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一五章 换首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真真离开,帅帐内的争论反而更加剧烈了,鬼十三、萧魔指等人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赞同真真到大均星堂走一趟,当然,要有足够的保护,另一派则坚决反对真真去冒险。

  双方都有道理,反对真真去的,认为只凭着那融小春的只言片语,就让真真去陌生的大均星堂,太过草率了,而支持的人,理由有很多。

  叶信有可能真的被那林推令盯得死死的,根本没办法传递出信息,只能求助他人,这是其一;大均星堂为了给叶信解围,拿出了四万颗上品元石,这种事不应该作假,那么九鼎星堂也就欠了大均星堂一个大人情,也代表大均星堂不会有恶意,这是其二;叶信的处境很不利,现在大均星堂、赤练星堂都主动伸出了橄榄枝,如果拒绝去大均星堂,会毁掉刚刚滋生出的友谊,这是其三。

  还有其四、其五、其六等等理由,有从军事上考虑的,有从局势上考虑的,在场的都是叱咤风云的角色,脑子够快,想得也够多。

  差不多争论了十几分钟,支持的一派占了上风,薛白骑、渔道等人原本是坚决反对的,现在已不做声了,就连鬼十三也显得有些犹豫。

  与大均星堂、赤练星堂联合,是唯一的可以对抗林推令的方法,如果拒绝,有可能让局面变得雪上加霜。

  这时,真真走了进来,鬼十三急忙问道:“真真姐,问得怎么样了?”

  “他确实没见过小信。”真真说道:“我还问了很多事,看他不似作伪,至少我没能看出破绽。”

  鬼十三吁出一口气,眉头又深深皱了起来。

  “怎么?还是不想让我去?”真真笑了笑。

  “我只奇怪,为什么是你?”鬼十三说道:“叶信有事要交代,应该让我过去,或者是萧帅,或者是渔道,怎么……偏偏找你?”

  “应该是传玄上人要见我吧。”真真说道:“十三,没必要想太多的,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你和我一起过去,能不能护得我周全?”

  “可以。”鬼十三露出苦笑,他对自己倒是有足够的信心,但,让真真以身犯险,怎么想都感觉没必要,更何况,他最讨厌的就是沉甸甸的担子,这也是他喜欢自行其是的原因。

  一个人去做事,败了就败了,他不在乎,最多一死而已,能活到今天,他已经赚够了,但现在必须背负起保护真真的任务,他就感觉有些沉重了。

  “那就好。”真真说道。

  ****

  一座草庐,两条人影。

  唐蛟牙坐在一张非常破旧的矮凳上,他的身前摆放着一团缓缓转动的黏土,融褪山正在摇晃着一截木杆,而木杆会带动黏土下的木盘,融褪山的动作很熟练,但现在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因为木盘的转动并不是匀速的,忽而慢、忽而快,这给唐蛟牙造成了很大的不便。

  唐蛟牙并没有抱怨,他的十指显得非常灵巧,差不多十几分钟,缓缓转动的黏土在他的指尖下逐渐变成了一具泥俑。

  唐蛟牙的精神变得专注起来,现在他将要给泥俑制造出一双眼睛,这是最重要的一环。

  木盘的转速突然慢了一下,唐蛟牙皱起眉,他只得跟着放慢了动作,但下一刻,木盘的转速又猛然加快,唐蛟牙反应不及,泥俑眼睛的部位出现了一条深深的指痕。

  唐蛟牙摇摇头,他可以弥补的,但此刻已没了兴致,侧头从一边抓起几块烧得火红的木炭,扔到木盘下的炉灶中,随后慢悠悠的清理着指尖的泥土。

  “褪山,你今天有些魂不守舍啊。”唐蛟牙缓缓说道。

  “啊?”融褪山惊醒过来。

  “是不是在担心小春?”唐蛟牙问道。

  “是……是有一些担心。”融褪山露出苦笑。

  “没必要。”唐蛟牙说道:“你知不知道,世间什么样的谎言是最完美的?”

  “不知道……”融褪山摇头回道。

  “就是说谎的人坚信自己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唐蛟牙露出淡淡的笑意:“小春知不知道你我的计划?”

  “主上再三交代,让我瞒着小春,我怎么敢告诉他?”融褪山再次摇了摇头:“他一直认为主上和我是要全力保住叶贪狼,帮助九鼎星堂走出困局呢。”

  “这不就完了?”唐蛟牙说道:“连小春都认为自己是真的,九鼎星堂的修士又不是你我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识破这个局?”

  融褪山沉默片刻,悠悠叹了口气。

  “褪山啊,你们相识相知已久,就不要瞒着我了。”唐蛟牙说道:“说吧,除了小春之外,还有事情让你烦心对不对?”

  “主上,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融褪山暗自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道。

  “过在哪里?”唐蛟牙淡淡问道。

  “叶贪狼与我们并无仇怨,这一次他已被林推令坑得那么惨了,我们……是在落井下石啊。”融褪山叹道:“还有,传玄上人虽然从没去拜访过叶信,但周元斩和叶信很亲近,如果真闹起来……”

  “你就以为传玄上人会安着好心?”唐蛟牙笑了:“我和他斗了几十年,还会不了解他?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对他关照的,嘿嘿嘿……二十余万大军啊,你真以为只有我和那林推令动心么?”

  “可是……”融褪山顿了顿:“叶贪狼一手创立了九鼎星堂,各星会的星官肯定都是他信得过的亲随,如果知道了真真姑娘的事,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又有传玄上人助他,而林推令也不会容忍我们插手九鼎星堂,不管哪个方面,我们都占不了上风。”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唐蛟牙说道。

  “主上的意思是……”融褪山狐疑的问道。

  木盘上的泥俑已经快干了,唐蛟牙突然挥手,把泥俑的脑袋打得粉碎,随后走到一边拉开了布帘,布帘后是一排排的木架,上面摆放着数以百计的泥俑,唐蛟牙四下看了看,抓起一个已经上了彩的泥俑,这个泥俑制作得很精致,有一头飘逸的假发,脸颊红润、樱桃小嘴,明显雕刻的是个女子。

  唐蛟牙似乎有些不忍,但还是下了决定,抬手把泥俑的身体拍得粉碎,只把一颗脑袋拎了回来,随后又坐在那破烂的矮凳上,示意融褪山停止推动木杆,很小心的一点点把手中的泥俑脑袋安放在那新的泥俑上。

  融褪山看得莫名其妙,但他知道,唐蛟牙的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他只能继续静静的观察。

  唐蛟牙忙碌了片刻,一个新的组合泥俑出现了,只是泥俑的脑袋已经上了色,而且经过精细的雕刻,身体却什么都没有,看起来有些怪异。

  “等明天我仔细调一些油彩,一个新的小家伙就诞生了。”唐蛟牙笑眯眯的说道:“有谁能看得出来,这小家伙经历过什么呢?”

  融褪山在拼命思考着,他所效忠的这位主上,性格很乖僻,从来不会提醒什么,最多是一种隐秘的暗示,如果能想得通,会得到这位主上的信任,如果怎么也想不通,以后就将被遭受冷落,因为这位主上认为,愚蠢的人是没资格成为心腹的。

  融褪山突然联想到了泥俑原来的脑袋被拍碎的场面,又看着泥俑那张长发飘逸的小脸,他不由自主露出震骇之色:“主上是想……”

  “嘿嘿嘿……就知道你能明白。”唐蛟牙笑得很得意:“我做事向来都是一环套一环的,这几十年来,我也解决过不少麻烦了,其中很多人都死得不明不白,到最后一刻还是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死,更不清楚,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

  “九鼎星堂的修士会发疯的……”融褪山的声音颤抖起来。

  “他们不会,有她呢。”唐蛟牙抚摸着泥俑的脑袋:“而且,人是林推令杀的,就算他们真发了疯,也不会疯到我们头上,不过,林推令就注定要失望了。”

  融褪山的脸颊在快速抽搐着,此事关系太过重大,他必须要在此刻想清楚利害得失,只是,他越想越发现这连环计的可行性极高,情绪也越来越稳定了,最后心悦诚服的叹道:“妙……真是太绝妙了!”

  “林推令为了那二十余万大军,可是豁出去了。”唐蛟牙露出讥讽的笑容:“他不但让星门的药师全力以赴炼制证道丹,还让人拿着大批上品元石去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高价换取证道丹,短短几天,证道丹的价格已经被搞得翻了六、七倍,最后还向恶海运过去五十万颗上品元石,五十万颗啊……可他能得到什么?”

  融褪山也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不错,林推令与眼前这位主上相比,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们呢?不过是派几个人,过去说几句话而已,这天大的好处,可就全归我们了。”唐蛟牙说道。

  “主上英明,真是让褪山心服口服!”融褪山由衷的叹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