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二章 吊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入水所引发的震荡虽然很剧烈,但他已失去了神智,水面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叶信再没了声息,混入河流中的血水逐渐转淡,就算是有人听到声响过来查看究竟,也没办法发现叶信的身影。超快稳定更新,本文由 首发

  河水两岸的青草黄了又绿、绿也又黄,转眼便过了四个年头,而叶信一直没有动静。

  事实上他冲击的环形强光,就是法则力量的源头,如果是浮尘世的法则之源,他还能支撑一会,但他面对的是证道世的法则之源。

  这一次,叶信的伤严重到了极点,幸亏泥生已以为他洗尽凡髓,否则他早被法则的力量碾压得粉身碎骨了。

  不止是元力耗尽,元府几近崩毁,他全身上下的骨骼、元脉已出现了多处断裂,残存的元力再无法运转,全靠一口丹气吊着性命。

  假如叶信能在这个时候恢复神智,回想所发生的一切,他会明白自己经历了一场必死之劫,是泥生在最后关头救了他,也靠着真真偷偷给他的丹药,才能维续自己的一线生机,但也仅仅是维续而已。

  还有,就是叶信从春海圣母那里夺来的元魂了,春海圣母的元魂让他拥有了海族御水的能力,要不然早被淹死了。

  这片山林显得很祥和,从没出现过人影,河里也没有凶猛的鱼类,只偶尔有几只虎豹来河边喝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又过了一年,春意再一次撒遍世间,遍野山花灿烂,这一天清晨,一只提醒如成年山猫大小的紫貂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快速跑到岸边,那双会说话的双瞳露出狐疑之色,随后它的嘴巴抽了抽,好像用力吸了口气,在感觉着空气的味道,接着它的情绪就变得激动了,猛然跳入河水中。

  那只紫貂会游泳,很快便潜入十几米深的水下,叶信已经在这里沉睡近五年了,他大半个身体都被泥沙埋在下面,只剩下额头和鼻孔露在河沙外,那只紫貂看到叶信后,飞快的游了过去,靠近近前,用两只前爪在叶信的额头上不停的拍打着。

  其实叶信现在的情况比他五年前入水时好不了多少,丹气只能续命,却无法让他的伤势好转。

  那只紫貂一次次试图叫醒叶信,但叶信没有任何反应,折腾了好久,那只紫貂不得不放弃,随后用前爪挖着叶信身体周围的泥沙。

  那只紫貂好像很擅长做这种事情,片刻间,已把叶信身体周围的泥沙都挖得差不多了,接着用嘴咬住叶信的衣领,准备往水面上游,但叶信的衣服在水中浸泡的时间太久,已经接近腐烂了,只是轻轻一拽,衣领便断裂开。

  那只紫貂又围着叶信转了几圈,干脆一口咬住叶信的头发,把叶信硬生生拖了起来。

  河面上出现了水花,那只紫貂的头从河水中探了出来,随后努力向岸边游去。

  差不多有二十几息的时间,那只紫貂终于把叶信拖到了岸上,它先趴着休息了片刻,又试图叫醒叶信,用两只爪子拍了半天,叶信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那只紫貂蹲坐在地上,神态好像在做思考,片刻,它跳起身向山林中冲去,冲出了几十米,又掉头冲了回来,接着用它的爪子和牙齿啃咬着一棵大树的树干,只十几息的时间,大树轰然倒塌。

  那只紫貂拖着大树,一点点向叶信身边移动,好不容易把大树拖了过来,又咬住叶信的头发,把叶信拖到树冠下,很小心的把叶信藏在树冠中。

  它还是有些不放心,转了几圈,突然跳到树冠上,撒了一泡尿,随后再次向山林间冲去,身形闪了几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紫貂在林中拼力纵跳着,足足跑了十几里远,它的身形蓦然停下,竖起耳朵好似在听着远方的声响,又改变了方向,向着另一片密林冲去。

  一座山崖边,两个长着肉翼的身影正与一条长达十几米的大蛇周旋着,那明显是魔族,一老一少,老得留着山羊胡,脸上满是皱纹,手中持着一柄弯刀,仗着能在空中飞行的优势,他努力吸引着那条大蛇的注意力,一旦大蛇有放弃他的迹象,他就会立即扑上去,等到大蛇转头要攻击他,他又会马上脱离战团。

  年轻的是个女子,外貌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她肩后背着一只草筐,手中没有武器,她总是鬼鬼祟祟的试图绕向大蛇后方,发现大蛇注意到她,她就立即退下去。

  周旋了片刻,那条大蛇终于耐不住性子了,闪电般腾射而起,咬向那魔族长者,魔族长者的战力已在凝气境中阶左右,只是他对那条大蛇好像有些忌惮,不敢正面交战,虚晃一刀,便飞掠向后方。

  魔族少女抓到了机会,向山崖下落去,她飞快的摘下自己的草筐,探手从崖下的巨石后掏出一只蛋,放在了草筐中。

  那条大蛇察觉到魔族少女的动作,嘶叫着转过身,又扑向魔族少女,但魔族少女已经摸出了五、六个蛋,见大蛇扑了回来,魔族少女眼中闪过一缕不舍之色,抱着草筐纵身飞向空中,避开了那条大蛇的攻击。

  那条大蛇盘在巨石上,向着空中发起疯狂的嘶吼声,但它已不敢离开自己的巢穴了。

  “月,得了多少铁线蛇的蛋?”那魔族长者飞了过来,急声问道,他刚才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条大蛇上,无暇关注同伴的动作。

  魔族少女看了看怀中的草筐,叹道:“只有六个……”

  “已经不错了。”那魔族长者露出喜色。

  “可是铁线蛇的巢穴里至少还有十几个蛋呢!”魔族少女说道。

  “月,不要太贪,六个足够我们应付差事了。”魔族长者笑道:“我们的运气已经很不错了,这条铁线蛇刚刚产卵,元力枯竭,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挨近它?”

  魔族孩子的名字绝大多数只有一个字,这是魔族的传统,等到步入证道境,并有幸成为一部之王之后,才可以给自己再加一个字,这个字可以加在前面,也可以加在后面。

  譬如说叶信座下的幽燕王,原来是叫燕,而被叶信斩杀的横野王,原来叫野,另一个云墓王,原来叫云。

  “爹,我们等一会再试试吧?”魔族少女说道。

  “不成的。”魔族长者摇了摇头:“铁线蛇没有那么蠢,它已经吃过了一次亏,再不会被你骗第二次,而且它的元力开始恢复了,再等上半天,恐怕我们想走都走不了。”

  “那……算了。”魔族少女无可奈何的说道。

  父女两个改变方向,向着群山的北方飞去,只飞出半里余,下方突然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叫声。

  唧唧……唧唧唧唧……

  父女两个向着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只紫貂正在树尖上跳动着,还向着他们手舞足蹈,似乎在招呼他们过去。

  “那是什么?”魔族少女说道。

  “好像是一只灵貂,我们飞近些看看,你要小心一些。”魔族长者说道。

  那只紫貂看他们飞近,突然跳起来,落在另外一棵大树的树尖山,随后继续叫着,唧唧唧……

  如此两三次,魔族长者皱起眉:“那只灵貂好像是要把我们引到什么地方去……可能是圈套!”

  “爹,那是灵貂呀,能有什么圈套?我们高来高往,用不着怕它的。”魔族少女笑道:“再说了,我们全身上下,只有这几颗铁线蛇的蛋,它能图我们什么?”

  那只紫貂见两个魔族不再追过来了,显得有些急,叫声稍显得有些尖锐,而且还夹杂着哀求的味道。

  “爹,那只灵貂可能是有事要求我们。”魔族少女说道。

  “走,跟过去看看。”魔族长者终于下了决定。

  紫貂在一棵棵大树的树尖山跳跃着,两个魔族在空中慢慢的飞,差不多飞出了二十多里地,紫貂的叫声陡然变得极其刺耳,接着身形化作一道紫色的电光,向着远方的大河掠去。

  被藏在树下的叶信已经被两只豹子拖了出来,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如果叶信恢复神智,只需伸伸手就能那两只豹子拍成肉酱,可现在的叶信象死人一样,全无反抗之力,他的一条腿已被两只豹子撕咬得皮开肉绽,但没流血,因为他体内已不剩多少血了。

  那两只豹子刚刚下口,发现一只紫貂闪电般掠来,这种凶兽的本能是很敏锐的,第一时间判断出自己可能不是对手,而且空中还有两个魔族接近,它们立即转过身,向着林中逃去。

  紫貂怒发欲狂,跃过叶信追出老远,随后才反应过来,又掉头向叶信驰去,接着蹲坐叶信身边,向着那两个魔族发出哀叫声。

  两个魔族已落在岸边,看到这种情景,也知道了紫貂的用意,那魔族长者眼中闪过一缕失望之色:“你想让我们救他?我们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有闲心救人?你还是去别的地方试一试吧。”说完,那魔族长者已扇动肉翼,飞向空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