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三三章 英雄所见略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陛下,难道那叶贪狼与上界有瓜葛?”那穿着青袍的中年人震惊的问道。

  “这我不清楚,也不关心,只知道那上界修士肯定有叶贪狼有关系。”老者依然在欣赏着自己的左手:“由得他们闹去,我们没必要打理,人不犯我,我自不犯人,人若来犯我,我把他碾为齑粉。”

  周围的皇族强者们相互交换着眼色。

  “呵呵……你们也没必要太把上界当回事。”老者露出微笑:“孤对上界略微有一些了解,就算叶贪狼真的与上界有瓜葛,也没什么了不得的,有一个上界修士赶过来扶持叶贪狼,上界对叶贪狼的关注度就到此为止了。”

  “陛下,我们有些不明白。”有一个皇族修士说道。

  “这么说吧,如果叶贪狼真的是上界修行大宗的核心弟子,落难于这浮尘世,那么过来扶持叶贪狼的不会只有一个修士,而是一群。”老者缓缓说道:“只有一个修士么……代表着叶贪狼的身份也只有那么重,死了也就死了,杀了也就杀了,能走出浮尘世,是他叶贪狼本事,走不出去,只能怪他才疏学浅,你们放心,上界修行大宗不会为这样一个人大动干戈的。”

  那老者的眼光倒是很毒辣,如果贪狼星殿的组织还保持完整,赶到这里护持叶信的,当然不会只有一个泥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价值,他的境界、战力、才能、乃至未来预期等等都加在一起,就是价值本身,孤有,你们也有。”老者说道:“那么……叶贪狼也是一样的,所以呢,如果他以后对我神之帝国有敌意,甚至做出了敌对的举动,毁掉他就是,你们无需顾忌上界。”

  “陛下……”恒一鸣一惊,想开口说话。

  老者摆摆手,视线一转,落在了恒一鸣身上:“一鸣啊,孤知道你是忠厚长者,很喜欢提携年轻才俊,上一次回来对那叶贪狼夸不绝口,听到我们这么说话,肯定会感到不舒服,但你要明白,叶贪狼不可能为我神之帝国所用,这件事已超出了你的可控范围,这些话你听听即可,不要试图去改变什么。”

  “陛下,谁说叶贪狼不能为我神之帝国所用?”恒一鸣急忙说道:“星门门主林推令强行夺去叶贪狼的权柄,又……”

  “所以嘛,你只是一个忠厚长者。”老者笑了起来,随后看向那穿着青袍的中年人:“君正,那上界修士怎么有权调派星门的人手?”

  “因为他也是星门的修士,又是从上界来的。”穿着青袍的中年人说道。

  “明白了?”老者又看向恒一鸣。

  恒一鸣有些愣怔,他的反应没那么快。

  “一鸣,既然是上界星门的修士下来扶持叶贪狼,代表着叶贪狼肯定与上界星门有关。”穿着青袍的中年人叹道:“如此,叶贪狼怎么可能背叛星门,转而投靠我神之帝国呢?他还想不想回去了?”

  恒一鸣这个时候才醒悟过来,不由露出苦笑,他太想拉拢叶信了,忽略了这些细节。

  “就算没办法让叶贪狼为我神之帝国效力,但我们也可以和他成为朋友啊!”恒一鸣说道。

  恒一鸣还在试图为叶信说好话,因为刚才那老者明显对叶信有厌恶之情,似乎在怪叶信打破了本土的平衡,恒一鸣非常清楚那老者拥有什么样的心机与力量,如果老者想针对叶信,那叶信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甚至是时刻会有性命之忧。

  “孤也没说不和那叶贪狼做朋友啊?”老者笑道:“但这件事要看那叶贪狼自己的态度,是敌是友,由他来决定。”

  恒一鸣不说话了,低下头思索着什么。

  “既然已经聊了这么多,那就再聊一些吧,魔族的事情得给你们交代一下了。”老者的视线扫视了一圈:“你们天天缠着孤不放,简直是要逼宫了,君正,你们可知道魔族冒着偌大风险进入浮尘世,意欲何为?”

  那穿着青袍的中年人是恒君正,担任神之帝国太阁的职务,加上太尉恒重威,被誉为封圣大帝的左膀右臂,但左右手是经常打架的,封圣大帝从少年时便开始苦心修炼,没有自己的子嗣,未来的帝位只能在恒君正和恒重威之间选其一。

  似乎本土每一位主宰者都喜欢玩这种制衡的游戏,星门的老门主是这样,所有才有了传玄上人和唐蛟牙,神之帝国的封圣大帝亦是如此。

  恒君正和恒重威各有利弊,恒君正是常年追随在封圣大帝身边,很得封圣大帝信重,而且恒君正的能力不俗,才智过人,把政务处理得井然有序,封圣大帝是不理俗务的,只有遇到了能影响国运的大事,才会开口说话,神之帝国一切政务,都由恒君正处理。

  而恒重威是太尉,神之帝国指挥各路大军的皇族重将,尽出恒重威门下。

  恒君正和恒重威明争暗斗已久,但谁都不敢做得太过,不止因为上面还有封圣大帝坐镇,更因为北方有一个承法帝国,如果让国体遭受损失,只会便宜了他人。

  “我还没查出来。”恒君正摇头道。

  “这种事还用查么?”老者皱起眉头:“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需要在孤面前藏拙!刚才孤说过,星门那个上界修士进了浮尘世,目的不是寻宝就是寻人,魔族能靠着魔龙之力强行突入浮尘世,他们至少也是来自证道世的魔裔!”

  “陛下在说……他们也是为了寻宝或者是寻人?”恒君正急忙说道,刚才老者说他在藏拙,这已算是重话了,他不敢再装糊涂。

  “肯定是。”老者说道:“孤之所以一直迟迟未决,是在等。”

  “等什么?”恒君正一愣,这个他是真不知道。

  “那么多魔族突然涌入浮尘世,不可能连一个领头的都没有,那些魔王不过是小角色而已,上面应该还有一个大头领。”老者露出迟疑之色:“但……让孤不解的地方,魔族到现在还是一盘散沙,除了龙陵城那一次之外,始终各行其是。”

  “陛下,如果魔族真有一个大统领,战力会有多强?”一个皇族修士急忙问道。

  “你们啊……一提到上界,就变得充满敬畏。”老者轻轻叹了一口气:“可你们要知道,上界那些大家伙有他们的大智慧,我们这些小爬虫也有自己的小聪明,真的斗起来,未必谁输谁赢!何况这里在浮尘世,始终他们强如圣龙,到这里也得乖乖蜷着,你们以为魔龙不够强么?还不是被星门那帮家伙除掉了?!”

  “对了,陛下,提起这件事,其中倒是有些笑话。”恒君正说道:“魔龙并不是死在星门修士手里的,当时传玄上人、唐蛟牙会同其他宗门的修士去狩猎,真正击杀魔龙的是轩辕上人,好处应该也都被轩辕上人他们拿走了,星门倒是出了不少力,但最后什么都没拿到。”

  “哦?原来如此……所以魔族才会攻击那些宗门,而对没有参加狩猎的宗门秋毫无犯?”老者说道。

  “正是如此。”恒君正点头道。

  如果叶信在这里,如果封圣大帝也早知道叶信的想法,两个人或许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事实上叶信早就猜测魔族还有一个能约束诸位魔王的大头领,也一直在等那个大头领出现。

  与此同时,九鼎城外几十里处,集结了大批九鼎城的巡捕,连太令王芳也到场了。

  附近有一个小乡村,近半年来失踪了七、八口人,也有九鼎城的巡捕来查过,但什么都没查出来,可就在正午,发生了一件事,有个牧童赶着十几头牛在荒野中行走,走着走着,眼前突然出现了耀眼的光华,随后走到最前面的两头牛便消失无影无踪,其他牛也被吓得四处逃窜。

  牧童跑回乡村,把发生的事情告诉村民,很多村民都来到这片荒野中,寻找逃散的耕牛,接连光华接连闪现,每一次都能让一个或几个村民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村民惊恐到了极点,事情上报给九鼎城,王芳亲自出动了,他买下山村中的鸡鸭,经过一次次试探,终于试探出荒野中存在了一道巨大的光柱,平时看不到,可一旦有活物走进去,光柱便会绽放出耀眼的光华,而活物会在瞬间焚成灰烬。

  活物会被焚烧,死物却不受影响,譬如说金铁,王芳认为那片土地中肯定存有秘密,便令人特制出各种加长的器械,巡捕们站在安全范围之内,用器械挖取泥土,虽然这种加长器械很不顺手,效率极低,但好在人多,足足用了十几天,光柱笼罩内的泥土被挖出了一米多深,也找到了一些奇特的珠子。

  每一颗珠子都是黑色的,里面似乎在烟雾在盘旋蒸腾,就像活的一样,经过反复试探,证明那些珠子不会伤人,王芳便把珠子密封起来,交给了即将离开九鼎城的沈忘机,又亲自写了一封信,详细介绍了这件怪事,嘱咐沈忘机一定要交给叶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