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八九章 恐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能告诉我么?”叶信皱起了眉。

  “能在这里遇到先生,应该是天意吧。”幽燕王露出苦笑:“我也就不瞒着先生了,但还请先生千万不要把萧帅的事情告诉第二个人,现在萧帅还没有拿定主意,万一另生枝节,恐怕会误了萧帅的前程。”

  “这个你放心。”叶信点了点头:“现在可以说了。”

  “其实我告诉萧帅的是两条路。”幽燕王放低了声音:“他的元脉无法容纳魔息,相互冲突,再难寸进,那么第一个办法是另外换一种传承,我这里也有一些人族的传承,于我无用,正好可以送给萧帅第二个办法是改造他的元脉,让他的元脉可以容纳魔息,这个办法虽然可以解燃眉之急,但只要选择了,就再不能回头。”

  “你指的是魔化?!”叶信吃惊的说道。

  “正是魔化,想不到贪狼先生也知道。”幽燕王说道。

  “你自己上次说过的,不记得了?”叶信的神色恢复了自然:“无复掌教想一直保留自己的肉翼,你告诉他,魔化并不会真正变成魔族,只会成为半魔,或许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大修。”

  “对了”幽燕王以手抚额,再次露出苦笑:“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心神不宁,连自己说过的话也总会忘记,让先生见笑了。”

  “我知道,你害怕魔龙使。”叶信轻轻叹了口气。

  “不止我怕,汐月一族各路魔王,谁不怕他?”幽燕王低声说道:“汐月之帝常年居于深宫潜修,很少露面,号令汐月一族的,一直是魔龙使,他是无冕之王啊”

  “听我说。”叶信笑了笑:“这一次我们是全力以赴了,我相信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也会赶过来,如果集合我们所有的战力,也没办法击败魔龙使的话,那你我就要认了,呵呵呵这是命,当你学会认命之后,会感觉到自己变得轻松了许多。”

  叶信从不相信世上有什么绝对的胜算,他只相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他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其他的,留给天意。

  “先生,你不怕死么?”幽燕王盯着叶信:“一死万事空,你的愿望、你的前景、你的努力奋斗,都将化为泡影!”

  叶信默然片刻,轻声说道:“说实话吧,我从来没怕过。”

  幽燕王的眼神在告诉叶信,她并不相信,事实上她的求生**非常强烈,所以一直忍耐,忍耐到从种种迹象表明,魔龙使肯定是在打她的注意,这才决意反叛。

  “千古艰难惟一死”叶信微笑着说道:“但有意思的是,对我而言死真的不难,艰难的是怎么样才能把自己应该做的做到完美,最后功亏一篑,撑不住了、完蛋了,那就死吧,或许死代表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我是达不到先生这种心境。”幽燕王叹道。

  “也谈不上什么心境。”叶信说道:“我有一段时间走入了人生的最低潮,周围遍布危险,似乎一个不留神,生命就会离我远去,那个时候,我做什么都是胆战心惊,连睡觉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呢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突然之间就悟了,从那之后,我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一天来活、来过,我想做到就算明天必须要死了,心中没有任何遗憾,随后时间流逝,这种想法也慢慢成了我的习惯,然后就真的不怕了。“

  幽燕王沉默了良久良久,才深深吐出一口气:“这或许就是先生战必胜、攻必克的原因吧!”

  现在幽燕王也听说了叶信的传奇经历,所以对叶信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呵呵还是说回萧魔指吧。”叶信说道:“你既然想帮萧魔指,为什么显得那么迟疑?”

  “魔化只是暂时提升他的实力。”幽燕王说道:“想彻底改变他的肉身,并不是很容易的,而且还有可能出现反复,我担心他撑不过去。”

  “你认为他会怎么选?”叶信问道。

  “萧帅对力量有一种近乎疯狂的渴望,而且他的心志坚韧,不惧接受挑战。”幽燕王缓缓说道:“虽然现在前景不明,他心中有些犹豫,但最后他十有**会选择魔化。”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不想干涉,也不能干涉。”叶信顿了顿:“有没有办法让他通过这一关?”

  “办法倒是有,可我们做不到。”幽燕王说道。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叶信说道。

  “最好的办法是找到魔之舍利。”幽燕王说道:“我可以用秘法把魔之舍利淬炼成丹,萧帅应该会遭受三次回溯之苦,每一次回溯,便服下一颗魔丹,能让他稳定自己的元脉,如此可保他无忧。”

  “你没有魔之舍利?”叶信问道,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知道自己是帮不上忙了。

  “我怎么可能有?别说我了,就算是汐月之帝,恐怕也没有几颗。”幽燕王摇头道:“圆满境的魔族殒落,才有可能凝练出魔之舍利,而且几率非常小,万中无一,我翻阅过先祖留下的古籍,好像圆满境的魔族与其他修士对战,要瞬间毙命,以至于元力和魔魂都来不及逸散,被牢牢压缩在一起魔之舍利才会生成。“

  “呵呵这也是先祖败亡的原因,先祖想得到魔之舍利,便打起了四位大统领的主意,设下圈套,召一位大统领进宫拜见,然后发动袭击,斩杀那位大统领,可惜,先祖接连害了三位大统领,也没能得到魔之舍利。”

  “最后一位大统领就是现在的汐月之帝,他察觉到不妙,将计就计,勾结其他大统领的旧部,又招纳了魔龙使,发起叛乱,所以虽然他夺了先祖的江山,但我心中并不恨他,如果换成我,我也一样会反叛。”

  “这也太荒诞了吧?”叶信皱起眉,在他看来,幽燕王的先祖简直是得了失心疯,哪里有为得到某种丹药,肆意杀害属下的道理?!

  “确实荒诞,也该杀。”幽燕王笑了笑,她对那位先祖,没有一点好感,更不会去同情,道理很明白,如果那位先祖没有胡作非为,现在汐月一族的江山依然是自己家的,她又怎么会遭受这么多苦难与恐惧?!

  “先生现在总该知道魔之舍利有多么珍贵难得了吧?”幽燕王看向叶信。

  “除了魔之舍利,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叶信问道。

  “没有了。”幽燕王摇头道。

  “那只能让萧魔指听天由命了?”叶信叹道。

  “第一次看到萧帅的时候,我只是心中突然一动,想帮一帮他。”幽燕王说道:“刚才与萧帅谈了很久,我认为他至少有七、八成把握挺过去。”

  “哦?”叶信眉头一挑。

  “我见过的高人隐修也算不少了,但象萧帅这般坚韧不拔的,当真没几个。”幽燕王说道。

  叶信不由摇了摇头。

  “先生又为何闷闷不乐?”幽燕王说道:“刚才先生还不是指点我要学会认命么?让萧帅听天由命就不好了?”

  “你只记得前一句,却忘了后面的话。”叶信说道:“我会认命,但在认命之前,我一定要把自己的事情尽可能做到完美。”

  “唉”幽燕王露出无奈之色。

  “可这一次,我也没有办法了。”叶信同样显得很无奈:“就这样等萧魔指做出选择吧。”

  说完,叶信缓步向前走去,幽燕王说道:“先生要去哪里?”

  “我到真真那边走走。”叶信说道。

  “是真真姑娘?先生,我也想见识一下真真姑娘的炼丹之术,不知妥当不妥当?”幽燕王说道。

  叶信想了想,点头道:“也好。”

  如果换成别人,叶信肯定要拒绝,但他很欣赏幽燕王,尤其是刚才,通过幽燕王对先祖的态度,证明幽燕王是个明事理的魔女,她没有因为是自己先祖,便认定先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正义的,而汐月之帝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叛逆,那叫愚忠愚孝。

  既然想把幽燕王拉进自己的阵营,他需要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信任。

  幽燕王跳起身,跟在叶信身侧,叶信走出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停在那里,随后从山河袋中取出一颗黑色的珠子,递给幽燕王:“我感觉到这里面蕴藏着很强大的魔息,你是魔族,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那颗黑色的珠子是王芳从九鼎城城边那道恐怖的光柱下挖出来的,一共挖出了几十颗,只是没人能看出那些黑色珠子的来历,连泥生都不太懂。

  幽燕王接过黑色的珠子,她脸上先是露出狐疑之色,定睛看了片刻,突然发出短促的叫声,身形几乎跳了起来,看向叶信的双瞳,充满了恐惧!

  看到叶信释放出杀伤力无穷的大绝,幽燕王没有怕,看到泥生那种强者甘做叶信的老仆,她依然没有怕,看到叶信账下聚集了很多龙虎之士,已成大气象,她还是没有怕,可是看到了这颗黑色圆珠,她突然产生了无边的恐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