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八一章 强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压下杀神刀,随后运转元脉,刀光向上掠起,倒卷山河!

  杀神刀劈开空气,溅射出万千道火星,接着便撞在云墓王的石块上。

  轰……炸开的乱流卷起无数沙尘,瞬间便把叶信和云墓王的身影吞噬在其中,下一刻,云墓王的身影从沙尘中倒射出去,飞出几十米开外,又向后踉跄着退了几步,才算勉强站稳,他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石块。

  魔族这些王者,绝大多数都拥有自己的成名法宝,云墓王手中的石块其实是一块墓碑,他在年轻人探访上古大修的墓地,得到了这件法宝,从此一飞冲天,并受到汐月之帝的赏识,给了他一片江山,并封为云墓王,这个尊号亦来自法宝的能力。

  如果按照法宝的威能评价,云墓王的无字玄碑仅次于幽燕王的朱雀录、烟树王的元君宝树,排在第三位。

  云墓王已习惯了借用法宝的力量碾压对手,谁知在这一次硬碰硬的撞击中,他一点没占便宜,甚至还感应到法宝已略有损伤,心中的惊骇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沙尘荡开,露出了叶信的身影,不止是云墓王,横野王和明宫王也笑不出来了,他们都看到云墓王明显处在下风。

  “你到底是什么人?”横野王沉声问道,他隐隐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我姓叶,星门叶贪狼就是我。”叶信淡淡说道:“还是那句话,你们三个一起来吧。”

  “叶贪狼?!”横野王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当然知道烟树王就是败亡在这个年轻人手里:“好大胆子,我们还没有去找你,你却先来找我们了?!”

  “不是迟早的事情么?”叶信说道:“而且我也等不及了。”

  “死!”云墓王突然发出愤怒的咆哮声,他的身形再次向叶信射来,手中的无字玄碑化作一片阴暗的黑幕,向叶信当头压落。

  横野王与明宫王也同时发起了攻势,魔族诸王中,幽燕王与烟树王的实力最强,而烟树王死在叶信手里,对这样一个年轻人,他们再不敢有任何轻视,必须全力而为。

  明宫王张开嘴,一柄红色的小剑飙射出来,闪电般刺向叶信的后心,而横野王手中多出了一柄巨斧,斧刃破空卷动,发出刺耳的尖啸声,拦腰斩向叶信。

  三位魔王,正好形成三角之势,同时发起进攻,他们的目的是要让叶信顾此失彼。

  叶信猛然挥动杀神刀,又一记倒卷山河,卷向从空中压下的暗幕。

  轰……实力上的差距是无法取巧的,叶信已洗尽凡髓,贪狼战诀又是来自灭法世的无上圣诀,何况他的杀神刀也不输于无字玄碑,和第一次一样,云墓王连同手中的无字玄碑再一次被叶信轰了出去。

  叶信急速旋身,杀神刀遥遥指向前方,接着便释放出奔雷击,杀神刀的刀尖正截住了明宫王的那柄红色小剑。

  在刺耳的炸裂声中,明宫王的红色小剑向后弹飞,虽然在碰撞的瞬间,红色小剑散发出灼热的火光,但火光才起,便被叶信的刀劲轰散。

  横野王的巨斧已接近了叶信,震荡的劲流,瞬间便把叶信的头发拉得笔直,脸颊受到劲风扫动,皮肉在快速抖动着,似乎凭空多出了一道道皱纹,显得叶信莫名老了几分。

  叶信身形一斜,刀势从上方斩落,醉清风。

  轰……横野王的斧光被叶信的杀神刀轰散,横野王向侧踉跄了一步,而叶信的身形旋转着飞了出去,飞出十余米远,轻轻落在地上。

  叶信的战力虽然无限接近这浮尘世的顶点,但他的元脉毕竟不是铁打的,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在瞬间接连释放出三招,元力震荡已接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而且力量也在逐步减退,偏偏最后的横野王又是以力量称雄的魔王,所以他只能轰开横野王的斧光,却无法控制巨大的反弹力道。

  叶信刚刚站稳,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已再次出现在叶信周围,他们的脸色都显得有些沉重。

  “叶贪狼,世人都把你传得神乎其神,原来也不过如此。”横野王一字一句的说道:“今天,你走不了了!”

  明宫王长吸一口气,随后张开嘴,嘴里吐出一条绚丽的火光,飞回到他身前的红色小剑在火光中翻滚着,剑锋变得越来越亮,最后变成了白炙色。

  云墓王一手持着无字玄碑,另一只手在无字玄碑上轻轻抚摸着,一丝丝烟气从无字玄碑中弥漫出来,在空中凝成了一道云团,云团不停翻滚着、咆哮着,似乎里面藏着一只巨大的怪兽。

  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的气息一直在不停的提升,这意味着他们将要使出全力了。

  在沙地的那一端,突然传来阵阵喊杀声,幽燕王应该已经召集自己的部族动手了,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却好像听不到喊杀声,只是死死的盯着叶信,在他们看来,叶信才是最棘手的,只要解决了叶信,其他麻烦都能迎刃而解。

  “仗着人多么?”叶信笑了笑:“我也有人的啊……”

  同时挑战三位魔王,这是叶信对自己的一次试炼,交过手之后,他明白稍微有些托大了,这三位魔王的实力都不如烟树王,如果只面对一个,三五招之内就能分出胜败,但以一敌三就不轻松了。

  只是,叶信笑得很悠闲,因为他的神念已经看到,一条舒展开白色光翼的人影,正快速向这个方向掠来。

  他没有白白付出,这个时候,北山列梦是他最坚实的战友。

  “死!”云墓王第二次吐出了这个字,他手中的无字玄碑刚刚卷起,空中的云团已凝成一个顶天立地的虚影,挥拳砸向了叶信。

  明宫王猛地吐气开声,已变成白炙色的小剑闪电般刺向了叶信,剑光凝成一道轰鸣着的光柱。

  横野王举起巨斧,随后重重向前方斩落,在斧刃没入地下的瞬间,地面出现了一道笔直而又光滑的裂痕,裂痕快速卷向叶信,沿途所有的石块、栅栏全部被裂痕斩断。

  叶信收刀而立,接着万千道刀光陡然向四面八方迸射,这是贪狼战诀中以一敌万的绝技,八极炫光。

  轰……轰轰轰轰……密集的刀光犹如快速膨胀开的死亡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碾碎所有的抵抗,由烟云凝成的巨像被刺得千疮百孔,明宫王释放出的光柱被绞得粉碎,没入地下卷向叶信的斧光突然变得僵滞了,接着地面突然颤抖起来,裂痕再难寸进,随后便炸裂开,形成一片蛛网,下一刻,地面轰然向下坍塌,露出了一个足有数米方圆的大洞。

  刀光还在向外膨胀,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根本来不及躲避,全部被八极炫光的刀劲卷在里面。

  就连站在远处的魔族护卫们也难逃池鱼之殃,营帐在成片坍塌粉碎,血光一团团绽放。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绝技,只是一刀,便让方圆数百米化作死地!

  刀光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当营地变得暗淡下来之后,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的身影显露出来,他们都带了伤,幸好,是三个魔王均分了叶信的刀势,如果只有一个,恐怕已经重伤扑倒在地了。

  看着场中的叶信,虽然明知道叶信不可能立即释放出同样威能的绝技,元脉是需要平复的,但他们还是无法压抑内心的恐惧,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空中莫名的变得明亮了,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抬头向空中看去,看到一个扇动着白色光翼的人影,正向这边掠来。

  横野王所部魔族,有不少已飞上天空去拦截,但他们的速度和那条人影相比差了不少,大部分魔族都被甩开了,少部分魔族虽然能及时挡在前面,但根本不是那条人影的对手,稍一接触,便化作漫天血雨纷纷扬扬向下洒落。

  那种场面就好像一群不知死活的苍蝇试图阻拦一只矫健的白鹤。

  “天族?怎么会有天族?!”横野王发出惊恐的叫声,汐月一族最畏惧的不是这浮尘世的封圣大帝、归元大帝,更不是近期才展露头角的叶信,而是有天族在保护圣婴。

  汐月大帝一心要夺得圣婴的天脉,如果有天族插手,意味着汐月一族已将面临灭族之祸。

  北山列梦飞行的姿态很潇洒,他从绽放的血雨中滑落,陡然悬停在半空,随后微笑着说道:“我没有迟到吧?”

  “还好。”叶信也笑了。

  下一刻,叶信和北山列梦突然动了!

  这个时候,横野王、明宫王和云墓王已经堕入了叶信所说的思维定式中,他们围攻叶信,徒劳无功,眼见叶信来了强援,不外有两种应付方法,一种是两个魔王继续围攻叶信,另一个魔王去拖住北山列梦,或者是选择拖住叶信。

  可惜,叶信向来不会把战术优势让给自己的敌人,哪怕胜算在自己这一边,他也要快刀斩乱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