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一四章 进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和泥生长谈之后,叶信就变得笃定了,原本他只是感觉星门极有可能是一种传送法阵,但感觉这种东西是靠不准的,而泥生的讲解对他来说就是一颗定心丸。

  接下来还是要在芙蓉山休整一段时间,叶信、泥生、北山列梦等人都要养伤,有几支军团也需要重新整编,吴秋深的长蛇军已经全军尽没,只剩下数百个将士,其中多半还是伤兵,周破虏的寒甲军损失了八、九成,已没必要保留寒甲军的编制了,周破虏的破山军、洪无垢的无生军同样损失惨重。

  以前叶信曾经想过把各军全部打散,重新改编成几支军团,但他一直不敢妄动,手中的兵马是几位主将的命根子,想改编各军,无疑就是动了几位主将的底牌,萧魔指、宁高悟他们十有**要生出离心。

  现在叶信挟大胜之余威,完全可以控制住局势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过叶信苦思良久,还是决定放弃。

  因为各位主将的风格不同,譬如说萧魔指擅守,渔道专攻,所谓将是兵之魂,那么各军将士也会跟着主将走,养成自己的战斗特色。

  虽然把所有的士兵全部打乱整编,会让他叶信的控制力直达每一个角落,彻底断绝了各路主将拥兵自重的可能性,但会让九鼎星堂的实际战斗力出现退化,如果萧魔指和渔道带领的是同样的兵马,他们各自的特色等于被叶信强行瓦解了。

  叶信只想到各位主将,却没察觉到,这也就是他叶信的特色。

  叶信的权力欲并不重,他也不愿意让萧魔指、北山列梦、渔道等等雄杰都变成他账下唯唯诺诺的奴才,正相反,他希望大家能在星堂内过得很自由、很开心。

  所以叶信想来想去,只做了一些初步调整,萧魔指的魔军不动,依旧由萧魔指担任主将,渔道的龙门军与天狼军团合并,由渔道担任天狼军团的主将,薛白骑担任副将,天罪营双骑又一次合作了。洪无垢的无生军、宁高悟的破山军、还有寒甲军和长蛇军的残部合并,由宁高悟担任主将,洪无垢担任副将。

  不过为了照顾洪无垢的情绪,叶信专门找洪无垢谈了一次,无生军的旗号要保留下来,以后有机会,还是会让洪无垢走出去,独自带领一支军团的。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幽燕王派几个魔族回来报信,魔龙使留在飞地的残部,也全部被幽燕王歼灭,魔族俘虏都被幽燕王处死了,可能是因为幽燕王怀有汐月一族先王的血脉,痛恨各部坐视先王整族被屠灭而不施援手,现在又叛离汐月一族,所以对待同族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不过有些俘虏幽燕王不敢动,全部关押起来,等待叶信定夺。

  那些俘虏都是人类的修士,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星门的新任门主韦自正,当然了,他这个门主是自封的,如果魔族得势,他的位置还有可能坐得稳,现在只能沦为鱼肉了。

  星门的传玄上人找了过去,他还算尽职尽力,明知林推令刚愎自用,还是决定留在风涛镇帮助林推令对抗魔族的进攻,等到林推令战死之后,他利用自己事先布下的暗道逃了出来,又得到了泥生和海族的接应,逃出生天,不过因身受重创,没有赶上这次大决战。

  传玄上人老于世故,当然清楚这次大决战中有没有站在叶信身边,是至关重要的,将直接决定未来的排序,眼见没了机会,神色显得很失落,郁郁寡欢。

  不过,泥生极为重视传玄上人,叶信座下的药师现在只有真真和苏静智两人,这远远不够,进了证道世,在丹药的需求更会大幅增加,传玄上人将是星堂不可或缺的存在。

  其实传玄上人会担心,只因他的见识不够,象他这种天资横溢、经验丰富的大药师,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愁前途。

  当然,如果只是一心一意的付出,乐于助人、不求回报,这样的药师肯定人人抢着要,但如果想在星门中一样,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甚至是自己的班底,那就不一定是怎么回事了。

  十几天的时间,士兵们已在平原上立起了数千座高坟,在这一战的死去的生命多达几十万,大片大片的尸体有的被生毒腐蚀、变成僵尸,随后再被绞成碎片,有的遭受魔火焚烧,干脆化成了灰,几乎找不到几个全尸,人族、魔族、海族的尸体已混到一起,根本分不出来,所以叶信让士兵们把所有的尸体全部埋葬,不需要甄别分辨了。

  最后,叶信亲手在高坟中央立起了一块十余米高的巨大石碑,石碑上刻着几十行字,大概讲述了战斗的原因、经过,结尾再表达出哀思之意。

  或许叶信真的是天选之子,他的意愿已能引发天地异象,或许几十万人的生命、血肉乃至逸散弥漫的元力,彻底改变了这片平原,石碑刚刚被立起,一座座高坟中便飘出丝丝缕缕的雾气,纵使艳阳当头直射,雾气也是久久不散。

  此处的元气,明显要比其他地方浓郁得多,说不定沉淀个百余年,这里就会变得生机勃勃,还有可能滋生出可怕的凶兽,但叶信等人已经准备要离开浮尘世了,无暇关心这里的未来。

  得撒手时且撒手,后人自有后人福,可能历经千百年之后,有一个修士会在这充满煞气的平原上,领悟出自己的法门,然后一步登天,不过,那毕竟是以后以后再以后的事了,与他们无关。

  又休整了十几天,叶信看到士兵们的士气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便下令全军启程,去往飞地。

  在这同时,叶信派往星门宗地的狼骑也返回来了,他们已搜寻了很久,始终没能找到苍妒兵的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叶信只能放弃搜寻,按理说苍妒兵肯定是凶多吉少的,他派人去搜寻仅仅是为了尽人力而安天命,既然没找到,那证明机缘已尽,心中虽满怀唏嘘,但他还要为活下来的人负责。

  在叶信的命令下,这支空前绝后的强大战群开始向飞地移动,用空前绝后来形容并不为过,封圣帝主代表着神之帝国,归元帝主代表着承法帝国,泥生、龙青圣、春海圣母代表着上界,这片浮尘世恐怕再无可能凝聚出同样的力量了。

  走了将近一个月,大军终于赶到了海边,飞地在大陆西北方,远在海外,但也有陆路,从海岸边有一道狭长的山脉,连绵起伏,一直连接到数百里之外的飞地。

  海族自然是没必要从陆地走的,他们成批跃入海水,游向飞地。

  幽燕王得到传报,亲自迎了出来,待到黄昏时分,叶信等人在幽燕王的引领下走进飞地,飞地能成为修士的历练场所,占地范围自然不小,不过此处水源极度缺乏,地下没有淡水,海水又不能喝,虽然易守难攻,但也是兵家绝地,敌人不用拼命攻打,只需要在海岸线上筑起营寨,切断交通,就足以让驻守在飞地中的军队自己溃散,所以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都对飞地不感兴趣。

  远远的,叶信已看到了竖立在营地中的星门,夕阳的余晖把星门染成了金黄色,叶信不由想起了泥生的话,他释放出神念,尝试着接触星门,旋即星门发出悠扬的轰鸣声。

  幽燕王用吃惊的目光看向叶信,而封圣帝主、归元帝主、北山列梦等人眼中露出喜色。

  第一次看到星门时,叶信只是感觉到星门后隐藏着秘密,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神念,等他后来淬炼出神念了,星门已被魔龙使夺走。

  “那是什么地方?”北山列梦指着远处问道。

  远方有一片几十里方圆的草地,草地上遍布着纵横交错的壕沟,隐隐组成了各式各样的符文。

  “那是魔龙使的传送法阵。”幽燕王回道:“我担心节外生枝,已经把所有的阵图都挖出来毁掉了。”

  “毁掉了?”龙青圣皱了皱眉:“你应该把阵图按顺序摆放整齐,这种可以打开界面壁垒,从上界通往下界的阵图,是绝对不简单的,至少我从来没听说过。”

  “是啊,应该把阵图留下来让我们看一看。”泥生说道。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幽燕王苦笑道,其实她在那一战中有些被吓破胆了,好不容易赢得了胜利,决不能再生出事端,万一再有魔族赶过来,大家都有麻烦。

  “毁了就毁了吧。”叶信说道,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归元帝主,我二叔和婶娘他们应该快赶到承法帝国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贪狼先生请放心。”归元帝主急忙说道:“我早已派人去往恶海海峡了,只要叶先生过了恶海,我的军马会立即把叶先生和妇人送过来的。”

  “这就好。”叶信悠悠吐出一口气,二叔和婶娘是他在浮尘世最后的牵挂了,不像叶玲她们,叶玲会跟着他一起走:“飞地倒是快好地方,再有海族扶助,这里就是世外桃源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