶信刚刚二十出头,便已经与他们并列了。

  看着天边的云层,叶信的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微笑,他不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是懒得去掩饰了。

  那将星林推云,根本没必要去评价,门主林推令,不过是一个蠢货!

  想夺得大军的控制权,这不算什么,换成他叶信,也有可能这么做!但是,林推令的手段真是蠢到了家。

  把他从七品直接升到四品,这是一种补偿、安慰,证明林推令是有些内疚的。

  如果他叶信要对付萧魔指,夺取魔军的控制权,只会选择两种办法,一种是狠,把萧魔指打压得永世再难翻身,甚至干脆设伏除掉萧魔指,另一种是怀柔,给萧魔指足够的回馈、足够的希望,让萧魔指心甘情愿的配合自己。

  而林推令这个人狠不起来,也不敢刷狠,毕竟星门中还有能牵制林推令的势力,怀柔的力度又远远不够,只给了叶信一个首座的位置。

  所以说林推令是个两不沾的角色,不敢残忍,又不够仁义,这样的人很难成大事。

  周元斩从高堂内走了出来,站在叶信身边,微笑道:“贪狼老弟,恭喜了。”

  “周兄,那林推令到底是怎么坐上门主的位置的?”叶信侧头问道,在周元斩面前,他也没有掩饰自己对林推令的轻蔑。

  周元斩自然能读懂叶信的表情,他犹豫了一下,叹道:“是老门主啊……”

  “哦?”

  “贪狼老弟,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周元斩说道,接着他迈步走下了台阶:“当初老门主闭关出偏,心火焚身,自知命不长久,可那时候星门唐蛟牙和我们势同水火,斗得不可开交,不管老门主选谁来坐他的位置,都会让星门爆发一场内讧,胜者固然能坐得稳了,败者肯定要带着自己的人退出星门,另寻出路,也就是说,星门的分裂就在眼前,老门主思来想去,便选中了林推令,林推令不但得了老门主的传承和心法,最后老门主甚至不惜逆转星轮,把自己的修为也渡给了林推令。“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对老门主是颇有怨言的。”周元斩笑了笑,又续道:“可现在想起来,不得不承认老门主走了一招妙棋,虽然林推令没什么才能,但修行资质还算不错,勉强可以撑起门面,而且他的出现,让我们与唐蛟牙不再象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了,至少缓解了星门可能会分崩离析的危局,三足鼎立之势已成,星门这十几年还是很安定的。“

  “原来如此……”叶信点了点头。

  “不过,老门主的妙棋只治标却不治本。”周元斩说道:“林推令的能力摆在那里,虽然他得了老门主的传承和心法,进境极快,但有些事情不是靠着他的实力就能弥补的,我们和唐蛟牙都不太瞧得起他,只是因担心让对方捡了大便宜,所以才任由林推令乱折腾。”

  叶信沉默了,他第一次和林推令接触,便发现林推令并不具备相应的才能,心中一直奇怪,现在才知道,原来星门内部有这么多瓜葛。

  周元斩又走了几步,轻声说道:“贪狼老弟,别再乱想了,把九鼎星堂主星之位让出去也好,如果你不让,说不定后面林推令还会有什么手段,嘿嘿……他对你的兵马是势在必得的,等到把林推令逼急的时候,就算你想退几步,恐怕也来不及了。”

  “周兄,赤练星堂不是你一手创立的吧?”叶信淡淡问道,他知道周元斩这番话是在试探自己,林推令对他叶信掌控的兵马动了心思,想来周元斩那一系也是一样的。

  “不是。”周元斩微微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所以你不会懂,我为九鼎星堂耗费了多少心血。”叶信说道。

  “我知道,你肯定是有怨气的。”周元斩说道。

  “怨气?呵呵……我从来不会去怨恨谁,那是小女人才会去做的事。”叶信说道:“那林推令居然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百战之师,可笑啊可笑,悍卒心中无主,又岂能百战不殆?他以为随便找了人过去,就能统领二十余万大军?”

  周元斩顿了顿,他立即明白了叶信的意思,那二十余万大军根本不会承认星门派出的主星,悍卒心中无主、又岂能百战不殆?换一个角度去理解,叶信是在说,正因为悍卒已经认主,所以才能摧枯拉朽、战无不胜。

  “这么闹将起来不太好吧?”周元斩低声说道:“恐怕你也会受到连累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周元斩眼中闪动着兴奋之色,如果叶信不给林推令面子,故意捣乱,他肯定是乐见其成的。

  叶信沉默片刻,突然转头看着周元斩,他的眼神很清澈,但视线似乎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压力,让周元斩莫名其妙的感觉到紧张。

  “周兄,有一句话,不知道该讲不该讲。”叶信缓缓说道。

  “贪狼老弟,虽然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我们是一见如故的,你尽管说。”周元斩急忙说道。

  “找个机会,离开风涛镇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叶信说道。

  “贪狼老弟的意思是……”周元斩愣住了。

  “我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所以对一些东西很敏感。”叶信说道:“在这风中,我已经嗅到了血的气息,我想……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一座大坟墓,是星门的坟墓。”

  “我知道贪狼老弟肯定有一些不凡的际遇,否则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年被缔造出一座星堂。”周元斩眼神闪烁不定:“呵呵呵……大家都不容易,不容易啊……老哥我每每回想这几十年,总有一种不胜其寒的感觉……”

  叶信的用词有一点点居高临下的味道,周元斩不想被叶信比下去,他用‘大家都不容易’的感叹,把他和叶信拉到同一条水平线上,叶信有不凡的际遇,他周元斩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叶信笑了笑,周元斩死要面子的举动,多少有些幼稚,人类最残忍的社会活动,莫过于战争!而周元斩或许也经常与其他修士发生争斗,可那只是打架而已,最多算是高水平的打架,对人性的考验、磨练根本无法和真正的战争相比。

  而且,他和周元斩的交情并不深,周元斩会帮他,应该是出自传玄上人的授意,如果周元斩只是这种态度,那他也言尽于此了,多说无益。

  “不过……贪狼老弟,你为什么断定我星门会输?”周元斩忍不住追问道:“林推令从外请来了几位道友,只要风涛镇能布下七星灭道之阵,管教魔族有来无回!”

  “周兄,你知道猎物和猎手的区别在什么地方么?”叶信缓缓说道:“只在被动与主动!纵使猎物的体型再强壮、速度再快、爪牙在锋利,迟早也会倒在猎手的箭下,因为猎手总要想方设法去对付猎物,主动权在他手中,就算偶尔有猎手因失误而身死,但更多的猎手会循着痕迹追下来。“

  “我没见过七星灭道大阵,我只知道,星门坐守此地,等着魔族进犯,就是把自己放在了猎物的位置上。至于魔族会用什么办法攻破风涛镇……我不清楚,但我相信魔族中肯定有很多聪明的家伙,或许一次两次他们会失败,可迟早会找到相应的办法。”

  事实上,这是叶信一直在向天罪营将士灌输的一种理念,天罪营从不防御,只进攻,不停的进攻。那时候的天罪营是很弱小的,如果连主动权都抓不住,他叶信早就战死了。

  “或许,你们觉得只要七星灭道阵布成,风涛镇就会固若金汤,可在我眼中,风涛镇只是一处绝地,有死无生。”叶信说道。

  对周元斩而言,叶信的预判有些荒诞,他无法相信,但心中却不由自主的发寒,也没心情继续和叶信聊天了,又说了几句,便匆匆告退。

  周元斩拿不定注意,只能去请教传玄上人,他能看得出传玄上人对叶信极为重视,其中必有缘故,不过,传玄上人听了周元斩的转述,同样不太相信,打发走周元斩之后,立即去后院找泥生。

  泥生正坐在后院中出神,听到传玄上人的说,他脸色微变,沉吟片刻,对传玄上人说道:“既然他这么说,此地自是不可久留了。”

  “前辈,魔族根本没出现,胜负未知,我们……”

  “等魔族出现了,也就晚了。”泥生摇了摇头:“叶信现在尚没有领悟贪狼战决,实力并无出彩之处,但他的用兵之道,是让人钦服的,你我远远不及,他已察觉到危险,又提醒了周元斩,用意是在警告你啊。”(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