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六五章 给一个理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碾死几个臭虫,又有何关碍?”封圣大帝冷笑道,他的身形猛然拔高,以山岳压顶之势向那魔族扑落。

  那魔族再次发出怒吼声,手中的战斧向上空卷起,对场中的修士们而言,那魔族散发出的气势算得上是巨无霸级的存在了,换成他们面对,恐怕早已土崩瓦解四散溃逃了,但那魔族与封圣大帝相比,却给人一种小巫见大巫的感受。

  封圣大帝探掌向下方压落,那魔族释放出的斧光,竟然被封圣大帝硬生生逼了回去,下一刻,大地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似乎发生了一场地震,修为差的人被震得东倒西歪无法立足,尤其是横在两座大山之间的索桥,被震得疯狂扭动起来,只扭动了几下,便砰然断裂。

  叶信抬头看向空中,他的脸色带着几分无可奈何,亲眼看到两位帝主出手,让他受益颇多,那个时候封圣大帝向他出掌,仅仅是试探,现在才算真正的战斗。

  叶信还明白,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决意出手,也是对他叶信的一种威慑,告诫他要信守诺言。

  片刻,地面的震荡已经停歇了,而那魔族已被彻底压入大地中,封圣大帝缓缓落在地面上,突然咦了一声,转头看向叶信。

  叶信还在看着半空,一缕缕黑色的烟气在夜幕的遮掩下,延伸到叶信的身体中,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的洞察力要比寻常修士敏锐得多,他们都感应到了异常。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不想在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面前暴露自己的能力,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魔王级的元魂不是随处都能遇到的,他有一种预感,在下界,要靠贪狼战决打出自己的江山,而真正到了破法界,钟馗的神能将比贪狼战决有用得多。

  当初钟馗对重返神域太有信心了,一败再败,最后甚至被打落凡尘,在浮尘世挣扎求生,钟馗却始终没有放弃,足以证明那种神能的力量。

  既然钟馗都可以做到,他凭什么不可以?!

  现在的神能还很脆弱,魔王的元魂对他而言是难得的补品,他不想错过。

  封圣大帝突然又把视线转到自己脚下,一缕又一缕黑色的烟气贴着地面游动着,缓缓聚向叶信,这是另外一个魔族被锁定的元魂。

  “想不到贪狼先生还有这种本事?”归元大帝悠悠说道:“不过……贪狼先生以后可要小心了,恐怕各界魔族都要追杀你到海角天涯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叶信笑了笑,每一次用神能汲取元魂时,他都感觉自己象一个顶级的掠食者,因为曾经受过的教育根深蒂固,他经常反思这样是对还是不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不愿想太多了,取而代之的是饱食的愉悦。

  而且归元大帝的认知过于片面了,他的神能不止可以汲取魔族的元魂,其他族的修士也一样,当然,他不会把自己的核心秘密泄露出去。

  封圣大帝深深的看了叶信一眼,随后说道:“此间事了,已该走了!”

  说完,他大踏步向着山头走去,林中隐藏着的骑士们也纷纷显出自己的行迹,围绕在封圣大帝周围。

  归元大帝盯着封圣大帝的背影,良久,喃喃的说道:“他好像有些老了……”

  “归元帝主,这恐怕有些不好吧?”叶信不由皱起眉头,不止是归元大帝和封圣大帝担心他无法实现承诺,他也在担心归元大帝或者是封圣大帝改变主意,另生事端。

  “随口而言罢了。”归元大帝微笑着说道,随后看向叶信:“一年?”

  “一年。”叶信用肯定的口吻说道。

  “好,我就安下心来等你一年。”归元大帝点了点头,随后迈步向着已经断裂的索桥走去。

  “喂!等一下!”那秃头的老者到底是忍不住了,急追几步,凑近归元大帝,低声道:“你们到底聊了些什么?”

  “你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归元大帝笑着看向那老者。

  “真的?”那秃头老者露出喜色。

  “假的。”归元大帝大笑起来,随后也不见他做势,身形象风一般飘起,瞬间便落在山涧对岸,与李浮心等承法帝国的修士们汇合了。

  李浮心向是和归元大帝说了一句什么,接着看向叶信,又遥遥向叶信施了一礼,叶信自然是立即回礼,李浮心和恒一鸣都是有德的长者,已经赢得了他的尊重。

  那秃头老者充满不甘的视线落在叶信身上,眼珠又滴溜溜转了几圈,叹了口气,随后纵身跃向对面的山头,去追归元大帝。

  徐家的人还有戴记患这边的修士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徐千之和钟兼济,他们选择了出卖朋友,抢夺北山列梦的宝物和机缘,给自己奠定腾飞的基础,谁知事与愿违,不说叶信,单单是两位帝主的出现,就让他们的期望化为泡影。

  戴记患干咳一声,满脸陪笑对叶信躬了躬腰:“贪狼先生,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叶信没有回答,缓步向北山列梦藏身的黑洞走去,戴记患试图威胁他,他懒得理会,现在戴记患又向他赔罪,他还是懒得理会,双方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层次。

  见叶信根本没有应答,戴记患脸上的笑容变得勉强了,随后长声道:“告辞!”

  说完戴记患转过身,向钟兼济几个人使了个眼色,缓缓向前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在空气中震荡开:“记患先生,还请留步……”

  戴记患猛然停步,转头向后看去,却发现除了叶信以外,那边空无一人,他露出狐疑之色,喝道:“谁?谁在说话?”

  轰……一道洁白的光柱陡然从黑洞中****而出,冲上高空,剧烈的元力波动以光柱为中心,瞬间扫过天地,已经离开的封圣大帝和归元大帝同时停下脚步,向后方张望着,正看到那条顶天立地的光柱。

  “好强的力量……是北山列梦么……”归元大帝喃喃的说道:“唉……好像又有点后悔了……”

  而在另一个方向,封圣大帝发出低低的叹息声:“自从证道谱出现以来,总会隔上几年才会出现变动,今年已连着变了几次,现在又要变么……是大乱将至、还是破而后立……谁能说得清呢?”

  北山列梦的身影从光柱中扶摇直上,而在光柱溃灭的瞬间,他的背后突然展现出一对由光凝成的羽翼,北山列梦似乎有些不太适应,飞行的轨迹显得很乱,最后干脆收起光翼,身形笔直从空中坠下。

  噗通……北山列梦落在了草丛中,他的视线第一个转到了叶信身上,随后单膝跪倒:“贪狼先生,此番再造之恩,列梦没齿难忘!”

  “列梦,你我也算是一见如故了,何必搞这套虚礼?!”叶信皱眉说道:“何况我帮你亦是为了这天下苍生!“

  “贪狼先生胸怀高义,但我却不能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北山列梦露出笑意,随后缓缓站起身,他第二个看向了钟兼济。

  这一次出关,北山列梦的神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双眼开合间神光犹如实质,少了几分豪气,却多了几分清冷。

  “钟兼济,给我一个理由吧。”北山列梦发出轻叹声,虽然他一直在地下参悟宝物,但对上面发生的一切都是洞若观火的。

  “想要理由?”钟兼济在冷笑,和徐千之不同,徐千之一直是心怀歉疚,低着头不敢看人,而他始终理直气壮:“好,我就给你一个理由!北山列梦,你还记得秋依人么?!”

  “秋依人?”北山列梦愣了愣,点头道:“我记得。”

  “她对你情根深种,你却对她弃如敝履,最后让她郁郁而终!”钟兼济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理由够不够?!”

  “原来你对秋依人……”

  “闭嘴!”钟兼济喝道:“你没有资格说她的名字!北山列梦,不要以为你得了些传承,就可以耀武扬威,这一次算你的运气好,下一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钟兼济说出这番话,北山列梦的神色还能保持平静,戴记患不由皱起了眉,叶信能硬挡住封圣大帝的一击,就算封圣大帝没有动用全力,叶信的实力也是很让人头疼的,何况叶信已用事实证明自己确实拥有了画地成牢的绝技,此刻戴记患已经不敢与叶信针锋相对了,而钟兼济被旧怨冲昏头脑,还在放狠话,闹下去很有可能牵累到他。

  “呵呵呵……我一心向道,哪里有余暇在这儿女情长上荒废时光?何况我与她之间根本没有开始,又是哪来的辜负?”北山列梦发出轻笑声:“钟兼济,我一向视你为兄弟,可你……却是一直包藏祸心啊!”

  “才明白?”钟兼济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替依人报仇雪恨,我怎么会故意和你套交情?你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

  北山列梦默然,良久,他脸上浮现了挣扎之色,随后慢慢伸出手,一柄剑以一种非常诡异的方式从他的掌心中探了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