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六零章 唯有杀戮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知道位置在哪里了么?”叶信问道,从北山列梦的表情,他知道北山列梦一定看到了一些令人震撼的东西,但目的有没有达成,他就不清楚了,这种心里催眠并不是每一次就可以成功的,有的时候需要重复很多次。

  北山列梦茫然的点着头,此刻的他似乎已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连站都站不起来。

  钟兼济等人听到了动静,不顾墨衍的阻拦,纷纷冲了过来,叫游凤仪的女孩子抢先开口叫道:“列梦,你怎么了?”

  “我没事。”北山列梦勉强笑了笑。

  “我们现在应该往哪里走?”叶信问道。

  北山列梦挣扎着直起身,看向一个方向,低声道:“那边!就在那边!”

  “你确定?那我们应该先要杀出一条血路了。”叶信笑了笑。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阵枝叶折断的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森林中跑动,而且来者正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眨眼之间,一团巨大的金光飞跃而起,向这边落下。

  那团金光的速度太快,钟兼济等人的眼力根本没办法做出判断,等到金光落在十余米开外时,才看清原来是一匹肩高达到三米余的巨狼,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准备应变。

  但下一刻,叶信已飘身而起,落在那匹巨浪的背上,手中亮出了一柄散发着青色光晕的长刀。

  “你们跟在后面,但不要跟着我的路走,更不要穿过战场,否则我的刀劲会对你们造成伤害的。”叶信淡淡说道,说完狼王已如闪电般窜了出去,一路摧枯拉朽,硬生生冲开密集的林木。

  钟兼济等人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叶信的背影,手中无刀和手中持刀的叶信,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前者是很温和的,待人有礼,斯文可亲,可杀神刀出现之后,叶信就变成了一尊笼罩在光晕中的神将,身形似乎变得异常高大,而散发出的煞气让周围的温度陡然下降了许多,让人感觉到寒气透骨。

  “刀劲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北山列梦的表情变得僵硬了,随后猛地看向墨衍:“莫非贪狼先生已修成了绝技?!”

  “那我就不知道了。”墨衍耸了耸肩:“不过,听我家主上的话是没错的,总不会害你们。”

  叶信在急速冲刺,淬炼出神念之后,他已经不再象以前那样依赖墨衍的妖眼了,虽然神念持续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两秒钟,但已足够让他看清战场。

  就如此刻,他已看到前方百余米开外,有六个修士和三个披挂着铠甲的骑士对峙着,他们原本是要开打的,但感应到狼王快速逼近,所以各自都向后退了一段距离,用惊疑不定的目光锁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百余米的距离,瞬间即至,叶信透出密林,速度不减,继续冲向那几个修士,随后刀光陡然绽放。

  那几个修士没想到叶信在距离是三十余米开外就发起攻击,更没想到叶信的速度会这么快,只本能的向两侧避开,接着刀光已卷到他们眼前。

  血光迸射,避开左侧的三个修士连手中的武器都来不及挥动,身体已被刀光斩断。

  叶信当下的战力,已经能与主宰天下的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比肩了,他对墨衍说再次遇到唐蛟牙,唐蛟牙根本没可能在他刀下走过三合,这不是自吹自擂,而是对自己的战力有了足够的了解。

  叶信继续向前冲刺,位于右侧的三个修士发出疯狂的吼声,随后向叶信发起攻击,叶信视若不见,手中的杀神刀卷至上空,随后又向右方斩落。

  那三个修士发起的攻击,全部被刀幕截断,而他们的身体也迸射出血花。

  紧接着,狼王的冲势骤然停下了,从极快变得极静,这种由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的变化,如清风流云般自然。

  对面三个骑士大吃一惊,叶信远没有出全力,可在他们眼中,叶信的刀势太快了,恍若根本没有出手,就是直接冲过去,那几个修士便已倒在血泊之中。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向下压了压,视线转向那几个修士,悠悠说道:“姓李还是姓恒?”

  为首的骑士勉强控制住内心的惊惧,向叶信施了一礼:“在下姓恒,是皇极军……”

  “给你们一个机会,马上离开鸿天峰。”叶信说道。

  那为首的骑士尚没有说话,身边另一个年轻骑士忍不住了,开口喝道:“你以为鸿天峰是你家的?你来得我们来不得?”

  “好。”叶信淡淡应道,随后双腿微微用力,狼王再次启动,向着那三个骑士冲了过去。

  那为首的骑士大惊,但这个时候再开口说话已经晚了,叶信正以极快的速度逼近,他只能挺起手中的长枪,全力向前刺出。

  叶信的刀光由下而上,卷向长空,那骑士座下的战马首先被斩断,接着被斩断的是他手中的长枪,最后是他的身体,而叶信的奔势不停,刀幕继续向前延伸,那年轻骑士刚刚举起手中的长枪,刀幕的尾端已从他颌下透入,从他后脑透出。

  最后一个骑士被吓得魂飞魄散,掉过战马想走,却看到叶信如一阵风般从他身边掠过,似乎没看到他一样,向前方飞驰,下一刻,他突然感觉莫名变得筋疲力尽,眼前阵阵发黑,接着一头从战马上跌了下去,他最后看到的,是他的战马开始向林中逃窜,而他的双腿依旧踩在马镫上,上半截身体却不知道去了何方。

  叶信不是嗜杀,而是不想再浪费时间,魔族各部齐聚风涛镇,围攻星门,那么传送大阵肯定非常空虚,只要帮助北山列梦找到遗物,再立即赶往飞地,很有希望斩杀兵天魔龙,彻底毁掉魔族的希望,保全这浮尘世。

  与烟树王一战之后,他知道凭星门的力量,是支撑不了太久了,一旦风涛镇失陷,魔族返回飞地,他要承受的困难和危险将以几何倍数增加。

  这是天赐良机,决不能错过!

  而且除了杀戮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讲道理?如果天下人都讲道理,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纷争?!用自己的实力威慑?也不太可能让人放弃自己的贪恋,只会让他们从明处转到暗处,积蓄力量,等待机会。

  更重要的是,在魔族大举围攻风涛镇之际,其他宗门、包括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总归要表示一下忧心的,可他们都选择了观望,反而对北山列梦的宝物产生了浓浓的兴趣,对这些人讲大义根本行不通。

  片刻间,叶信已冲上一座山头,同时释放出神念,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等了良久,北山列梦、钟兼济等才匆匆忙忙跑过来,除了北山列梦以外,钟兼济等人看向叶信的视线中充满了惊惧。

  “在哪里?”叶信对北山列梦问道。

  北山列梦已经恢复了活力,他的眉宇间满是振奋,随后指向前方的山峰:“就在那边!过了那条索桥就到了。”

  “跟上。”叶信说道:“墨衍,我们走。”

  在北山列梦等人的视线中,叶信一路披荆斩棘,消失在远方,他们跟不上狼王的速度,但能听到林中传来的惨号,还能看到有时而卷上高空的刀光,只是几息的时间,一切又归于平静了。

  他们倒是很听叶信的话,不敢从战场中走,只能从傍边的林中穿行。

  元力波动就是一种信号,想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中找到一个人或者是一群人,并不容易,而元力波动成了黑暗中的灯火,引来一片片投火的飞蛾。

  叶信已记不清自己斩杀了多少波修士,也懒得去记,靠着狼王的速度,他可以轻松自如的左右奔驰,主动去迎击那些修士,不管修士的数量是多还是少,战斗时间都不会超过五秒钟,这就是战力的碾压。

  片刻,叶信已冲过吊桥,等在了山坡上,一袭白袍染上了无数血点,而那种腥气让他有一种重返沙场的感觉,很熟悉,也很享受。

  等北山列梦等人赶过来的时候,钟兼济那些年轻人已不再敢去看叶信了,连偷看都不敢,他们的见识有限,原来只知道叶信已名列证道谱前十,但这只是一种概念,可没办法把概念转变成现实的感受,此刻,叶信在他们心中已成了一座高山。

  “到了么?”叶信问道。

  北山列梦没有回答,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其实他的封印会在步入证道境的一刻被开启,那是他的母亲特意留给他的,为了能让他顺利闯过生死劫,叶信的催眠不过是让那一刻提前了而已。

  被唤醒的记忆虽然蕴藏着很多信息,但北山列梦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应该做什么。

  片刻,北山列梦点点头,随后缓步向前走去,钟兼济等人本能的要跟上去,叶信长刀突然一横,把他们挡住了。

  钟兼济等人都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敢看叶信,只能看着北山列梦的背影,在极端的时间内,钟兼济眼中闪烁一缕恨意,徐千之则显得有些惊慌,如果换成以前,叶信的观察或许会失误,可现在有神念的帮助,一切都洞若观火,他知道,问题就出现在这两个人身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