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二一章 滚出来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咦?”坐在楚烟波身边的一个修士发出惊讶的呼声,随后说道:“主上,你看那边……”

  跟随着楚烟波的修士,都称呼楚烟波为‘主上’,事实上他们都是九鼎星堂内定的星官,楚烟波肯定会一点点的换血,把叶信的亲信全部换下来,由他们顶上去。

  楚烟波一愣,顺着那修士的视线看过去,正看到了叶信,他愣在那里:“叶贪狼……他怎么来了?”

  “主上,恐怕要出乱子!”那修士低声说道。

  楚烟波眉头一挑,突然露出了惊喜交加之色,他不敢和唐蛟牙顶着干,但叶信可以!就算没办法阻止这场婚事,至少也能揭露唐蛟牙的如意算盘,让唐蛟牙颜面无存,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楚烟波站起身,遥遥盯着叶信,当叶信的视线转向这边时,他伸出手向叶信挥了挥,示意叶信过来。

  在融家的一间后院里,鬼十三匆匆走进了真真的房间,低声说道:“他来了。”

  真真已换上了一袭红色的长裙,对面圆镜梳妆打扮着,用拒绝穿婚服的方式做抗议,是小孩子的举动,没有实质意义,真真那不会那么傻,何况换上婚服能对融家起到一种麻痹效果,以方便叶信和鬼十三行事。

  听到鬼十三的话,真真惊讶的转过身,还没等开口说话,眉头突然皱了起来:“什么味道?这么……”

  “是我新近炼化的魔尸。”鬼十三发出干笑声,他知道瞒不过去,还不如现在说实话,等叶信追问的时候,真真会帮着他说话的。

  真真眼神转厉,恶狠狠的盯着鬼十三,鬼十三很坦然的看着真真,良久,真真叹了一口气:“你到底是走上这条路了。”

  “无所谓的,我想退随时都能退出来。”鬼十三耸了耸肩膀:“而且,我发现死毒没办法进化,修士的境界越高,死毒的效果就越弱,我现在很怀疑……当面对一个证道境修士的时候,我的死毒还有没有用处,但生毒不一样,在那些僵尸体内,各种各样的生毒相互攻击、相互吞噬,然后会产生无穷尽的变化。”

  “我不太懂,你说的变化是指什么?”真真问道。

  “假如有一种生毒叫1,还有一种生毒叫2,1把2吃掉,会出现一种新的生毒,2把1吃掉,又会出现一种新的生毒,新的生毒吃掉3或者吃掉另一种新生毒,将再次大幅进化。”说起这个,鬼十三眼中露出了一种陶醉之色:“所以我说,生毒的变化是无穷尽的,现在还不行,不过再给我几年的时间,那些证道境的修士对我来说,就是屁!我挥挥手便能灭了他们!”

  “那你还说随时都能退出来?”真真喝道。

  “当我完全研究透彻了,自然就退出来了。”鬼十三说道。

  “算了,你选的路,我不想管。”真真微微叹了口气:“让你的魔尸离我远一点,这种味道我受不了!如果让别人发现,我们恐怕都要完蛋!”

  “魔尸在地下,他们发现不了。”鬼十三说道:“我让他们过来,是情况有些不对。”

  “什么不对?”真真问道。

  “信哥做事情,总喜欢在事先做好详尽缜密的规划,他既然来了,总该找个办法把他的计划告诉我们的。”鬼十三说道:“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恐怕……“

  话没说完,鬼十三吐出露出惊骇之色。

  “怎么了?”

  “从现在开始,我们绝对不能分开!”鬼十三斩钉截铁的说道:“要出大乱子了!”

  叶信已坐在了楚烟波所在的圆桌旁,微笑着说道:“烟波先生,好久不见了。”

  “贪狼先生,你怎么来了?”楚烟波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叶信的神色。

  “真真就要大婚了,我怎么能不来?”叶信淡淡的打量着周围悬挂的大红灯笼。

  “原来……贪狼先生早就知道了?”楚烟波心中陡然一沉,他发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唐蛟牙与叶贪狼早就达成了默契,婚事代表着交易的结果,叶贪狼允许唐蛟牙把手伸到九鼎星堂中来,借助唐蛟牙的力量,与林推令对抗。

  楚烟波背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大意了,实在是太大意了……没想到叶贪狼还有这一手!不论是他,还是门主林推令,都小看了叶贪狼!

  叶信看了楚烟波片刻,随后笑了笑:“我在几天前才知道的。”

  楚烟波不由自主吁出一口气,如果唐蛟牙与叶贪狼真的勾结到了一起,那是最坏的结果了,他这一次来大均星堂,等于自投罗网。

  叶信的否认,让楚烟波心中稍安,随后叹道:“蛟牙先生也太马虎了吧?这种大事怎么会不预先通知贪狼先生呢?毕竟真真姑娘可是贪狼先生的旧部啊……”

  “唐蛟牙可在这里?”叶信说道。

  “在的,我黄昏时还看到过他。”楚烟波说道:“贪狼先生,莫要气恼了,其实……这也应该不是蛟牙先生的本意,只不过褪山先生一向骄横惯了,而贪狼先生又是刚刚步入星门的新人,所以褪山先生也就……呵呵呵呵……不说了,喝酒喝酒!”

  楚烟波听到叶信直呼唐蛟牙的名字,便明白叶信是来闹事的,心中大定,不过又担心叶信不敢与唐蛟牙直面硬扛,便提醒叶信,这里还有一个融褪山,融褪山是四品,你也是四品,还怕什么?!融褪山这般瞧不起你,连大婚也不和你打声招呼,去啊!去找他算账!

  叶信看着楚烟波,又笑了笑,随后端起傍边修士斟满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缓缓说道:“从前,有一个寡妇……”

  楚烟波的表情出现了定格,他莫名其妙的看着叶信,寡妇?什么寡妇?我与你商量的是何等大事?与寡妇有什么关系……

  “她养了一头驴,还有一只狗,白天呢,用驴去耕种土地,晚上用狗看家护院,生活得很平静。”叶信慢吞吞的说道:“有一天深夜,一个贼偷偷溜进了院子,驴看到了,急忙把酣睡的狗提醒,说道,家里进来贼了,你叫啊,你快点叫啊!”

  楚烟波和那几个修士面面相觑,搞什么啊?你不是来捣乱的么?怎么开始讲起毫无意义的故事来了?

  “那只狗呢,翻个身子,没搭理那头驴,继续睡自己的,那头驴忍不住了,拼命叫了起来,果然,它把女主人惊动了,女主人拎着根棍子,怒气冲冲的闯到院子里,不由分说便劈头盖脑的把驴打了一顿,一边打还一边骂着,深夜半夜的你乱叫什么?!”

  楚烟波咧了咧嘴,干笑道:“贪狼先生,你的意思是……”

  “那头驴很悲伤,想了一夜终于想清楚了一个道理,不该管的闲事就不要管,做好它的本职就行了。”叶信自顾自的说道:“当然,这是最浅显的了,等天亮了,那头驴去质问狗,说你知不知道有贼进来了?就知道睡?狗很无奈的回答,你难道没看到那个贼腰间带着刀么?你叫几声没事,我如果乱叫,贼会以为我要咬他,会杀了我的。”

  说完,叶信起身给楚烟波斟满酒:“来,烟波先生,我敬你一杯。”

  楚烟波被叶信搞得一头雾水,但叶信敬酒他是要接的,急忙也站起身。

  叶信一饮而尽,随后笑道:“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只希望烟波先生不要忘记驴的教训,更不要忽略狗的聪明。”

  说完,叶信把酒杯甩了出去,酒杯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下一刻,叶信已亮出了自己的杀神刀,从窗户跃了出去。

  满场的宾客都在低声谈笑着,虽然这里是融家,他们都不敢肆意喧哗,但声音也显得很嘈杂,而叶信突然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明明身在闹市,却又感觉静如深山,所有人做出的动作、发出的声音,都被他过滤掉了,他的心神已完全沉入到元府中,数不清的星光同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唐蛟牙,给我滚出来!”叶信陡然发出怒雷般的吼声。

  谈笑声、杯酒撞击声、走路声、吃东西的声音,瞬间全部消失,每一个人,都露出惊骇之色,呆呆的看向叶信这边,而楚烟波只感觉眼前一黑,险些向后栽倒,他希望叶信闹事,但绝不愿看到叶信彻底撕破脸,真的闹大了,代表着他根本没有机会去整顿九鼎星堂。

  整座融家的中院已变得死一般寂静,叶信拖着杀神刀,缓步向前走去,刀尖与地面相摩擦,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

  一股恐怖的元力波动在叶信正前方的小楼中涌荡出来,但没有人出声,似乎那个人正在猜测叶信的真正用意。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多少年了,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放肆,就连林推令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叶信敢如此发疯,必有所持。

  叶信继续向前走,他眉心处的四品星徽在闪闪发光,参加宴会的宾客很多,想讨好唐蛟牙的人也不少,但叶信的四品星徽让他们望而却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