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九二章 风云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说得有道理……”叶信缓缓说道,确实,现在没办法去想两年后的事情,何况只要击败了魔龙使,他就应该尝试着去证道世历练了。

  “如果士兵们都知道,以后的军饷会直接得到元石,你将看到一支完全不一样的军队。”温容说道:“十三,你是天缘城的主星,总该知道那些流浪武士靠什么谋生吧?遇到危险时,他们的战斗力又怎么样?”

  还没等鬼十三说话,帐帘突然被挑开了,墨衍匆匆走进来,他面色沉重,向着叶信点了点头。

  “终于……要开始了么?”叶信慢慢站起身,他知道,魔族来了!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接着,芙蓉山的各个方向,也接连响起了号角声,此起彼伏,在天地间响彻不停。

  每一个将领,每一个士兵,都听到了号角声,他们遥遥望向帅帐所在的位置,果然,看到了一道狼烟冲天而起。

  龙青圣从闭关的地方走了出来,他似乎能感应到压力从何而来,遥遥看向了西方;萧魔指坐在账中凝视着自己的指尖,他的指甲不知何时已变成黑色,黑色令人发憷,听到号角声,他略微愣了愣,随后发出悠长的叹息声;幽燕王双手抓着一柄战斧,在磨石上用力的磨动着,那块磨石很不寻常,战斧每一次划过,都能溅起一片片火星,而且斧刃已变得火红,但这种温度并不能对幽燕王造成困扰,听到号角声,她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磨着战斧。

  在深深的地下,有一片广袤的地穴,地穴中闪动着无数点绿色的磷光,突然,飘浮着的磷光都变得静止了,下一刻,鬼十三的身影从上空笔直落下,正落在一块石碑旁。那原本是魔族云墓王的法宝,鬼十三看到之后很感兴趣,叶信也就把石碑送给了鬼十三。

  现在石碑已被鬼十三炼化,成了他的法宝,鬼十三凝视着石碑,片刻,他轻叹一声,探手击打在石碑上,飘浮在地穴中的绿色磷光突然向石碑聚来,十几息的时间后,绿色磷光已在石碑上空聚成了一颗直径足有七、八米的巨型圆球,地穴中的能见度也随着更清晰了一些,一条条身影缓缓爬起身,汇集成一片无边无际的人海,其中有人族、有魔族、亦有海族。

  这已经不能‘群’来形容了,而是一支军队,庞大的军队。

  连泥生也在打坐修炼,听到号角声,他缓缓展开了双眼,沉默良久,取出两个东西,放在了前面的石板上。

  那是一对拳套,形状有些象露出指节的皮手套,通体呈黝黑色,上面密布着无数符文,层层叠叠。

  泥生眼中流露出唏嘘之色,拳套内蕴藏着他无数年的阅历,每一次看到拳套,那些记忆深刻的画面便会一幅幅在他脑海中划过,有让他欣喜的,有让他悲恸的,有让他振奋的,亦有让他消沉的。

  拳套看起来很轻很轻,但石板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只是片刻,拳套已穿透了石板,并且向地下沉去。

  泥生伸手抓住了拳套,随后猛地站起身,缓步走向房门。

  天狼军团、龙门军、魔军等等各路大军都开始穿戴铠甲,这个时候温容已得到了叶信的许可,把军令传达下去,从今天开始,各路大军的军饷将改用元石,并且设定了两种特殊的爵位,一种是星将,针对各军的将军、统领,一种是星士,针对普通的士兵,各分上中下三品,至于每个将军和士兵将得到什么样的品阶,这一战之后再行评定。

  军令传来,各军一片轰然,温容她们几个的分析是正确的,修行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那些普通士兵看到了修行的好处,他们也想走上这条路,以前元石是统一使用,局限太大,现在军饷发放元石,元石也就成了他们的个人私产,这让他们看到了莫大的希望。

  两个小时后,各军缓缓走出军营,向着西方的雁河行去,叶信的天狼军团、渔道的龙门军、洪无垢的无生军在中路,萧魔指的魔军、周破虏的寒甲军在左路,宁高悟的破山军、吴秋深的长蛇军在右路。

  三路缓缓向前推进,在距离雁河二十余里开外,列成了阵势。

  这里是叶信特意挑选的战场,长达二百余米宽的雁河潜藏杀机,龙青圣和春海圣母会在雁河的上游等待战机,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顺流而下,把魔族切成两段。

  在这个时候,叶信并没有担心魔龙使,而是魔族还剩下的四部,如果处理不好,就算胜了也将是一场惨胜。

  黄昏时分,天际出现了零星的魔族,他们并没有靠近,在外围飞了一圈,又消失在远方,时间不大,越来越多的魔族出现了,他们没有飞过雁河,而是落在了雁河的对面。

  应该是横野王、云墓王和明宫王的死讯让他们提高了警惕,或者是摸不透叶信的虚实,这一次魔族显得格外慎重。

  待到入夜时,雁河对岸已经落满了无数魔族,他们没有携带军资军械,三五成群、席地而卧,只派出少数魔族沿着雁河不停的往来飞掠,防备叶信的突然进攻。

  魔族能沉得住气,叶信也能稳得下心,他没有试图去挑衅魔族,命令各军退后十里安营扎寨。

  因为魔族的特殊性,叶信没办法做大局上的调整,这将是一场纯粹的硬碰硬的战斗,最多是在战斗过程中指挥各军进行战术拉扯,尽可能多占便宜,但效果并不会很好,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

  第二天清晨,各军再次走出营寨,在雁河五里之外摆下了阵列,静等魔族做出反应。昨天叶信故意在二十里开外列下阵势,就是希望魔族迫不及待的发起进攻,可魔族并没有冲动,今天他要充分利用雁河,不能距离雁河太远。

  而魔族也逐渐开始动了,慢慢向河岸聚来,虽然尚没有爆发战斗,但天地间的空气似乎已变得格外压抑,原本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便聚集了厚厚的云层,让雁河两岸逐渐变得阴暗了。

  叶信并不打算亲自率军出战,他令人在战阵后方的山坡上,搭建了一座十几余高的哨台,能俯视整片战场。

  狼骑列在哨台下,等待叶信的命令,前方是渔道的龙门军和洪无垢的无生军,左翼是萧魔指的魔军和周破虏的寒甲军,右翼是宁高悟的破山军和吴秋深的长蛇军,六支大军遥遥布成了一字长蛇阵。

  北山列梦和幽燕王站在叶信左右,两者的神色有很大区别,北山列梦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一直在笑,因为他亢奋,亢奋到了极点,魔族的气势凝聚得越厚重,他越是想振动光翼杀进去,而幽燕王则一直握着手中的战斧,这柄战斧原来是横野王的,现在成了她的法宝,她用的力气很大,以至于指尖已经发白了。

  一道隐隐的雷光在云层中炸响,北山列梦抬头向上看去,随后微微一怔:“今天的气象怎么感觉有些不对……”

  叶信也抬头向上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不过是打雷而已。”

  北山列梦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

  另一个方向,泥生和春海圣母也在看着天空,春海圣母幽幽说道:“前辈,劫光变得越来越惨烈了……”

  “很正常,这一战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丧生。”泥生轻轻吁出一口气:“天地有先机,这么多元气将重新融入天地之间,自然要出现一些征兆。”

  “我倒是没什么,比这更浩瀚、更惨烈的劫难我也遇到过,但……前辈就不怕吓坏了他?”春海圣母说道。

  “人在年轻的时候绝不能走得太顺,栽跟头栽得越早就越好。”泥生缓缓说道。

  就在这时,无数魔族振起肉翼,掠过雁河,在长达十余里的战线上发起了全面攻击。

  哨台上的叶信眉头一挑:“幽燕,你们魔族一向都是这么打仗的?”

  “要不然应该怎么打?”幽燕王淡淡的反问道。

  “可能是你们长了翅膀的缘故吧。”叶信笑了笑。

  四面八方传来不停的嗡响声,各军团的士兵拼命拉开长弓,把一支支箭矢射向空中,当箭矢密集到了一定程度,恍若变成了一片乌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魔族们当中卷过。

  这两年来,随着九鼎星堂各路军团士兵们的战斗力不断攀升,他们的军械也在不停更换,现在大多数士兵都能操控千斤的硬弓了,射程惊人,杀伤力也远远超过普通意义上的军队。

  魔族的单兵作战能力虽然厉害,但身体不是刀枪不入的,一个又一个魔族嚎叫着从空中坠落,在雁河河岸到各军团的战阵之间,二千余米的草地上落满了魔族的尸体,就像在铺砖块一样。

  不过,魔族的飞行速度很快,如果他们拖延片刻,肯定会在持续不断的箭雨中付出惨重的代价,掠过雁河,再掠过两千余米,对魔族而言只是几息的时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