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七章 牺牲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就在这时,厢房后方传来清脆的破裂声,一道紫色的电光掠上墙头,那正是紫貂,紫貂落在墙上后,扭头向这边张望着。

  “寻宝貂!”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双眼陡然亮了起来。

  “小心,莫要伤了它!”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急忙叫道:“古典里记载过,寻宝貂非常聪明,如果你伤了它,那就再难驯服了,它一生一世都要与你为敌。”

  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稳住身形,他有些不敢动了。

  此刻厢房的门被推开了,鲁药师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魔族长者,显得很吃惊,随后扫视了一圈,陪笑道:“两位公子且慢动手,紫貂已经受到惊吓了,如果让它逃走,再想把他引回来就难了。”

  “你是什么人?”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放低了声音,他是担心自己声音过大,再次吓到寻宝貂。

  “我是庄里的药师。”鲁药师说道,随后他转头看了看墙头上的紫貂:“两位公子是想抓到那只紫貂么?我有办法。”

  “哦?你真有办法?”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急忙追问道。

  “老朽岂敢胡乱夸口?!”鲁药师笑了笑,随后说道:“两位公子稍微向后退一退,动作不要过大,绝不要动用元力,等紫貂心境变得平静了,我能把它引过来。”

  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缓缓向后退去,另一个年轻修士也在往后退,但他们只退到了门边,不让寻宝貂离开他们的视线。

  鲁药师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瓷瓶,随后他的眉头突然皱了皱,转身向魔族少女走去,那魔族少女抱着长者的尸体,在放声大哭,全然没有注意到鲁药师的靠近。

  鲁药师手腕一翻,手中多出了一根粗重的药杵,接着用药杵快速击打在那魔族少女的后脑上,那魔族少女的嚎哭声戛然而止,身形向后仰倒。

  “总算变得安静了……”鲁药师又向回走来,接着向那两个年轻修士陪笑道:“让两位见笑了,我也不想伤人,但她哭起来没完,紫貂是不会过来的。”

  “做你的事,别的不用管。”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说道。

  鲁药师把瓷瓶的瓶塞拔出来,接着又把瓷瓶里的药丸撒在地上,随后取出几包药粉,摊在手心中大概调配了一下各种药粉的分量,再次拿出另一个小瓷瓶,里面瓷瓶里倒出一种银色的液体,把药粉搅成糊状。

  鲁药师把药糊放在地上,捡起地上的药丸,放在药糊中,药丸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融化了,差不多有十几息的时间,空气中弥漫出了一种奇异的芳香。

  “只要两位公子不乱动,紫貂肯定会过来的。”鲁药师坐在地上,向着紫貂招了招手,随后又看向那两个年轻修士:“说实话,这些天老朽一直在和紫貂打交道,老朽虽然不知道它的来历,但能看得出它是一只罕见的灵兽,本来老朽是想把紫貂驯服……可两位公子来了,老朽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这种奇兽与老朽无缘啊!呵呵呵……老朽还是继续安安稳稳给人配制丹药吧。”

  “你倒是看得开。”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露出微笑。

  “放心,如果你帮我们抓到寻宝貂,我们自然有重赏。”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说道。

  “如果两位公子觉得老朽还有些用,那老朽也就安心了。”鲁药师笑道。

  紫貂突然用力抽动着鼻子,随后从墙头跳了下来,一点点向鲁药师靠近,鲁药师站起身,让到了一边,紫貂走到药糊前,围着药糊不停的转圈,转了七、八圈之后,似乎再无法承受药糊的诱惑了,凑上前用舌头在药糊上舔动着。

  时间不大,药糊已被紫貂吃掉了大半,紫貂的身体突然搐动了一下,随后慢慢趴在了地上,不过在它的双瞳合拢之前,它始终在盯着厢房的大门,眼中充满了不舍。

  鲁药师快步走上前,抱起紫貂,又向着那两个年轻修士走去。

  “你用的是什么药?寻宝貂不会受伤吧?”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皱眉问道。

  “是一种醉药,绝不会受伤的,就像人喝醉了酒一样,最多十几个小时,它就能醒过来了。”鲁药师说道。

  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松了口气,随后接着紫貂,深深的看了鲁药师一眼,点头道:“你,很不错!”

  “多谢公子夸奖,老朽不胜荣幸。”鲁药师点头哈腰的说道。

  “走了。”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说道,随后他转身向外走去。

  两个年轻修士并肩走出了院子,他们这一次来就是寻找更多的超品元石,虽然没能找到,但抓到了寻宝貂,绝对是意外惊喜,事已达成,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鲁药师保持着弓腰的姿势,看着那两个年轻修士走远,被遗忘了很久的夏庄主突然干咳了一声:“老鲁,有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我敢把寻宝貂留下来。”鲁药师淡淡说道:“如果我们两个都知道,你还敢留么?就算你敢,那我呢?我敢继续呆在庄子里么?”

  夏庄主沉默良久,长叹了一口气,鲁药师这几句话是诛心之言,象寻宝貂这种宝物,只能一个人独享秘密,鲁药师绝不可能把秘密转告给他的,那样是置自己于死地。

  “你这老家伙,好像一点都不生气?”夏庄主笑了笑。

  “我为什么要生气?”鲁药师反问道。

  “刚才那两个家伙说要给你重赏,等你把寻宝貂抓到了,他们却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夏庄主说道:“这般背信弃义,你还不生气?”

  “呵呵呵……这才是四大公子的风范。”鲁药师说道:“如果他们真的给了我赏赐,我反而要坐立不安了。”

  “论境界,你远不如我,论对这世道的勘透感悟,我远不如你。”夏庄主再次长叹一口气,随后扭头用怜悯的目光看了看那魔族少女,缓步向外走去。

  “夏庄主!”鲁药师说道。

  “老鲁,还有事?”夏庄主问道。

  “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月的。”鲁药师说道。

  夏庄主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也罢,你和亮走得很近,由你来说总比我要好一些。”

  鲁药师目送着夏庄主走远,随后关上院门,元力波动已经惊动了整个庄子的修士,不少人都走出了自己的居室,向这边张望,按理说,应该准备给魔族长者操办丧事了,所谓唇亡齿寒、兔死狐悲,庄子里的修士虽然相互间很少走动,但肯定会过来帮忙的,如此叶信就有可能被人发现。

  鲁药师让紫貂自投罗网,付出牺牲,争取宝贵的时间,现在他当然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照顾那魔族少女身上,他要赌一次,不止是自己赌,也要拉上叶信。

  鲁药师匆匆走进厢房,随后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接着从腰间取出一支小匣子,匣子里摆放着数列金黄色的丹药,他从中间取出一颗丹药,随后把匣子扔到一边,任由里面的丹药滚落满地。

  鲁药师掏出一柄小金刀,慢慢把丹药剖开,丹药内露出一抹黑色,接着他用小金刀仔细的削着丹皮,原来在丹药中藏着一颗黑色的丹药。

  鲁药师眼中满是唏嘘,他又用小金刀把黑色的丹药慢慢剖开,里面露出了火红色。

  “这颗元霞丹原本是给我自己留的……可惜,我恐怕是没办法步入证道境巅峰了……”鲁药师喃喃的说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我苦苦守着元霞丹守了几十年,好像就是为了你守的……”

  鲁药师的心防是很重的,他为了保护元霞丹,用了上两层伪装,就是一个证明,而他的感叹也是发自肺腑,如果换一个时间场景,有人用重金买他的元霞丹,他是绝对不会交换的,手中握着元霞丹,代表着他还拥有希望,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希望卖出去?!

  可情势一步步把他逼到了这种境地,那两个年轻修士视人命如草菅,他愤怒;这些天他与紫貂的关系搞得很亲近,不得不把紫貂送出去,他心痛;如果想挽回局面,让行恶者受到惩罚,只能寄托于一个奇迹,用元霞丹引发的奇迹!

  这个时候,鲁药师有些犹豫,也有些怀疑自己,以四大公子的背景,他凭什么认为叶信能挽回一切么?也许……是因为那让他不寒而栗的煞气吧,年轻时,他走过无数大川大河,见识过很多高人,但从没有谁能象叶信一样,纵使躺在那里、昏迷不醒,也让他感受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鲁药师把火红色的元霞丹放入叶信口中,叶信几年来都没有变化的脸陡然抽搐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痛苦。

  元霞丹入口即化,融入到叶信的血脉之中,片刻间,一道道七彩斑斓的霞光透过叶信的衣服,逸散出来,接着又渗透到厢房外,并且慢慢膨胀开。())。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