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零五章 十面埋伏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用惊愕的目光看向泥生,魔龙使这话是什么意思?泥生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么?

  “你倒是够关心我的。”泥生叹道,随后他顿了顿:“这条路……再走一次又有何妨?!”

  魔龙使不再说话了,只是用阴沉的目光死死盯着泥生,虽然他此刻已陷入四面包围之中,但所有修士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泥生,泥生的来历比他更高,见识比他更多,全仗着手中的度世戒尺,他才勉强能压住泥生一头,如果只有泥生一个人,自是不算什么,但加上这么多修士,他的处境就有些难了。

  这时,后方战场突然开始失控了,失控是周破虏的寒甲军引发的,周破虏对下非常宽厚,尤其是在加入九鼎星堂之后,每次得到九鼎星堂调拨的资源,他都要尽可能的照顾到每一个士兵,他的阵亡,让寒甲军的士兵们彻底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在这一刻,寒甲军已经不再在意后方的军令了,也不再考虑什么战术问题,当有几个激怒攻心的士兵吼叫着向前冲锋时,所有的寒甲军将士都被点燃了,他们一窝蜂般向雁河冲来。

  “你犯了很多致命的错误。”泥生悠悠说道,不过他把自己的声音放得很大,目的自然是为叶信他们、为所有的将士们竖立信心:“在证道世,你或许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强者,但到了浮尘世,你就应该用浮尘世的心态和眼光去观察周围的一切,嘿嘿……这也是我在浮尘世历练了几年得到的感悟。”

  泥生的声音远远传来,天狼军团、魔军、龙门军的将士、包括那些放慢了冲刺速度的两大帝国的骑士们都在仔细听着。

  “在证道世,你可以看不起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无法给你造成威胁。”泥生的声音越来越大:“但到了浮尘世你还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你把他们当成蝼蚁,其实你也是蝼蚁中的一员,当天下修士都聚集到一起与你对抗,就算你的个头大一些,力量强一些,可最后终究要被他们踩在脚下!”

  “这么说……我现在能做的就是让你们多付出一些代价了?”魔龙使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看看那些发出呐喊声的士兵吧!认真的看,摒弃你那高高在上的心态。”泥生喝道:“你以为……在此时此刻,他们还会在意什么代价么?”

  泥生的话并没有什么大道理,但却让各军将士心中升起沸腾的热血,魔军的士兵开始冲锋、龙门军的士兵开始冲锋、天狼军团和无生军的士兵也开始加入了冲锋的行列。

  他们的前方,魔族的魔龙使,将是他们最后一个敌人!

  “在证道世,你靠着圆满境的实力,或许有资格让无数修士感到绝望。”泥生慢慢抬起双拳:“可在这里,绝望的是你啊!”

  话音刚落,泥生的右拳已向前振起,靠着本命法宝的加持,他的拳意已被释放到最大,天地之间出现了一道足有百余米宽的巨大拳锋,以毁天灭地之势卷向了魔龙使。

  其实在这片土地上,最了解魔龙使的只有泥生,因为他也曾经秉持过同样的心态。

  魔龙使发出了怒吼声,他的神色虽然很稳定,但心中已有些慌了。

  魔龙使不是傻瓜,泥生的话,让他很清楚自己错在了什么地方。

  在证道世,他确实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强者,至于证道境的修士,仅仅是一群蝼蚁,他见惯了蝼蚁们绝望的眼神,还有种种哭泣、哀求、跪拜、崩溃逃散的场面。

  所以为了掌控这片浮尘世,找出圣婴,他一直在努力恢复自己的实力,其他一切算计,都要以这个目标为中心。

  他认为规避浮尘世的法则,释放出超过浮尘世的力量,周围那些不起眼的蝼蚁们还会和他以前所见过的一样,充满绝望,接下来他将顺理成章的成为这浮尘世独一无二的主宰。

  但泥生在告诉他,那些发出疯狂呐喊声的士兵们在告诉他,他错了!

  九鼎星堂的将士们跟着叶信一路水涨船高,战必胜攻必克,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他们自己是绝对看得起自己的,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的铁骑在自己国内都属于特权阶级,当然同样自视甚高,是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践踏,还是去直面死亡,对这些精锐将士们而言,并不难做出选择。

  下一刻,魔龙使卷动玉尺,点向了泥生的拳劲。

  轰……裹挟的毁天灭地之势的巨大拳锋,却挡不住玉尺的轻轻一点,就象一面玻璃似的粉碎了,化作无数震荡涌动的乱流。

  或许在心态上,魔龙使已经慌了,但在实力上,魔龙使依旧保持着优势。

  龙青圣突然再次出手,十数条巨型水龙凭空出现,咆哮着卷向了魔龙使,他在对魔龙使发起攻击,眼角却在观察着泥生的神色,因为担心泥生不想让他人加入战团。

  龙青圣太高估泥生了,或者说,泥生最清楚魔龙使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他神色淡然,随后左拳也向前轰出。

  叶信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泥生之所以鼓动所有将士们的士气,就是为了集合所有的力量,击倒魔龙使,所以在泥生的拳锋被粉碎的瞬间,他已出现在魔龙使右侧方,释放出倒卷山河,耀眼的刀光卷过百余米的距离,斩向魔龙使。

  哨台上的墨衍也再次释放出箭矢,只要自己的处境能保持安全,他一直是个让敌人无比头疼的杀手,强如魔龙使,也不敢忽视他的箭!

  萧魔指还在向后退,他的双手不停的抖动着,此刻加入战斗没多大意义,他要凝聚自己最强的一击。

  雁河中再次涌出了大批海族战士,魔龙使现身后的第一击,虽然让无数海族战士丧生,但对春海圣母来说,那只是洒洒水小意思,她这次带来了几十万海族,担保能让魔龙使杀到手软!

  一瞬间,魔龙使已陷入了十面埋伏的境地!

  这种苦楚只有魔龙使自己知道,他不允许有敌人逼近,那么不管是实力强大的修士,还是普通的战士,他都要释放出攻击,把敌人击杀在远方,耗费的元力虽然不多,但聚沙成塔,最后终归要成为无法承受的负担。

  魔龙使只能迎接战斗,他原本有机会的,见事态发展不对,早早脱身,没有谁能拦得住他,连泥生也做不到,可他秉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以为靠着超强的一击能让蝼蚁们彻底绝望,丧失斗志,选择大摇大摆的送上门,那么自己制造的苦果只能自己吞下去了。

  在杀戮场的核心,魔龙使不停挥动着玉尺,他的战力确实强大,玉尺指向哪里,哪里的人影便会迸射出血光,叶信和龙青圣亦是一触即溃,墨衍的箭被他接连截断,唯一能保持均势的只有泥生。

  叶信又一次被震退,他的嘴角已渗出了血丝,但脸上却露出冷笑,魔龙使的力量比他强,不过强得很有限,应该是小乘境初阶的战力,他承认自己打不过,如果只有他一人,估计早就被击杀了,但想靠这种战力在万军之中杀死他叶信,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魔龙使的怒吼声越来越震耳,他的视线还在不停扫视着,其实他最恨的不是叶信,也不是泥生,而是鬼十三,最想杀的也是鬼十三!

  他汲取的魔息太少了,虽然能让他撑开浮尘世的法则,使得自己的战力突破小乘境,但在这种情况下,小乘境的战力远远不够,如果所有的魔息全部被他掌控,他怎么也能达到大乘境,战局会变得截然不同!

  一个想象不到的因素,一个突然出现的尸修,让他全盘计划化为泡影。

  北山列梦从哨台上跳下了下去,纵身跃上无界天狼,向着左翼驰去,叶信把他当成杀手锏,他当然要发挥出自己的作用,让叶信失望,他还有什么脸面?

  刚刚接近战场,北山列梦突然一愣,他看到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在不远的地方与他并驾齐驱,而那女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那是……叶夫人?!北山列梦被吓了一跳,温容怎么会赶到战场上来?居然抱着孩子?这是战斗!不是游山玩水过家家!

  是尽快加入战团还是先把温容安全带到后方去?北山列梦心中有些迟疑,为了一个妇人放弃战斗,有些荒谬,可如果温容有了三长两短,叶信会很难过。

  就在这时,温容怀中的小孩子转头看了北山列梦一眼,眼神很复杂。

  下一刻,北山列梦突然看到那小孩子身体中伸展出洁白的光翼,他大惊失色,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看过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光翼只是他的错觉。

  那小孩子已转过头,用手指向侧面,温容改变了方向,向着那小孩子指的地方掠去。

  有古怪……温容好像是在听那小孩子的指挥,北山列梦脑海中闪现那小孩子伸展出光翼的场面,旋即改变了主意,算了,他还是去做自己最应该做的事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