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七七章 求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叶信回到雁河大坝的营中时,天色已经很黑了,各营士兵也早已休息,温容没有睡,一直在等叶信回来,不过叶信却没有交谈的兴趣,走进大帐之后,便坐在椅子上,看着文案出神,久久不语。

  原本叶信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北山列梦已加入星堂,这一次救出龙青圣,他更有把握说服龙青圣出战,还有春海圣母,最后还有泥生,而且他已判断出轩辕上人并没有死,如果加上轩辕上人的力量,集中去对付一个魔龙使,怎么都不可能打不赢。

  只是,在看到了幽燕王之后,他突然没有信心了。

  叶信很善于察言观色,幽燕王虽然答应与他们合作,但眉宇间闪烁的绝望、悲烈的情绪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一开始,他还以为幽燕王太低估了他们的战力,所以把自己的牌一张张抛出来,可始终没能打动幽燕王。

  如果换成别人,叶信不会在意,但幽燕王做为魔族中的王者,对魔族内部肯定是非常了解的,他必须要再次思考自己的计划。

  至于攻破芙蓉山、救出龙青圣,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轩辕上人、幽燕王等等早就在谋划此事,并且有了十足的把握,现在他叶信也参与进来了,那么横野王必死无疑,而且其所部魔族,也会被全歼,叶信有把握。

  轩辕上人策划救出龙青圣,是为了拉拢一个强助,毕竟他们的修为与魔龙使相差太远,只有龙青圣才可以顶在最前方。

  当然,轩辕上人也有自己的计划,和幽燕王反复探讨过。

  汐月一族的力量来自于月亮,满月时,魔族的力量最为强大,而魔龙使的法门有些特殊,他必须要在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吞噬魔蛹的血脉,才能更好的治愈自己的伤势,据轩辕上人所说,这是魔龙使唯一的命门。

  轩辕上人的计划就是围绕着魔龙使的命门构想出来的,幽燕王可以用魔族秘法,暂时改造轩辕上人等人的身体,让他们生出肉翼,这种肉翼没办法长时间在空中飞行,轩辕上人也不可能立即学会飞行技巧,但骗骗魔族是没有问题的。

  然后幽燕王会动用自己的关系,把轩辕上人等人送入飞地,并且给他们一个合适的身份,当魔龙使用法门吞噬魔蛹的血脉时,他们立即出手,先杀死魔蛹,再次给魔龙使造成重创,接着围攻魔龙使。

  为了让计划保持完美的流畅性,必须把时间拿捏得非常准确,要在魔龙使吞噬魔蛹的前几天,突然下手把龙青圣救出来,龙青圣才是杀死魔龙使的主力,否则就算魔龙使处在最虚弱的时候,轩辕上人他们也未必是魔龙使的对手。

  轩辕上人他们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尤其是幽燕王,这半年多的时间,幽燕王不断的挖横野王的墙角,拉拢了不少魔族,而且还与其他王者试探着接触过,虽然那几个王者从不敢说对魔龙使不满的话,但心中多少都有些怨言,幽燕王断言,如果她真的发动叛乱,那几个王者纵使不会帮她,至少能在相对的情况下保持坐视之态,给她幽燕王机会,成了,他们恢复了自由,不成,叛乱与他们无关。

  从叶信的角度看,轩辕上人能构想出这套计划,已经很不错了,只可惜,计划能否实现要取决于一个前提。

  魔龙使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傻瓜。

  因为足够傻,所以会在魔蛹培养成之后大肆喧哗,恨不得让所有魔族知道,他很快就会恢复力量了因为足够傻,所以还会把幽燕王当成心腹,并且给与幽燕王更高的权力。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不要说魔蛹在哪里,就连魔龙使要培养几个魔蛹,幽燕王到现在都不知道,而且幽燕王不想面对魔龙使,每次都会等魔龙使闭关的时候才回到飞地,与其他魔王走动,几个月之后,魔龙使已经在提防幽燕王了,召开的几次会议,都没有让幽燕王参加,只是命令幽燕王继续坐镇芙蓉山。

  换句话说,幽燕王已经被逐渐隔离在核心之外了。

  幽燕王会知道烟树王要进攻仙芝山,是因为烟树王探听到叶信好像修成了绝技,虽然只是传言,但烟树王还是有些担心,担心凭他自己的实力没办法攻下仙芝山,所以傻乎乎的来找幽燕王来借兵,甚至想邀请幽燕王和他一起走一趟,反正芙蓉山有横野王守着,不会有事。

  在烟树王看来,幽燕王已经受到了魔龙使的冷遇,而他的嫡子带着魔蛹出去游玩,惹出祸端,自己死了不要紧,连带着让魔蛹也身死当场,让魔龙使极为震怒,对他亦是不理不睬。

  两个人本应该是同病相怜的,其他魔王不帮他,幽燕王肯定会帮。

  谁知幽燕王早已生出反意,经过几次试探,发现烟树王心怀畏惧,一心所想的是怎么样重新获取魔龙使的欢心,根本不会选择背叛,这才毫不犹豫的彻底出卖了烟树王,并且很诚恳的说,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轩辕上人说起这些的时候,叶信猛然想起烟树王临死前,眼中流露出的那些不甘、震怒、恐惧和绝望,前后逻辑很流畅,烟树王发现叶信军中布下了无数防御,而且那些防御根本是针对魔族的,又知道幽燕王连一个兵都没有派过来,他才明白,自己被幽燕王出卖了。

  叶信明白,幽燕王救了他一次,以烟树王所部展现出的战力,如果他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很难挡住魔族的冲击。

  春海圣母的罩海大阵,也不是马上就能完成的,虽然叶信一直在防备魔族,阵图也开始准备了,但距离完全制成还有很长时间,因为知道魔族即将赶到仙芝山,春海圣母聚集春海部的王族,不眠不休整整两天,才算制成了罩海大阵的阵图。

  如果灭有罩海大阵,后果不堪设想。

  轩辕上人感叹的说,他们已经计划六个月了,每到月末,都会准备发难,但不知道魔蛹在何处,也不清楚魔蛹是否已经养成,更无法了解魔龙使的行踪,等到魔龙使出现,发现魔龙使的伤势并没有恢复,他们才算松了口气,然后准备下个月找机会动手。

  一晃已整整等了半年,轩辕上人会马上同意叶信的计划,一方面是因为相信叶信的本能的洞察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再忍耐不下去了。

  叶信的实力强,那么计划的主持者当然是叶信,当轩辕上人把这些过往告诉叶信的时候,不由自主长长松了一口气。

  世人只能看到权力带过的威严与利益,却不知道权力也是一种负担,轩辕上人把担子扔到叶信的肩膀上,他当然会感觉轻松了许多。

  在叶信沉思的时候,温容一句话不说,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她是很善解人意的,知道自己现在没办法为叶信分担什么,但至少能做到不干扰叶信。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突然精神一振,随后扫开文案,从旁边拿起纸笔,快速书写起来。

  温容站起身,走到叶信身侧,探头看着叶信的字迹,片刻,她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差不多有二十分钟,叶信写了两封信,随后说道:“让白骑来见我。”

  温容走到帐前,令守在两侧的狼骑去找薛白骑,时间不大,薛白骑匆匆忙忙走了进来:“老大,找我有事?”

  “你挑选出十个信得过的兄弟,分为两组,一组五个。”叶信说道:“把这两封信送走。”

  “送到哪里去?”薛白骑问道。

  叶信卷起一团纸,沾了墨汁,在一封信的信封上随意的抹了抹:“这一封信送给封圣大帝,另外一封信送给归元大帝,不要拿错,记住,告诉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信送到两位帝主手中,如果遇到麻烦,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的将士会帮他们的。”

  “明白。”薛白骑接过信,快步向外走去。

  “到底是什么事?要惊动两位帝主?”温容好奇的问道。

  “魔族那边恐怕要很麻烦。”叶信轻轻叹了口气:“轩辕上人确实没有死,这一次我见到他了,他倒是说了,会请两位帝主来助战,可我担心他未必能打动两位帝主,没办法,只能再加两封信了。”

  “既然是同一件事,为什么你的措辞和语气都完全不一样?”温容又问道。

  “你知道因人施教是什么意思吧?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叶信笑了笑:“封圣大帝权力欲极强,所以你要一五一十告诉他,魔龙使有什么样的威胁,赢了这一战有什么样的好处而归元大帝我感觉他是个性情中人”

  “你给归元大帝的信文采不错么,什么旷古绝今,什么万世之战,嘻嘻你是想用这些话打动他么?”温容笑道。

  “他会动心的。”叶信又笑了:“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情绪化的人,有情绪才会有情义,而封圣大帝和萧魔指应该是同一种人,我可以信任他们,却不敢信赖,他们或许能成为一个好的同伴,但不会是一个好朋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