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四九章 海族参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叶贪狼,你也算是个人间俊杰,只会逞口舌之利么?”那身形高大的魔族发出如洪钟般的声音。

  “烟树王误会了,我只是实话实话,没别的意思。”叶信悠悠说道,自从知道斩杀了飞颂少主、与魔族烟树王结下死仇之后,他就把烟树王当成了最大的敌人,也一直在为此战做准备。

  在叶信的预料中,烟树王的战力应该是极强的,他准备好了自己开始的时候吃些亏,等熟悉烟树王的战斗技巧之后再发动反攻,可通过第一次碰撞,让叶信做出了判断,烟树王并不是自己的对手。

  虽然两者都是抱着试探对方的目地出手,并没有出全力,但叶信拥有神念,在电光石火的碰撞中,他看出烟树王的元力没有自己强大,这是做不得假的,元力的反弹震荡瞒不过神念的洞察。

  或者可以说,不是烟树王不够强,而是他叶信成长得太快,如果换成一个多月前,估计他现在已经是站不起来了。

  “狂妄!”烟树王发出冷笑声,

  烟树王的右手缓缓摆动着,巨大无比的元君宝树随着烟树王的动作,微微摇晃起来,按理说如此粗壮的巨树是不可能用来做武器的,但烟树王的法门有些怪,他不需要去抓紧树干,手掌轻轻贴在树干上面,便可以控制元君宝树。

  叶信的视线落在了元君宝树上,元君宝树的树干差不多有三米粗,高达到十余米,树冠很大,上面布满了如月牙状、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树叶。

  “你好像在和我拖时间?”叶信突然笑了。

  “九鼎星堂能对我们有威胁的,只你一人而已,拖住你,我们就赢了。”烟树王也笑了,他并没有隐瞒自己的意图。

  “真的吗?那我们做个小游戏好了。【愛↑去△小↓說△網w qu 】”叶信的笑容显得很阴险。

  “哦?什么游戏?”烟树王问道。

  “这是我们两个的对决,其他人都不能参与,我们就这样站着,看谁先动。”叶信笑眯眯的说道:“谁先动谁就是狗养的,如何?”

  “有意思么?”烟树王一顿,随后漫应道:“好啊。”

  此刻,魔族精锐已经倾巢而出,虽然烟树王的亲兵几乎都被叶信灭得干干净净,但其他方位的魔族已经全面突破了九鼎星堂的防线,九鼎星堂内所有的箭车都在喷射着箭矢,还有一些奇特的大车在抛射着一种巨型的金属圆盘,圆盘周围都是锐利的轮齿,这种金属圆盘在空中飞旋而去,所过之处留下了一片片飞溅的鲜血,给魔族造成了极为惨重的伤亡,只不过,魔族发起的是最后一击,几乎所有的魔族都参战了,靠着一条条殒落的生命去堆,硬生生堆进了九鼎星堂的阵地。如果叶信不动,这场仗魔族已是必胜,烟树王自然不怕叶信有花样。

  天亮之前,务必摧毁九鼎星堂的防线,这是烟树王死命令。

  看着叶信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根本不知道九鼎星堂的防线已岌岌可危,烟树王再一次发出冷笑声,但就在这时,一道璀璨的光幕突然从遥远的仙芝山上亮起,形成一片巨大的光穹,接着向四周膨胀开。

  光穹所过之处,无数魔族的身影如雨点般向下跌落,而天空一片片变得干净了,没有魔族的遮挡,可以清楚的看到云层。

  光穹膨胀的速度非常快,差不多几息的时间,便扫过了这边,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在叶信和烟树王对峙的现场周围,便落满了无数爬不起来的魔族。【愛↑去△小↓說△網w qu 】

  “那是什么?!”纵使是定力很强的烟树王,也不由脸色大变。

  “春海部的春海圣母出手了。”叶信淡淡说道:“还真别说,海族在阵图上的造诣,确实无人可及。”

  烟树王的脸色再变,双瞳闪烁不定,威力如此之大、笼罩范围如此之广的阵图,绝不是一挥而就的,至少要有三、五天的准备时间,也就是说,叶信早就知道烟树王要攻击大均星堂。

  “想不到,你居然能说动海族……”烟树王长吸一口气,接着运转元力,元君宝树突然绽放出光芒。

  “别乱动!”叶信喝道。

  烟树王一愣,他以为叶信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叶信慢悠悠的说道:“谁动谁是狗养的!”

  烟树王脸上露出狞笑,他根本没把这种毫无意义的约定放在眼里,随后便跨前一步,下一刻,他都呆立在那里不动了。

  叶信笑了笑,扫视着附近那些跌跌撞撞极力挣扎着的魔族:“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异常沉重?飞不起来了吧?呵呵呵……这是春海部的罩海大阵,用科学的逻辑来阐述,就是模拟出一种海洋生态,虽然我们现在还能呼吸,但四周的环境和海洋并没有什么区别。”

  烟树王的脖颈与额头都崩起了青筋,叶信的话他不是全懂,但也不是不懂,他很清楚,魔族失去了飞行之力意味着什么。

  “前辈告诉我,我已洗尽凡髓,罩海大阵对我的影响是最小的,怎么说呢……骨头硬才能站得直。”叶信淡淡说道:“其实我刚才还是半信半疑的,如果不是看到你那些没用的族人已经开始在地上爬了,我还以为所谓的罩海大阵只是徒有虚名呢。”

  “洗尽凡髓?你还真是够大言不惭的!”烟树王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要说你这种蝼蚁,就算是我汐月魔主、就算是兵天魔龙,都没有资格在证道境洗髓换血!”

  “你眼前就是一个特例。”叶信说道:“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你弱爆了么?你在空中,尚且不是我的对手,身在罩海大阵之内,你更不行了。”

  烟树王只是冷笑,身形却没有动,春海圣母出现得太过突然,而且以前魔族从没有听说过还有这样一支海族,他有很多地方都要重新思考做判断。

  叶信好整以暇的扫视着四周,他当然不会相信春海圣母,但可以相信龙玄策,龙玄策说得很明白,在罩海大阵内停留的时间越久,战力削弱得也会越厉害,他要一举击杀烟树王,夺下烟树王的元君宝树,还有烟树王的山河袋,既然烟树王不动手,他自然乐得耗下去。

  “好像你的将士也受到了影响。”烟树王慢吞吞的说道:“如此……罩海大阵又有什么用?”

  烟树王说得是事实,无数魔族固然在地面上挣扎嚎叫,可九鼎星堂的战士也被压在了藏兵洞内,根本爬不出来。

  “有用,太有用了。”叶信笑道。

  似乎是为了验证叶信的话,在仙芝山上、在一条条河流中、潭水里,扑出了无数矫健的身形,罩海大阵对他们似乎一点没有影响,他们可以随意在飞奔,甚至是飞行。

  事实上春海部的海族战斗力并不强,只有各部中的皇族才能成为修士,而普通的海族战士连叶信手下的那些士兵都比不上,但是,罩海大阵完全弥补了他们的不足,他们如斩瓜切菜般攻击着那些挣扎着的魔族,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烟树王脸色大变,他突然醒悟,自己已完全落入叶信的陷阱之中,再顾不得许多,怒吼一声,身形纵向叶信,手中的元君宝树裹挟着沉闷的风雷之声,向着叶信砸下来。

  叶信身形向后飘退,在罩海大阵的领域之内,他是活动自如,和别人不一样,他汲取了春海圣母的元魂,在水中和陆地并无区别,在叶信眼中,烟树王已是必死无疑了,更重要的是夺下完好无损的元君宝树,还有得到烟树王的山河袋,泥生再三嘱咐过他,提前掀开了自己的底牌,最后什么都得不到,这一战就算胜了,也没有多大意义,如果能抓到活的,那是最好不过。

  烟树王状若疯虎,拼命轮动元君宝树追击着叶信,他已把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也叶信身上,而烟树王座下那两个证道境的魔将也挣扎着跑过来,加入战团,只是他们的攻击速度乃至攻击范围都被大幅减弱了,而叶信的身形如游鱼般飘忽不定,不与他们接战。

  这时,一道黑线在天际出现,接着急速向这边驰来,竟然是一支达到了数千人的海族骑队,那些海族战士坐下,都跨着一只长达六、七米长的剑鱼,速度犹如风驰电掣,几息之内,便已逼近了战场。

  “见过贪狼先生!”为首的骑士喝道:“在下水林童,奉圣母之命,前来助战!”

  叶信的视线与那骑士碰撞在一起,两个人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复杂了,或者说充满了唏嘘。

  烟树王突然转过身,放弃了继续攻击叶信,随后向着天际窜去,那两个魔将也立即跟上,紧跟在烟树王身后,罩海大阵的笼罩范围是有限的,光幕的边缘距离此处只有几千米,只要能冲到光幕之外,就等于逃离了险地。

  海族为首的骑士一挥手,所部海族骑士立即围了上去,他们的速度要比烟树王快得多,只是眨眼之间,便把烟树王围在当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