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零章 告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到了第五天,杨宣统才算修复了星门,消息传开,鬼十三、萧魔指等人不约而同的聚到了星门前,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来得最快,他们已忍耐太久了,马上就能挣脱牢笼,内心根本没办法保持平静。

  算上叶信,一共有五十一人要去往上界,其他人还好说,大家至少都混了个脸熟,那个蒙着脸、穿着宽松长袍的人吸引了广泛的注意力,那身长袍简直就和麻袋差不多,把他整个人都套在里面,如此打扮,肯定想尽可能的彻底掩饰自己。

  不过,那个人是叶信认可的,大家不好追根问底,萧魔指借故上前与那个人搭话,只是那个人始终保持沉默,象看不到萧魔指一样,换了鬼十三,结局也差不多。

  神之帝国与承法帝国的大佬们几乎都到齐了,也许是从星门林推令的经历中得到了启发,也许是想交好叶信的星堂,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都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

  神之帝国的接班人,不是恒重威就是恒君正,天下修士心中都有数,恒重威掌军,恒君乐主政,他们都是封圣帝主的左膀右臂,不可或缺,局势衍变到今天,众人以为恒君乐成为帝主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因为叶信已打破了封圣帝主与归元帝主的僵局,也因为叶信决意要把飞地打造成一块修行圣地。

  以叶信留下的资源、人脉还有斩杀魔龙使凝成的威慑力,神之帝国和承法帝国再次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星门的实力肯定会越来越强,飞地形成了不容忽视的制约,谁敢率先挑起战火,谁就将被飞地敌对。

  所以,主政的恒君乐地位水涨船高,而掌军的恒重威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可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叶信都没想到,封圣帝主竟然把自己的皇冠交给了恒一鸣,而归元帝主似乎和封圣帝主早有默契,他选择的是李浮心!

  这种结果引得一片哗然,众人议论不休,叶信听到消息后,保持沉默,他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想的远比其他人多,也大致猜测出了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的想法。

  和宁高悟的逻辑走向差不多,在封圣帝主、归元帝主年轻或者壮年时,肯定有彻底摧毁对手,统一整个大陆的雄心壮志,但他们两个已经相互征伐上百年,再强的雄心壮志也被岁月磨砺光了。

  不过,他们为什么会一直打?这一点很容易理解,转换到他们的位置,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就能得出一些端倪。

  首先是惯性,战争的巨轮开始运转,不是轻易能停得下来的,而且除了战争之外,他们又能做什么?修行?他们早已是证道境巅峰,受到浮尘世法则的压制,修炼对他们而言已是毫无意义,象寻常人一样花天酒地、吃喝玩乐的享受生活?这样更是无趣,他们唯一想做的,是去往上界,寻找新的修行之路。

  其次是恐惧,他们不敢停下来,这就象两个壮汉在掰手腕,有时候我略微压倒你,有时候你略微压倒我,一直僵持着,拼到最后,比的已经不是力量了,而是韧性,谁放掉了心中那口气,感觉自己支撑不住了,那么马上就会成为失败者,数千年的荣光在自己这一代被毁灭,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种结局。

  最后是为了挖掘人才、培养人才,两个大帝国相互抗衡,加上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的能力,他们着眼点绝对不是今天,而是明天、后天、乃至未来,沙场往往是最可怕也是最有效的历练之地。

  事实上,如果能剥开封圣帝主的倨傲,洞穿归元帝主的淡漠,会生出一个疑问。

  这两个老家伙真的不腻么?他们已经征战了上百年,互相算计、相互猜测,前一刻,这个杀了那个的大将,下一刻,那个又屠了这个的大军,一直打到今天,他们还能保持足够斗志与雄心?

  大鱼大肉吃惯了,偶尔尝到山村小菜,会感觉到分外的清爽怡人,而从没走出过山村的,又会垂涎大鱼大肉的浓香。

  换句话说,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拼斗了这么久,他们早就累了,很累很累,以前只是不敢休息罢了,而叶信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一个和平的机会。

  此刻,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分站在星门的左右两侧,被帝国的官员们簇拥着,恒一鸣和李浮心也分别站在人群中,他们的神色不太自然,其实不止是大家感到匪夷所思,连他们自己也感觉不太适应。

  恒一鸣和李浮心虽然名望不错,但地位并不高,更何况按照帝位交接的传统,继位者怎么也应该是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如此才有利于帝国的长治久安,恒一鸣和李浮心的年纪都有些偏大了。

  绝大多数人都会以为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老糊涂了,只有极少数人隐约猜到了两位帝主的用意。

  两位帝主在持续不断的战火中煎熬磨练了百余年,他们不想看到帝国后人再走自己的老路。

  更重要的是,星门的崛起已成必然,如果只有叶信的班底,实力或许还有些薄弱,真真虽然留下了不少珍贵的伪丹,但星门的修士想步入证道境,尚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真正恐怖的,是叶信为星门留下的一对羽翼,海族与魔族。

  春海部已在附近的海洋中扎下了根,恶海龙宫也准备搬家,海族向来擅长布置阵图,用不了多久,这片飞地将被一座座阵图所覆盖,而幽燕王所统带的魔族本就是汐月诸部中最强大的一支,幽燕王座下达到了证道境的魔将数量亦是最多,她只带走两个,剩下的都会成为温容的强大臂助。

  加上刚刚经历过一场死劫,现在煞气冲天的九鼎星堂各路将士,飞地已足以与两大帝国抗衡了。

  以两位帝主的眼力,自然能看到这一层,而李浮心和恒一鸣虽然在才能、实力上不如原来既定的接班候选,但他们具备特殊的优势。

  李浮心和恒一鸣与叶信很熟,与叶信身边的修士们也很熟,躲在法螺界中的那段时间,他们与叶信这些人已经成了朋友,交情不浅,所以他们在归国后,都不遗余力的帮着叶信说话。

  既然与星门合作已是必然,那么李浮心和恒一鸣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时间不大,叶信和温容并肩走了过来,温容眼眶略有些湿润,不过神色很平静,叶玲、邵雪等人跟在后面,可惜王芳、叶随风等人还没能赶到飞地,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站在星门下的杨宣统静静等待着叶信的命令,叶信微微颌首,他转身拿出一只小瓷瓶,把小瓷瓶中的金色液体倒在星门下方正中心处的阵眼内,那是元液,在催动法阵的效果上远远超过了元石。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们保重。”叶信缓缓说道,随后他迈步向着星门走去。

  了解的越多,他越感觉到星殿的背景是多么的宏大,他的神念已轻松感应到星门背后的世界在飞快的延伸,似乎眨眼间已延伸处亿万里之遥。

  仅仅是浮尘世的法阵,就这么玄奥,证道世、乃至长生世的天地,是现在的他难以想象的。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叶信身上,天狼军团、魔军、龙门军、破山军等军队本已奉命到飞地对岸修建营寨,但此刻大都赶回来了。

  他们不能不来,那个熟悉的背影,带着他们一路披荆斩棘、踏过漫漫征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带领他们走到今天。

  在各路军团士兵们眼中,叶信已经不仅仅是星主了,而是一种信仰。

  现在这份信仰就要离开了,去往上界,而他们或许再没有机会去分享胜利与奇迹。

  有的人感到很心酸,好像是自己被抛弃了,有的人感到迷茫,没有了叶信,温容有能力带着他们继续向前走么?

  而神色最为复杂的,莫过于天罪营的老兄弟们了,唯一能聊以的是,墨衍、渔道他们跟着一起走,叶信在上界不会孤单。

  这就是修行,在行进的路上,总会有人掉队、有人落荒、有人颓唐、有人退缩、有人叛变,也总会有人加入进来,然而只要坚定的不停的往前走,则越到后来,这队伍也就越纯粹、越精锐、越强大。

  今天大家面临的,只是一道临时的分水岭,绝不代表结局。

  曾经颓唐的,可以重新振奋,曾经退缩的,可以再次精进,曾经掉队的,也可以大步追上队伍,只要一息尚存,便存在着无数种可能。

  嗡……星门陡然释放出万千道光华,一缕缕游离的电光射向星门中心,几息的时间,已凝成一道如镜面般的光幕。

  封圣帝主和归元帝主分别扫视着曾经追随着他们的臣子们,前者突然发声大笑,而后者默默点了点头,真真用手抚摸着略有些不安的五灵丹牛,接着回头向薛白骑等人招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