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六章 祸从天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也许果然是医者仁心,也许是那三颗超品元石给足了好处,鲁药师显得很卖力气,先是从庄里借来了一只器炉,又请人在魔族父女的房间内设下了阵图,当然,在设阵图的时候他们把叶信藏到别的地方去了,魔族父女可能不够细心,而鲁药师确实算得上老油条,想得很周全。

  当器炉在阵图中开始运转之后,鲁药师还好,魔族父女都是眉开眼笑,他们努力去林中搜索猎物,不外是为了给自己营造出一个好的修炼环境,现在等于天上掉馅饼,鲁药师都给置办全了,也不需要他们付出什么,每天寻个理由,到叶信的厢房里修炼一会,并不影响叶信,他们同时也能得到元气的滋补。

  这庄子的管理其实很宽松,只要交了年贡,不会干涉任何人的自由,除非是作奸犯科、伤害他人,庄主才会出面,否则一切随意。

  院子的变化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这里的人也不太喜欢交朋友,修士总会有自己的秘密,往来走动,难免会有瓜田李下的嫌疑,不可能象寻常的农户一样到处串门,所以也没有外人来打扰他们。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过了几个月,叶信的气色明显变得以前好了,据鲁药师估计,最多还有一两个月,叶信就会从昏迷中醒转。

  这一天,鲁药师象上班一样又走进了叶信的厢房,那魔族少女正小心的为叶信擦洗着身体,她用的都是鲁药师配制的药水,有助于叶信的元脉恢复。

  看到鲁药师走进来,那魔族少女简单收拾了一下,随后端着木盘走出厢房,而鲁药师掏出两颗刚刚炼成的丹药,用温水化开,接着又用一柄小金刀撬开叶信的嘴唇,把药水一滴一滴倒进去。

  那魔族少女闲着没事,坐在紫貂傍边,饶有兴趣的和紫貂聊着天,紫貂只是懒洋洋的趴着,好像没心情理会那魔族少女。

  这时,魔族长者从空中落下,他肩上扛着一只幼年麋鹿,把麋鹿扔到地上,看了看那魔族少女:“月,你没事就活动活动筋骨,和那灵貂啰嗦什么?它又不会说话,浪费时间。”

  “爹,你懂什么?”那魔族少女娇嗔的说道:“和它成朋友了,或许它还能送给我们一些宝贝呢。”

  “哦?”魔族长者的视线落在紫貂身上:“它还有那种超品元石?”

  “不知道呢,但值得我们试一试。”那魔族少女说道。

  紫貂眯起的眼缝中闪烁一缕不屑之色,以前它只是聪明,能听懂人言,却不懂勾心斗角之事,也没有人教它,鲁药师和它说得那些,是让它真正开智了,再想让它傻头傻脑的把宝贝交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魔族长者刚想说话,院门突然被人敲响了,他愣了愣,随后喝道:“谁啊?”

  院门被推开,两个年轻修士并肩走了进来,那庄主陪着笑脸跟在后面,看到魔族父女,急忙叫道:“亮,两位贵人要见你,还不快点过来拜见贵人?!”

  魔族长者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急忙向前走了几步,深深施了一礼:“亮见过贵人,两位贵人能光临寒舍,亮心中实在是不胜惶恐,不知道……”

  “好了。”其中一个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摆了摆手:“我们还要赶路,没时间和你啰嗦,我问你,这颗元石是你拿出来的?”

  说完,那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手腕一翻,手中多出了一颗灿金色的元石,但元石上端好像被剖开了,有些缺损。

  魔族长者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曾经是他的元石,心中不由一阵肉痛,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了那庄主身上。

  “不用看我,你据实回答。”那庄主的表情似乎比魔族长者更紧张。

  “是我找到的。”魔族长者知道没办法抵赖,只得老老实实的说道。

  在厢房内,鲁药师顺着门缝向外看去,正看到了年轻修士手中的元石,他的脸颊一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心中有气又恨。

  鲁药师万万没想到,紫貂在看到他之前,居然送出去过一颗同样的元石,这种东西也能露给外人看?纯粹是自取灭亡!

  他恨自己,因为贪念,他不想把和紫貂之间的交易告诉两个魔族,心中下意识的要回避此事,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询问;他更恨那魔族长者,也是经历过挫折的,怎么一点都不长记性?连最起码的防范之心都没有,如果早和他提起收到过这种超品元石,而且落在别人手里,他肯定会想办法离开这小山庄,现在,想走也走不掉了。

  “你在什么地方找到的?”那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追问道。

  “就在森林里,一条无名河的河边。”魔族长者回答得很流畅,因为确实是在那里得到的元石。

  “有意思……”那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冷笑道:“坦白告诉你,这种超品元石是我们院的贡品,在森林里捡到的?你当我们是傻子?!也罢,既然你不想说实话,那就跟着我们走一趟吧。”

  魔族长者脸色大变,身形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那庄主的脸色也变得,急声叫道:“公子,你们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在我的庄子里抓人,恐怕不太好吧……”

  “不太好?”另一个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淡淡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你要扛下了?”

  那庄主的脸色有些发青,眼珠滴流乱转,但不敢搭茬。

  “夏庄主,你就别参和了。”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说道:“别说你,就算是游半城在,也会有多远就躲多远,看来你只知道我们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却不知道我们是谁,否则,你也会躲开的。”

  那庄主的脸色一变再变,但并没有让步的意思,毕竟这是他的地盘,如果就这样让外人来折腾,他的声望会大损,庄子里的修士也有可能会离开,这里的人都会向他交纳年贡,本就是一种保护费,可事实证明他没办法保护人,那还有什么资格去收取年贡?

  “我叫白马,他叫高行。”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说道:“明白了?夏庄主,如果你还不知道死活,那就别怪我们了。”

  “天马行空?四大公子?!”那庄主露出惊骇之色。

  “四大公子只是同道谬赞而已。”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露出微笑。

  对面的魔族长者全身都在发抖,看来他也知道‘天马行空’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

  “亮,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元石?说啊!说实话!”那庄主冲着魔族长者吼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再敢胡说八道,谁都救不了你了!”

  魔族长者已是面如死灰,他绝对不想落在四大公子手里,那样会生不如死,但天大的好处就在眼前,如果说了实话,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他又不甘心。

  片刻,魔族长者嗫嚅着说道:“是……是一只灵貂送给我的。”

  两个年轻修士对视了一眼,那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问道:“是什么样的灵貂?有多大?”

  “和柴犬差不多大小,通体呈亮紫族长者说道。

  “是寻宝貂!”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眼中露出喜色,对同伴说道:“这种东西可是非常稀罕的,我们运气不错。“

  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使了个眼色,随后看向魔族长者:“灵貂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魔族长者说道:“我从铁线蛇的口中救了它,它把元石送给我,然后就跑进林子里,消失不见了。”

  “呵呵……你以为我们能信?”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皱起眉。

  “高行,你在这里盯着他,我到里面找一找。”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说道,他发现缩在墙角的魔族少女一直在用眼角偷瞥后面的厢房,不由起了疑心。

  “好。”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点头道。

  在厢房内,鲁药师匍匐在地上,正与紫貂低声说着什么,他说几句,紫貂便点点头。

  那魔族少女见青袍年轻修士笔直走向厢房,心中急了,也来不及思考,突然放声叫道:“小貂,快跑!快跑啊!!”

  “放肆!”青袍年轻修士勃然大怒,随后抬手点向了魔族少女。

  “月!小心啊……”魔族长者见自己的独女陷入危险,纵身扑了过去,挡在魔族少女身前。

  轰……魔族长者的后背突然闪起一团火光,受到巨力攻击,他不由自主撞向前方,撞在魔族少女身上,又继续向前,魔族父女接连撞上了墙壁,接着滚落在地。

  魔族少女被撞得头晕眼花,她拼力挣起身,哀叫到:“爹……”

  魔族长者的身体几乎被炸断了,鲜血染红了墙壁、也染红了地面,他吃力的看着自己的独女,想说什么,但生机已然断绝,只是眨了眨眼睛,便咽下最后一口气,连一个字都没能留下。

  那夏庄主见对方悍然出手,双拳已然握紧,但他根本不敢动,别说他,就算他上面的游半城在这里,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