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四九八章 莫名其妙的逆转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哨台后的士兵立即降下天狼军团、龙门军和破山军的战旗,天狼军团、龙门军都还好说,他们是准备从中路去右翼支援,虽然旗号变化得太快,让他们感到莫名其妙,但都可以从容退回去,而宁高悟的破山军本就在左翼,按照旗号去支援,很快就与那批恐怖的魔族接战了。

  那批魔族的战力非常惊人,证道境的修士在阵中来去如风,所过之处,凝成了滔天血海,宁高悟的破山军根本没办法摆脱战团。

  墨衍的脸色已变得铁青,叶信再次长吸一口气:“升破山军战旗,焚!”

  哨台后的士兵往破山军的战旗上浇了一桶火油,随后迅速把破山军的战旗重新升上去,又射出一支火箭。

  破山军的战旗熊熊燃烧起来,这是最后的命令,焚旗代表着破山军整支建制已不复存在,最后的任务就是逃,不管是溃败也好,是赛跑也好,能逃回几个算几个。

  眼见那批魔族如斩瓜切菜般屠杀着自己的同伴,破山军的将士们本已失去了斗志,他们刚才还企图保持阵列退下去,是惧怕严酷的军令,现在军令让他们彻底溃败,士兵们再无顾忌了,一座座军阵瞬间崩溃,士兵们疯了一般向后逃去,就连宁高悟也拨转无界天狼的狼头,一骑当先,逃在最前面,毕竟无界天狼的速度够快。

  在叶信座下的各路主将中,破山公宁高悟的年纪最大、资格也最老,如果换一个场合,如果叶信没有下达焚旗的命令,他就算是仅仅为了自己的尊严,也不会逃得这般狼狈,可叶信当初制定规则时,说得很明白,一旦焚旗,就代表着那支军队所有人都会死光,战斗变得毫无意义,所以,哪怕能逃回一个都是好的。

  只是,除了宁高悟之外,其他士兵和将领都不太可能逃出生天,证道境修士冲刺的速度,远超过寻常的战马,何况士兵们还穿戴着铠甲,又激战了许久,力气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想逃离战场,谈何容易?!

  可就在这时,雁河对岸突然传来一阵剧烈无比的元力波动,那团庞大的烟气竟开始向前移动了,慢慢飘上了雁河上空,而那批战力恐怖的魔族放弃了追杀,向那团烟气退了下去。

  叶信的视线也落在那团烟气上,破山军和那批魔族接战不过几十息的时间,但伤亡是难以想象的,至少有二十多个千人军阵被闪电般摧毁,战力损失已经超过一半。

  破山军的将士在疯狂的逃跑,天狼军团、龙门军、无生军、魔军和寒甲军,也在徐徐后退,远离了战场。

  下一刻,早已被鲜血染红的足有十几里方圆的战场上,突然升起了丝丝缕缕的烟气,烟气慢慢升空,随后向着那团庞大的烟气聚去。

  叶信在仔细的观察战场,但什么都没看出来,身边的幽燕王突然露出目眦欲裂的神色,她失控了,一把抓住叶信的胳膊,尖叫起来:“打断他!快打断他!他在献祭!!!”

  “什么是献祭?”叶信看向幽燕王。

  “他是故意在那些魔族来送死的!他想汲取所有的魔息!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幽燕王一手抓着叶信的胳膊,另一只手指向雁河上空的烟气:“这样他能催动献祭法阵,那些魔龙卫的力量甚至可以撑开浮尘世的法则,我们都会死!全部都会咦?”

  话还没说完,幽燕王突然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前方。

  幽燕王不说话了,叶信的一颗心却提了起来:“你说什么?他在催动献祭法阵?”

  “不应该不应该只有这么多啊”幽燕王喃喃的说道。

  这一战因为魔族的疯狂,从一开始就给双方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一直到现在,叶信这边仔细计算一下,吴秋深的长蛇军有四万七千人,只有百余个战士侥幸逃生,算是全军尽没了,宁高悟的破山军差不多损失了近三十个千人军阵,伤亡接近三万洪无垢的无生军伤亡接近一半,不过无生军的人数少一些,但损失至少有一万五天狼军团伤亡最低,只有五、六千人渔道的龙门军先后损失了十几个千人军阵,不过并不是全部被消灭,战阵打残之后就撤下去,组成新的战阵,阵亡只在一万左右萧魔指的魔军稍微强一些,损失有七千多周破虏的寒甲军损失超过一万。

  也就是说,九鼎星堂这边的损失已经超过了十万,海族损失了数以万计的箭鱼,万余名普通的海族战士,还有无法计算的噬骨鱼鱼群。

  而魔族那边,因为叶信保持了自己的战斗节奏,或许还因为魔龙使的有意为之,魔族的伤亡亦是非常惨重的,先后出战的四部魔族,几乎都被打残了,沙心王所部的魔族,因叶信和幽燕王强行脱离了战场,他们剩得比较多一些,那也不超过万数,那么计算下来,魔族的损失在七、八万之间。

  如此多生灵的消逝,让战场上空的云层更加浓厚了,闪电也化成一片片雷暴,但奇怪的是,雷暴不会攻击地面,只在云层中疯狂窜动。

  幽燕王很清楚献祭法阵代表着什么,也知道魔龙使能掠夺多少魔息,所以她无法理解,魔族的损失有七、八万啊!为什么被夺走的魔息只有那么零零散散?!往多了算也不过一万,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以为献祭法阵一旦发动,整个战场都应该被烟气所笼罩!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信追问道。

  “魔龙使早就计划好了,他故意让那些魔族来送死,然后凝聚他们的怨念和魔息,发动献祭法阵,这样可以使得他和魔龙卫的战力突飞猛进。”幽燕王长吸一口气:“如果让他得逞我们也就不用打了,就算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倾国之力赶来助战,我们也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边的元力波动确实很剧烈,但好像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叶信皱起眉。

  “因为献祭法阵应该是失败了,只有那么点魔息,魔龙卫的战力不会提升太多的。”幽燕王说道。

  “为什么会失败?魔龙使不可能那么蠢吧?”叶信说道,随后他的眉头突然一挑,因为他想到了原因。

  “你问我,我问谁?”幽燕王苦笑道。

  这时,一个红色如小太阳般的身影从雁河上空的烟雾中飘落下来,他身后跟着大批魔龙卫,转眼之间,魔龙卫的数量已达到了六、七百名。

  叶信这边还剩十几万大军,春海部尚没有派出精锐参战,按理说打到这种程度,魔族应该已经气馁了,但六、七百名魔龙卫散发出的杀气犹如实质,直冲云霄,代表着他们依然保持着必胜的信念。

  “那家伙可能就是火玄尊者了吧?”脸色铁青的墨衍说道,此刻,他心中的痛苦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如果能挽回一切,他宁愿横刀自刎,可惜,他没办法让时光逆转,那么在痛苦压倒他之前,他还要尽到自己的职责,把战场所有的关键变化转告叶信:“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有些呆滞,眼中满是不相信。”

  “看来我没猜错,献祭法阵确实失败了。”幽燕王有一种虚脱感,她急忙重新站稳身体:“我不知道魔龙使是怎么搞出这么多魔龙卫的,原来的魔龙卫只有二十多个,如果这些新的魔龙卫都达到了证道境的战力,那你就仔细想想怎么办了,你的军队根本挡不住他们,加上我的也不行,可你现在就要动用所有的手段等魔龙使出现,我们还是输。”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什么手段?”叶信露出淡淡的笑意:“魔龙使想要速战速决,注定只是痴心妄想,我们只要看热闹就好了,嘿嘿我新得到的几十万大军,足以死死困住他们了。”

  “几十万大军?”幽燕王愣了愣,随后向战场扫视,可什么都看不到,她又把视线转向左右,接着转到后方,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你开玩笑吧?”

  这个时候,雁河河岸边的六、七百名魔龙卫终于开始动了,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急,只那么慢条斯理的走着,和看风景一样。

  叶信盯着那些魔龙卫,神色很恬淡,幽燕王等了半天,见叶信始终没有下达命令,她有些急了:“你倒是下令啊?!”

  北山列梦也在看着叶信,寻常的魔族大军,他根本就不在乎,真正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那么几个而已,可如果面对六、七百个与自己同样境界的修士,再嚣张的人也要仔细掂量掂量,别说他,叶信的大绝杀伤力极其恐怖,但那是针对一个、两个证道境的修士,或者是杀伤一群只在凝气境的修士,连护身元气都没有,叶信的大绝杀伤力当然能达到最大化。

  不过,对上证道境的战群,叶信又能杀掉多少?就算杀伤力依旧保持恐怖,叶信能挡得住数以百计的证道境修士发起的拼死反击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