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二九章 目标,天瑞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说……我已经昏迷了多久?”叶信缓缓问道。

  “寻宝貂告诉我应该是五年了。”鲁药师说道。

  “五年了啊……”叶信的表情显得有些惆怅,修行本应该是争分夺秒的,稍有懈怠,就会被后来者追上,他的生命明白无故少了五年,自然会感觉不太舒服。

  院中的三间房子都被叶信爆的气息摧毁,院墙也倒了大半,周围的修士能看到院中的景象,那位夏庄主也在修士们之中,但没有人敢靠近。

  叶信刚刚接连晋升两阶,达到了小乘境中阶,他的元脉有些不稳,散出的元力波动时而如涟漪般换换震荡着,时而又莫名的变得剧烈起来,而且叶信每一次呼吸,都有闪烁的霞光随着叶信的呼气与吸气不停膨胀收缩着,这种气势显得很惊人。

  所以,那些修士根本不敢靠近,包括那夏庄主在内。

  这是,堆在地上的瓦砾开始蠕动起来,接着那魔族少女吃力的从瓦砾下探出身体,她扫视了一圈,用惊恐的声音叫道:“爹?爹爹……”

  “她就是月?”叶信问道。

  “是的。”鲁药师说道:“亮被高行公子和白马公子所害,她的情绪很不稳,主上,你先在这里稍等一等,我去劝慰劝慰她。”

  “去吧。”叶信点头道。

  鲁药师快步走向魔族少女,而叶信抬头看向庄子后方的远山,他接连吃下了七颗伪丹,元府中凝结的光球已变得非常庞大,但纵使这样,差不多几天之后,丹气就会消耗殆尽,还要继续服用伪丹。

  以前的元府是密闭性的,现在却好像变得开放了,他能清晰的感应到元府中的元气正不断向外弥散,在身体周围形成闪烁的霞光。

  这应该是刚刚步入小乘境所引的效应,他背后有真真支撑,都感觉无法接受这种消耗,如果会长年累月的消耗下去,这片证道境又有几个修士能承受得了?

  如果泥生在就好了,肯定能给出一个答案,但现在连泥生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鲁药师的声音放得很轻,但措辞非常严厉:“你还有脸哭?知不知道你爹就是你害死的?!多大的人了,居然还以为这世界以你为中心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听夏庄主说起过,你爹倒是通情理,而你却心怀嫉恨,怎么?收你们的年贡就是挖你的肉?你去问问天下的修士,哪个修行不会付出代价?你在这里安安心心吃住,安安心心的修行,凭什么?人家夏庄主欠你的?”

  “夏庄主为人还算不错的,他知道你恨他,却懒得和你计较,说起这个我更来火,行,就算你有道理,你可以恨他,但你在心里恨不行么?一定要让人看出来?知不知道什么叫城府?”

  “坦白说,在我眼里,你就是白痴!呵呵呵……你算个什么东西?可以到处泄你的小脾气?也就是在这庄子里,夏庄主看你小,不和你认真,平时又有你爹护着你,如果到了外面,就你这秉性,分分钟让人碾死!”

  “告诉你,虽然我说得狠了一些,但我是为了你好,你爹已经不在了,如果你还想好好的活下去,那就别忘了我说的话!”

  “呦呵?你要有脸去怪人家夏庄主?麻烦是你惹的,他凭什么为你出头?再说了,他敢出头么?他们刚进门的时候,夏庄主是什么样子?你瞎么?难道看不出来那两个人是我们根本惹不起的?!”

  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他不想再听了,返观内视,开始观察元府中的变化。

  从证道境步入小乘境,简直就像换了一个身体一样,他的元脉在震荡,骨骼在震荡,元府亦在震荡,丹气在快滋补着他的身体,让他一步步向全盛状态攀升。

  不知道过了多久,鲁药师带着那魔族少女向叶信这边走来,叶信也睁开了眼睛,那魔族少女的气色似乎已回复了一些,但显得有些木讷,那边已经用瓦砾堆起了一座新坟,用一块木板做墓碑,但墓碑上没有字。

  “你们是要跟着我走么?”叶信说道:“不过我要先告诉你们,留下来未必活不下去,跟着我周也未必会平步青云,再想想吧,免得到时候后悔。”

  “我已经想了很久了。”鲁药师陪笑道:“我的年纪越来越大,趁着心中还剩那么一点热血,陪着主上到各处历练历练总归是好的,如果再拖上几年,估计就算有机会,我也不想走出去了。”

  “月,你呢?”叶信看向那魔族少女。

  那魔族少女转过去,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座新坟,好像是在告别,随后又转过来,向叶信点了点头。

  “点头是什么意思?”叶信说道。

  “主上,我刚才骂她骂得太狠,搞得她不会说话了。”鲁药师急忙说道:“可她和我一起我过来了,肯定是要跟着主上一起走的。”

  “也罢,我会给你们找一个前程的。”叶信说道:“你说的那什么四大公子,是哪个宗门的修士?”

  “是天瑞院的修士。”鲁药师说道:“四大公子分别是薛天、白马、高行、曲空,合起来就是天马行空四公子,他们在天瑞院分管风、火、海、山四部,是天瑞院院主阳子都的爱徒。”

  “去天瑞院怎么走?你知道吧?”叶信问道。

  “天瑞院自然在天瑞山。”鲁药师顿了顿:“方圆万里之地,没有哪个修士不知道天瑞山的,难道主上没听说过?”

  “不知道。”叶信一笑:“鲁知明,既然你要跟着我,有些事情我得先和你交代一下。”

  “主上请讲。”鲁药师认真的说道。

  “看得出来,你的心思很活泛,这是件好事,总比那些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强多了。”叶信说道:“但你要注意,不要在我面前卖弄小聪明,我的来历,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用不着想方设法试探。”

  “是老朽的错。”鲁药师低眉顺眼的回道。

  “我不是吓唬你,相反,是为了你前程。”叶信说道:“你救了我,我也不想辜负你,如果换了别人,我不会提醒的,只会在暗中默默观察,当我认为那个人不可靠的时候,自然要不动声色的把他当成弃子。”

  鲁药师暗自心惊,刚才他确实存了试探叶信来历的目的,没想到叶信当即识破了他的用心,这个年轻人,不太容易伺候……

  “走吧,你带路,去天瑞山。”叶信说道。

  “去天瑞山……做什么?”鲁药师本能的问道,随后又陪起笑脸:“主上不要介意,我只是问一下,好安排主上的行程。”

  “自然是把我的寻宝貂拿回来。”叶信说道。

  “主上不用几封快信?不和宗门交代一下么?”鲁药师说道:“主上,我可不是别的意思,此去天瑞山,极有可能与四大公子生冲突,甚至可能惹上阳子都,就这么去天瑞山,我们势单力薄,可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我们总要仔细谋划一下的。”

  “呵呵……”叶信忍不住笑出了声。

  “主上……笑什么?莫非老朽想差了?”鲁药师满脸不解。

  “几年前,我和你一样,凡事都要仔细谋划,没有八、九分把握就不会出手。”叶信说道:“不过这一次险死还生之后,心境有些变了,总是做自己有把握的事,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好生无趣,而且我算来算去,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却怎么都没算到最后一步,才落入如此下场,人算总不如天算,既然算不过这苍天,继续算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可是可是……”鲁药师有些急了:“那阳子都有小乘境巅峰的修为,比主上的修为高了一大截,而且天瑞山强者如云、人才济济,主上只一人,去天瑞山岂不是送死?还请主上稍安勿躁,由老朽为主上仔细想想办法。“

  叶信不由大笑,他上下打量着鲁药师,随后漫应道:“好啊,我就等你想办法了,如果觉得你的办法不错,我也听你的。”

  事实上叶信准备直接打上天瑞山,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擅长布局,但布局先要有子可以操控,现在他落得孤零零一个人,所有的部下都失去了联系,只能自己操刀上阵了。

  而且证道世漫无边际,据泥生所说,不知道要比浮尘世大出多少倍,他想把人找齐,三两年内是绝无可能的。

  小紫貂就是一个证明!

  紫貂能一路找过来,应该是用某种方法一早锁定了他的气息,紫貂被称为寻宝貂,肯定有相关的特殊能力。

  可是,小紫貂在路上耗费了近五年,单单从这点,叶信已经估测到证道世有多么大了。

  “我们走吧,办法可以在路上想。”叶信说道。

  说完,他缓步向院外走去,那魔族少女迈着僵硬的步伐跟在后面,鲁药师追了几步,突然站定,缓缓扫视着整个村庄,他在告别,而且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这里虽然很安全,但死气沉沉毫无生机,每一个修士都在苟延残喘,如果是想安静的等死,固然是个好地方,可如果还想向上走,那就必须摆脱这种没有生机的安逸。(。)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