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二五章 邀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另一边的李浮心和恒一鸣瞪大眼睛,似乎看到了世间最荒诞的事情,唐蛟牙抬头望着圆月,脸色显得格外复杂,他是第一个发现叶信还未死的,也是第一个明白发生了什么。

  证道,即为得道,之所以要用一个‘证’,是因为当修士的力量超越了极限之后,天地万物会给出一个证明。

  不管是狂风暴雨,焉或是连天的火海,亦不管周围有多少可怕的强者,在这一刹那,得道的修士将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断这种效应。

  唐蛟牙、融褪山、李浮心和恒一鸣,都是老牌的证道境修士,他们的力量肯定要比刚刚步入证道境的叶信强大,但此时此刻,他们只是配角。

  叶信还是没动,他双眼神光内敛,似乎在体味着什么,而融褪山的双拳猛地握紧,只是他的胳膊在微微发抖,能释放出五岳正诀的最强杀招,他已经达到极限了,现在体内元脉已经变得僵滞,双臂、肩膀都感到酸痛难当。

  可惜,战斗并没有结束,这一点是不由他的意志为转移的,绝望在缓缓占据他的脑海。

  李浮心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随后向外飘退,不过他选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既能和恒一鸣交换一下意见,又可以及时阻止唐蛟牙出手。

  修士珍惜自己的名声就象鸟儿珍惜自己的羽毛一样,这已经成了惯性,所以融褪山纵使再绝望,也没有想过寻求庇护,或者是认输投降,更没有想过与人联手。

  但唐蛟牙不一样,李浮心知道,唐蛟牙出道时就是星门的一个杀手,行事异常狠辣,别人做不出来,唐蛟牙就未必了。

  “叶贪狼可能就是这一代的天选之子了……”李浮心压低声音说道。

  恒一鸣露出惊骇之色,李浮心的评价也太高了!整片本土,数千年来只出过一位天选之子,那就是承法帝国的缔造者,李逝川!

  当年本土只有一个帝国,就是神之帝国,李逝川于本土的北方崛起,势如破竹,顶住了神之帝国的狂轰乱炸,硬生生打出了一个承法帝国,与神之帝国平分天下,其中的艰险、苦难、磨练是无法形容的。

  “如果没有融褪山,叶贪狼应该已经死了。”李浮心又说道:“被压入地下,丹火倒卷,别说叶贪狼,就算是我承法帝主,恐怕也捱不住。”

  修士服用金丹,当金丹的元气完全释放出来时,肯定会出现丹火焚身的现象,因金丹的效果不同,丹火的强弱也会不同,看起来很威风,实际上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但又不得不浪费。

  就像一口井,井底有泉眼,不停的喷吐着泉水,当井水漫过井沿时,肯定要流淌出来。

  如果不想浪费,用重物封住井口,可井内的水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超过一定极限,说不定会把整口井都毁掉。

  丹火也是一样的,会流溢在外,是因为身体无法容纳那么多元力,自然而然溢出体外,形成丹火,如果强行把身体封闭起来,必会搞得五内俱焚,再无法逆转。

  恒一鸣的阅历也是很深厚的,听到李浮心的话,他立即反应过来,叶信怎么可能在这个时间突破,步入证道境。

  “如果没有那绝品金丹,叶贪狼也死了!”恒一鸣的呼吸显得很粗重。

  “不错。”李浮心点了点头。

  融褪山释放出的五岳天击,威力极强,拳劲入体,足以把叶信碾得粉身碎骨,可叶信体内还有喷薄欲爆的丹火,两种力量相互抵消,这才能让叶信活下来。

  说起来很容易,但成功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融褪山的拳劲强一分或弱一分,叶信的绝品金丹效果多一分或差一分,使得两种力量没办法保持绝对平衡,结局都会迥然不同。

  其实,李浮心和恒一鸣高估了叶信的运气,却低估了叶信的能力。

  如果两种力量从一开始就保持平衡,那叶信真当得起‘天选之子’这个称号,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叶信不止得到了星皇传承,还有钟馗的神能,当他察觉到自己到了生死攸关的境地时,本能的开始运转神能,平衡体内的元力冲荡。

  钟馗的神能拥有极其霸道的吞噬之力,虽然没办法完全汲取倒卷的丹火、融褪山的拳劲,但想调控出一种微妙平衡,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叶信也因祸得福,他在短短时间内,便达成了其他修士需要长时间闭关才能修炼出的效果。

  这也是李浮心认为叶信是天选之子的重要原因,别的修士都需要苦苦煎熬才能踏入证道境,而李逝川当年只是站在皇极峰上,遥望着神之帝国的首府,然后一叹、一笑、一扬眉,便步入了证道境,叶信的表现虽然比李逝川差了一些,毕竟李逝川连金丹都不需要,但叶信也足以笑傲天下了。

  “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轻盈,恍若微一动念,便能直冲云霄。”叶信已从内敛中回转,微笑着看向融褪山:“说起来……真的要谢谢你了,褪山先生。”

  融褪山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双拳握得更紧,眼神向侧面扫了一眼,略显得有些焦虑。

  融褪山刚才也是有些感谢叶信的,是叶信的逼迫,让他不得不尝试去做以前从来不敢做的事情,并且成功了,只是他没有把自己的谢意说出来,现在听到叶信的话,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他靠着叶信的压力让自己的五岳正诀达到大成,而叶信似乎也是借用他的压力,步入了证道境,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融褪山知道肯定是这样,否则叶信为什么要谢他?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令人去把真真带出来了,怎么还没出现?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元力波动,那种元力波动非常奇特,冰冷阴寒、不似人类。

  融褪山愣了愣,只是前方的叶信已横过长刀,淡淡的说道:“刚才我太大意了,现在我再不会犯相同的错误,褪山先生,请!”

  融褪山的脸孔陡然涨得血红,大意?你叶贪狼也敢说自己大意?刚才可是一直被压着打的!

  这一次是融褪山误会了,叶信通常不会故意羞辱自己的对手,他说的是实情。

  在叶信眼中,融褪山只是唐蛟牙的马仔,贪狼战决威力最强的杀招,他始终没有动用,那是留给唐蛟牙的,但此刻叶信不能不承认,他太低估融褪山了。

  融褪山扫视着四周,唐蛟牙淡漠的看着这边,明显是不会插手了,李浮心和恒一鸣相互耳语着,也没兴趣关心他融褪山的死活,而大均星堂的几个星官依然没有把真真带过来,刚才那阵元力波动,代表着西苑发生了他不想看到的变化。

  融褪山长吸一口气,接着双臂震动,腾空扑向了叶信。

  已经出现过一次奇迹,现在融褪山希望再出现一次,他拼命运转元脉,拳锋向着叶信轰了出去。

  只可惜,奇迹也是需要因由的,他的元力已损耗殆尽,如同一条河,已经干涸得露出了河床,就算风暴再大,也没办法掀起一点浪花。

  在这同时,叶信的杀神刀也向前卷起,他的刀势已从凶猛的大开大合变得无比轻灵、迅捷,意味着对自己、对敌人都有了足够的领悟、理解,如果用一分力就能斩杀对手,自然用不着全力出刀。

  杀神刀在空中留下一片雪亮的刀幕,融褪山的拳劲退化得厉害,与刀幕相撞击,一触即溃,下一刻,刀幕掠过了融褪山的脖颈。

  随着迸射的血花,融褪山的头颅高高飞起,在空中翻滚了十几圈,滚落入坑底,无头的尸身晃了晃,软软向后栽倒。

  看到融褪山被叶信斩杀,唐蛟牙、李浮心和恒一鸣都保持着平静,他们已料定是这种结果了,当叶信起死回生出现在天地间时,山穷水尽的融褪山已是必死无疑了。

  远方观战的宾客们发出阵阵惊呼声,如果刚才有人设赌局,所有人都会赌融褪山赢,可结果却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

  叶信收回杀神刀,遥遥看着唐蛟牙,唐蛟牙也在看着叶信,良久,唐蛟牙露出微笑,向前走了几步,缓缓说道:“叶贪狼,你确实很强,给你一个机会吧,如果你愿意拜入我门下,我不但能让你重掌九鼎星堂,也可以让你兼任大均星堂的主星,虽然星门从来没有这样的旧例,但我能给你摆平一切阻碍。”

  唐蛟牙说这番话可不是怕了叶信,而是因为他的权力结构内出现了空缺,其他人是没资格掌控大均星堂的,强行上位也坐不稳,而叶信表现出了惊人的战力与才能,所以他非常希望收服叶信,尽管没多大把握,可总要试一试。

  “多谢蛟牙先生的美意。”叶信笑了笑:“如果蛟牙先生能胜过我这柄刀……再说吧。”

  李浮心和恒一鸣刚刚松了口气,听到叶信的话,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叶信疯了不成?居然真的向唐蛟牙挑战?!(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