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八章 死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霞光的膨胀度在以几何数倍增,只是几息的时间,霞光已冲上天际,云层被震得支离破碎,一股恐怖到了极点的元力波动瞬间扫过大地。?

  刚刚进了自己的家门的夏庄主就象中了箭的兔子一般跳起来,几步冲到外面,目瞪口呆的看向元力波动传来的方向。

  那些围观的修士已经散去了,而剧烈的元力波动如水银泻地般扫过山庄的每一个角落,那些修士带着惊恐之色又跑出来了。

  已经驰出十余里开外的两个年轻修士也停下身形,皱眉向后方看去。

  “那边生了什么事?”穿着青袍的年轻修士喃喃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小乘境的修士才能引这种霞光和元力波动,我们惹不起。”穿着白袍的年轻修士盯着空中翻滚的云气:“而且我们手里有寻宝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感觉这里好像成了是非之地,还是快走吧。”

  厢房内的鲁药师已经被叶信无意识散出的气息推到了墙角,动弹不得,整座厢房都在簌簌抖,窗户上的玻璃早被震碎了,紧接着天花板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鲁药师死死的盯着叶信,为叶信治疗了这么久,他根据叶信的元脉判断出叶信的实力已在证道境巅峰,所以才会拿出自己珍藏了几十年的元霞丹,但引的结果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叶信以匪夷所思的度步入了小乘境,元力波动继续攀升,短短的时间内,叶信便跨越了小乘境初阶,步入中阶。

  在年轻时的历练中,鲁药师有幸目睹过修士勘破小乘境,但接连跨越两阶又是什么鬼?!这种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疗伤的丹药有很多种,但再神奇的丹药,也比不上进阶带来的恢复力,在突破屏障的瞬间,修士会奇迹般的达到全盛状态,所以,鲁药师知道,叶信很快就会清醒过来了。

  轰……厢房终于承受不住冲击,轰然坍塌,就在这时,叶信睁开了双眼,他第一眼看都的是房梁冲着自己砸下来,完全是条件反射,叶信伸出手,向上撑去。

  轰轰……坍塌的厢房猛地爆炸了,无数破砖断瓦向四面八方扫射,只射出数百米开外,打得那些修士抱头鼠窜,鲁药师也飞了出去,远远滚落在残破的院子外。

  鲁药师被打得头破血流、双眼阵阵黑,但在恢复神智的第一时间,他便拼尽全力跳了起来,向厢房的位置冲去,这件事,几乎已然他倾尽所有,以后在庄子里也混不下去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叶信第一眼看到他。

  当鲁药师冲回去的时候,叶信已然站起身,鲁药师强忍着剧痛,还有双耳轰鸣的不适感,挤出笑容,想和叶信说话,却现叶信的双眼紧紧闭着,他很知机的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叶信在脑海中努力回想着那个肩后有双剑的修士,他从来没象现在这样痛恨过谁,所以要回忆星门内生的一切,把那个修士、连同那群人都牢牢记住!

  那个修士是从另一座星门过来的,按理说,星门之间不允许自相残杀,但这种规矩对叶信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他们死定了,或者,死的是他叶信!

  没有人可以阻拦他!

  就算是这证道境中星殿的殿主,也不能阻止他报仇。

  良久良久,叶信慢慢张开了双眼,心中翻滚的怒火也熄灭了,他并不是忘记了仇恨,而是要保持理智,保持理智才能更完美的复仇。

  “老朽鲁知明见过主上。”鲁药师尽可能让自己显得不卑不亢,但一颗心跳得很厉害,他完全不了解叶信的秉性,虽然他对叶信做了很多,可如果叶信一点不领他的情,他也毫无办法,只能找地方撞墙去了。

  叶信的视线落在了鲁知明身上,随后又看向自己的双手,那种力量的滂湃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在证道世,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天地法则的压制,让他很不舒服,不管是行走坐卧,都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此刻,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他的身体异常轻盈,元脉中流动的元气恍若海啸,一旦释放出去,足以碾碎前方的一切!

  “是你救了我?”叶信悠悠说道,他自知伤得非常非常重,如果没有别人帮助,他不可能莫名其妙突破小乘境,甚至他的元府中已出现由霞光凝成的天穹。

  “我一直在为主上疗伤,最后迫不得已,只能冒险给主上服下了元霞丹。”鲁药师叹道:“幸好主上的根基非常扎实,一举勘破仙凡天堑,否则的话,知明万死也难辞其咎!”

  小乘境被称为仙凡天堑,初萌境是人与修士的壁垒,小乘境则是人与仙的分水岭,进入了小乘境,才有资格成为一方霸主,譬如魔族的幽燕王、烟树王等,都拥有小乘境的战力。

  “哦,让你受累了。”叶信说道。

  鲁药师陡然感觉遍体冰冷,他心中在呐喊着,是元霞丹啊!元霞丹!到底知道不知道元霞丹代表着什么?完了……这一次应该是闹得血本无归了……

  鲁药师并不了解叶信的来历和底蕴,叶信也没有故作姿态,因为在进入星门之前,泥生和他长谈过不少证道世的事情,那个时候泥生拍胸脯保证,到了证道世,他会直接找上星殿,拿到几十颗元霞丹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在叶信看来,这老者给自己服下了一颗元霞丹,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叶信手腕一翻,手中多出了一只小匣子,里面装着十几颗伪丹,他拿出一颗伪丹扔到自己嘴里,随后咽了下去。

  伪丹化作万千道金色的丝线,融入到元脉之中,最后聚集到元府之内,凝成一颗光球。

  突破小乘境,等于是把小桶换成了大桶,但桶里的水不会生变化,原来有多少现在还有多少,现在叶信急需补充元气。

  服下伪丹之后,叶信想把匣子收回去,却又愣了愣,元府内的伪丹竟然在快缩小,原来在浮尘世,一颗足够补充他几个月的消耗,现在怎么消融得如此之快?

  叶信微微合上眼帘,返观内视,观察了片刻,确定不是错觉,又从匣子里取出几颗伪丹,都扔到嘴里。

  鲁药师在一边看得脸颊不停抽搐着,那是伪丹啊!你把伪丹当成糖豆吃呢?!

  叶信很擅长察言观色,更何况鲁药师已失去自控了,他当然能看得出鲁药师心中的渴望,随后笑了笑,把小匣子扔给了鲁药师。

  鲁药师一惊,手忙脚乱的把小匣子接住,错愕的说道:“主上,这是……”

  “给你的。”叶信说道,其实他没有不领鲁药师的人情,毕竟救了他叶信,当然要有所回报,只不过他确实没把元霞丹当回事。

  “主上,使不得使不得……”鲁药师连声叫道,随后要把小匣子还给叶信。

  “你拿着吧,我还有。”叶信微微皱了皱眉。

  鲁药师看出叶信是真的要给他,呆了呆,差点老泪纵横,虽然勉强忍住,但眼眶已变得湿润了。

  “我想到别的地方走走,你和我一起走吧。”叶信说道。

  “老朽愿效犬马之劳!”鲁药师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叶信问道。

  “不过主上的寻宝貂已经被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抓走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寻宝貂救回来?”鲁药师说道。

  “什么寻宝貂?”叶信听不懂。

  “我……那寻宝貂不是主上养的灵兽?”鲁药师也有些蒙了。

  “你是说……寻宝貂?”叶信猛然想起了那只紫貂:“你见过它?它在哪里?!”

  鲁药师见叶信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狰狞,心中有些怯怯,但还是照实回答了:“寻宝貂被四大公子中的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抓走了!”

  叶信变作了一具雕像,良久良久,他长长吁出一口气。

  叶信本以为,九鼎星堂的修士已经全部被害死了,所以他当初才会急怒攻心,现在突然听到紫貂还活着,无疑是一颗定心丸。

  因为紫貂的实力是最差的,连天诛莲都比不了,如果紫貂活着,证明其他人生存的几率也都很大!

  “主上?主上?”鲁药师见叶信半晌不言语,试探着说道。

  “你说说,那寻宝貂是怎么回事?”叶信问道。

  鲁药师便把这几个月来生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从紫貂去找魔族父女,让他们帮着救叶信,再到魔族父女请了他来医治,最后是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的出现。

  鲁药师也没忘了寻宝貂的牺牲,当时他感觉到情况不妙,一旦让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现叶信,肯定要另生枝节,而叶信一直昏迷不醒,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他要求寻宝貂自投罗网,让白马公子和高行公子满意,自然就会离开了。

  叶信一直在听着,脸色平静,他经历过的腥风血雨已经太多太多了,不会让别人轻易看出自己的喜怒哀乐。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