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五三章 上善若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泥生和叶信走进中堂,叶信苦笑着说道:“前辈,我已经尽力了,只是……”

  “只是没办法控制贪狼战诀的杀意是吧?”泥生笑了:“无妨,把元君宝树交给真真姑娘,真真姑娘会让元君宝树慢慢恢复生机的。”

  “她还有这种本事?”叶信一愣。

  “你以为她是靠什么培育出足年四神的?”泥生说道。

  “我知道她在灵药上的亲和力很强。”叶信说道:“可元君宝树是法宝啊!”

  “差不多的,元君宝树也是一种灵药,只不过被淬炼过而已。”泥生说道,随后他顿了顿,取出一只有二十厘米长的玉简:“这个交给你了,你用自己的神念试一试。”

  叶信接过玉简,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下,随后释放出自己的神念,就在神念与玉简接触的瞬间,他突然感觉脑海中响起了一声炸雷,接着有无数文字在脑海中掠过,而手中的玉简随之变得黯然无光。

  叶信呆了呆,重新把注意力转到玉简上,看到玉简上出现了一条条细小的裂缝,只过了几息的时间,玉简已化作碎沙,纷纷扬扬洒落。

  “这是……”叶信喃喃的说道。

  “我前些日子闲着无聊,随便找了块明玉,把一些法门封印在里面,这样能让你用最快的速度掌握那些法门。”泥生说道。

  叶信不由暗自称奇,上界的法门果然奥妙,接着他想起了什么:“前辈,以后我也可以给别人制成这样的玉简么?”

  “自然是可以。”泥生说道:“只怕你没有这么多时间,以我的能力,每天都要在玉简上耗去三、五个小时,前后用了四个多月,才算勉强制成啊。”

  叶信眯起眼,回想刚才出现的文字,每一个文字都异常清晰的铭刻在他的脑海中。

  “这些法门都需要你自己去慢慢领悟,但现在不是时候。”泥生说道,接着他的视线又一次落在杀神刀上:“你这柄杀神刀绝非凡品!”

  “我知道。”叶信说道。

  “不过,现在还不是你的刀。”泥生又道。

  “怎么……”叶信愣住了,他无法理解泥生为什么这样说。

  “如果真的是属于你的刀,在我接过它的时候,它应该对我生出几分抗拒才对。”泥生说道:“可我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前辈,元君宝树是烟树王的法宝,可在我拿起元君宝树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感应到啊。”叶信反问道。

  “汐月一族本就是不入流的魔裔,烟树王也只是不入流的小魔王,难道你要和他比么?”泥生笑了:“用你自己的神念来冲击这柄杀神刀吧,我或许能看出它的来历,玉简里有淬炼法宝的法门,你自己先看一遍,然后就在这里试一试。”

  叶信快速阅读着脑海中的文字,很快找到了和淬炼法宝有关的法门,沉吟片刻,盘坐在地上,按照法门的记载运转元脉,接着缓缓释放出自己的神念。

  重逾千斤的杀神刀竟然悬浮在叶信身前,接着神念便撞击在杀神刀上,炸开了一片璀璨的电光。

  轰……中堂外的萧魔指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轰鸣声吓了一跳,顺着元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中堂内有雷光闪动。

  叶信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运转元脉,每七次吐息之后,他都用神念去撞击杀神刀。

  轰轰轰……雷光一次次的在中堂内炸开,让萧魔指等人面面相觑,他们知道泥生把叶信带入中堂,肯定有一些秘密,而中堂内爆发的元力震荡与平常的元力波动都不一样,每一声爆炸,似乎都能在天地间引起共鸣。

  神念与杀神刀撞击了十几次之后,叶信已是汗如雨下,呼吸也变得粗重了,神念再无法凝聚,他张开眼,无奈的说道:“前辈,我的神念已经支撑不住了……你现在能看出杀神刀的来历么?”

  “还是不行。”泥生摇摇头:“今天就到这里吧,不过,以后你每天都要抽出一些时间,用来淬炼杀神刀,但你一定要注意,身边必须有人护法,如果在这时候受到惊动,你的神念会遭受重创,没有个几十年是缓不过来的。”

  “我知道。”叶信说道,随后顿了顿:“一定要每天都坚持么?”

  这是他第一次用法门来淬炼杀神刀,神念耗尽,产生的疲惫感深入骨髓,现在似乎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估计他在几个小时之内无法恢复全盛状态,一旦遇到其他事端,那就麻烦了。

  “在上界,能在大乘境淬炼出自己神念的,被称为俊杰,在小乘境便淬炼出神念的,是天纵奇才。”泥生缓缓说道:“你能在证道境拥有自己的神念,可算是绝无仅有了,或许是因为你得到了神之位格碎片的缘故吧……但你要明白一件事,现在你仅仅是比别人领先了一大步,如果你能做到持之不懈,这种距离会逐渐增大,可如果你停步不前,后面的人会很快超过你,慢慢的,你会变成一个庸人,到那时候你再想追赶,已经晚了。”

  叶信沉默良久,用力点点头:“我懂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泥生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他露出激赏之色:“说得好!!”

  说完,泥生顿了顿,随后走到大门前:“春海圣母过来了,不过看她的方向,应该是不想见你,你想过去和她打声招呼么?”

  “还是算了吧,我毁掉了她的元魂,她一定是非常痛恨我的,太尴尬了。”叶信摇头道。

  “随你。”泥生一笑:“不过,她既然已经出了手,已经能证明她的决心了。”

  “但她出手的时间太晚了。”叶信眼中闪烁一丝锐芒,按照事前的约定,在大均星堂吹起号角时,春海圣母就应该出手,魔族的攻势太过凶猛,在战场最胶着的时候,几乎每一分钟都有数以千计的战士阵亡、受伤,如果春海圣母能按照约定出手,九鼎星堂的损失不会如此惨烈。

  “这就无法苛责她了,能打败魔族,她出的力气并不逊于你。”泥生说道:“而且我敢断定,相同的阵图她一定制成了两块,一块用来对付魔族,另一块就用来防备你了。”

  “春海圣母……是个没出息的货色。”叶信叹道,如果换成他,既然已经来了,那么肯定会按照约定出手。

  象春海圣母这般,该做的也都做了,该出的力也出了,却一点不落好,让他叶信耿耿于怀,岂不是愚蠢到家了?

  “呵呵,你的评价倒还算中肯。”泥生笑道。

  “前辈,贪狼星皇是个什么样的人?”叶信突然转移了话题。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泥生显得有些讶然。

  “我明白了他的剑意,但总感觉……有些太过年轻气盛了。”叶信说道。

  “哦?你仔细说说。”泥生的眼神开始闪烁起来。

  “贪狼战诀是一往无前的,每一次冲击,都会让他的剑意变得更凶烈几分。”叶信缓缓说道:“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小巷思维。有小巷思维的人总会认为人生就是一条窄巷,非进即退,非胜即败,这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才会有的思维,所以我感觉他的剑意过于年轻气盛。”

  “难道你不算年轻人么?”泥生笑道。

  “和小巷相比,我更喜欢一望无际的草原。”叶信说道:“我知道我的目标在哪里,也知道我该怎么走,有的时候退上几步,并不是气馁,而是为了更有效的前进。”

  其实对各种战诀的修炼,大概都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种是尽可能去模仿,做到一模一样,如此能用最快速度掌控战诀,并能发挥出战诀的杀伤力,但这只属于入门。

  第二种是领悟了战诀的神韵,并且能掌控、释放出这种神韵,这已经跨入了高手的行列,叶信就处在这个阶段。

  第三种是挖掘出自己的神韵,最后完全取代战诀原有的神韵,譬如说一套清风般迅捷飘忽的剑法,被改成了大开大合、有进无退的悍招,却又能做到如行云流水般的浑然天成,没有任何迟滞,这就是宗师了,宗师不会去模仿什么,只会专心去做自己。

  当然,叶信距离宗师的境界还有很远,他只是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想法,从高手到宗师,这条路并不容易走。

  “我并不太熟悉贪狼星皇,但他……确实和你截然不同。”泥生缓缓说道:“据说贪狼星皇的秉性极为刚毅、酷烈,只是刚极易折啊……哪怕他稍微懂得一点妥协,也不会沦落到那一步了,而你在这方面要比他强得多。”

  “至刚易折、上善若水。”叶信笑了笑。

  “上善若水么……”泥生想了想:“你确实阴柔多变,知道比别人机会,也更懂得抓住自己的机会。”

  “前辈,先不说这些了。”叶信说道:“什么时候能安排我和封圣大帝、归元大帝见上一次?”

  “你斩杀了烟树王,他们应该更加重视你了,再找找合适的机会,就差不多了。”泥生说道:“你可真的有把握说服他们么?”

  “上一次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我只有八、九成的把握,现在已经是十成了,只要他们愿意听我说。”叶信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