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四章 惊人的煞气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为的修士看到金光闪烁的元石,眼中不由露出喜色,接着急不可待的伸手去抓,但指尖将要摸到元石时,他的动作突然变得僵滞了,随后沉声说道:“亮,你和我说实话,这……不是你杀人越货抢来的吧?!”

  “庄主,我年纪也不小了,这点分寸都没有么?”魔族长者苦笑道:“如果倒回去几十年,我正年轻气盛的时候,或许没什么顾忌,可现在……我只想着把女儿抚养长大,送她走上正途,怎么可能出去惹是生非?”

  “好,你果然是老成持重的。”那为的修士点点头,随后他抓起元石,放在自己眼前仔细端详着。

  另外几个修士也凑了上来,围着那颗元石,口中啧啧称奇。

  虽然此地就在郁郁葱葱的森林边上,元力浓厚,但修士们通常只是和林中的各种凶兽灵兽打交道,这种纯天然的元石是非常罕见的,就算有也轮不到他们,早就被林中的凶兽灵兽掠走了。

  那为的修士看了半晌,展露出笑颜,很温和的对魔族长者说道:“你真是好运气,居然能找到这种稀罕物!嗯……我也不占你便宜,这颗元石我算你八年的年贡,怎么样?这几年的时间你可以好好歇息了,去林中不管抓了什么,都归你自己,我们再不会过问。”

  魔族长者交出元石的时候,已猜到对方不会把元石还给他,可心中实在是不舍,想尽可能的挽回一些,他用哀求的口吻说道:“庄主,小女正值稳定境界的关键时刻,我还指望用这颗元石换一些中品元石回来呢,再拖延一段时间,小女的前程就被耽搁了……”

  那魔族少女紧咬嘴唇,她用力抓着魔族长者的胳膊,指尖已因用力变得白了。

  “不是我小瞧你,你还想着这颗元石去城里变卖么?呵呵……你有命去,却未必有命回来。”那为的修士摇头道:“你也在我庄里呆了快三年了,应该知道我的为人,虽然有时候我追讨年贡追得紧了一些,可我何曾真正伤到过谁?大家都不容易,你觉得自己过得苦,我也一样,每年收到的那些年贡,我至少要拿出八成来交给上面,要不然庄子就得换主人!”

  “我知道我知道……”魔族长者连声说道:“可我……”

  “这样,我算你十年的年贡。”那为的修士说道:“你说月需要稳固境界?我回头让人给你送三百颗上品元石过来!亮,其实你算帮了我的大忙,主上就要过三百大寿了,我正愁不知道送什么呢,这颗元石么……虽然未必入主上的眼,但好歹是我的一份心意,不寒酸,勉勉强强过得去。”

  魔族长者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知道到了这种境地,再纠缠只会让对方翻脸。

  那为的修士笑吟吟的拍了拍魔族长者的肩膀,随后一挥手,带着修士们走出院子。

  等那些修士走远了,魔族少女咬牙切齿的说道:“爹,我早就说离开这里,换个地方,可你就是不听,看!好不容易得到一块品元石,就这样被他们抢走了!”

  “你懂什么?!”魔族长者苦笑道:“这庄子好歹还能给人一条活路,有些地方,是会把我们的骨头都榨出油的!”

  “那我们就跑到林子里去过日子!”魔族少女说道。

  “林子里?”魔族长者摇摇头:“林子里有阵图么?你会还是我会?有药师么?你能炼制丹药?你现在连武器都没有,不找铸造师了?难道去林子里捡根骨头当武器?你知道怎么样淬炼法宝么?里面到处都是凶兽和灵兽,你能保护好自己?还是能保护好我?有的凶兽是昼伏夜出的,有的凶兽专门在白天活动,你不用睡觉?还是长了一百只眼睛?能时刻观察凶兽的动静?”

  魔族长者一口气连着问了十几个问题,问得魔族少女张口结舌。

  “那……那我们就忍着?!”魔族少女气愤的叫道。

  “你以为能怎样?”魔族长者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不也到了凝气境中阶?”

  魔族少女沉默了,只是她更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已经把嘴唇咬出了血。

  “不管是哪一族,都需要聚集在一起,用别人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互通有无。”魔族长者叹道:“如果每一个生命都能独立活下来,又怎么会出现乡村城镇?月,你不可能改变每一件让你感到不舒服的事,别说你,说算是上界那些大能,也要学会忍耐,他们有自己的对手,同样会感受到威胁,甚至是被欺凌,谁都想恣意放纵、为所欲为,可那是做梦啊……”

  就在这时,厢房的房门被从里面推开了,紫貂探出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院子。

  魔族长者看了紫貂一眼,随后说道:“月,你去把鲁药师请过来吧,虽然元石已经没了,但答应过的事总要尽力的。”

  “我们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请鲁药师?”魔族少女气呼呼的说道:“我才不想去受那白眼呢。”

  “这不是有铁线蛇的蛋么?差不多了,鲁药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魔族长者说道。

  “什么?我们在林子里足足等了半个月,才等到铁线蛇产卵,你要把这些铁线蛇的蛋送给鲁药师?那我们岂不是白白忙了一场?!”魔族少女叫道。

  “你娘可不是这种秉性……”魔族长者露出苦笑:“是你爹无能,让你活得比别人家孩子辛苦得多,所以让你的性子变得有些好钻牛角尖,你这么想,我们得了元石,把人带回来要救他,现在能不管了?难道要把那年轻人扔出去么?还是放在家里,等着他死?”

  “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条性命,怎么能眼看着他死……”魔族少女的声音变得低沉了:“可我心里气得慌……”

  “去吧去吧。”魔族长者勉强露出笑容:“至少我们这几年的年贡是免了,以后不管抓到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

  “对哦……”魔族少女轻轻吁出一口气,神色也稍微变得明快了一些,没关系,就算这个月白忙了,不是还有以后么?年贡免了,心头压着的巨石不复存在,应该高兴才对!

  那魔族少女转身向外走去,差不多过了百余息的时间,她领着一个白苍苍的人族修士走进了院子。

  “鲁药师。”魔族长者打了个招呼。

  那白苍苍的人族修士点了点头,手中拄着拐杖,几步走到草筐前,端详着里面的蛋,随后说道:“伤者在哪里?”

  “就在厢房里,月,你带着大师进去看看。”魔族长者说道。

  魔族少女带着鲁药师走进厢房,她刚想回头和鲁药师说话,鲁药师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了,他一只脚在门槛被,另一只脚还在外面,随后嘴唇哆嗦了一下,扭头就向外走。

  “大师,你怎么了?”魔族少女感觉很是莫名其妙。

  院子中的魔族长者也在用惊讶的目光看着鲁药师,退出来看到天光,鲁药师的表情再次变得僵硬了,象雕塑般定在那里,眼神闪烁不定,嘴角不是抽搐着,良久良久,他长叹一声,又转身走进屋子里,对那魔族少女说道:“月,你先出去吧,最好不要来打扰我。”

  “知道了……”魔族少女瞥了鲁药师一眼,随后缓步走出了厢房,轻轻把门带上了。

  鲁药师慢悠悠向着草席走去,他走得很小心,恍若脚下到处都是看不到的地雷,距离叶信还在五米开外,他站定脚步不再往前走了,探着头观察着叶信的脸色。

  紫貂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房梁上,仔细盯着鲁药师的一举一动,如果鲁药师让感觉有什么不妥,它会立即扑下去咬断鲁药师的脖子。

  鲁药师默默的看了十几息的时间,随后用力抽了抽鼻子,喃喃说道:“好惨烈的煞气!恐怕是伤了成千上万条性命啊……”

  “救还是不救……如果真是那种恶名昭著的凶徒,稍有些差池,恐怕这一村都会被屠得鸡犬不留,可要是不救……”

  紫貂看出鲁药师有些举棋不定,它歪着头想了片刻,突然从房梁上跳了下去,鲁药师本来就很紧张,被紫貂吓着掉头就要往外跑,紫貂出低低的叫声,纵身跳到了鲁药师的肩膀上,双手捧着一颗元石,努力在鲁药师眼前晃动着。

  紫貂拿出的这颗元石并不比送给魔族父女的那颗差,鲁药师的身形当即来了个定格,随后用手一点点抓起元石:“这是……”

  紫貂跳到叶信身边,蹲坐在地上,冲着鲁药师轻声叫着。

  鲁药师有些明白了:“你想让我救他?这是给我的药费?”

  紫貂用力点着头,鲁药师迟疑片刻,猛地一咬牙,快步走过来,只是他的指尖刚刚沾到叶信的脉门,脸色就变得凝重了,似乎是怕自己的感应不对,他又把手拿开,双手合拢用力搓热,接着指尖再次搭在叶信的脉门上,随后沿着叶信的胳膊向上划动,到了肩膀后又慢慢摸向叶信的胸口,终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怎么会伤得这么重?!”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