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五五章 兵天魔龙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和列梦是至交,各位无需客套。”叶信笑吟吟的说道。

  那些年轻人看向北山列梦的视线产生了一些变化,北山列梦虽然被誉为年轻俊杰,但和叶信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叶贪狼在这几个月之内如流星般崛起,进入天下前十之列,而北山列梦尚没有突破证道境,连证道谱都没能排进去。

  “贪狼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贤伉俪是尤乐厚和游凤仪,他们的姓可不是一样的……”北山列梦说道。

  “一个是尤物的尤,一个是游玩的游,乐厚兄是尤物的尤。”傍边一个留着短须的年轻人笑道。

  那一对伉俪男的相貌很斯文,神态腼腆,听到朋友打趣他,只是笑了笑,可身边的女孩子瞪起眼睛:“千之你又皮痒了是不是?”

  “这家伙叫徐千之,没脑子,经常口不择言,但心地还算不错。”北山列梦说道,随后又向旁一指:“他们俩是兄弟,朱毅和朱泽。”

  北山列梦每介绍到一个人,叶信便点头示意,随后北山列梦看向最后那两个年轻人:“这个是钟兼济,不过我们管他叫小奸计,他坏主意很多,算是我们的狗头军师了,这个是曹玉卓,他们都是我信得过的好朋友。”

  “见过贪狼先生。”身材瘦小的钟兼济向叶信点头道:“有贪狼先生相助,那我们的把握就大多了。”

  “是啊是啊!”那叫游凤仪的女孩子连连点头,随后用责怪的口吻说道:“列梦,你一直拖着不动,就是在等贪狼先生吧?怎么不早说?”

  “我和贪狼先生是偶遇。”北山列梦摇头道:“贪狼先生并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那几个年轻人愣了愣,又把视线转向叶信。

  “我们坐下谈吧。”北山列梦说道,屋中的人先后落座,北山列梦沉吟一下:“我和以前说过,贪狼先生在陌尘山救了我一次。”

  “说过几次了。”钟兼济笑道,随后神色肃然:“贪狼先生能识破静花掌教的身份,让我们大家都很佩服!”

  “贪狼先生,其实我瞒了你一些事情,当时人多口杂,我不好说,希望你能见谅。”北山列梦说道。

  “无妨,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叶信笑道。

  “不过……贪狼先生,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和魔族作对?纵使明知魔族势大,也要硬着头皮站出来要有所作为?”北山列梦说道。

  “不知道。”叶信摇头道。

  “此事说来话来,至少要从上一次飞彩狩猎开始说起。”北山列梦说道:“那已经快过去一年了,我正在家中闲坐,突然接到了藏心宗轩辕上人的传书,说在蛮荒之地发现了奇怪的凶兽,是一只猛虎,那只猛虎很特殊,居然化生出双翼,轩辕上人在信中说,虽然天下有很多强横的凶兽,但走兽能化生出双翼的,是头一次见到,那只猛虎极有可能得到了某种大机缘,或者是找到了上界遗失在此地的法宝,所以邀请各路修士赶去围猎那只猛虎。”

  “这件事动作一定要快,如果让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的修士得知消息,恐怕就没有我们的份了,所以我当天就离开了家,去往藏心宗,呵呵……我以为我的速度够快了,等到了藏心宗,才发现

  已经有很多修士先我一步赶到了。”

  “那只猛虎的战力一定很恐怖,轩辕上人已经尝试过去猎杀,最后以失败告终,这才不得已传召各地宗门,希望他们都能出些力气。”

  “各方俊杰汇集一堂,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星门也来了人,林推云、韦自正和怀古长老都在,还有无复掌教、广恩大师,天能和天获两兄弟也在,最有意思的是,我见到了恒君乐。”

  “恒君乐?”叶信愣了愣,恒君乐位列证道谱之中,和神之帝国的恒君正只差一个字,应该有一定关系,但这个人很神秘,当初他在四处打探消息整理资料的时候,其他证道谱的修士多多少少能写下一些东西,唯有恒君乐是一片空白,人们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却根本不了解他。

  “恒君乐和恒君正是双胞胎,说起来也算是一个秘密了,不止贪狼先生不知道,你们也一样不知道。”北山列梦笑了笑:“他们两兄弟在年少时都显得卓尔不凡,极得封圣大帝喜爱,但后来他们都钟情于一个女子,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连兄弟情分都被毁了,具体发生过什么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在恒君正与那女子的婚礼上,恒君乐突然出手,重创了恒君正,如果不是那女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恒君乐的剑,恐怕婚礼就要变成葬礼了。”

  “后来恒君乐逃出了神之帝国,封圣大帝认为此事损了皇家体面,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提起此事,更不能外传,所以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恒君乐为什么变得如此落魄。”

  “从此,双胞兄弟的命途就变得截然不同,恒君正越走越高,最后坐上了神之帝国的太阁之位,成为封圣大帝的左膀右臂,现在有人说,一旦封圣大帝驾崩,恒君正便极有可能成为神之帝国的下一任帝主。而恒君乐东奔西逃,更要时时留意神之帝国的追杀,自然是苦不堪言,我看到恒君乐的时候,恒君乐前后已经逃亡几十年了,可神之帝国并没有放弃追杀他,使得恒君乐不管到哪里都要掩饰自己的相貌,当时是星门的韦自正认出了他,否则我也不知道那个象乞丐一样的人居然就是恒君乐。“

  “但他的修为可没有落下啊。”钟兼济笑呵呵的说道:“他做下的那些实情,让他在证道谱中的排名越来越高,我想……有人希望他马上死,可也有人希望他活下去,如果一直没有人帮他,他哪里能走到今天?”

  “你是说恒重威在帮他么?确实有几分可能,现在恒重威和恒君正已经成了死对头,如果争的是别的事情,还有妥协的余地,帝主之位……岂能谦让?胜者生、败者死啊……”北山列梦叹了口气:“这么多强者汇集在一起,大家认为对付一只进化的凶兽,应该一点问题都没有,第二天大家一起赶往凶兽飞地。“

  “差不多用了七、八天,我们找到了那只进化凶兽的老巢,轩辕上人和广恩大师联手在凶兽老抽附近布下了阵图,大家都躲入阵图内,靠着阵图遮蔽我们的气息,等待那只凶兽返回来。”

  说到这里,北山列梦眼中突然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停顿良久,才低声说道:“可等了几天,我们都没发现那只凶兽,就在我们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时候,天象突然变了,偌大一片天空,恍若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撕裂开,我亲眼看到有成千上万只被惊起的飞鸟,瞬间便被天空中的黑洞吞噬,我们都惊呆了,不敢乱动,接着,有一只巨大的黑龙从天空中降下,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就是魔族的兵天魔龙。“

  再一次听到‘兵天魔龙’几个字,叶信心中突然咯噔一声,很多无头的线索似乎可以被什么连接到一起。

  “没有亲眼看过,你们无法想象兵天魔龙有多少庞大。”北山列梦的神色变得有些恍惚了:“它的头就像是一座山岳,留在地上的爪印简直比这个院子还要大,有那么短短的时间,我们感觉到它所释放出的气息好像能把整片飞地摧毁,看到如此强横的巨兽,我们更不敢乱动了,随后有两个人从空中飘下,一个是人族的修士,另一个是魔族。”

  “下一刻,那个魔族突然出手,重创了人族的修士,他们释放出的气息和兵天魔龙一样强大,但很快,他们受到了天地的压制,气息越来越弱,不过,我们还是远远比不了的。”

  “人族修士重伤扑倒,挣扎着质问那魔族,为什么要对他下杀手。”北山列梦眼中突然露出浓厚的恨意:“一直到人族修士最后丧命,有很多对话,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我永远忘不了那个魔族展露出的贪婪,他与人族修士合作,不过是为了追踪圣婴而已,但绝无可能与人族分享成果,这天下亿万生灵,也只能成为魔族的奴隶,但凡有不愿意被奴役的,都会被杀死,那魔族刚刚来到浮尘世,已把天下看成了他的牧场,而我们都是猪狗。”

  说到这里,北山列梦抬头看向叶信:“贪狼先生,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当初我在陌尘山时,有些朋友劝我没必要在这个时候与魔族作对,甚至说我钓名沽誉,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不想被奴役,如果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与魔族抗争到最后。”

  “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不早些把这事情昭告天下?”叶信问道:“如果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知道因果,岂能坐视你们被魔族各个歼灭?”

  “我不敢……”北山列梦露出苦笑:“而且当时很奇怪,韦自正、广恩大师他们都在苦苦对抗那魔族释放出的气息,根本没听到那魔族与人族修士的对话,只有轩辕上人和我听到了……轩辕上人的实力高深莫测,他能在那魔族的气息中保持镇定,可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