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一八章 张灯结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仙芝山是大均星堂的所在地,此山算不上雄伟,但占地很广,植被繁密,据说很久以前有人曾经在山中找到了一株真正的仙芝,所以才改名为仙芝山,不过这件事已成绝响,后来无数人闯入深山老林,去寻找自己的际遇,但再无人能找到仙芝了。

  大均星堂的实力在星门中是数一数二的,经营已久,从仙芝山的山脚,一直延伸到半山腰,全都是大均星堂的建筑群,大均星堂的修士只有千余名,所统的武士在五千左右,加上各类仆役、随从,已达到了几万人,此地算得上是一座小规模的城市了。

  成千上万的大红灯笼遍布在建筑群当中,把小半个山峰连同天空照得一片通红,昭示着大均星堂有喜事。

  建筑群正中央,是融家的所在地,而大均星堂的主星融褪山,自然是这里的无冕之王。

  此刻,融褪山带着几个星堂的修士急匆匆向门外走去,融家门外有几个修士正在闲聊,看到融褪山的身影,纷纷向融褪山施礼。

  “怀君先生、青冥先生、峡路先生,大驾光临,融某真是不胜荣幸啊!”融褪山一边回礼一边笑道。

  如果是寻常的人,他没必要亲自迎到外面,不过眼前这几个修士身份地位都不可轻忽,虽然没能被录入证道谱,但距离证道境只是一步之遥罢了。

  “褪山先生太客气了。”其中一个修士笑道:“融家有大喜,怎么能少得了我们几个?!”

  “接到请帖后,我们可是日夜驱行啊。”另一个修士笑道:“我说了不急不急,时间还赶得上,可怀君说早到一天就能多喝几杯,没办法,我们拗不过他。”

  “看样子怀君先生肚子里的酒虫又开始作怪了?”融褪山大笑:“快请快请,耽误了怀君先生的大事,我可担待不起。”

  几个人说说笑笑向里走,刚刚接近前厅,一个大均星堂的修士从后方赶过来,追上融褪山,贴在融褪山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融褪山露出吃惊之色。

  那几个修士对视了一眼,随后说道:“褪山先生,有事情你尽管去忙,不用顾及我们,嘿嘿……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也好。”融褪山点头道:“几位先在前厅坐一坐,我马上回来。”

  说完,融褪山转过身,再次走向了院门,这一次,他有些笑不出来了,神色显得很凝重。

  院门外,有两个修士并肩站在那里,静静的打量着四周,融褪山快步迎出去,抢先深深施了一礼:“褪山见过浮心先生、见过一鸣先生。”

  门外站着的正是承法帝国的李浮心和神之帝国的恒一鸣,李浮心向前一步,伸手虚抬:“褪山先生不必多礼,我们本是要去风涛镇的,听闻褪山先生正在召办酒席,而且蛟牙先生也来了,所以过来转一转,冒昧打扰之处,还望褪山先生不要见怪。“

  “岂敢岂敢。”融褪山说道,他的视线在李浮心和恒一鸣身上来回转了转,试探着说道:“两位先生是一起来的?”

  “是啊。”恒一鸣笑了,知道他们身份的修士,遇到他们总会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一路上他们已经见得太多了。

  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是千年宿敌,在魔族出现之后,双方依旧保持着无数年的惯性,继续把注意力钉在对方身上,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变化,尽可能保持静观,如果击败自己的宿命对手,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等到魔族云聚龙陵城,让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发现魔族的势力原来如此之大,帝国内部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要求把注意力转向魔族,同时与自己的宿敌谋求和平。

  虽然这种声音并不大,但得到了上层的重视,所以李浮心和恒一鸣才会去了陌尘山。

  陌尘山之战爆发,参加驱魔之会的修士们大部分都被魔族屠杀了,只有少部分四散逃之一空,无数修士们的尸体曝于荒野,而在陌尘山之战后,很多被派往陌尘山查看究竟的修士,看到这种惨景,都忍不住黯然落泪。

  陌尘山之战已引发了广泛的震骇,李浮心和恒一鸣各自返回帝国后,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禀报给帝主,其中很多消息是叶信转告给他们的。

  两位帝主都动了肝火,两大帝国、还有各个宗门,不管积攒下了什么样的仇恨,都属于内部矛盾,所谓人族,毕竟都占了一个‘人’字。

  眼看着异族疯狂屠戮人类,身为人族最强大的掌控者,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坐视,而且叶信转达的很多消息让他们高度警惕。

  对魔族开战的呼声也骤然变得强大了,成了主流,由两位帝主做引导,两大帝国开始尝试着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

  和星门的林推令相比,两位帝主的眼界、能力要强出太多了,林推令在魔族的威胁之下,尚且不忘争权夺利,故意害死简奇志,就是一个证明,强行剥夺叶信辛苦奋斗的一切,又是一个证明。

  俗话说要了解一个人,首先要看他有什么样的敌人,有什么样的朋友,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一直相持不下,代表着两国的国力是持平的,而两位帝主也有同样的雄才伟略。

  归元大帝和封圣大帝一旦决定发展和平,便绝不会拖泥带水,明里暗里都有不少动作,譬如说撤换一些主帅和重将、调防、重新制造一些专门的军械等等。

  而李浮心和恒一鸣也是刻意走到一起的,这属于一种表态。

  但融褪山无法理解,承法帝国和神之帝国一向水火不相容,李浮心和恒一鸣怎么可能老朋友一样并肩同行?

  不过,李浮心和恒一鸣摆明了要见唐蛟牙,融褪山知道这种事情不需要他来操心,侧过身毕恭毕敬的请李浮心和恒一鸣进门。

  “听说令子的大婚就在后天了?”李浮心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知道令子要迎娶的是哪一家的女儿?”

  “是九鼎星堂的真真姑娘。”融褪山说道。

  “这么说……贪狼先生也在此处?”李浮心脸色没有变化,但心中却是惊喜交加,叶信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是很希望再与叶信一会的。

  “贪狼先生应该是去恶海了。”融褪山说道,他心中愈发不解了,李浮心怎么会知道星门有个叶贪狼?

  融褪山带着两个人绕过前厅,直奔后堂,随后陪笑道:“两位稍等,我去禀报主上。”

  “好。”李浮心点头道。

  等融褪山走远了,恒一鸣微笑着说道:“看样子贪狼先生是要与大均星堂联姻啊,不过……他可能选错了人。”

  “此话何解?”李浮心问道。

  “如果换成我,我会选传玄上人。”恒一鸣说道:“传玄上人心性比较平和,待人宽厚,而唐蛟牙行事睚眦必报、独断专行、贪欲极重,不大好相处,如果贪狼先生要拜在唐蛟牙门下,以后肯定会有很多让他为难的地方。”

  “贪狼先生有他自己的考量,星门之中有很多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李浮心说道:“或许……对贪狼先生而言,唐蛟牙就是比传玄上人好得多。”

  “你倒是对他很有信心。”恒一鸣笑道。

  “说实话,他当得起‘惊才绝艳’这几个字了。”李浮心叹了口气:“我含英学院也有不少年轻俊杰,但和那叶贪狼相比,差得太远了。”

  李浮心之前一直是承法帝国含英学院的院长,现在也经常去含英学院走动,那些让他喜爱的学生,确实和叶信有着巨大差距。

  “不过……既然要联姻,他去恶海做什么?”恒一鸣说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想方设法和唐蛟牙亲近的。”

  “应该是他的人马过来了。”李浮心说道:“前几天我隐约听到了一些风声。”

  这时,融褪山与唐蛟牙从后院中走了出来,距离好远,唐蛟牙便笑着向李浮心和恒一鸣施礼,如果换成了别人,唐蛟牙或许还会矜持一些,他也有矜持的资格,但在李浮心和恒一鸣面前,他不敢有一点马虎,不是怕李浮心和恒一鸣,而是畏惧两人身后的帝主。

  ****

  融家的另一座院子,真真百无聊赖的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拄着腮,一下一下的打着盹,鬼十三束手而立,静静的站在真真身后。

  远处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惊醒了真真,真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打了个哈欠,准确站起来,正发现了鬼十三。

  真真愣了愣,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一直没走?“

  “我能走到哪里去。”鬼十三笑嘻嘻的说道。

  “老十三,你昨天还急得上蹿下跳、东奔西走的,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老实了?”真真侧头上下打量着鬼十三,随后顿了顿,试探着说道:“他……来了?”

  “我就知道真真姐最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你。”鬼十三还是笑嘻嘻的。

  “你怎么知道他来了?”真真刚才只是试探,其实在叶信身边呆久了,或多或少都学到了叶信的一些本事,昨天的鬼十三还显得焦虑不安,今天突然变得安静,只有一种逻辑可以解释,强助即至,那么鬼十三当前的主要任务是保护真真,所以当然要一直留在这里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