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二二章 竖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岂有是理!”一声怒喝打破了场中的平静,下一刻,融褪山大步从正楼中走了出来,他的双瞳似乎在喷火,恶狠狠的盯着叶信:“叶贪狼,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信的出现,让融褪山大吃一惊,唐蛟牙不是已经做好布置了么?叶信怎么会出现在仙芝山?!

  如果计划得当、暗地里除掉叶信,融褪山是一点不在乎的,他们可以把叶信之死归罪于林推令,但叶信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却让他难做了。

  “融褪山,这件事你扛不住的,还是让唐蛟牙出来吧。”叶信淡淡说道。

  这一次,叶信不止是动了真怒,而且还改变了行事风格,一直以来,叶信都把权谋放在了实力之上,他也从一次次的谋划中收获了巨大的利益,更关键的是,权谋能让他在一开始便占据绝对的优势,只不过他那些对手无法察觉而已,叶信有足够的信心与任何人抗衡,从庄不朽到萧魔指再到铁心圣再到宗别离等等,叶信的手段主要表现在斗智上,他不愿逞匹夫之勇。

  但现在环境变了,他的行事风格也要跟着改变,尤其是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让叶信产生了一种觉悟。

  他能用谋略威慑住萧魔指、宁高悟、周破虏等人,是因为萧魔指他们足够聪明,能意识到叶信的可怕之处,再加上叶信抛出让他们无法拒绝的利益,那么萧魔指等人自然顺理成章的加入了叶信的阵营。

  不过,本土的修士们不一样,他们只崇拜实力,却不认为阴谋诡计也是实力的一种。

  北山列梦只在凝气境巅峰,却拥有不逊于静花掌教的名声,只是发出宣告,便有那么多修士聚集到陌尘山,为什么?

  因为北山列梦是个侠义之士,什么血染付家庄,什么单骑破苍茫,在叶信眼中都是非常幼稚的,换成他,他有无数种办法解决麻烦,而自己一点力气都不用出。

  用谋略去解决,应该是更高妙的,但结果却不一样,用北山列梦的办法,事情传扬出去后,人人都会对北山列梦伸出大拇指,然后颂扬北山列梦的不畏强暴、敢作敢为,用叶信的办法,大家却只会撇撇嘴,认为叶信胜之不武。

  其实在接近仙芝山之前,叶信也感觉自己的决定有些荒唐,至少违背了他以前的认知,可没有别的选择,是他来到了本土,也只能自己去尝试着适应。

  就像一个人进入了社会,不能想着让社会怎么样认同他,而是要自己努力去适应社会。

  在风涛镇,除了周元斩之外,其他各路主星都没有意愿和叶信接触,只因他们认为叶信是籍籍无名之辈,如果北山列梦是九鼎星堂的主星,那结果肯定大不一样。

  如此逻辑就简单了,你们不是认为强者为尊么?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好,那就让你们看看我叶信的刀有多么锋利;你们不是有侠义之风么?好,我叶信就一个人光明正大的闯入大均星堂,为朋友讨要一个说法。

  这一战,是叶信的竖名之战,他要用唐蛟牙、融褪山的血,竖立起赫赫威名!

  真真给他的金丹,他已经服下,现在他要竭尽全力,才能镇得住喷薄而出的元气,现在,他只等待着彻底绽放的刹那。

  金丹价值非凡,不止因为极难淬炼,也因为金丹是从凝气境步入证道境的必需品,叶信步入凝气境高阶的时间并不长,这个时候服下金丹,已经不能用浪费来评价,而是一种罪行。

  但叶信舍得,他要用一颗金丹,换唐蛟牙和融褪山的命,换自己在星门中无人敢撼动的地位。

  “扛不起?”融褪山发出冷笑声:“叶贪狼,你太看得起自己,也太看轻我大均星堂了,来人,把这狂徒给我拿下!”

  融褪山发出了明确的命令,在平场四周,立即出现了很多大均星堂的修士,他们慢悠悠向叶信围来,而来参加酒宴的宾客们站起身,乱纷纷的向四下避开。

  为首的修士正是大均星堂的四位星官,融褪山在大均星堂拥有绝对的掌控权,大均星堂的将星、府星、暗星和光明星,也都是融褪山的心腹,其中三个都是五品星官,只有一个是六品。

  片刻,大均星堂的修士们已把叶信围在当中,叶信正前方的星官缓缓说道:“贪狼先生,还是束手就擒吧,这样对你对我们都好。”

  融褪山的命令是抓住叶信,这几位星官也自然明白叶信是杀不得的,至少不能在大均星堂内杀,融小春去过了恶海,看出叶信在九鼎星堂拥有很高的权威,真的杀死了叶信,唐蛟牙想控制九鼎星堂的大略必将成为泡影。

  “你们这些狗腿子真是让人烦躁啊……”叶信摇了摇头,下一刻,他放弃了对金丹的压制。

  轰……一团金色的火焰从叶信身上喷射出来,足足腾起十数米高,在火焰中,有无数道细小的电弧流窜、闪烁、崩裂,发出阵阵清脆的锐响。

  “丹火焚身?!”坐在偏楼上观战的楚烟波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叶信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金色的火焰中,这种现象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出现,一种是证道境巅峰的超级强者全力出手,这种超级强者的元力达到了极限,已与天地发生感应,另一种是服用过金丹的修士会短时间呈现出丹火,但那种丹火绝无可能如此炽烈,叶信服下的应该是绝品金丹!

  正对着叶信的星官露出了惊骇之色,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而叶信的身影如闪电般掠来,刀光横斩而至。

  那星官发出怒吼声,探手去拔长剑,但叶信的刀势远比他双眼看到的迅捷得多,或许说,叶信的速度已超过他肉眼的极限,刀光距离他明明在十余米开外,可他的手刚刚摸到剑柄,刀光已从他身前扫过。

  那星官还有他身后的几个修士,就像巨大镰刀下的一从杂草,全部被斩为两段。

  叶信的身形开始向后急退,刀光再起。

  毕竟是第二次出刀了,后方的星官已亮出了一柄长枪,双臂振起,划出万千道枪影,如暴风骤雨般卷向叶信。

  虽然叶信的身影恍若浴火的战神,虽然自己的同伴连武器都没能拔出来,就被叶信斩杀,但他并不怕,能得到融褪山的信重,能走到这一步,他早已炼成了无惧生死的心境。

  轰……叶信的倒卷山河挥洒出一片璀璨的刀幕,甚至笼罩住了方圆几十米的空间。

  那星官的枪影刚刚与喷洒着金色火焰的刀幕撞在一起,便成片的破碎了,紧接着破碎的是他的身体,还有他们的身体。

  叶信的倒卷山河威力无匹,仅仅一刀,便把那星官连同十几个修士全部卷得粉碎,刀势的尾光甚至卷到了偏楼前,让观战的楚烟波情不自禁向后缩了缩,而四周尚没有离开的宾客们发出纷乱的叫喊声,开始向院外奔逃。

  叶信这一刀距离他们还远,可下一刀呢?他们可不愿受池鱼之殃。

  “怎么可能……”楚烟波的脸颊在不停的抽搐着,服用金丹,确实能让修士的战力大幅提升,如果是凝气境巅峰的修士,甚至能与证道境强者对抗,但叶信的表现也太恐怖了!他认得那两个大均星堂的星官,实力都在凝气境高阶了,居然连叶信的一刀都挡不住?

  楚烟波一直是不大瞧得起叶信的,可现在亲眼目睹叶信的威势,让他阵阵后怕,如果当初态度过于失礼,激怒了叶信,这一刀对他而发,他又该何以自处?!

  楚烟波怕了,大均星堂的修士却没有怕,尤其是那些刚刚失去了星官的修士,人人露出目眦欲裂之色,呐喊着冲向叶信的背影。

  只不过,他们刚刚冲出十余米远,身体便莫名其妙的断裂开,似乎在空气中隐藏着一柄看不到的巨刀。

  在迸射的血光中,一条长长的轨迹被映照出来,那正是叶信第一道划出的刀痕,刀劲并没有消失,那些修士胡乱撞了上来,自然是找死了。

  看到叶信喷吐出丹火,融褪山的眉头只是抖了抖,等注意到那条长长的刀痕,融褪山终于露出震骇之色,失声叫道:“画地成牢……”

  正楼上,感受到叶信释放出疯狂的元力波动,唐蛟牙依然保持着平静,还时不时的与李浮心、恒一鸣交谈几句,主座只有他们三人,其他人没资格坐过来。

  听到融褪山的惊骇的呼声,唐蛟牙身形一震,他再也坐不住了,匆匆起身走到窗前,李浮心和恒一鸣也不例外,等他们看到那条浴火的身影时,不由变得目瞪口呆。

  画地成牢代表着一种境界,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境界,那意味着修士的力量已经可以对天地造成长远的影响,意味着超越杀招的绝技!

  何为绝?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整片本土,茫茫人海,拥有绝技的只有两个人,归元大帝和封圣大帝!

  而在此时此刻,又多了一个,叶信叶贪狼。(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