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四零章 牙兵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等人一路急行,向着大均星堂进发,虽然无界天狼的速度很快,至多不过两天就能赶到,但叶信归心似箭,不得已只能强行闯过神之帝国的防线,如果沿着承法帝国的边界线走,要绕一个大圈,笔直穿行,应该能提前五、六个小时,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叶信有种感觉,林推令应该早就知道了唐蛟牙余孽的策划,阴谋有可能就在这几天发动,或者是已经发动了。

  不止叶信急,鬼十三也急,而且对传玄上人颇有微词,既然知道有阴谋,为什么不明明白白告诉叶信要注意什么?莫非是害怕林推令不成?

  其实换成别人,鬼十三绝不会抱怨什么,因为传玄上人这段日子一直在对九鼎星堂释放着善意,也赢得了九鼎星堂诸多修士的好感,所以,传玄上人于情于理都应该提醒叶信的。

  当然,传玄上人听不到鬼十三的抱怨,如果听到了,肯定要连声抱屈。

  在叶信第一次进入风涛镇的时候,传玄上人就想出手帮叶信了,但受到泥生的阻拦。

  泥生有自己的想法,他不止是在考验叶信,更想让叶信得到一定程度上的锻炼,他不愿看到叶信走得太顺。

  在泥生丰富的阅历里,他见识过了太多少年成名的大人物,可那些大人物通常都无法笑到最后,因为一直没跌过跟头、没吃过大亏,那些大人物的自信往往会变得与自己的实力不相符,等到成为一方主宰,一次失误,便有可能再爬不起来,被连根拔起。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贪狼星皇了,贪狼星皇崛起于军旅,战必胜攻必克,靠着七星灭道阵和六戊破圣阵,稳稳占住一道,睥睨天下、目无余子、未尝一败,后来败了一次,便因兄弟的死冲昏头脑,接着是一次次的失败,诺大的基业被蚕食、被葬送,仅剩一身,不得不用最后的神通劈开界障,逃入浮沉世,却还是被对头追上,惨死当场。

  叶信也是军旅出身,也被人誉为一代军神,崛起的经历和贪狼星皇极为相像,所以泥生心中总有不祥的预感,他不敢让叶信走得太顺太快。

  一路不停,跑到第二天深夜,又跑到黎明,大均星堂就在前方了,叶信极目远眺,发现大均星堂内灯火通明,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外面还有一队队骑士围着山脚巡逻,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狼王的缘故,狼骑是最先发现叶信的,刚刚接近大均星堂,月虎和符伤带着十几个狼骑迎上来。

  “老大,你回来了。”符伤笑嘻嘻的说道。

  “这几天,大均星堂没发生什么事吧?”叶信问道。

  “没事的啊。”符伤说道:“对了,沈大人已经到了,老大不是指这件事吧?”

  “没事就好。”叶信说道:“传我的命令,所有星官马上到中府开会,别忘了把沈大人也叫上。”

  “好。”月虎应了一声,随后拨转无界天狼,向着大均星堂内驰去。

  叶信径直向里走,接近中府时,曲云鹿从偏门走出来,一眼看到叶信,微微躬了躬身:“主上,你回来了。”

  “都几年了,还这么多虚礼?”叶信笑了笑:“老曲,老侯在什么地方?”

  “轮月和祭邻到山里去了,不在星堂。”曲云鹿说道。

  “他们去山里做什么?”叶信一愣。

  “前村一个猎户,在去山中狩猎时,采到了一株百年灵芝,据他说灵芝不止一株,悬崖下差不多有百余株,有的灵芝大如车盖,只是有凶兽大批守着,那猎户斗不过凶兽,只采到一株灵芝,便受了伤,匆匆逃了回来,轮月和祭邻得到这个消息,很有兴趣,也就结伴过去了。”曲云鹿说道。

  “哦。”叶信点点头,他心中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是灵芝而已,随便派几个狼骑过去就可以了,何必亲自动手?时间都很多么?尤其是程祭邻,身为一方主星,居然跑出去采药

  不过,叶信也不好多说什么,侯轮月、程祭邻都是从星门过来的,常年的修士生涯,让他们习惯了去玩这种寻宝的游戏。

  “主上,你找轮月有事么?”曲云鹿说道。

  “我想找他问问暗星的事,等他回来再说吧。”叶信说道。

  “对了,主上,你回来得正巧,我有些事”曲云鹿犹豫了一下:“想单独和你说一说。”

  叶信用惊讶的目光看了看曲云鹿,点头道:“好。”

  曲云鹿转身走向侧门,叶信跟在后面,等距离鬼十三几个人远了,走出侧门,曲云鹿低声说道:“主上,我有个人想给你引荐一下。”

  “什么人?”叶信问道。

  “是我一个朋友。”曲云鹿的声音放得更低了:“我原来在胶港星会做光明星的时候,他是胶港星会的暗星,叫杜瑞镇,他救过我几次,我也帮过他不少,关系一直很密切,这一次萧帅令人去胶港星会,我多了点心思,特意找上萧帅,让他不要伤到杜瑞镇,把杜瑞镇带回来,我可以说服他为我们效力。”

  “这是好事。”叶信说道,虽然他不在意一个小星会的暗星赖投诚,但要考虑到曲云鹿的面子。

  “幸恶好他来了,也幸好,他是个通情理的人,我说服他加入我们九鼎星堂之后,他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曲云鹿说道。

  “什么秘密?”

  “牙兵近期会有大动作!”曲云鹿说道。

  “牙兵是什么人?”叶信更不懂了。

  “牙兵是唐蛟牙养的杀手。”曲云鹿说道:“杜瑞镇是牙兵外围的探子,他在胶港星会的任务就是监视胶港星会的其他星官,嘿嘿看样子唐蛟牙对融褪山并不是很放心啊。”

  “那个杜瑞镇很了解牙兵?”叶信大喜过望,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他正愁怎么样收集唐蛟牙那些余孽的情报,居然就有牙兵的探子过来投诚了。

  “自然是了解的。”曲云鹿说道:“而且那家伙我怎么问他都不说,一定要面见你,应该是有一份大礼,不愿我分润他的功劳。”

  “老曲,你做得不错。”叶信连连点头。

  只是,又向前走出十余米,前方已经看到曲云鹿居住的院子了,叶信心中陡然升起一缕疑惑。

  虽然说无巧不成书,但这也太巧了吧?他刚刚判断出唐蛟牙的余孽会有大阴谋,就有牙兵的探子过来投诚?简直是逆天的运气啊

  心中没有疑惑的时候,一切都显得很正常,可心中有疑惑了,他本能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随后发现曲云鹿似乎有些不对头。

  曲云鹿的身法很厉害,来去如电,就算在没有运转元力的时候,他的脚步也是很轻盈的,走路就像走在棉花上一样,绝不会发出声响,可现在曲云鹿的步伐略显得有些沉重。

  叶信的疑惑越来越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后方,和曲云鹿拉开十几米的距离,这样能更清晰的观察曲云鹿,而越观察越发现曲云鹿走路的步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主上,杜瑞镇就在我的房间里。”曲云鹿已走进院门,随后提高声音叫道:“杜瑞镇,主上亲自过来看你了,还不快点出来拜见主上!”

  “来了!”一个沉闷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接着一个彪形大汉走了房门,他眼中带着惊喜之色,看向叶信,随后双膝跪倒在地:“杜瑞镇见过主上。”

  叶信陡然停下身形,他在那彪形大汉的双瞳中捕捉到了一种坚定的意志,也是一种让他非常敏感的意志,因为他见过太多次了。

  舍生取义!

  天罪营三千将士,最后活着回来的只有百余,面对成十倍、甚至是成百倍的敌人,一批批将士或大笑、或狂叫、或平静的迎上去,他们眼中都闪烁着同样的意志。

  刹那之间,叶信的身形突然启动,向后方急退,斩杀了唐蛟牙之后,他的战力已不再是秘密了,居然敢在大均星堂布局害他叶信,证明对方有把握留得住他!

  果然,当叶信向后方急退时,曲云鹿和杜瑞镇的神色都变了,杜瑞镇的脸孔已是完全扭曲,接着发出一声大吼,身形像一颗炮弹般跃起,射向叶信,而曲云鹿的脸没有变化,只是双眼充满狰狞,他也纵起身,双臂大张,凭空抱向了叶信。

  只可惜,如果叶信没有察觉,他们或许还有机会,可叶信在全力后退,他们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叶信,双方的距离在快速拉远。

  叶信抬起手,杀神刀出现在手中,接着向前斩出一道璀璨的光幕。

  看到叶信出刀,曲云鹿和杜瑞镇眼中都露出了绝望之色,他们很清楚,叶信的战力是异常恐怖的,天下只有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淬炼出了画地为牢的绝技,叶信是第三个,他们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不中,死的就是他们。

  本以为万全的计划,却不知道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被叶信拆穿,身死不足惜,只可恨没能为主上报仇雪恨。。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