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一零章 哭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三光慢慢抬起头,看向邵雪,只是极短的时间,他的眼眶已经变得发红了,不管拥有什么样的传承和秉性,这个时候的三光毕竟是个小孩子,心智远不成熟,承受了太多,却得不到安慰,邵雪的柔声细语,正撞在了他最痛的地方。

  “说呀。”邵雪见三光的情绪反应很大,知道有戏,轻声说道:“如果是谁欺负你、让你受了委屈,告诉邵姨,邵姨会替你做主的。”

  “呜呜……”三光再忍受不住,放声大哭:“妈妈死了……呜呜……老爷爷也死了……呜呜呜……”

  邵雪愣了愣,从三光用词的先后顺序里,她感觉到三光的妈妈应该是先死的,那个老爷爷死去的时间应该不长,极有可能是三光变得异常沉默、安静的原因。

  听到了三光的哭声,温容、沈妙和叶玲的视线都转向了这边,叶玲叫道:“邵雪你做什么呢?三光那么乖,你还把他惹哭了?”

  “没事没事……”邵雪干笑着,随后伸出双臂,轻轻把三光抱了起来,随后压低声音问道:“老爷爷是谁呀?”

  “呜呜呜……”三光只是哭,那个秘密只有他和妈妈知道,而且妈妈再三嘱咐过他,永远永远不要向人提起,虽然他现在的精神很脆弱,邵雪温暖的怀抱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安全,但他是绝对不会告诉邵雪的,不止是邵雪,任何人都不能知道他的秘密。

  方圆百里之内,还有一个人也在放声嚎哭,三光的年纪很小,而那个人的年纪很苍老,满口的牙只剩下了两、三颗,张开嘴嚎哭时,能让人看得清清楚楚,他的头发也已掉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十根,其实还不如干脆替个光头,实在搞不懂留那点头发有什么用,只能让自己显得很滑稽。

  在那老者身边,站着一个身材瘦长的中年人,那中年人穿着一袭粗布青袍,他的气势极为惊人,只是那么一站,遥望远方,便给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受,咆哮的山风涌到他身前,会悄悄的向两侧绕开,似乎是不敢惊扰到他,纵使站在崖边,他的袍袖、袍角都没有任何摆动。

  一个在嚎哭,一个在遥望远方,良久,那中年人耐不住了,摇头道:“别嚎了,一大把年纪,马上要去棺材了,给自己留点面子好不好?”

  那老者不管,继续卖力的哭嚎,从中年人的角度,甚至能看到老者口内喉舌在蠕动。

  中年人视线落在老者的手上,那老者手中抱着一只花盆,花盆内有一株枝叶已变得枯黄的植物,枝头垂着一朵半开的花,花瓣已显得有些发黑了。

  “你的美人总算死了,嘿嘿……谢天谢地!”那中年人露出了一抹邪笑。

  “哇……”那老者哭得更加痛不欲生了,旋即发出断断续续的咆哮:“王八蛋……你……你就是来看我的笑话的!”

  “我吃饱了撑的?”那中年人摇头叹道:“我是发现这边兵气冲天,所以过来一查究竟,谁想到遇见了你这老不死。”

  那老者好像很厌恶对方,干脆转了半圈,冲着远方的恶海继续嚎哭。

  “你是来找龙青圣的吧?”那中年人说道:“想求得几滴圣母之泪,救活你的美人?你啊……谁让你不愿意多走动走动了,龙青圣根本不在恶海,他带着龙人去找星门的麻烦,结果被魔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现在么,也不知道被困在什么地方了,如果你真把我当成一个朋友,有了难事直接来找我,就算我帮不了你,也会给你出些主意的,至少不会跑这么多冤枉路,哎……你的美人是你害死的啊。”

  “你滚……你滚你滚你滚……”那老者的精神似乎已经崩溃了,疯狂的大喊大叫起来。

  “真拿你没办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不会开口求我么?你愿意去求龙青圣,就是不愿求我?”那中年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向老者走了两步,缓缓蹲下去,观察着那株枯黄的植物。

  片刻,中年人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只小玻璃瓶,玻璃瓶内有一滴液体在滚来滚去,那滴液体很奇怪,散发出的光泽不停变化着,在瓶内来回翻滚,却不会再瓶壁上留下任何痕迹。

  老者的哭嚎声戛然而止,他呆呆的盯着玻璃瓶内的那滴液体,眼睛已不会动了。

  “你的美人已经衰败了。”中年人缓缓说道:“我只有一滴圣母之泪,如果能救活你的美人,你就欠了我一份大人情,如果没什么效果,只当我没来过好了,你继续哭你的。”

  “好!”那老者用力点点头,随后抹了抹脸上残留的泪水。

  “不哭了?啧啧……我还以为你把自己当成圣母了呢,你可不行,哭得再多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中年人再次露出邪笑,接着打开玻璃瓶的瓶塞,把里面的那滴液体倒在了根茎处。

  那中年人虽然一直是冷嘲热讽的,但动作显得非常小心,那滴液体落在了根茎处,突然散发出一道光环,一缕绿意顺着根茎慢慢伸展上去。

  下一刻,丝丝缕缕的烟气弥漫出来,在半空中凝成了一道光幕,光幕中出现了一道婀娜的人影,是个跪坐的女子,紧接着,那女子慢慢抬起头,用充满哀怨的眼神看向老者。

  老者咧开嘴,露出仅剩的几颗黄牙,随后傻傻的笑了起来。

  突然,那女子的头发由黑转白,脸上出现了一道道皱眉,青春正以极快的速度从她身上流逝。

  那株植物的绿意同时开始消散,刚刚扬起的花,也再一次向下垂落。

  那中年人露出失望之色,随后轻轻叹了口气:“不行,圣母之泪也没办法救活你的美人,因为……她不是没有了元气,而是太老了。”

  在光幕出现的同时,山头上的真真突然顿了顿,接着侧头看向远方,口中喃喃说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元力波动?”

  “元力波动?没有啊。”萧魔指摇头道。

  “真的没有?”真真有些不信。

  “真的没有啊。”宁高悟插话道:“真真姑娘,你感应到什么了?”

  “我也说不上来,只是……很奇怪。”真真吁出一口气:“我过去看一看。”

  “我陪真真姑娘走一趟吧。”萧魔指急忙说道。

  “不过,这种小事怎么敢劳烦萧帅。”真真说道:“谢恩、月虎,你们两个跟我来。”

  谢恩和月虎没有多问,他们驭动坐下的无界天狼,跟在了真真后翼,三骑风驰电掣般冲下山坡,向着远方行去。

  沈妙看到真真离开了,用胳膊轻轻碰了碰温容:“温容姐,真真走了,你不上去?”

  “没必要的。”温容笑着摇了摇头,她知道沈妙的意思,真真离开了,正好是她去刷存在感的好机会,只不过,有些没必要,首先她不是一个喜欢勾心斗角的人,其次她深知自己最大的依仗是叶信,就算不能给叶信帮忙,怎么也不能去帮倒忙,叶信最看重内部的团结,而萧魔指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让他们看出自己和真真之间有隔阂,只会让人笑话。

  远方,老者已是形同枯槁,刚才他一直在放声嚎哭,那是因为他认为有希望,只是希望距离他很远,让他没办法触摸而已,哭是痛恨自己的无能,现在眼睁睁看着圣母之泪也没办法救活美人,他的朋友也说了,美人不是因为元气耗尽,而是太老了,除非能更进一步,跨入证道世,否则谁也没办法摆脱生老病死的纠缠。

  所以,他现在是绝望的,眼泪也枯竭了。

  就在这时,三匹巨大的无界天狼跃上山头,居中的是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子,两侧各有一个气宇轩扬的骑士,只不过,老者与中年人恍若已神游物外,好像压根没发现有人逼近,另一边的谢恩和月虎都变了脸色,他们没感应到元力波动,但这里的天地似乎要显得格外沉重,尤其是那中年人,给他们一种莫名的压力。

  谢恩下意识的去抓真真的手,而月虎已摸上了自己的刀柄。

  真真也是神游物外,她一直在盯着老者手中的花盆,随后突然起步,避开了谢恩,瞬间便已逼近前方的老者。

  虽然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盆花吸引过去了,但真真并没有忘记应有的礼貌,距离还在七、八米开外,她已从无界天狼的背上跳了下去,随后向前施了一礼,只不过,老者和中年人都没有理会她,前者是心如死灰,而后者却是没有把这几个后辈放在眼里,懒得做出任何一点回应。

  真真忍耐不住了,快步向前走去,此刻的她,根本没意识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的危险,整片大陆的几个巅峰强者,哪怕是恶海龙宫的主人龙青圣,也不敢让自己冒然陷到两者之间,可真真已没有时间了,她知道再拖延片刻,那盆花必将灰飞烟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