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六一章 压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北山列梦走到了山坡之上,抬头看向天空,没错,他记忆中的画面就是在这里发生了,似乎又看到了天空中发生的异变,又看到了那个女子被锁链拖走,他的眼眶又一次变得湿润了,随后咬破自己的指尖,低叱一声。

  从北山列梦指尖上甩出的鲜血滴落在草丛中,几息之后,一点微光在泥土内亮起,接着整片山坡变成了一座重新恢复电力的城市,无数点微光接连出现,光点越聚越亮、越聚越厚,接着演化出成千上万道符文。

  一股磅礴的元力波动冲天而起,卷向四面八方,叶信没想到动静会如此之大,愣怔了片刻,嘴角不由露出苦笑,这种元力波动足以把鸿天峰山域内所有的修士都引过来了……

  此刻,在北山列梦双脚周围出现了圆形的黑洞,而北山列梦的身体缓缓向地下沉入,就像坐上了电梯一样。

  叶信倒提着杀神刀,向北山列梦消失的地方走去,那里出现了一个直径达到两米余的黑洞,北山列梦已不知所踪,不过在黑洞的极深处,隐约能看到一面洁白的光幕。

  北山列梦的生母肯定有大来历……叶信抬头看向天空,暗自思索着,刚才冲天而起的元力波动,竟然荡开了厚厚的云层,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让天空重新恢复了蔚蓝色。

  “老大!”墨衍突然惊叫了一声,随后快步奔向叶信,凑到叶信耳边:“有魔族……”

  “多少?”叶信淡淡问道。

  “两个。”墨衍犹豫了一下:“我感觉他们两个很不一般。”

  叶信默然,片刻他摇头说道:“墨衍,你先离开吧,要不然躲在远处也好。”

  “老大?我……”

  “走吧,你在这里只能拖累我。”叶信说道。

  墨衍呆呆的看着叶信,随后猛地咬了咬牙,转身向后走去。

  叶信面沉似水,和神念相比,墨衍的妖眼还是有些不足的,只能看到表象。

  刚才他释放出神念,已感受到两股巨大的压力,分别从他的前方和后方传来,没有元力波动,没有气息震荡,仅仅是纯粹的压力。

  那种压力更强过被他斩杀的烟树王!

  没想到啊没想到……以前他一直在设计应该如何见面、如何谈判,而此情此景,对他非常非常不利。

  虽然没看到人,没听到声音,但叶信知道来者是什么人。

  在修行的世界,是不存在高人隐士的,想修行,需要海量的资源堆积,独自躲在荒山僻壤,就算拥有再好的法门,也是无用的。

  修士需要凝聚元气,需要丹药辅助,闭关时需要一个绝对的安全环境,需要淬炼自己的武器,需要在外走动历练,用最直白的话说,必须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如此肯定会留下自己的名声。

  所以,修行想只靠自己,近乎枯坐等死,能走上巅峰的,都是可以垄断资源的人。

  而本土证道谱中能引起他重视的,也只剩那么几个,并不难猜。

  此行或许要比他预料中的危险得多!

  就在这时,有十几个修士从左侧的山林中跃出,快步向这边奔来,距离在三十余米开外时,他们先后停下了脚步,仔细观察着叶信。

  徐千之的神色变了变,悄悄向后退了几步,接着突然展开身形,向着那些修士奔去。

  “千之?你做什么?快回来!”游凤仪惊叫道。

  徐千之没有回头,一直奔到那些修士身边,才松了口气。

  “你……”游凤仪目瞪口呆,她到现在也不理解徐千之再搞什么。

  “徐千之?你出卖我们?!”朱泽和朱毅果然是兄弟,居然异口同声发出怒吼。

  “什么?”尤乐厚和游凤仪还有曹玉卓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钟兼济也显得很吃惊,呆呆的看着徐千之的背影。

  徐千之可能是感到心中有愧,不敢回头看自己往日的朋友,而那些人里有个为首的修士站出来,皱眉对徐千之说道:“怎么搞的?为什么鸿天峰突然之间多出了这么多修士?“

  “我……我不知道……”徐千之慌乱的摇着头。

  一片阴云突然从另一侧的山头上掠起,是一只巨鹰,巨鹰振翅向这边扑来,刚刚飞过山涧,猛地一个急旋,在这同时三条人影从巨鹰的背上跃下,稳稳的落在草丛中。

  钟兼济眼珠转了转,和徐千之一样,悄无声息的向后退去。

  朱泽、朱毅等人犹在死死瞪着徐千之的背影,朋友的出卖,让他们异常愤怒,根本没察觉到钟兼济的离开,更没有发现那只掠过的巨鹰。

  “徐千之,你说话!为什么要出卖我们?!”曹玉卓喝道。

  徐千之还是没有回头,现在已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如果还能跟着北山列梦,他们会继续不露声色,现在却已没有必要了。

  “嘎嘎嘎……你们这些小娃娃还是太嫩了,看样子是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朋友啊。”一种显得格外狷狂的笑声突然传来。

  朱泽、朱毅等人不由大吃一惊,转头看着笑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老者不知何时已潜到二十余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上,能清楚的看到他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你是什么人?”尤乐厚喝道,同时他不由看了看叶信,毕竟叶信才是他们真正的主心骨。

  “先不用管我是什么人。”那老者用手摸着自己的头顶,他头上近乎全秃,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而他的动作显得很温柔,好似在抚摸无上的珍宝,再配上大嘴内仅剩的几颗残齿,模样显得非常滑稽:“你们知道自己的朋友是什么人么?徐千之,是徐家奠业之后第二十七代子嗣,生于偏房,并不受徐家重视,虽然天资还算不错,但一直被排斥在核心之外。”

  徐千之还有那些修士脸色大变,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盯着那老者。

  “所以啊,这种事情傻子都能想明白。”那老者笑眯眯的说道:“是跟着你们,整天吃吃喝喝的混日子,还是为徐家立下大功,得到徐家的重视和扶持,哪个才是明智的选择?换成你们,你们又会怎么选?”

  “贪……贪狼先生?”曹玉卓试探着叫道,沿途以来的修士,都被叶信斩杀了,他们并没有真正面对过敌人,现在被徐家的修士盯着,他们心中感到很不托底。

  毕竟和徐千之结识了这么久,他们很清楚徐家的族长是什么人,那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叶信持刀不动,不管是徐家,还是从巨鹰背上落下的那几个修士,焉或是那老者,都不足以对他构成压力,他懒得理会。

  “姓徐的小子根本不敢看你们,证明他是心中有愧的,只因为无法抗拒这么大的诱惑,他才选择了背叛。“那老者抹了抹嘴:“与其恨他,还不如回头看一看姓钟的小子,他才是你们的心腹大患呢。”

  得到提醒,朱泽、朱毅急忙回头,这才发现钟兼济早已经离开了他们,站在几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修士身边。

  “钟兼济?你……你也出卖我们?!”曹玉卓大惊失色,在他们的小圈子里,如果北山列梦是大哥,那么钟兼济就应该是二哥了,就算谁都理由背叛,唯有钟兼济应该是陪北山列梦走到最后的。

  “我没有背叛你们,我要对付的只是北山列梦一人!”钟兼济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游凤仪叫道。

  “你们没资格问。”钟兼济说道,随后他看向那老者,态度变得恭敬了一些:“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

  “你们不用问我,也不用管我,我只是来看看热闹的。”那老者笑道:“我也仅仅是喜欢看各种热闹而已。”

  钟兼济沉默了一下,没有继续纠缠,接着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盯着一动不动的叶信,低声说了一句话。

  “绝技?”钟兼济身边的修士放声大笑:“小钟,你听谁说的?”

  “北山列梦说的,而且我也有所耳闻。”钟兼济说道。

  “呵呵……我也听说过,仙芝山之战么……”那修士一边笑一边摇头:“小钟,北山列梦是利用贪狼先生吓唬你们罢了,你是没见过什么才是画地为牢的绝技!茫茫人海,除了集天下灵秀于一身的两位帝主之外,谁能修得成绝技?!如果这位贪狼先生真的有传闻中那么厉害,又岂能被区区一个融褪山逼得那么惨?!”

  那修士的判断倒是有些道理,叶信与融褪山交手时,曾被融褪山的五岳之力镇压过。

  钟兼济脸色有些犹豫,随后点了点头,叹道:“还是老哥看得透,传闻毕竟是传闻。”

  那修士背着手,缓缓向前走了几步,随后笑道:“凰爷,据说您向来是不会自食其言的,刚才那些话……可是当真?”

  “你这家伙居然认得我?”那老者略显得有些惊讶,随后点头:“自然是当真的!”

  “好。”那修士又向前走了几步,视线转到了叶信身上:“贪狼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