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十一章 旧时兄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哥,你想去做什么?”叶玲不明白。

  “别管我,胡言乱语罢了。”叶信笑道:“我是不是应该继续装昏迷?免得那些修士找到我头上。”

  “他们差不多都走了,至少这两天没有修士来过叶家。”叶玲说道。

  “好了,小玲,你去找婶娘吧,免得她继续为我担心,还有,别忘了到厨杜那边跑一趟,我饿得不行了。”叶信说道。

  “我知道。”叶玲起身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白骑,你故意提到婶娘,是想把叶玲支走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叶信看向薛白骑。

  “大人,墨衍一直在等你。”薛白骑低声道:“天牢那边出了点状况,还有,墨衍发现叶家对门有些异常,好像有人在监视叶家。”

  “叶家对门是什么地方?”叶信问道。

  “是魏家的别院。”薛白骑说道:“魏卷买下个这座府邸,自己却不住,只安排一些仆人过来,估计是有羞辱叶家的意思,叶家只配和他们魏家的仆人住对门。”

  “去让墨衍进来吧。”叶信说道

  片刻,薛白骑和墨衍先后走进了叶信的房间,墨衍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生性刻板,双眉狭长,鹰钩鼻,双眼滚圆如猫,肩后斜背着一张长弓。

  面相里有句话,鹰鼻鹞眼不可交,指的就是墨衍这种相貌,不过通晓心理学的叶信当然不会把面相当回事,而在他们经历的一次次磨难中,墨衍用事实证明了他从没辜负叶信的信任。

  “二爷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墨衍低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打探出来,那些狱卒故意不给二爷东西吃,是典狱长在暗处指使他们这么做的。”

  “这么急就要对叶家下手了?”叶信冷笑道:“铁心圣是故意的,等风声传了出来,再观察各个世家的反应,如果所有人继续保持安静的话,叶家也就完了。”

  “也怪二爷自己不争气,白白送给了铁心圣一个把柄。”墨衍叹道:“天狼军团败退之后,铁心圣让二爷去整编残军,他却主动去招惹大召国,如果是败在萧魔指或者是庄不朽手中,还算有情可原,但庄不朽仅仅派出一支偏师,就把二爷打得屁滚尿流!”

  “你错了。”叶信淡淡说道。

  “大人,我怎么错了?”墨衍不解的问道。

  “你不妨这样想,从铁心圣的角度去想。”叶信说道:“我好不容易把叶观海搞掉了,让你叶随风去整顿残军,只是想尽可能的保留天狼军团的构架,不能让天狼军团就这样被彻底摧毁,居然打赢了?你叶随风想做什么?你们叶家到底想做什么?!证明你们叶家才是大卫国唯一的中流砥柱对吧?证明我铁心圣一直靠着叶家苟延残喘的对吧?好,那我就彻底毁了你们!”

  薛白骑和墨衍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知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反复交代,让你们时刻注意我二叔?”叶信续道:“因为他不是傻瓜,绝对不是!呵呵……我父帅太强势了,立下的功劳也太多,让人们只注意到了父帅,却忽略了一直躲在父帅背后的人。”

  “大人,我明白了。”墨衍露出苦笑,叶家真是妖孽之地,叶观海不用说,叶信小小年纪便展露出锋芒,十四岁进入天罪营,十五岁便成为天罪营的无冕之王,而一直被认为无能的叶随风,竟然也有这么深的心机!

  “魏卷的大军正乘胜进逼灵顶,那边就算想发动,至少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布置。”薛白骑说道:“大人,二爷命在旦夕,我怕来不及啊……”

  “一个习惯疑神疑鬼的人,是很容易对付的,放出风声就好。”叶信说道:“对了,子车灰做得很不错!”

  “怎么?”墨衍一愣。

  “杀神起、魔指殃,天罪兴,大召亡,哈哈哈……这童谣我在天缘城都听到了。”叶信笑道:“那小子确实很适合四处传谣。”

  “大人,这种童谣有用么?”墨衍问道。

  “有用,太有用了……”叶信轻轻叹了口气:“或许你们觉得,我这个人太过无耻,居然这般吹捧自己,但你们要知道,等到时机成熟,我们天罪营再次出现的那一刻,人人熟知的民谣,足以决定人心的向背!”

  “其实子车灰的办法很简单,我也会。”墨衍说道:“不过是让小孩子四处去传唱,唱一次给一枚铜币罢了。”

  “最好小心一些,不要让有心人察觉到。”叶信说道:“还有,九鼎城应该差不多了,往远的地方走。”

  “明白。”墨衍点头道。

  “墨衍,你和白骑说起过,叶家有人在监视我们?”叶信换了个话题。

  “嗯,我的妖眼感觉那边有一种气息在凝注着叶家,而且……很厉害、很强,我不敢过去查探。”墨衍低声道。

  “白骑,到晚上找两匹战马,把马尾巴点燃,让惊马跑到对面的院子里去,然后你们顺便过去转一转。”叶信说道。

  “大人,这样太过明目张胆了吧?”薛白骑说道。

  “他们既然是在暗中监视,那应该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叶信说道:“对付这种鬼鬼祟祟的人,有时候就应该明着来,再说我们又不是上门去找麻烦,马儿受惊了,我们去把马儿抓回来,总不会有问题吧?”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接着又听到了邓巧莹的声音:“信儿?!”

  邓巧莹和叶玲先后走进房间,看到邓巧莹红肿的眼眶,叶信急忙跳起身,很恭敬的叫道:“婶娘。”

  “你怎么起来了?躺下躺下!”邓巧莹急了:“你的伤很重,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婶娘,我真的没事了。”叶信活动了一下身体:“你看,早就好了!”

  “信哥!”外面传来大叫声,随后一个身材魁梧的人闯了进来。

  “你是……王猛?!”叶信吃了一惊:“居然长这么高了?!”

  “哈哈哈哈……”那身材魁梧的人大步走近叶信,张开双臂给了叶信一记熊抱,只是他明显没有使力气,轻轻一触便分开了。

  “你们两兄弟应该有四年没见了吧?”邓巧莹含笑说道。

  “差不多。”那王猛说道:“信哥,我记得你原来比我高半个头,怎么一点都没长?现在是我比你高了。”

  “傻大个傻大个,说得就是你这种货!”叶信撇嘴说道。

  “哥哥也变高了呀,只是没有你长得快。”叶玲笑嘻嘻的说道:“哥,我去找娘的路上碰到猛哥了,他一定要过来看看你。”

  “我早就想来了,只是这些天九鼎城不太平,老头子怕我惹事,看得太紧,我一直呆在家里出不来。”王猛说道。

  “现在风头过去了?”叶信问道,王猛的父亲叫王芳,也不知道王家的长辈是怎么想的,居然起了个女人的名字。

  “嗯,要不然我也不出来啊。”王猛说道。

  王芳坐镇太令府,是一位上柱国级武士,从职权上说,太令就是警察局的负责人,消息自然很灵通,如果王芳认为没事,那么城中的修士应该差不多都散去了。

  叶信此次回九鼎城,王芳是他务必要拉拢的首位人选,至少不能让王芳在关键时刻站到铁心圣那一边。

  “王猛,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应该多几个心眼,以后不管信儿说什么,你都要三思而行,懂不懂?”邓巧莹一边说一边瞪了叶信一眼。

  “婶娘,这是什么话……”叶信显得有些尴尬。在那个叶信的记忆中,王猛和他的关系最为亲密,大部分烂事都是兄弟两个一起合作完成的。

  “什么话?王猛以前是个多乖巧的孩子?就是跟着你才学坏的!”邓巧莹说道。

  “哥,猛哥当年还差点去劫囚车呢。”叶玲突然说道。

  “什么囚车?”叶信一愣。

  “就是你被押往前线的时候。”叶玲说道:“猛哥竟然点了三十个多家将,一窝蜂闯出九鼎城,去追囚车……”

  “你疯了?”叶信惊愕的看着王猛。

  “嘿嘿……”王猛干笑不语,显然他现在也觉得那时候太过疯狂了。

  “太令大人差点被气吐血。”邓巧莹说道:“太令大人到了五十岁才有了你这独子,一直把你当成心肝宝贝,如果不是对你忍无可忍,怎么舍得那般重罚你?!”

  “是啊,那一次猛哥差点惹下滔天大祸,幸好太令大人及时知晓,出城把猛哥抓了回去。”叶玲掩住嘴笑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猛哥挨了好一顿打啊……听人说一直嚎到天亮呢。”

  “就别提那次了!”王猛咬牙切齿的说道:“婶娘,小玲,我也不怕你们笑话,当时我连屎尿都被打出来了,他都不停手,哼!整整四年,我再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以后也休想!”

  “你这孩子……父子哪有隔夜仇?”邓巧莹皱眉道:“何况是你犯了大错,你有什么好记恨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