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六三章 一句话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原本还有些无法理解,兵天魔龙是上界凶兽,龙角和龙瞳亦非凡品,能引起各种修士的注意,竞先抢夺,尚在情理之中,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竟也会为此动心?

  要知道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是本土最强的两个修士,也是最大的垄断者,他们的自我控制能力远超常人,就算来,也不会来得这么快,重要观望一段时间的。

  现在叶信才恍然大悟,他猜对了,但也猜错了,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所重视的,根本不是龙角和龙瞳,而是北山九思的机缘,能让一个寻常的农夫在短短时间便跨越天堑的大机缘!

  走到这种高度,不管是封圣大帝还是归元大帝,都没有了提升的可能,也没办法彻底击败对方,那么,北山九思的机缘或许就成了打破僵局的唯一契机。

  四周显得格外安静,虽然还有些修士根本不认得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但那种恐怖的战力确实有目共睹的,曾经的贪婪亦在瞬间消融,哪怕只有一线微渺的机会,还可能有人愿意铤而走险,可一丁点机会都没有,露头就意味着送死,这足以让他们马上冷静下来了。

  人们看向叶信的视线,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有紧张、有绝望、也有嘲讽,因为叶信还站在那里,似乎还要继续保护北山列梦。

  尤其是潜在远方的墨衍,他只感觉心中传来一阵阵绞痛,封圣大帝飞跃千余米之远,以泰山压顶之势落下,那一瞬间墨衍就知道叶信面临着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尽管叶信也淬炼成了绝技,可在绝对力量上,与对手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如果只有一个对手,叶信或许还有改天换日的能力,同时面对两个,则必死无疑。

  在其他人看来,叶信已陷入死局,可对叶信本人来说,天下本就没有什么死局,真的没办法逆转,只能怪自己想得不够多,或者醒悟得太晚。

  “看来贪狼先生是不愿让我们见一见列梦公子了。”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淡淡说道,话音刚落,他的气势陡然暴涨,一道又一道极有规律的元力波动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荡去。

  周围的修士们只感觉空气好似已凝固了一般,呼吸变得非常艰难,他们没办法与压力对抗,身不由己踉跄着向后退去。

  而处在波动漩涡之中的叶信,却显得安之若素,他抬头看向空中,随后轻声说道:“魔族的魔王也到了,正等着看热闹呢。”

  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和那中年人神色不变,好像并没有把魔族放在眼里。

  叶信露出无奈之色,随后叹了口气:“看来两位帝主已经和魔族达成默契了,他们要拿走兵天魔龙的龙角和龙瞳,两位帝主则想要北山列梦这个人,两不耽误。”

  “嘿嘿嘿……小子,你倒是看得很明白。”蹲坐在树上的老者发出怪笑声:“所以啊,老朽从来不愿意和他们交朋友,吃吃喝喝倒是没事,做朋友就免了,要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他们卖掉,而且老朽还得在帮他们数钱呢!”

  “贪狼先生想多了,我只是想请列梦公子到皇极峰坐一坐而已。”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说道。

  在叶信背后的中年人微微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反驳。

  刚刚释放出神念的叶信,把一切变化都看在眼里,他明白了,对两位帝主而言,得到北山九思的大机缘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对方得到。

  “列梦不能动,也不能有事。”叶信慢慢摇着头。

  “为什么?”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笑了笑,他这是在明知故问。

  “只有列梦才能杀伤兵天魔龙,如果列梦出了事,再没有谁能挡得住魔族。”叶信说道。

  “不见得。”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说道。

  “封圣大帝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叶信说道:“浮尘世与上界的区别,就像当年的北山九思与两位帝主。“

  “上界?说得好像你很了解上界一样。”穿着金黄色长袍的修士淡淡回道。

  “我身边有一个侍女,就得了上界的圣诀。”叶信不管对方的语气是多么的揶揄,自顾自的说道:“我这柄长刀,追随者我征伐沙场数载,斩将夺旗、催营拔寨,罕逢对手,可我就是没办法斩断她的圣诀,就算她站着不动,我亦难伤她分毫。”

  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突然都不说话了,达到他们这种境界,对浮尘世的一切都很难生出兴趣了,只有来自上界的东西,才会让他们感觉到新鲜。

  “如果今日北山列梦身死,天下必成魔地!”叶信续道:“而且我还有一些肺腑之言,想和两位帝主聊一聊,不知道两位帝主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有没有机会,还要看你够不够资格。”穿着金黄色长袍的封圣大帝突然抬起左手,一掌向叶信压来。

  轰……空气中突然有风暴在炸开,叶信后方的朱泽、朱毅等人瞬间便被掌风击飞,在半空身不由己的翻滚着,眼看就要跌落到深深的山涧之下,可就在飞过那中年人身边时,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被撞得头晕眼花,并且慢慢向下滑落,就好像空气中多出了一面看不到的墙。

  叶信手中的杀神刀全力卷动,由下而上,倒卷山河!

  刀幕劈开了掌风,直斩入高空。

  封圣大帝只出了一掌,叶信也只还了一刀,随后封圣大帝放下左手,叶信收刀而立。

  但战斗似乎并没有结束,叶信的刀幕延伸出是三十余米长,犹如一块光滑的镜面,光幕时亮时暗,时而颤动,时而发出尖锐的呼啸,而封圣大帝掌风中裹挟着的风雷声,犹在震荡不停。

  双方都拥有画地成牢的绝技,释放出的余劲自然会争斗不休,直到一方的余劲消泯殆尽。

  “不过是聊几句么?有何不可?”那中年人微笑着说道:“恒兄,难道你不觉得贪狼先生远胜过当初的北山九思么?”

  封圣大帝微一错愕,马上明白了归元大帝的潜意,不要只记得北山九思的大机缘,叶信如此年轻,便能拥有与他们比肩战力,这种机缘应该更胜过北山九思了!

  “也好。”封圣大帝收敛了自己的气息,随后向旁一让:“贪狼先生,请!”

  空中弥漫着的压力骤然消失,让那些修士们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几乎要喜极而泣,刚才他们真担心自己受到叶信牵累,遭受池鱼之殃。

  叶信三人缓步向山坡的另一端走去,蹲坐在树上的老者抓耳挠腮,显得很猴急,随后从树上跳下来,向叶信那边追去,只是他还没追到,叶信三人居然同时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那老者的身形僵停只得在原地。

  “那两个人是谁?”曹玉卓用颤抖的声音低低问道。

  曹玉卓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周围一片静寂,其他修士也都听到了。

  “还能是谁……”朱毅也在发抖:“没听到贪狼先生说么,两位帝主啊……”

  “可……贪狼先生那一刀……”朱泽瞪大了眼睛。

  叶信和封圣大帝余劲的较量已进入了尾声,所谓余劲,自然是指残余的力量,这种力量并不够强大,而且一直在激烈的相互对抗,所以消逝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不受外来影响,叶信的余劲能在空气中存留一、两天,而现在光幕已然变得时隐时现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即将消逝的光幕上,他们刚才全身心感受着封圣大帝的恐怖,却忘了叶信,经过朱泽的提醒,他们才反应过来,叶信那一刀挡住了封圣大帝的掌风!

  其他人还好一些,戴记患已是面如土色,他这才意识到,刚才他距离死亡是那么的近!

  远方的墨衍,脸上则充满了狂喜之色,用妖眼死死盯着叶信,他想起了天罪营原来的统领李猜说过的并且被传扬出去的那句话,想除掉叶信其实很简单,但要记住,绝对绝对不能让叶信开口说话!

  有的人听到了,记住了,但功亏一篑,还是没能留得下叶信,如庄不朽;有的人听到了,却不屑一顾,给了叶信开口的机会,从此总会不知不觉被叶信左右,如萧魔指。

  叶信三人都在山坡的另一端,呈品字形站在那里,相隔差不多各有十余米宽,对他们这种境界的强者来说,也是需要一些安全距离的。

  墨衍在盯着,那秃头老者在盯着,朱泽朱毅曹玉卓这些人在盯着,徐家和戴记患那边的修士也在盯着,他们都隐隐感觉到,叶信要说的话一定非常非常重要。

  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神色如常,静静的看着叶信,他们经历过太多,对这次交谈并不在意。

  沉默良久的叶信终于开口了,他说了一句话,而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同时露出惊骇之色,远方的墨衍更是呆若木鸡,为了让自己的妖眼发挥更大的功用,他特意练习过唇语之术。

  其他修士们虽然听不到,但能看到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的表情变化,他们明白,不管叶信说了什么,那句话肯定象钉子一样刺入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心中最深、最薄弱的地方,否则绝不会让两位帝主的情绪变化如此剧烈。())。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