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三零章 未知血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个年轻修士,一个老仆,一个木讷的侍女,这就是叶信三人的临时组合,不过官道上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有,叶信三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转眼走了近三个月,距离天瑞山是越来越近了,叶信每到一地,都会寻个最热闹的酒楼吃饭,注意目的是探听消息,只是,从没听到过他所熟悉的名字,如果鬼十三、萧魔指等人都平安无事,以他们的能力,绝不会成泛泛之辈,用不了几年就能名声大噪,没听到应该是证道世太大了。

  叶信走得很轻松,那鲁药师却每日都处在煎熬之中,因为他试图想出一个完美的方案去救寻宝貂,可惜,目标太强大,他与天瑞山相比,只是蝼蚁之辈,想对付天瑞院谈何容易?

  所以,鲁药师显得很痛苦,而且他思考的时间喜欢捋胡子,可那把稀疏的胡子都快被他揪光了,也依然是一片茫然不知方向。

  叶信一直没理会鲁药师,任由鲁药师去折腾自己,这个人习性如何、能力如何,他还在慢慢品,想得到他叶信的信任,总得有几分本事。

  这一天,叶信三人进入了松山城,此地距离天瑞山已只有八百余里了,叶信照常在酒楼中消磨时光,月照常像个雕塑般站在叶信身边,鲁药师也照常出去奔走想办法。

  一直到将近深夜,叶信才走出酒楼,回到预定的客栈,月在一路上虽然始终没说过话,但并不是真的傻了,至少知道怎么样服侍人,等叶信落座,月开始为叶信沏茶,正忙着,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了,鲁药师满脸兴奋的走了进来,而月被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失手掉在地上。

  “月,你怎么搞的?”鲁药师急忙说道,这也是他的小聪明,其实他明白自己有些失态了,但不能承认自己有错,所以先发制人,以月现在的心性,应该不会出言辩驳。

  果然,月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蹲下去,慢条斯理的收拾着茶杯的碎片,但一个不小心,竟然被碎片割破了手指,不管怎么说,她也达到了凝气境,筋骨皮肉都要比常人坚韧得多,能被茶杯的碎片割破,也太过心不在焉了,而且她根本没注意自己的手指在流血,或者说看到了也不在乎,继续收拾着碎片。

  叶信突然皱了皱眉:“月,你过来。”

  这句话月倒是做出反应了,她缓步走上前,用无神的双眼看着叶信。

  “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叶信说道。

  月伸出双手,叶信用指尖抹了一点血迹,放在自己眼前仔细观察着,在鲁药师眼里,那只是鲜血,但叶信有神念,他能发现被人看不到的东西。

  良久,叶信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家祖上的来历?”

  月摇了摇头,她对此是一无所知的,或许她的父亲能知道一点,可惜现在她的父亲已经被四大公子所害,再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了。

  “我以前有一个魔族朋友,她告诉过我一些魔族的事情。”叶信缓缓说道:“魔族的传承主要靠血脉,你的血脉有些古怪……虽然传到你身上,已经变得非常微弱了,但并没有消失,嗯……你修炼的法门是什么?”

  月又摇了摇头。

  “没有法门?”叶信顿了顿:“那你的本命技是什么?”

  月再一次摇了摇头。

  “没有法门?没有本命技?那你是怎么突破凝气境的?”叶信露出诧异之色。

  “我有家传的吐纳之术。”月终于开了口,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她的舌头有些僵硬,吐字不太清楚。

  “你就在这里行吐纳之术,已十息为准。”叶信说道。

  月盘坐在地上,先稳定心神,片刻,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越来越快,开始的时候两三秒呼吸一次,最后每一秒都会呼吸两次以上,胸膛的起伏变得非常剧烈,接着她的身形突然一顿,呼吸又开始变得深长起来,每一次呼吸都差不多有一分钟,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效应,到了呼吸七、八次之后,她的鼻尖喷出几点很微弱的银色火星。

  吐纳十次之后,月重新张开双眼,看向叶信,叶信沉吟着,他看不出所以然来,如果幽燕王在这里就好了,肯定能看出月的天赋是高是低。

  “仅仅是靠着吐纳之术,达到凝气境,也真不容易。”叶信说道:“这样,我这里有几种法门,你先自己领悟一下,虽然没办法取代你自己的传承,但有了法门你的进境能更快一些,等以后遇到其他魔族修士,再想办法也不晚,过来吧。”

  月走到叶信身前,茫然不知所措的看着叶信。

  叶信取出泥生送给他的玉简,另一手的食指点在了月的眉心上:“不要害怕,把你的心念和元府放开,或许会有些震荡,忍一忍就好,千万不要排斥我,否则你会受重伤的。”

  “嗯。”月低低应了一声,随后闭上了双眼。

  叶信运转神念,手中的玉简陡然散发出耀眼的光华,月的身形陡然向后仰了一下,接着身不由己坐到了地上,她的眉心紧皱,双拳紧握,似乎在勉强忍受叶信神念的冲击。

  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月再次张开眼睛,随后吃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教你的,虽然不是魔族的法门,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仔细参悟一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叶信说道。

  “想不到主上竟然有这种仙家手段!”鲁药师惊喜交加的说道,随后看向月:“月,你还傻站着做什么?快谢谢主上的大恩!”

  “月拜见师尊!”月突然双膝跪倒在地:“月虽然愚钝,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就算您认为月的天资愚钝,不愿收月入门墙,月这一生一世,都会把您视作亲父侍奉。”

  气氛突然变得安静了,鲁药师不由咧了咧嘴,好似有些牙疼,都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或有一得,这个月平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在最关键的时候居然做出了最正确的事,不过有些冒险了。

  叶信没想到月会来这一出,他有些迟疑,如果月的天赋极佳,他倒是不介意再收一个弟子,如果月的天赋不堪造就,以后会成为包袱,可他偏偏看不出月的天资如何,有些两难,不过,月的那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让他的心有些软了,让他想起了被埋在废墟下的魔族长者。

  归根结底,是他的出现,让月痛失至亲。

  叶信的视线再次落在指尖的血迹上,良久,他点点头:“也罢,我就收下你这个弟子了,之前我已经收下了一个弟子,你在门下排行第二,希望你能刻苦精进,经受得起磨练。”

  “多谢师尊!”月匍匐下去,连续给叶信扣头,她一方面是感激叶信收下了她,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叶信看到她扭曲的脸,此时此刻,她真的想放声大哭,但哭是弱者的表现,这短短几个月里,她领悟了很多很多。

  叶信端坐不动,他有资格接受月的大礼,得到他的承认,月将拥有寻常修士无法想象的资源,可算是一步登天了,不过最后结果如何,还要看月自己的天赋,还有是不是够努力。

  天赋传承这种东西,太过重要了,都说成功是靠百分之一的天才、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这种鸡汤纯粹是骗人的,在起步的时候,是否勤奋确实拥有决定性的作用,但都走到高处,天赋和传承的差距就成了无法逾越的天堑。

  有的人就是跑得快,有的人就是跳得高,有的人就是力气大,顺势而为,在他们擅长的领域有可能得到惊人的成绩,可让他们相互交换职业,就算比别人多付出几倍的汗水,也不太可能做出一番成就。

  就说他叶信,如果不是夺取了钟馗的神能,如果不是得到了贪狼战诀,他有可能进入证道世么?那么最好的结果,只是搞掉了铁心圣,实际控制了大卫国,并且为此沾沾自喜,认为人生登顶不过如此。

  “想不到主上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亲传弟子了。”鲁药师叹道。

  “好了,起来吧。”叶信对月说道,随后看向鲁药师:“你刚才兴冲冲的跑进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主上,我有办法把寻宝貂抢回来了!”鲁药师这才想起了正事。

  “哦?说说看!”叶信心中暗笑,还不错,憋了快三个月,总算是憋出点眉目了。

  “我今天出去走动,在街上遇到了一列车队,有十几个修士保护,我和别人问了问,是天瑞山的车队。”鲁药师说道:“真是无巧不成书,车队里有一个女人,叫白莹,她是白马的亲姐姐,也是薛天的双修道侣,我准备明天一早追上去,擒住那女人,然后逼着天瑞院用寻宝貂来换!”

  说完,鲁药师观察着叶信的脸色:“我知道这种办法有些龌龊无耻,但……天瑞院的势力太大了,想直来直去让天瑞院交出寻宝貂,是绝不可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