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三零章 遗憾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带着符伤等人找了处还算偏僻的院落,让里面的人离开,命令符伤几个人在外面守着,他独自走进房间,坐在地上开始调整呼吸。

  鬼十三、萧魔指、宁高悟他们都是大才,思虑缜密,还有很强的执行力,所以,叶信并不担心外面会失控。

  轻轻吐出一口气,叶信内视自己的元府,他的元府中弥散着烟气,那都是融褪山和唐蛟牙的元魂。

  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叶信从入定中醒转,他本来对这一次汲取抱着很高期望,因为唐蛟牙的实力太强了,就算是融褪山,也要比那个魔族大将厉害得多,但所有的元魂都已汲尽,他的元府只是有一种充实感,更让他的失望的地方在于,他没能学到唐蛟牙和融褪山的杀招。

  钟馗以前倒是说过,汲取到本命技的几率很低,而且这种几率不会随着实力的提升而提升,但他还是抱着期待的,只可惜,什么都没得到。

  融褪山的杀招还好说,唐蛟牙的绞龙诀也没学到,让他感到遗憾。

  不过,叶信也明白了,当他越阶击杀修士,并且汲取到元魂时,力量的大幅提升感非常清晰,而斩杀同阶的修士,元魂的滋补效果就变得弱得多。

  不是说汲取到的元力少了,而是小桶已换成大桶的缘故。

  叶信探手拿起自己的杀神刀,杀神刀的光泽依旧,但叶信分明能感觉到,杀神刀内蕴藏的煞气没有以前那么充沛了,连着两次释放八极炫光,确实对杀神刀造成了损伤。

  这该如何弥补?用天净沙么?虽然他从林推令那里得到了一些天净沙,但根本不懂如何使用,应该找个炼器大师仔细请教一下了。

  叶信放下杀神刀,重新入定,他刚刚步入证道境,这种暂时性的闭关是必须的,一方面为了巩固自己的进境,另一方面也要熟悉自己的身体、以及元脉的震荡强度。

  转眼到了第二天清晨,叶信才能入定中醒转,向外看去,天色已然大亮,他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缓步走到外面。

  符伤、子车灰几个人已在外守了一夜,看到叶信走出来,符伤凑上前低声说道:“老大,真真姐昨天来找过你几次了,让你出来之后马上去找她,好像有什么很急的事。”

  “哦?”叶信顿了顿:“这一夜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老大神威盖世,这时候谁刚出来惹事?”符伤笑嘻嘻的说道。

  “真真在什么地方?”叶信又问道。

  “老大,我带你过去吧。”符伤说道。

  符伤带着叶信走出了小院,一路走来,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占据大均星堂之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譬如说甄别融褪山势力集团的骨干,清点大均星堂的资源等等,幸亏有鬼十三等人,才能让所有的运转变得如此守序。

  片刻,符伤带着叶信走进一座小院,刚刚进门,便嗅到一种奇特的芳香,香气入鼻,让叶信和符伤都感觉到精神一振。

  叶信推开门,正看到屋中架着一只大桶,桶下有炭火在熊熊燃烧,真真、杨宣统还有温容等人都在,叶信扫视一圈,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不由愣住了。

  “前辈,你回来了?!”叶信又惊又喜的叫道。

  “嗯。”泥生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他当然不会把自己这些天的事情告知叶信。

  温容看到叶信,轻轻松了一口气,走上前低声说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叶信说道。

  “哥……”叶玲也走过来,她看着叶信胳膊上的夹板,眼眶已变得湿润了。

  “好了好了。”叶信伸手捏住叶玲的脸颊:“我最见不得这样子,小玲,你在军中呆的时间长了,心一定要变得硬一些,不能动不动就抹眼泪。”

  “我知道。”叶玲勉强笑了一下。

  “你们都过来了,二叔呢?”叶信说道。

  “沈大人要卸去太阁之位了,爹好像是要顶上去。”叶玲说道。

  “沈大人是要……到本土来?”叶信明白了。

  “嗯。”沈妙在一边接道:“我爹在九鼎城实在是无聊,反正现在九国之境一片太平,国主么,也是整日醉生梦死,不会出什么事了,所以我爹想到这边长长见识。”

  “你们三个都在,那邵雪呢?”叶信又问道。

  “我在这呢。”邵雪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邵雪拉着一个小孩子都外走了进来,那小孩子正是三光,看到叶信,三光立即跪倒在地,毕恭毕敬的说道:“见过师尊。”

  “起来吧。”叶信说道。

  自从收三光为徒之后,叶信发现,自己与三光之间多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纽带联系感,似乎这个小家伙必将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叶信也说不清楚。

  只是,想想自己收徒之后,便来到本土,一晃过了近半年,从来没指导过三光的修炼,心中有些许歉疚。

  泥生本来一直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听到有人叫叶信为师父,不由愣了愣,抬头看向三光,接着他的眼神变得僵滞了。

  就在这时,一道紫光突然从叶玲怀中穿了出去,笔直扑向那大桶,正是寻宝貂。

  泥生还在盯着三光,一时没反应过来,当寻宝貂马上就要落入水中时,他才警醒,探手便抓住寻宝貂的脖颈,恼怒的把寻宝貂甩了出去。

  寻宝貂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尖叫,随后手忙脚乱的扑起来,落在叶玲的肩膀上,小身体簌簌发抖,其实寻宝貂的身体很坚韧,撞几下什么事都没有,它是被泥生勃然而生的怒火吓坏了。

  “这小孽畜!”泥生狠狠的瞪了小紫貂一眼,随后看向叶信:“主上,收徒是不能乱来的,如果你真心收他为徒,如果他真心拜你为师,而且你们之间确实有因缘,自然会生出感应。”

  “感应么……”叶信回想着当天发生的事:“应该是有吧。”

  “也罢,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做主。”泥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他眼中露出狐疑之色,又认真的观察着三光。

  叶信见泥生似乎有些不太喜欢三光,便转移了话题:“前辈,你这是在做什么?”

  “既然你已经步入了证道境,那么有些东西,就应该让你见识一下了。”泥生回过神,笑着对叶信说道。

  “前辈指的是……”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泥生掏出一个瓷瓶,扔给了叶信。

  叶信轻轻伸手接住瓷瓶,可就在瓷瓶入手的一瞬间,突然感觉腕子一沉,他急忙运转元力,左手也抢上来,双掌合力才算握紧瓷瓶。

  只有半个巴掌大的瓷瓶,似乎有几千斤重,虽然这种重量对叶信而言不成问题,但他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且瓷瓶的材质看起来也非常特殊,刚才他本能的运转元力,元力波动扫过瓷瓶,竟然迸射出道道霞光。

  “打开看看。”泥生说道。

  叶信打开了瓷瓶的瓶塞,看到里面装满了一种银白色的液体,仔细观察片刻,他摇了摇头,以前从没见过这种奇特的东西,连听也没听过。

  “在证道世,用途最广泛的是元石,至于元液么,虽然这里也有一些,但你们根本不懂怎么用,怎么也无法找到辅助的材料。”泥生说道:“到了证道世,才能学会怎么样使用元液,而长生世用途最广泛的就是元髓了。”

  “这就是元髓?”叶信吃惊的说道。

  “没错。”泥生点了点头:“元髓分为两种,轻髓和重髓,各分三阶九品,你手里的元髓就是重髓,属上阶上品,纵使在长生世,也是非常稀罕的东西了。”

  “前辈,你要用元髓做什么?”叶信急忙问道,泥生说得很详细了,他能估测得到元髓的价值。

  “我有太多的遗憾了……”泥生叹了口气,视线转到了大桶上:“譬如说,在我步入证道境之后,如果有哪一位高人,为我准备了这洗髓圣品……虽不敢说必能踏入半神之列,但修为翻上几翻,闯入天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说完,泥生走向叶信,把那瓷瓶接了过来,随后又走到桶边,把里面的元髓慢慢倒入木桶中,元髓滴落的速度很忙,是一滴一滴下落,每一滴元髓落入桶中,都会让里面的水发出疯狂的咆哮,让人担心大桶下一刻就会炸开。

  “洗髓圣品的主药是神域无相雷果和绛云天芝,绛云天芝我有幸采到过几株,神域无相雷果……那东西就太罕见了。”泥生缓缓说道:“缺了一味主药,效果会减少一半,但有了上阶上品的元髓,能略微提高一些,应该能有七成吧,这对你来说已经足够了。“

  叶信心中不由一阵悸动,他终于明白以前泥生为什么很少指点他了,泥生的层次太高,就像一位武道宗师,可以去教导一个根骨长成的少年习武,但不会去教一个幼儿走路。

  步入证道境之前的叶信,根本没有资格得到泥生的指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