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三二章 皇极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大均星堂一战,叶信的崛起,必然会对本土产生巨大的影响,来参加宴请、但不属于星门的修士,鬼十三和萧魔指等人并没有难为他们,而随着他们的离开,这个消息如旋风般传播出去了。

  风涛镇,林推令和林推云兄弟正在厅中商议事情,有几个修士匆匆忙忙闯了进来,口中一连串叫道:“门主,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叫嚷什么?”林推云喝道。

  事实上林推云本身实力并不高,能力也差,虽然有狐假虎威之嫌,但毕竟是林推令的亲弟弟,又担任星门的将星,星门修士在他面前是不敢放肆的。

  那几个修士急忙稳住身形,但脸色还是显得非常慌张。

  林推令摆了摆手,和颜悦色的说道:“出了什么事?莫非是发现魔族的踪迹了?”

  “不是,是蛟牙先生……”为首的修士吃力的说道,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根本不信,还以为是谁乱开玩笑,等转了一大圈,问过多人,才算证实了消息的准确性。

  “唐蛟牙又做了什么?”林推令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他已经得到了楚烟波的穿报,说唐蛟牙指使大均星堂用计,骗走了九鼎星堂的真真,这消息让他勃然大怒,但他必须要镇守风涛镇,还要组织人手设七星灭道阵,没办法离开,苦思良久,只得去找传玄上人。

  星门的人都知道传玄上人很重视九鼎星堂的真真,所以林推令决定挑起传玄上人的怒火,借力打力,至少不能让唐蛟牙那么轻易得逞,谁知道传玄上人不知何时离开了风涛镇,林推令立即判断出,传玄上人应该是听到了风声,去找唐蛟牙算账去了,他心中窃喜,自以为是渔翁,坐看鹬蚌相争就好。

  现在听到那修士提起唐蛟牙,他知道,肯定是争出个结果了。

  “蛟牙先生死了!”那修士叫道。

  林推令和林推云身形陡震,同时露出惊骇之色,呆呆的看着那修士。

  良久,林推令先缓过神来:“唐蛟牙死了?消息可准?”

  “我问了二十多个人,其中一个是卢道奋,他去大均星堂参加融家的婚宴,昨日刚刚返回来,是他亲眼所见!”那修士说道。

  “唐蛟牙……死了……”林推令喃喃的说道,随着他的身形猛地站起来,眼中隐隐荡漾着狂喜,没想到啊没想到,传玄上人是真拼命了……如此甚好!传玄上人杀死唐蛟牙,肯定要付出巨大代价,三足鼎立之势已破,如果他伸出援手,表达自己对传玄上人的恶感,必能收取唐蛟牙所控势力的人心,再压制住传玄上人,到此刻,星门才算真正属于他林推令啊!

  林推令越想越激动,激动得在厅中来回踱步。

  “是谁杀了唐蛟牙?”林推云问道。

  林推令微微摇头,自家这个弟弟虽然与他有血脉亲情,但才能堪忧,这么简单的事还用问么?自然是传玄上人了!

  “是九鼎星堂的叶贪狼。”那修士说道。

  林推云倒吸了一口冷气,而来回踱步的林推令突然僵硬在那里,片刻,他的脖颈如木偶一般一点点转过来,看向那修士:“你说什么?!”

  “是九鼎星堂的叶贪狼杀了蛟牙先生。”那修士重复了一遍。

  “胡闹!”林推令提高声音喝道,这消息彻底颠覆了他的常识,让他如何去相信:“你到底有没有查清楚?!”

  “门主,千真万确啊!”那修士叫道:“据卢道奋所说,叶贪狼闯入大均星堂后,先是向褪山先生挑战,结果竟能在战中突破瓶颈,步入证道境,斩杀了褪山先生,随后又拒绝了蛟牙先生的拉拢,向蛟牙先生挑战。”

  “卢道奋说,那叶贪狼气势如虹,牢牢占据上风,逼得蛟牙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最后蛟牙先生抓住一个机会,释放出绞龙诀,击伤了叶贪狼,而叶贪狼随后也释放出杀招,斩杀了蛟牙先生。”

  “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林推云叫了起来。

  “属下听到这个消息,也认为不可能。”那修士苦笑道:“可我还去问过了蒋平子,蒋平子也是这般说,而且……那叶贪狼有画地成牢之能,应该是把杀招淬炼成绝技了,他的最后一击,不但让蛟牙先生尸骨无存,去参加宴请的修士至少有五、七十人也被击杀,伤者更是无计其数,蒋平子身上就带着伤。”

  “绝技……”林推令的身体抖了抖,整个本土,据说只有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两人淬炼出了杀招,他虽然已是证道境高阶,但很清楚自己与绝技的距离有多遥远。

  不过,叶贪狼居然掌握了绝技?这比叶贪狼斩杀唐蛟牙的消息更让人无法接受。

  “大哥,我……我们……”林推云吃力的说道,连林推令都感到害怕,他怕得更厉害,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在叶贪狼面前颐指气使,万万想不到,叶贪狼居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神之帝国首府,神会城,城东八十里处,是皇极峰,皇极峰上,摆放着几十张座椅,一个穿着金色长袍的老者端坐在主座上,他的左手平摊着,右手握着一柄精致的刻刀,刻刀上布满了极为细小的符文,而刻刀内部是中空的,里面有丝丝光华在闪烁,如果有人靠近,一眼便能认为,中空的刻刀内装着元液,光华就是元液散发出来的。

  那老者用刻刀缓缓在左手上篆刻着符文,刀尖划过之处,渗出一排排血珠,不过随着元力运转,符文渗入到皮肉深处,血珠也随之消失,伤痕开始缓缓愈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皇族最强大的修士都要在皇极峰修炼了,不是说这里的元气有多么磅礴,也不是说这里会绝对安全,原因只在于,当年的李逝川就在这里遥望神会城,然后瞬间得道,步入了证道境。

  李逝川的出现,打破了神之帝国一家独大的局面,甚至一度把神之帝国压得喘不过气来,后来神之帝国皇统的继承人开始在皇极峰修炼,只为了四个字:勿忘雪耻!

  这应该算是一种心里催眠,也是一种持之以恒的动力,因为每一次站在皇极峰之上,都会受到刺激。

  恒一鸣的身影出现了,他缓步走到近前,向那老者施了一礼。

  那老者没有抬头,仔细篆刻着符文,口中慢条斯理的说道:“一鸣回来了。”

  “见过陛下!”恒一鸣沉声说道。

  “听说星门九鼎星堂的叶贪狼斩杀了融褪山,还斩杀了唐蛟牙?”那老者说道。

  恒一鸣顿了顿,点头道:“是。”

  “还听说叶贪狼有画地成牢之能?”那老者问道。

  恒一鸣再次点点头:“是。”

  那老者不再说话,只专心刻着符文,良久,他慢慢抬起手,用充满欣慰的目光观察着手背上尚没有消失的符文,随后又叹了口气:“这让我有些不太喜欢啊……”

  “陛下的意思是……”恒一鸣不解的问道。

  “本土有我,有那归元,加上龙青圣,三个已经足够了。”那老者悠悠说道:“突然之间又多出了两个,压力很大啊……”

  “两个?”恒一鸣愣住了,他明白那老者的意思,指的是巅峰战力的掌控者,可是,本土只是多出了一个叶贪狼,怎么多出了两个?

  “一鸣,你不知道。”侧面有个穿着青袍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星门有一个神秘修士,应该是从上界来的,虽然此人神出鬼没,但我们的探子到底是摸到了他的一些痕迹。“

  “上界?”恒一鸣倒吸了一口冷气:“上界修士跑到我们这里做什么?”

  恒一鸣的问题没有答案,两侧那些皇族成员相互交换着眼色。

  有些冷场了,主座上的老者摇了摇头:“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复杂,这很容易,把复杂的事情想得简单,就需要一些技巧了。上界修士宁愿付出代价,也要在我们这浮尘世游荡,不外是为了两件事。”说完,那老者竖起了两根手指。

  皇族成员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老者身上。

  “寻宝,或者是找人。”那老者续道:“君正,那上界修士进来之后,都做过些什么?”

  “他找到传玄上人,要了几个修士,然后翻过恶海,去了蛮荒之地。”穿着青袍的中年人说道:“这件事发生在一年多以前,再然后……九鼎星堂就出现了,叶贪狼也出现了,再根据其他一些消息,我断定叶贪狼和那上界修士关系非浅。”

  “有几成把握?”老者问道。

  “至少九成。”穿着青袍的中年人说道。

  “呵呵呵……”老者发出笑声:“孤虚度五十三载,才算勉强领悟了绝技,那叶贪狼就算是天纵奇才,孤也不信,他能比孤强这么多!加上你刚才有九分把握,答案已经很明白了,那上界修士就是为叶贪狼而来的,他的目标是助叶贪狼成事!”(。)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