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一七章 风暴前夕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迟丈禄的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他没办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叶信的战力怎么可能这样强?不止是叶信,就连那匹巨狼,在刚才的瞬间所爆发出的元力波动,都呈碾压之势,假如叶信并没有出手,他们围攻那匹巨狼,也未必能打得赢。

  迟丈禄脑海中有太多的疑问,在风涛镇中,叶信为什么要隐忍?把这种强横无比的战力展现出来,林推令怎么会那般肆无忌惮的剥夺叶信的权柄?唐蛟牙又怎么会打叶信的主意?

  就在这时,叶信突然向前走了一步,受到惊吓的迟丈禄下意识的发出吼声:“叶贪狼!你要冷静一些,刚才不过是个误会!你敢动我,门主绝对不会放过你!”

  “误会?”叶信面无表情的说道:“刚才是你们要动手的吧?”

  “我们此来是奉门主之令,要把你带回风涛镇!”迟丈禄长吸一口气:“我们并没有想伤害你,只是怕你不从,所以想先把你制住!叶贪狼,你毕竟是药部首座,我们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是不敢害你性命的,但门主之令又不能不从,所以才勉为其难的走这一趟……”

  叶信的视线落在半块岩壁上,观察着上面的阵图:“这阵图是为我而设的吧?”

  迟丈禄暗自咬了咬牙:“不错,我们也是不想失手伤到你,所以才布下了阵图,想逼得你束手就擒,但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

  叶信不说话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后手腕一翻,把杀神刀收回到山河袋中:“既然是这样,我可以放过你一次,不过我还有一件事要问你。”

  迟丈禄见叶信的态度变得平和了,心中欣喜若狂,还有些佩服自己的口才,接着急忙说道:“贪狼先生尽管问,迟某必言无不尽!”

  “我和唐蛟牙是交过手的,他想对付我,怎么会动用你们这些蠢货?这不是白白让你们来送死么?”叶信说道。

  迟丈禄愣住了,他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如果早知道叶信这般厉害,他们是绝对不会来的,原本他就感到后悔莫及,听到叶信的话,立即引起了他的疑虑。

  这属于人的本能,每个人通常都会把自己的生命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迟丈禄也不例外,他不由自主的顺着叶信的逻辑去思考唐蛟牙是否故意置他于死地,等过了一、两秒钟,他才猛然反应过来,满脸不解的看着叶信:“贪狼先生,是门主令我们来的……“

  事实上迟丈禄的反应已经很快了,如果没有眼见着自己的同伴瞬间惨死,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他的反应速度还能更快一点。

  但,仅仅是一秒钟的迟疑,已经让叶信得到了足够的信息。

  现在的星门,呈三足鼎立之势,林推令是一派,传玄上人是一派,唐蛟牙是一派,让分属各个星堂的暗星和府星聚集在这里,给他叶信设下圈套,主事者必定是那三人中的一个,其他人没有这么大的权力。

  林推令的疑点肯定是更多的,不过叶信有自己的逻辑,林推令拿出那么多资源,想来是极有信心掌控九鼎星堂的,否则不可能拿出血本,既然认为已经赢了,那么对叶信这个失败者,应该采取怀柔的态度,因为不想节外生枝,因为林推令多多少少还是要脸的。

  叶信早就对林推令做出过评价,此人不够狠辣,也不够仁义,从性格上说完全没有称雄的资本。

  但这只是推测,对了以后的对策,现在叶信必须得到准确的答案,所以才诈了一下,如果此事与唐蛟牙无关,迟丈禄会愣住神,会不解,可能还有其他情绪表现出来,但绝对不是怀疑。

  “你们……”叶信悠悠叹了口气:“把我当成什么了?”

  林推令夺去他主星之位,他还可以暂且忍耐,因为能理解当下的林推令活得多么焦虑,唐蛟牙居然也想伸手,让他对星门彻底失去了耐心。

  为了人族大义,叶信应该大度、谅解,击败魔族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但这是英雄的逻辑,而叶信从来不想做英雄,他更喜欢快意恩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大义?当他们剥夺他叶信的主星之位,想方设法要置他叶信于死地时,心中可有‘大义’二字?

  既然没有,那他叶信也没有。

  叶信挥了挥手,狼王突然闪电般跃起,扑向了迟丈禄,迟丈禄本已放松了警惕,见状大惊,一边后退一边去抓自己的长剑,只是指尖还没抓到剑柄,狼王的巨爪已然逼近。

  迟丈禄双眼闪烁一缕厉色,他的脸颊也随之变得血红,但下一刻,狼王的吐息已先一步卷上了他的身体,激烈震荡的元力波动出现了明显的中断。

  砰……狼王的巨爪随后砸落下来,把包裹着迟丈禄的冰层拍得粉碎,而迟丈禄像一颗石头向后倒飞出去,正砸在山壁上,随后向前扑倒,他后方的山壁留下了一大片如礼花状的血痕。

  叶信俯身解下了那些修士身上的山河袋,又翻找片刻,重新跃到狼王的背上,唐蛟牙肯定有一连串的计划,因为单单杀了他叶信,并无法让唐蛟牙获得任何好处,至于唐蛟牙的真正目标,也应该是九鼎星堂所控制的大军。

  恶海有变,叶信不敢再迟疑了,令狼王全速飞驰,直奔北方的恶海。

  ****

  足足三天的时间,叶信不眠不休,终于在黄昏时分赶到了恶海附近,正在飞驰的狼王突然发出沉闷而又极具穿透力的嗥叫声,片刻,有两队狼骑分别在左前方和右前方出现,向着叶信这边迎来。

  叶信逐渐放慢了速度,从左边赶过来的是月虎、符伤等人,从右边赶过来的是萧魔指和渔道,他们正在附近巡查,听到狼王的嗥叫,便都赶过来了。

  “老大!”月虎发出惊喜的叫声。

  叶信视线一扫,见月虎和萧魔指、渔道脸色还算正常,并没有什么悲色,大军应该没发生太过剧烈的变化,他暗自松了口气。

  “主上,你怎么回来了?”萧魔指停下身形,惊诧的问道:“你不是在大均星堂么?”

  大均星堂?叶信眼神转冷:“谁告诉你们我在大均星堂的?”

  萧魔指再次愣住了,他的反应是最快的,知道情况不妙,立即用最简洁的措辞,把几天前军营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话还没说完,他发现叶信的指尖在抖,后面的话突然说不下去了。

  不过,失控只是暂时的,事态越严重,叶信就会越冷静,冷静得象一架机械,他只是沉默了几秒钟,便轻声问道:“鬼十三陪着真真一起去的?”

  “嗯。”月虎点头道。

  “这几天大营还发生过别的事情么?”叶信又问道。

  “星门的使者们已经到了。”萧魔指说道:“只是那楚烟波不在,听说真真姑娘被大均星堂的融小春接走之后,他大发雷霆,随后带着十几个修士追过去了。”

  叶信看了萧魔指一眼,他的眼神略有些复杂,雄才也是有高下之别的,整个九鼎星堂,他唯一拿不准的人就是萧魔指,如果他可以信任萧魔指的话,萧魔指会成为极为重要的助手,地位不会比鬼十三差。

  可惜,萧魔指的野心太强了,倒不是说萧魔指会害他,这样的人,一旦发现有更好的机会,便有可能毫不犹豫的离开九鼎星堂,和萧魔指谈感情没有任何意义,能谈的只有利益。

  “老大,你真的被夺去主星之位了?”月虎忍不住问道。

  “嗯。”叶信应道,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愤愤不平的,现在,却不会再有情绪波动了,因为他只会对朋友和同伴的不信任、打压而痛心,而敌人不管做了什么,都可以理解,换成他一样会那么做。

  也就是说,林推令、唐蛟牙之流,已经被他当成了敌人。

  “我去他吗的!”月虎恶狠狠的叫道:“老大,干脆和他们拼了吧!”

  “是啊,老大!听鬼先生说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的人都有意思要招揽我们呢,大不了我们换个地方混!”符伤也叫了起来。

  “先不要急。”萧魔指开口说道:“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萧魔指本不想开口说话,但他刚才亲眼看到叶信有些失控了,尽管非常相信的叶信的能力,不过,一个失去理智的叶信,还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么?

  叶信笑了笑,萧魔指是在为九鼎星堂的前景担忧,这让他的心略微暖了一些。

  叶信并不奢求萧魔指向自己效忠,只要萧魔指把九鼎星堂当成一个集体,而且是让萧魔指有归属感的集体,他就很满足了。

  “他们这般作践老大,你能忍,我忍不了!”月虎喝道。

  “萧帅说得没错。”叶信淡淡说道:“不能急着做决定,而且只要我们想走出浮尘世,去证道世闯荡,星门的这身外衣是至关重要的,我们不能随便换掉,要换……也应该是换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