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五九章 遥远的记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但北山列梦等人并没有察觉,简单吃些东西,继续开始漫无目标的寻找,走到日上三竿时,突然从北方传来一阵剧烈的元力波动,元力波动只持续了几息的时间便消失了。

  相同的感应在一个上午发生了四次,北山列梦等人面色如常,鸿天峰附近的山域毕竟是修士历练之地,有修士进来围猎凶兽是很正常的,虽然次数多了一些,但可以理解,他们一路乱转同样遇到了不少凶兽,但不想在凶兽身上浪费时间,遇到凶兽时,都会选择徐徐退走,凶兽也不会主动发起攻击。

  叶信却明白,那是修士之间的战斗。

  到了中午,大家又停下来休息,北山列梦匆匆吃了点东西,随后向叶信使了个眼色,向着森林深处走去,叶信略微顿了顿,缓步跟在北山列梦身后。

  走出几十米远,北山列梦停下了脚步,向后方看了看,脸上浮现出一缕悲色,低声说道:“我们被出卖了!”

  “哦?”叶信淡淡的应了一声。

  “据我所知,鸿天峰并没有很厉害的凶兽,来这里捕猎凶兽的收益并不会很大。”北山列梦缓缓说道:“所以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修士进入鸿天峰,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你的意思是……”

  “钟兼济、徐千之他们之中,有人故意把消息泄露出去了!”北山列梦咬着牙说道。

  叶信沉默了,其实他刚才对北山列梦是有些失望的,因为压力过大选择了去赌,这倒是可以理解,因为要防范他叶信,让更多的人一起分享秘密,起到相互牵制的效果,这也可以理解,但一次次发现有元力波动从远方传来,北山列梦好似什么都没感应到,谈笑自如,警惕性如此之差,这样的人很难活下去。

  现在明白,他被北山列梦瞒住了,这个人并没有他认为的那样笨。

  “你为什么不怀疑我?”叶信笑了笑。

  “你能斩杀唐蛟牙,要杀我只在挥手之间,大可不必如此费事!”北山列梦长长叹了口气:“贪狼先生,你马上走吧,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你让我走?”叶信一愣。

  “他们都是冲着我来的,此间事已难善了,我又何必把你拖入浑水?”北山列梦露出苦笑:“到了这一步,只能看天意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走,那你就注定闯不过这一关了。”叶信说道。

  北山列梦沉默了,他脸上露出悲愤之色:“我不想连累你,他们知道有你在,还敢进入鸿天峰,肯定有对付你的办法,或者是有足够的把握,贪狼先生,这个时候就不要意气用事了,你走吧!”

  “想对付我可没那么容易。”叶信笑了:“有件事你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几天前,我杀了魔族的烟树王。”

  “你说什么?”北山列梦呆住了,他算是非常了解魔族的了,明白魔族中每一个王者都是上界修士,也就是说,在这里他们都保持着证道境巅峰的战力,叶信居然斩杀了烟树王?这比他当初听到叶信斩杀唐蛟牙时更加感到匪夷所思。

  “如果连我都不行,那天下也没有人能护得住你了。”叶信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总要试一试的。”

  北山列梦愣愣的看着叶信,良久,他喃喃问道:“为什么?”

  “算是为了天下苍生吧。”叶信说道:“只有你能杀死兵天魔龙,如果你出了事,这浮尘世就要变成魔地了。”

  北山列梦的眼眶陡然变得湿润了,现在应该是他有生以来最绝望的时刻,叶信明知道危险,却还是要坚持站在他身边,心中的感激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长吸一口气,随后向叶信深深施了一礼,随后转身向回走。

  大恩不言谢,北山列梦行来信奉行动远大于措辞,所以他认为如果在这个时候向叶信表达谢意,就是对叶信的侮辱。

  “慢着!”叶信说道。

  北山列梦顿了顿,转头看向叶信。

  “留给我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叶信说道:“你还是找不到具体在什么地方吗?”

  北山列梦摇摇头:“我只知道应该在这里……”

  “如果你愿意选择完全信任我,应该能帮你找回遥远的记忆。”叶信说道。

  “真的?”北山列梦的双眼一下子睁大了。

  “此情此景,我哪里心情和你开玩笑?”叶信说道。

  叶信确实可以用心理催眠的办法,尝试着让北山列梦找到尘封的记忆,但那需要北山列梦无条件的相信他,但凡有一丁点心理抗拒,催眠就会失败,所以之前他根本没办法和北山列梦说,现在趁着北山列梦对他抱有感激之心,正好可以顺势利导。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北山列梦见叶信很认真,异常焦急的问道。

  “我有一种奇特的法门。”叶信缓缓说道:“但首先需要你静下心,这样……你先开始打坐,自己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我,等我看到你完全安静下来之后,再告诉你第二步。”

  北山列梦毫不犹豫的双膝盘坐,垂下眼帘,按照叶信的话,告诉自己要相信叶信,其实这属于一种自我催眠,短时间内没效果,但只要重复的次数足够,就会进入一种心灵依附的状态。

  叶信做了个手势,他知道墨衍是能看得到的,随后他也坐在了北山列梦对面。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叶信发现北山列梦确实已安静下来了,便顺手从旁摘下一朵白色的野花,递给北山列梦:“什么都不要想,让自己的大脑保持一片空白,就盯着它看。”

  北山列梦接过野花,虽然不清楚叶信的用意,但他对叶信的信任已达到了一种高度,心中不会有任何疑义,叶信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叶信一直在观察北山列梦,发现北山列梦的双瞳显得有些失焦了,柔声说道:“慢慢的……慢慢的把你的眼睛闭上……风儿很轻……空气中弥漫着芳香……”

  北山列梦已步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他慢慢闭上眼睛,鼻子轻微抽动了一下,似乎在嗅着空气中的香气。

  经过了足够的引导,叶信开始施行特定的催眠:“温热的水包裹住了你的身体……你感觉到很暖很暖……温热的水注满了整片天地……岁月开始逆转……你看到周围的树木在一点点变矮……你看到凋零的花重新变得鲜艳了……你也在变小……看到了么……少年时的你,第一次开始修炼,第一次拿起你的剑……”

  叶信保持着足够的耐心,缓缓引导着北山列梦,其实如果换成普通人,心理催眠没这么难,但北山列梦毕竟是修士,意志远比普通人坚韧得多,他必须把这些变数算在里面。

  北山列梦的潜意识一直在紧紧跟随着叶信的引导,他确实看到自己在变小,看到了自己在少年时挥剑的场面,最后甚至看到了自己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学着自己吃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看到自己在天上飞,一种无法言传的温馨,使得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随后他发现原来自己躲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只是那个女人的相貌,他没办法看清。

  北山列梦的潜意识疯狂的震荡起来,他使出所有的力气,拼命的盯着那个女人,因为他已隐隐知道了那个女人是谁。

  终于,他看清了,那个女人的相貌很娇美、很温柔,背后竟然伸展出一对洁白的羽翼,但是,背景却显得那么的惊心动魄,因为在高空中有无数炸雷在闪动,似乎苍天已震怒。

  在恐怖的背景下,更衬托出那个女人眼中的爱意,那种爱,深沉如海,坚毅如山。

  北山列梦突然之间想嚎啕大哭,接着他看到那女人伸出手,一道洁白的光幕卷出去,在地面上激起无数道符文,随后光幕又缓缓沉入地下。

  就在这时,高空中的炸雷陡然凝固了,无数条灿金色的锁链刺穿云层,卷向那个女人,锁链裹挟着毁天灭地的气势,令人战栗。

  那个女人已挥手把他扔了出去,在锁链捆住她的瞬间,她猛地张开嘴,并咬断了自己的舌尖,一股血箭****而出,向他射来。

  血箭在空中凝成一滴血珠,打入他的眉头,但他并没有受伤,仅仅是感觉到一丝刺痛。

  灿金色的锁链开始向回缩,那个女人身不由己,被带入高空,她没有挣扎,一双眼睛始终在死死的盯着他,眼中满是不舍、不甘,这种眼神让他产生了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

  “娘……”北山列梦终于发出了吼声,他几乎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呐喊,脑海中的画面也随之消失了,他最后看到的,是那女人被拖入云层之后,还有年轻的父亲正跌跌撞撞向这边跑来。

  北山列梦猛地跳起来,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着,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后背一片冰寒,他的长衫早已被冷汗打湿。

  下一刻,北山列梦看到了叶信,他神情有些放松,踉跄了一下,竟然险些栽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