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三九章 一个影子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到了黄昏时分,林推令在前,叶信、传玄上人等人走在后面,缓缓步出大堂,其实重要的事情一个多小时就谈完了,已达成共识,后面几个小时说得都是闲话,为了增进彼此间的了解,也为了加深感情,当然了,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就属于另外一回事了。

  叶信的去向也有了着落,他会顶替唐蛟牙的暗星之位,真正进入星门的主宰者行列,只是他前段时间刚刚连升三级,这一次实在没办法继续升迁,以四星品阶暂代暗星,按照林推令的说法,过上几年之后才能正式成为星门暗星,但暗星的职权是要交给叶信的。

  林推令还要求叶信先返回大均星堂,把一应要务处理妥善,然后返回星门述职,叶信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在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之前,他不想去风涛镇,否则他的处境会陷于被动。

  不管怎么说,这次会议算是在和平的氛围下圆满结束了,林推令的情绪看起来很好,似乎彻底忘记了蒙受的巨大损失,与叶信等人有说有笑。

  飞黛城的城主莫守忧早已准备好了酒宴,众人分宾主落座,一番畅饮之后,已接近深夜了,林推令不放心风涛镇,起身向莫守忧告辞,叶信也不想久留,婉拒了莫守忧的邀请。

  走出城主府时,传玄上人故意拖后了几步,低声对叶信说道:“贪狼先生,既然你能来飞黛城,应该是做好准备了?”

  叶信愣了一下,刚想说话,发现前面的林推令转头向这边看来,他很自然的露出微笑,随后点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传玄上人说道。

  在城主府外,谢恩和郝飞象钉子一般坐在无界天狼上,虽然现在的生活已变得很优越了,但他们是从沙场上走下来的,那种坐如钟站如松的风范已经成了习惯,鬼十三却坐在墙角,看着天空出神,他的自我要求一向很低,才不会象谢恩和郝飞那样为难自己。

  狼王匍匐在地上,看到叶信出现,才懒洋洋的站起身,最先走出去的林推令视线转了一圈,在狼王身上略微顿了顿。

  叶信回身向飞黛城城主莫守忧做别,随后沿着长街向前走去,与林推令背道而行,这似乎昭示了什么,不过,叶信可不是故意的,他要去大均星堂,目标是北方,林推令要回风涛镇,目标在南方。

  鬼十三跳起身,随便拍打了几下尘土,缓步跟在叶信身后。

  其实以鬼十三现在的实力,完全有资格成为飞黛城的座上宾,用好听的话说,鬼十三很低调,用不好听的说话,那家伙就是懒,叶信把鬼十三留在外面是为了观察环境、以备应变,但就算叶信想让他进去,估计他也会找理由推托,因为他不喜欢那种酒宴氛围,更不想与陌生人走近。

  “谈得怎么样了?”鬼十三问道。

  “还算好吧。”叶信说道:“你升官了,从八品直升五品。”

  “才五品啊?”鬼十三耸了耸肩膀:“真的谈得很好?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忧心忡忡啊?”

  “这你也能看得出来?”叶信笑了:“林推令……贼心不死!”

  “那家伙又想干什么?”鬼十三不由皱起眉。

  “我也不知道。”叶信说道。

  “你会不知道?”鬼十三的眉头锁得更深了:“信哥,你一向都是算无遗策的,居然会不知道?”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叶信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我猜测他是不会和我正面冲突的,十有八九是借刀杀人之类的把戏,嗯……可能想借用魔族的力量,或者……”话没说完,叶信停下了脚步。

  “或者什么?”鬼十三急忙问道。

  “我好像忽略了什么。”叶信思索着:“总感觉答案就在我眼前,却捕抓不到。”

  鬼十三也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叶信,几年的生死与共,使得他对叶信有足够的信心,论心机城府布局谋划,他不认为有谁能压得住叶信。

  “刚才传玄上人问过,说我能来飞黛城,应该是做好了准备。”叶信喃喃的说道:“从他的逻辑分析,应该是有摆在明面上的事情,让他有些担心,找个机会问了一下,他又认为我肯定明白,所以没有明说。”

  鬼十三思索着,但他也同样找不到答案,九鼎星堂进入本土才半年多的时间,他们对本土的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都要从头开始,对传玄上人而言很简单的事情,却大有可能难住他们,因为根本不清楚其中的因果。

  “算了,这件事我们回去再说。”叶信转移了话题:“十三,见过墨衍了么?”

  “他看到我们了。”鬼十三说道:“但我们的目标太过明显,不论是他来找我们,还是我们去找他,都不好,所以我让他在飞黛城北面等我们了。”

  “先去找墨衍。”叶信说道,随后他招过狼王,纵身跳了上去。

  四骑离开飞黛城,继续向北方驰去,差不多跑出二十余里远,有一匹无界天狼从林中穿了出来,迎向叶信,无界天狼上的骑士正是墨衍。

  “墨衍,北山列梦有没有什么动静?”叶信稳住身形。

  “没有。”墨衍摇头道:“他一直躲着不露面,直到今天下午才出来,应该是你们进城时引发了行人的恐慌,他听到了风声,知道是你们到了,所以想过来见一见你们。”

  “我们一直在飞黛城的城主府,如果他想见我,早就应该来了吧?”叶信说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墨衍说道:“我只看到他远远接近了城主府,也看到了鬼先生和谢恩他们,不过他想了很久,最后又回去了。”

  “这样也好……”叶信说道:“以后来飞黛城,就能找个机会见见他了,有了这一次,他绝对想不到我们一直在盯着他。”

  “老大,那我还得继续留在飞黛城了?”墨衍说道。

  叶信有些犹豫,其实现在大均星堂更需要墨衍,但北山列梦这条线又不能放弃,只有墨衍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盯住北山列梦,换成别人盯梢,极有可能被北山列梦察觉,那就不好了。

  “你先留在这里吧。”叶信说道。

  “好没意思的……”墨衍露出苦笑,骤然离开了兄弟们,只有他一个人,守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里,实在是寂寞难耐。

  “用不了几天了。”叶信说道:“我和十三先回大均星堂处理一些事情,然后还要去风涛镇述职,那个时候就能找机会见北山列梦,如果能得到他的信任,让他把以后的打算告诉我,你自然可以离开了。”

  “好吧。”墨衍无奈的说道:“老大,这一次来见林推令,聊得怎么样?”

  “很好,老十三升官了,等他述职之后,就是五品星官了。”叶信说道。

  “老大,那你呢?”墨衍好奇的问道。

  “我么……顶替唐蛟牙,担任星门的暗星。”叶信说道,只是他的话音刚落,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怎么了?”墨衍一愣。

  “我终于反应过来,到底忽略什么了。”叶信微微叹了一口气。

  “是什么?”鬼十三和谢恩等人交换了一下眼色。

  “唐蛟牙是星门的暗星吧?暗星的职权都有哪些范围?”叶信缓缓说道。

  “老侯说过的,主要是培养奸细,更要找出敌人的奸细,收集各个宗门的情报等等。”鬼十三说道:“不过,老侯那边的进展一直很慢,在九国之境的时候就不用说了,到了这里都要从头开始,他培养出的人手并不多,而且这种事情不是短时间能看出效果的,想形成规模,至少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

  “我们只知道融褪山是唐蛟牙座下第一人,以为打垮了大均星堂,就等于剪除了唐蛟牙的羽翼,呵呵……我们都忽略了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叶信摇头道:“老侯到我们那里才几年?都能培养出自己的人手,唐蛟牙掌控暗星权柄几十年,又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人脉?“

  “大均星堂,只是唐蛟牙明面上的实力,暗处还会有不少为他效命的修士!我甚至可以肯定,唐蛟牙还有一个影子,他的分量绝不会比融褪山差,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托起了唐蛟牙的基业。”

  “这一次能斩杀唐蛟牙,我们是很侥幸的,他根本没想到有人敢对付他,所以才一个人去了大均星堂,又因为他绝不认为自己会败给我,所以和我死战到了最后,如果他一开始就把我放在与他对等的位置上,足够重视我,我们不可能胜得这般容易。”

  “也所以,林推令才会在谈判中对我一次次退让,他知道唐蛟牙的旧部躲到暗处策划着什么,其实他可以提醒我,甚至可以帮我解决麻烦,但他什么都没有做,只因为不想看到我们九鼎星堂逐渐壮大,他选择了坐山观虎斗。“

  “唐蛟牙已死,他们能成什么气候?”墨衍说道。

  “有的时候,猛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躲在暗处的毒蛇。”叶信长长吐出一口气:“墨衍,你先回九鼎城,盯住北山列梦,我们马上去大均星堂!”(。)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