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六六章 北山列梦的选择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好像站在世界的两极之间……”北山列梦眯着眼睛,缓缓说道:“一边是由鲜花铺就的净土,一边是永无轮回的暗夜,我一直没办法取舍,不过……钟兼济,是你帮我做出了选择,与谅解相比,我更喜欢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话音刚落,北山列梦已出剑,剑光展动,笔直刺向钟兼济的眉心。

  北山列梦应该是因为刚刚得到传承,他的攻势不够快、不够坚决、尚留有破绽,对钟兼济而言是致命的,但对戴记患来说,尚些一点火候,他有机会拦下这一剑,不过因为顾忌叶信的存在,他显得略有些迟疑,等到他拿定主意时,北山列梦的剑光已刺入钟兼济的额头。

  钟兼济只来得及向后仰了一下头,北山列梦手中那柄透明的剑,已从他的额头刺入,从他的后脑透出,钟兼济的身形立即僵硬在那里,眼中的光芒也迅速变得暗淡了。

  北山列梦的剑定格在半空中,剑柄一端,是他握得发白的手,剑锋一端,则是钟兼济的头。

  下一刻,一道道血丝从钟兼济的眉心上方流淌出来,渗入到剑锋深处,北山列梦慢慢转头,看向戴记患:“记患先生,久仰大名,今日一见,幸甚幸甚……”

  “列梦公子无需客气。”戴记患勉强露出笑意。

  “记患先生此行,应是图谋列梦身上的几件宝物吧?”北山列梦淡淡说道:“局势尚未分明,记患先生又何必生出去意?”

  “列梦公子的意思是……”戴记患的脸色沉了下来。

  “看剑!”北山列梦的回答非常简洁,随后剑光陡然从钟兼济的眉心上飘起,卷向了戴记患。

  “好胆!”戴记患大怒,虽然担心叶信会插手,但到了这种事情,他也顾不上许多了,探手拔出腰间的长剑,迎向了北山列梦的剑光。

  事实上叶信并没有插手的意思,他静静的看着北山列梦,北山列梦得到了一种很强大的传承,而且那种传承似乎要在第一时间决定方向,所以北山列梦才会用净土与暗夜做比喻,再根据现在的情况看,北山列梦选择了后者。

  有意思的是,北山列梦本身的进步并不算惊人,不过刚刚步入证道境而已,更厉害的,是北山列梦手中的剑。

  只是第一击,叶信的神念便看到戴记患的长剑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裂痕,第二击,戴记患的长剑便已粉碎,连右腕都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了,战力已丧失大半,幸好他那两个朋友拼力围上来,以三敌一,才算勉强挡住北山列梦的攻势。

  叶信更无心插手了,就像他得到了贪狼战诀一样,没有哪种传承是瞬间便能彻底掌握的,都需要不断的磨练,刚刚出关,便遇到三个强敌,正是北山列梦的好机会。

  已占尽上风的北山列梦却没有任何喜色,他的表情反而越来越悲愤,剑光也越来越凶猛。

  北山列梦在地下看到了上面发生的事情,徐千之背叛了他,钟兼济也背叛了他,很多他从来没见过、无仇无怨的修士聚集在这里,就为了抢他的宝物、夺他的造化,幸好有叶信在,否则他早已血本无归、身殒道消了。

  虽然没有参战,躲在地下,但北山列梦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

  所以,对帮助过自己的,他愈发感激,对背叛了自己的,他愈发仇恨。

  戴记患的三人组,实力都不俗,单单论修为,他们并不比北山列梦差多少,但北山列梦手中的剑太过恐怖了,剑光每一次扫过,光影都在空中凝而不散,这不是画地为牢的绝技,而是那柄光剑的能力!

  有戴记患的前车之鉴,他们不敢用自己的武器去格挡北山列梦的剑,只能不停的催动杀招,试图用外放的劲气去杀伤北山列梦,可是,一旦北山列梦被击中,便会有光翼在北山列梦身上浮现出来,他们的攻击全部被光翼抵消,变得全无意义。

  而且释放杀招是要耗费大量元力的,每一次徒劳无功,都使得自己的战力削弱几分,北山列梦的攻势却越来越快,显然是逐渐熟悉了自己的传承,此消彼长,就算集三人之力,他们也无法扭转战局了。

  只过了几息的时间,北山列梦便抓住了一个破绽,剑光突然回收,接着向戴记患左侧的修士斩落。

  那修士已连着释放出两次杀招,元脉的过度震荡让他的身法大失水准,眼见北山列梦的剑光斩落,他知道挡不住,怒吼一声,全力向侧面掠去,只是他的动作慢了半拍,剑光已斩落。

  北山列梦的剑光把那修士的身影斩成两段,随后剑光一旋,又向戴记患疾刺。

  北山列梦手中好似持着一柄几十米长的战枪,手腕才动,枪尖已刺到戴记患身前,戴记患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能悲呼着探手去抓北山列梦的剑光。

  轰……北山列梦的剑光把戴记患的手、胳膊全部绞得粉碎,接着剑光透入戴记患的胸膛,竟然把戴记患从中硬生生撕断。

  叶信的表情略微出现了变化,因元力外放形成的光影和劲流,杀伤力并不是最强的,最强的还是法宝,譬如说他的杀神刀,刀幕的杀伤力就远不如杀神刀本体,而北山列梦的剑光却如实质一般,这种传承的元力损耗是惊人的,不过杀伤力也同样惊人。

  另一个修士见势不妙,陡然转身试图逃离战团,不过他的速度快,北山列梦的剑光更快,急追而至,把他拦腰截成两段。

  连斩四人,北山列梦头上已见了汗,但他并没有就此罢手,陡然转身,又扑向徐家的修士。

  徐家的修士表现得倒是很团结,他们呐喊一声,挥动武器迎向了北山列梦。

  但勇气与战力并不是成正比的,北山列梦在将落未落之际,抬手卷出一剑,耀眼的剑光直接把冲在前面的几个修士全部斩翻,他们挥动的武器、释放出的劲流在剑光面前毫无意义,剑光卷到哪里,哪里就会土崩瓦解,后面那徐家的族长看到这一幕,不由目瞪口呆,身形也变得僵硬了。

  其实北山列梦释放出的元力波动并不是很强,他能接连斩杀戴记患等人,不是自己的修为有多高,全依赖手中的光剑,徐家的人根据北山列梦的元力波动做出判断,从根本上就错了。

  下一刻,似乎是发现自己杀的人太多,北山列梦的神色显得有些茫然,手中的光剑凝在半空,身体一动不动。

  徐家的族长眼神一动,他认为自己抓到了机会,身形陡然向前扑起,口中低喝:“杀!”

  被北山列梦一剑之威震慑住的徐家修士们再次鼓起勇气,向北山列梦扑了过来。

  而北山列梦突然长吸一口气,光剑在身前划了半圈,接着向前刺出。

  一道光影从北山列梦的身体中脱离出来,向前方,那道光影似乎拥有自己的灵智,或者是在模仿北山列梦的动作,手中亦有一柄光剑,在的过程中,光剑左右翻飞,斩出无数道剑光。

  只是瞬间,光影已冲出百余米远,沿途所过之处,一切都变得静止了。

  徐家的族长,还有徐家残余的修士们,好像都已变成了雕像。

  接着,一个轻微的断裂声不知在何处响起,就像一颗石子在安静的潭水中激起了道道涟漪,断裂声立即变得此起彼伏,直至连成一串。

  修士们的身体在断裂,手中的武器在断裂,他们身边的土地也在断裂,地面上似乎一下子出现了成千上万道剑痕。

  徐家的人都倒下了,就像崩裂瓦解的泥塑,只有一个人还站着,那就是徐千之。

  这时,北山列梦发出低低的咳嗽声,身形向前软倒,单膝跪在地上,手中的光剑已经消失,他要用双手才能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咳……咳咳咳……”北山列梦的咳嗽声越来越剧烈,嘴角出现了血丝,虽然那道光影在冲刺时释放出无数道剑光,但严格的说,北山列梦只出了一招,他连这一招的损耗都承受不住。

  北山列梦的眼神都已显得有些涣散了,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身体立即绷紧,就要纵身跳起来,随后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给你。”

  是叶信!北山列梦的身体重新变得松弛了,因为叶信带给他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全感,没有叶信,他根本找不回潜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没有叶信,两位帝主足以把他的希望碾得粉碎,没有叶信,单单是那些修士、还有背叛的兄弟都会给他造成巨大的困扰。

  没有叶信,就没有他的今天!

  北山列梦挣扎着伸出手,接过叶信掌心中的东西,那是一颗伪丹,他没有推辞谦让客套,直接把伪丹放在口中,接着双膝盘坐,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里不是修炼的地方,也不是修炼的时候,但没有关系,连两位帝主都选择了退走,他不认为还有谁能冲开叶信的守护。(。)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