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一六章 锋芒小试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离开了飞黛城,继续向北进发,他的速度并不快,在风涛镇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都要一一理清楚,而且这一走是再不会回头了,至少在他拥有足够的实力之前,是不会返回星门的,否则,必将被人所害。

  疾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座石桥,石桥有百余米长,有一支车队正要走上石桥,却被一群人挡住了,双方似乎发生了争执。

  发现叶信正快速接近石桥,那群人中分出了几个,应该是要过来拦住他叶信,叶信没心情理会那群人,突然改变方向,坐下的狼王加快速度冲向了河水。

  下一刻,狼王已全力跃起,它的身形化作一支金色的利箭,飞掠过百余米宽的大河,落在了河岸的另一端。

  接着,狼王冲上了大道,继续向前,而那群人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叶信离开,跑出几百米之后,叶信回头瞥了一眼,发现那车队已经从石桥上退了下来,那群人的目的应该是阻隔两岸的交通。

  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叶信没有在意,又跑出了一个多小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山口。

  山口上有几个人,察觉到叶信逼近,他们立即站起身,挡在了山口前,叶信感应到一阵阵剧烈的元力波动,证明对方都是修士。

  叶信微微皱起眉,速度略微放慢了些,距离不到五十米时,对方为首的修士突然露出惊愕之色,随后开口叫道:“是贪狼先生?!”

  叶信一愣,让狼王慢慢停了下来,随后开口问道:“阁下是……”

  “是自己人!”那为首的修士向左右说道,他们平复体内震荡的元力,元力波动很快就消失了,接着那为首的修士向叶信拱了拱手:“在下是无忧星堂的暗星,迟丈禄,在风涛镇中曾经见过贪狼先生的,不过那时候贪狼先生和元斩先生在一起,而且谈性很浓,可能没注意到我。”说完,那为首的修士眉心处出现了一颗六角星,代表着他是六品星官。

  “原来是丈禄先生。”叶信见对方已表达出善意,平复了元力波动,便从狼王身上跳了下来,随后笑着说道:“幸会幸会……”

  叶信也亮出了自己的星徽,他倒不是想炫耀自己的品阶,不相识的星官相会,都要亮出自己的星徽,这是规矩。

  “来,贪狼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那为首的修士很热情的说道:“这是功立星堂的暗星,炙蕴先生,这是八岭雪星堂的暗星,鸿来先生……“

  那为首的修士把身边人一一介绍了一遍,他们也先后亮出了自己的星徽,三个暗星,两个府星,星品都在七、八品。

  那些修士向叶信躬身施礼,叶信自然也是一一回应,气氛显得很融洽。

  随后叶信的视线落在山口两侧的岩壁上,上面刻着很多符文,应该是一种阵图,但阵图并不完整,留下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你们这是在……”叶信问道。

  “奉门主之令,我们要在这里留下一块阵图。”那迟丈禄笑了笑:“别的我就不好多说了,门主再三告诫我们要保守秘密的。”

  “哦。”叶信点了点头,他的眼神突然闪烁了一下。

  “贪狼先生,你来得正好,我们有事情要向你请教一下。”那迟丈禄说道:“这边来。”

  迟丈禄说完,向着一块岩壁走去,其他几个修士跟在了迟丈禄身后,叶信看了看他们的背影,嘴角突然露出一抹隐秘的微笑。

  在萧魔指、宁高悟等人眼中,叶信是一个城府极深、心机难测的人,其实叶信对人对事的方法很简单,他的观察足够细致入微,而且习惯性的寻找逻辑。

  那些修士的神色、表现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以叶信的观察力,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不过,除了观察力之外,叶信还有头脑。

  此时此刻,太正常就是不正常,叶信的身份已经亮出来了,知道叶信的来龙去脉,多少要产生一点情绪变化,譬如说,同情,或者是嘲笑,辛辛苦苦创立了一座星堂,转眼间被人夺去所有权柄,叶信算得上是悲剧的代言人了;而不知道叶信的来龙去脉,那么应该对叶信有几分敬畏,毕竟叶信是堂堂正正的四品星,星门虽然大,但能列入四品之列的,只有那么十几个修士。

  可是,除了满眼的热情之外,叶信什么都没看到。

  这不应该!也代表着那些修士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露出什么。

  再往深处推理,为什么要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有一种逻辑能解释得通!这些修士,对他叶信是抱有敌意的,否则,双方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他叶信现在又被放在了闲职上,眼前的修士们完全没有必要对他这般忌惮。

  泥生从上界走下来,论眼界与见识,恐怕没有谁能与他相比,但泥生居然用‘多智近妖’来评价叶信,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叶信面前,就算做得完全没有破绽,其本身就是破绽!

  原本慵懒的趴在地上准备晒太阳的狼王慢悠悠站起身,走向叶信,它的金色双瞳极具人性化的闪烁出一缕讥讽,显然已和叶信完成了沟通。

  “贪狼先生可认得这是什么阵图?”迟丈禄回头问道。

  “我对阵图是一无所知的。”叶信摇头道。

  “这阵图还有一天的时间就能完成,可惜了……”迟丈禄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突然喝道:“动手!”

  那些修士早已做好了准备,但第一个动手的,却不是他们,而是狼王。

  狼王抬头喷吐出一道白光,正轰击在岩壁上,阵图上的符文刚刚散发出光亮,便被冰层冻结在里面。

  第二个出手的是叶信,他双手一展,杀神刀已出现在他手中,一招倒卷山河,便把那几个修士全部卷到绽放开的刀幕中。

  完全汲取了静花掌教和那魔族大将的元魂,不止是让叶信从凝气境中阶步入凝气境高阶,更让叶信的贪狼战决发生了质的变化。

  最初阶的贪狼战决,尚且拥有与杀招相抗衡的能力,现在的贪狼战决已蜕变为杀招,那么杀伤性已接近了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绝技!

  天地之间恍若突然出现了一柄巨刃,摧枯拉朽般劈开一切阻碍,不止是那几个修士,连冰封的岩壁也被刀幕斩断,轰然倒塌,方圆几十米之内,尽在刀光笼罩之下。

  纵使是战力达到了证道境、又非常信任叶信的狼王,也不由自主向后缩了缩身体,叶信的刀势,与几个月之前判若两人,纵使是它,一样本能的感到惊惧。

  那几个修士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拔出,便在刀光中迸射出片片血雾,接着轰然倒塌下来的碎冰和石块便把他们的尸体掩埋在里面,只有那迟丈禄因为个子最矮,距离叶信也最远,才算幸免于难,不过,他已被碎冰和石块砸得头破血流,大半个身体也被埋住了。

  从始至终,迟丈禄做的唯一的动作是抓住自己的剑柄,然后一切都不可挽回的发生了,他的那声‘动手’犹在山林间回荡,此情此景,配合他那如死灰般的脸,显得很滑稽,好像那声‘动手’是在告诉叶信要大开杀戒。

  空气被分割成两部分,因为刀幕并没有消逝,如光滑的丝绸,犹在空中散发着光泽,昭示着叶信的出刀轨迹。

  元力震荡的威力越强,对天地的影响就越大,影响的时效也越长,据说圣术一旦出现,便会残留很长很长时间,甚至会达到几年、十几年,譬如说,一个掌握圣术的修士丢下一团火焰,在火焰熄灭之后的相当长的时间里,火焰着点周围依然会保持着高温。

  叶信的贪狼战决当然远远达不到圣术的威力,但刀幕到此刻还是凝而不散,代表着他已接近了绝技的边缘。

  叶信在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杀神刀,这时,一只飞鸟从远处掠来,接近叶信后,猛然感觉到让它不安的气息,急忙升向空中,结果正撞上刀幕的尾端,小小的身体立即炸开,化作无数染血的飞羽,纷纷扬扬向下洒落。

  看到了这一幕的迟丈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这是什么杀招?就算是门主林推令,恐怕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叶信抬头看向洒落的飞羽,随后长长吁出一口气,他以前苦苦修炼贪狼战决,一方面是因为贪狼战决可以让他的攻势如行云流水般快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战决,毕竟是属于星皇的传承,总该不会太差的,等以后有机会有能力得到更好的,再换也不晚。

  坦白说,叶信认为以后走入了证道世、或者是长生世,肯定要有相应的变化,贪狼战决并不足以成为他的依仗,如果贪狼战决真的所向无敌,贪狼星皇又怎么会殒落?

  现在叶信突然明白了,泥生为什么对他抱着这么大的希望?!

  原来……这就是星皇传承!以前他根本没领悟到贪狼战决的真谛。

  虽然这一刀用出了全力,元气损耗极大,甚至让他有种站不稳的虚脱感,但他没有精力顾及这种小事,就像一个无意间点爆了一颗炸弹的孩子,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发呆,或者,对自己的杰作感到恐惧。

  躲在龙玄策的法螺界里,步入凝气境高阶,之后他没有机会与人拼杀,不是东奔西走,就是被困在风涛镇中,今天锋芒小试,却把他自己也唬住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