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八二章 三王殒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释放出瞬斩,刀光也同时掠起,斩向云墓王,悬停在半空中的北山列梦振动光翼,手中的剑卷出道道剑光,如暴风骤雨般刺向云墓王。

  云墓王还在忙着与横野王、明宫王做眼神交流,万没想到叶信和北山列梦突然发起攻击,更没想到自己成为了目标,他手忙脚乱举起无字玄碑,重重撞击在地面上。

  轰……无数砂石以云墓王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迸射,砂石击打在杀神刀的刀锋上,竟然撞出一串串的火星,而云墓王的身影也完全被沙尘掩盖在里面。

  这种手段对付恒君乐、广恩大师等人,或许很有效,叶信的元力极为强大,在元脉激烈震荡的情况下,会在体表外形成一道有如实质的护罩,而北山列梦的光翼也能提供足够的保护。

  至于暂时隐藏自己的行迹,等待同伴来援,那就更可笑了,叶信的神念能轻易锁定云墓王的方位,北山列梦得到了天族传承,他亦可以看清云墓王的异动轨迹。

  叶信的刀光破开疯狂卷动的沙尘,笔直斩向云墓王,云墓王只得抡起无字玄碑,去封挡叶信的刀光。

  轰……云墓王无法承受叶信的巨力,身不由己向后倒飞,而叶信的身形只是晃了晃,接着又释放出云龙变,刀光追斩云墓王。

  其实已用不着叶信出手了,北山列梦的攻势只是比叶信慢了一点点,现在云墓王又被叶信轰飞,等于把云墓王送到了北山列梦的剑光中。

  下一刻,云墓王陡然发出凄厉的嚎叫声,北山列梦的剑光瞬间便在云墓王的身体上刺出十几个血窟窿,与此同时,北山列梦的双瞳还有光剑上,都出现了细如蛛网的血丝,闪了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信能锁定云墓王的位置,却不知道云墓王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到他逼近云墓王时,才看清云墓王已软软栽倒。

  对这个结果,叶信并不意外,与北山列梦对练,是非常危险、也是非常艰难的,北山列梦的剑光太过锐利,洞金裂石如翻掌般轻松,哪怕是寻常的一剑,他稍微失神,便有可能受伤,这倒是可以理解,一年前的北山列梦都可以杀伤让众多修士束手无策的兵天魔龙,这浮尘世没有谁能靠自己的肉身撑过北山列梦的剑。

  云墓王自然无法和兵天魔龙相比,其实他的实力是很强大的,虽然受到了浮尘世法则的压制,可在上界他毕竟是小乘境的修士,不管是单独面对叶信还是单独面对北山列梦,他或许都能抵挡几招,但被叶信和北山列梦夹攻,他只剩一条死路。

  横野王和明宫王听到了云墓王的惨叫声,心头不由一紧,可还没等他们做出决定,叶信的身形突然从膨胀开的烟尘中射了出来,刀光向明宫王斩落。

  明宫王发出咆哮声,之前他的声音中只有愤怒,现在却多出了几分恐惧,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不由他不去想,以云墓王的实力,尚且瞬间被斩杀,他有能撑得了多久?

  但被逼到绝境,又不得不战,明宫王全力运转元脉,白炙色的剑光而出,笔直迎向叶信。

  明宫王的驭剑之术有天然的优势,也有天然的劣势,那就是逢弱愈强、逢强愈弱,如果对手不敢挡他的剑光,或者挡不住,那只能节节败退,根本没有逆转的可能,可遇到叶信,他这驭剑之术就不够看了。

  叶信杀神刀一卷,释放出醉清风,如镜面般的刀幕毫不留情斩落在那柄白炙色的剑光上。

  轰……轰轰……那柄白炙色的飞剑被刀劲轰飞出去,撞上远处几个横野王的护卫,又远远飞到营帐之中。

  几个横野王的护卫骤然间变成了火团,他们一边哀叫一边翻滚着,试图扑灭身上的火焰。

  北山列梦的身形如利箭般从烟尘中射了出来,手中的光剑已遥遥指向明宫王。

  明宫王已被吓得魂飞魄散,狂叫道:“救我……”

  不用他求救,横野王已经出手了,他扇动肉翼,巨斧横空斩向也北山列梦的身影。

  明宫王的也展动肉翼,身形向后斜着掠向空中,而他的手拼命招动着,那柄被叶信轰飞的白炙色小剑从营帐中飞了回来,急速向明宫王靠近。

  北山列梦突然改变方向,剑光一层层一片片卷向了横野王,他的攻势浑然天成,似乎一开始就没把明宫王当成目标,而是一直在针对横野王。

  叶信释放出奔雷击,刀光所指,居然也是横野王。

  配合是需要信任的,叶信和北山列梦都清楚,这条路需要他们相互扶持、相互帮助走下去,他们是同门、同道、亦是朋友,何况他们一直在对练,已成养成了一定的默契,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的用意。

  接住飞剑的明宫王犹豫了一下,北山列梦的剑势一浪接一浪,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让观战者也会感到窒息,只是刚刚接战,横野王便被逼得手忙脚乱,败象已露。

  北山列梦占据着上空,攻势完全碾压着横野王,而叶信正在向前方,等到叶信接近战团,估计横野王会立即身死当场。

  明宫王突然转过身形,拼力展动肉翼升向高空,他一定要逃回去,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禀报给上使,当然,这属于冠冕堂皇的想法,暗地里的意思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混账!!”横野王发出怒吼声,他本是眼巴巴的等着明宫王来支援他,却没想到明宫王居然逃了,把他扔在这里,早知如此,还不如他先逃走。

  横野王本就挡不住北山列梦的攻势,心中悲愤莫名,手脚更乱了,而北山列梦的剑光趁虚而入,横野王虽然及时向后抽身,但还是慢了一点点,他的左手被剑光斩落。

  横野王双眼变得赤红,一股气息陡然从他的身体中弥散开,就在这时,叶信低喝道:“走!”

  北山列梦没有任何迟疑,他展动光翼,身形扶摇直上,接着便追向了明宫王。

  叶信的奔雷击已然刺到,横野王勉强轮动巨斧,去封挡叶信的刀光。

  轰……横野王只靠单手,根本不可能挡住叶信这一刀,他连人带斧倒飞出去,空中留下了一片血光,紧接着,横野王重重跌落到地面上,向旁一滚,又立即跃起。

  横野王的胸口上出现了一道极深的剑痕,鲜血还在持续不断的从里面喷溅着,只是,横野王的气息并没有因受伤而削弱,反而还在持续增长。

  叶信露出冷笑,身形欺上,随后收刀,下一刻,八极炫光又一次绽放。

  横野王发出绝望的嘶吼声,他手中的巨斧化作万千道斧影,以一种鱼死网破的气势,迎上了叶信的刀光。

  只是,横野王的最后挣扎完全没有用,境界并不能代表一切,在九国之地,都是先天武士巅峰,上柱国可以靠着淬炼出的杀招形成碾压之势,而现在的叶信,释放出的是绝技!

  如果说横野王的万千道斧影凝成了一片茫茫的雪地,那叶信的刀光就是开水,开水洒到哪里,哪里的雪便立即融化。

  这是绝技与杀招的全方位对抗,第一秒钟,横野王释放出的斧影已片片粉碎,第二秒钟,横野王的身体出现了无数道飞溅的血光,第三秒钟,横野王已变得破碎了,完全被八极炫光吞噬在其中,而横野王的巨斧疯狂的翻滚着,发出一连串刺耳的撞击声,当刀光熄灭的时候,那柄巨斧已飞出数百米开外。

  叶信再次收刀,随后眯起眼,长长吸了一口气,云墓王用无字玄碑荡起的烟尘尚没有落下,突然从烟尘中穿出一缕黑烟,快速卷向叶信,而叶信前方被鲜血染红的沙地也飘出了一缕黑烟。

  两股烟气在叶信身边飞快盘旋着,叶信每一次呼吸,都能让烟气变得暗淡一些,不过随后聚来的烟气又补足了浓度,遮掩住了叶信的身形。

  轰轰……高空中接连传来轰响声,急于逃命的明宫王在速度上比不过北山列梦,很快被北山列梦追上,明宫王的垂死挣扎,只是让他多活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毙命在北山列梦剑下。

  第三股烟气出现了,明宫王的尸体在向地面跌落,而尚未消失的元魂被叶信的神能强行抽离出来,飘飘摇摇飞向叶信。

  北山列梦回头看向叶信,随后露出微笑,接着向明宫王的尸体追去,他探手抓住明宫王的尸体,又飞向了叶信。

  北山列梦把明宫王的尸体扔到叶信身边,扫视了一圈,用揶揄的口吻说道:“都说魔族悍不畏死,也不过如此。”

  在战场周围,都是横野王的护卫,可他们从始至终都那么呆呆的站着。

  事实上北山列梦有些苛责了,战斗结束得太快,从击杀云墓王到击杀横野王,前后不过六、七秒钟,算上北山列梦击杀了明宫王之后又飞回来,最多用去了二十秒,横野王的护卫们哪里能反应得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