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八五章 遥远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站在沙地旁,凝视着远方的巨型法螺,从高空掠过时还没什么感觉,等到了近处,才发现这里的气息非常紊乱,沙地中到处都篆刻着符文,散发出的压力很强大,似乎有无数只看不到的凶兽隐藏在泥沙中。

  这时,后方突然传出沉重的脚步声,叶信回头看去,发现在那堵在盆地出口的半截山峰上,出现了一只九头蛇状的巨大海兽,海兽上还站着一个人影。

  下一刻,巨型海兽纵身而起,从接近百米高的崖边跳下,轰地一声,重重砸落在沙地便,溅起的泥沙如海啸般卷向四面八方。

  周围的魔族忙不迭的躲避着,叶信运转元气护身,同时屏住呼吸,泥沙冲到身前,受元气阻挡,又向两侧卷开。

  “前辈,圣母,你们怎么来了?”叶信笑着说道。

  “春海是来见她的老朋友,我呢,也想来见识一下恶海龙王。”泥生笑了笑,他的视线在沙地中扫过:“怎么?没办法破解这些阵图?”

  “我试过,吃了一点小亏。”叶信苦笑道。

  泥生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叶信身边,随后缓缓说道:“有些东西你迟早都要学会的,不如现在就教你吧,世间各类阵图累千上万,但细分起来,不外三种,一种是气阵,一种是斗阵,一种是禁阵。”

  “这三种阵,各有各的好处,也各有各的短处。”泥生顿了顿:“春海,这是我一己之见,如果说得不对,你马上点出来,以免误人子弟。”

  “以前辈的见识,又哪里需要我来乱嚼舌头。”春海圣母叹道。

  “不然。”泥生摇头道:“术业有专精,你在阵图之道上才是大能,我不过是有些体悟罢了。”

  说完,泥生又看向叶信:“气阵就是上界各宗的山门本阵,也是最重要的阵图,在内可以积聚元气,在外又可以抵御强敌,譬如说吧,有两个实力相当的宗门发生了冲突,一方叫来其他宗门的帮手,去进攻另一个宗门,虽然他们的实力已比对方强出数倍,但怎么也没办法占领对方的山门,就是因为山门受到了本阵的保护。“

  “气阵需要实力最强大的修士来主持,在气阵的庇护之下,那个修士的实力会得到大幅提升,而且元气是无穷无尽的,如果无法毁掉本阵就无法杀掉他,反过来说,如果无法杀掉他就无法毁掉本阵,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岂不是说……他成无敌的了?!”叶信惊讶的说道。

  “也不能说无敌。”泥生说道:“如果能找出几个或者十几个实力与他相当的修士,想办法拖住他,另外再召集大批修士进攻本阵,就有希望毁掉阵图。”

  “那斗阵是指什么?”叶信问道。

  “斗阵是指一些拥有独特法门的阵图。”泥生说道:“可断阴阳、生水火、移山岳、隔天光,星门的七星灭道阵,春海的罩海大阵,都是斗阵的一种。”

  “斗阵最为复杂,有生幻象的,有攻击修士内识的,有阻断元气的,有迷惑人心的,种类非常多,有些我知道,有些我不知道,连听都没听说过。”

  “斗阵在特定的情况下,能起到奇效,与气阵相辅相成,才能让自己的宗门固若金汤。“

  “那禁阵呢?”叶信又问道。

  “禁阵最简单了。”泥生说道:“禁阵也叫死阵,只是布下一些灵符,如果有修士接近,受到灵识引动,灵符会自行杀伤敌人,禁阵无法再行淬炼,并且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变得虚弱。”

  “这里的灵符都是禁制,合在一起形成了禁阵,想破解气阵非常难,也非常危险,想破解斗阵要相对容易一些,这禁阵么……哪怕是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松破解。“

  “前辈,没那么简单吧?”叶信皱起眉:“我刚才可是吃了亏的。”

  泥生笑了,他看向前方,有一片沙地明显遭受到劲气的攻击,因为沙地变得坑坑洼洼,有不少灵符凌空悬浮在那里,闪烁着微光。

  “想破坏禁阵是不可能的,这也是灵符的特殊之处,我刚才说的是破解,而不是破坏。”泥生笑道:“就算没修炼过的小孩子也可以破解禁阵,但要看他能承受多少,能承受得多,自然破解得快,否则就要慢下来了。”

  “到底应该怎么样破解禁阵?”叶信忍不住问道。

  “破解禁阵最有效、最快的办法就是来硬的。”泥生说道:“你看好了。”

  话音刚落,泥生迈开大步笔直向前走去,接着一步踏入了沙地内,周围的灵符陡然散发出耀眼的华光。

  下一刻,泥生突然向后急退,那些灵符也随之掠起在空中,如万鸟投林般追向了泥生。

  泥生全力挥拳,拳劲卷向那些射来的灵符,紧接着,灵符成片爆炸开。

  轰轰轰轰……整座盆地响彻着震耳欲聋的轰响声,山林间的树木在簌簌发抖,无数碎片、泥土从山峰上向下滚落,地面明显变得起伏不定,溅起的碎沙直涌上数百米的高空,接着铺天盖地纷纷扬扬向下洒落。

  叶信露出错愕之色,刚才他冒险引动的符文还不及泥生的一半,已经让他有些吃不消了,按理说现在他的实力与受到浮尘世法则压制的泥生,是相差无几的,为什么泥生的防御能力比他强这么多?

  还没等叶信缓过神来,泥生居然再一次掠入沙地中,和上一次一样,看到灵符被引动,立即向后急退,随后又释放出拳劲,把掠来的灵符全部炸开。

  如此反复几次,叶信只感觉自己的耳朵已被震聋了,耳膜一直在嗡嗡作响,盆地内也逐渐变得暗淡下来,厚厚的沙尘堆积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黄色的云层,阻断了阳光的照射。

  那些魔族忍耐不住乱流着沙尘的侵袭,纷纷退到了盆地外,连泥生也有些支撑不住了,又引动一片灵符之后,抽身向外退去。

  叶信根本看不到泥生,但也隐约听到泥生的声音,等退到盆地之外,双眼才恢复了视力,泥生双膝盘坐,正在调整自己的气息,看得出来,强行破解禁制是一种很吃力的活计,强如泥生,也必须调息养气。

  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泥生重新跃入盆地内,叶信这一次就没有跟着了,站在山腰处看着泥生的背影,当再一次升腾起的沙尘把泥生的身影遮盖之后,叶信突然转头看向春海圣母:“圣母,想破解禁制只有这一种办法么?”

  “办法有很多。”春海圣母每一次看到叶信都会感觉到异常别扭,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过前辈的方法是最快的。”

  “前辈也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叶信说道。

  “这个……”春海圣母愣了愣,随后回道:“贪狼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叶信一笑,不再和春海圣母说话了,泥生以前经常把一句话带在嘴边,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叶信自己去应对,他不会出手。

  当然,也可以有别的解释,泥生指的是叶信的敌人,他不会为叶信去杀人,破解禁阵,只是一件小事,与叶信的成长无关,所以他出手了。

  但叶信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泥生似乎比他更焦虑不安,比他更急着把恶海龙王救出来。

  为什么?难道泥生也知道魔龙使的事情?

  泥生每引动六、七次禁制,就会上来歇息一段时间,而且每次休息的时间都会逐渐增长,有一次他从怀里取出一颗丹药,张嘴要吞下去,眼角却莫名的瞥向叶信,随后把那颗丹药收起来,换了一颗另外的丹药。

  叶信装作什么都不明白,当泥生调息完毕,再一次跳入盆地中时,他的眼眶隐隐变得有些湿润了。

  因前世的经验,叶信很擅长根据种种细节推断人的心理变化,这与实力强大与否无关,只要是一个智慧生命,就会自己的心理逻辑。

  泥生第一次拿出的丹药,应该是极为难得的珍品,可以快速回复自己的元力,接着他突然想到,把这颗丹药留给叶信似乎更有意义,所以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向叶信瞥了一眼,

  和泥生相识已经有几年了,从开始的不理不睬,到现在的一切都为他叶信着想,经历了一段改变历程。

  叶信知道,泥生对他的关切,是发自内心的,只可恨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办法去回报泥生。

  泥生倒是说过,自己最想的是去灭法世、去天路转一转,也不枉一世修行了。

  可天路那么遥远,要等多久?!

  与魔族的激战逐渐步入了尾声,而最大的功臣莫过于幽燕王和北山列梦了,如果幽燕王愿意加入叶信的阵营,那么九鼎星堂最强大的战力就是幽燕王带领的魔族,比魔军、狼骑等等加在一起还要强。

  当然,这个时候的幽燕王绝不会轻易做出决定,她背叛魔龙使,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求得自由,总不能刚刚背叛了一下,转头又臣服另外一个,如此她的尊严也就成了笑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