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三四章 螳螂捕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魏东山不说话了,靠在车厢壁上做假寐状,他担心自己继续和叶信聊下去,说不定就要失控。

  叶信也不再理会魏东山了,看了一会地图,便把地图收了起来。

  转眼过了两个多小时,马车的速度开始变得缓慢了,魏东山这才睁开眼,向外看了看:“兄台,到地方了。”

  “你在前面带路吧。”叶信说道。

  魏东山当先向着山坡走去,马车的车夫开始调转马头,驰向另一个方向,而兄弟会的修士开始清理马车留下的痕迹,随后散入到山林中。

  走上山坡,魏东山在前面继续向上走,差不多有数百息的时间,他走到了一座悬崖边,探头向下观望着。

  官道就在悬崖下,悬崖不高,但也不矮,有一百余米,在悬崖边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每一个角落,还有山林间时而闪动的人影,一切都一览无余。

  “兄台,为了你的事,我可是豁出去了。”魏东山用邀功的口吻说道:“从前面那块石头,一直到这边路边的樟树,沿途二百米我都布了禁制,定让天瑞山的人进得来、出不去!唉……说实话,这次生意我几乎没赚头,说不定还要赔本呢。”

  “杀了两个小乘境的大修,你们怎么可能赔本?”叶信淡淡说道:“何况,你已经找到下家了吧?”

  “兄台是什么意思?”魏东山露出惊骇之色。

  叶信笑了笑,如果魏东山只是个贪欲极强的人,还符合逻辑,但种种迹象表明,魏东山虽然贪婪,但贪得很谨慎,有足够的自控力,在距离天瑞山不远的地方,抢掠天瑞院的车队,这种行动太过疯狂,魏东山不像是习惯孤注一掷的人,难道他以后不想在松山城混下去了?

  其实最后一句话就是答案,魏东山对兄弟会应该抱有很深的怨念,他已经做好了卷铺盖走人、叛出兄弟会的准备。

  魏东山再不敢与叶信说话了,心中惊涛骇浪难平,他怎么也想不出,自己到底什么地方露了马脚,让叶信猜到了他的打算?!

  时间还在流逝着,转眼过了一个多小时,林中响起尖锐的哨声,那些在林中闪动的人影都消失了,魏东山离开崖边,向后退了几步,他的视线极力避免与叶信对视:“兄台,向后退一退,莫要打草惊蛇了。”

  叶信点点头,向后退了几步。

  片刻,山崖下传来马蹄声,天瑞山的车队终于驰入了山谷,叶信的神色依然很平静,而魏东山的双拳不由自主握紧,同时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下一刻,剧烈的元力波动骤然在密林中炸起,几支呼啸的利箭穿出树梢,向着官道落去。

  那几支箭并没有锁定飞驰的马车,而是落在了泥土中,轰轰轰轰……埋在泥土下的禁制全部被引爆,官道瞬间被炸裂开,无数沙尘冲天而起,月和鲁药师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山崖都被震得簌簌发抖,双耳也冲到冲击,被震得嗡嗡作响。

  魏东山长吸一口气,快步返回崖边,向下看去,不过到处都是弥漫的沙尘,根本看不到东西,叶信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杀……”下方传来的喊杀声,数百个兄弟会的修士如飞燕般从林中掠出,从各个方向围了过来。

  腾起的沙尘在下落,视野逐渐变得清晰,被炸成一地残骸的车队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魏东山显得很错愕,瞪大眼睛盯着崖底。

  兄弟会的修士冲入沙尘中,只有几息的时间,一个惊恐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大哥,只有几个车夫的尸体,马车里什么都没有,我们中计了!中计了!!!”

  魏东山脸色大变,陡然向后退了几步,用恶毒的目光看向叶信:“你……你是天瑞山的修士?!”

  魏东山有自己的猜想,这肯定是叶信给他设下的局,天瑞院想除掉松山城的兄弟会分堂,苦于没有借口,所有由叶信出面让他们袭击天瑞山的车队,如此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松山城兄弟会一网打尽了。

  叶信的目光有几分怜悯,他摇摇头,随后伸手向天空指了指。

  魏东山抬头向天空看去,看到一个象小船一样的东西正缓缓落下,他的脸颊象被人劈面轰了一拳似的瞬间扭曲了,发出非人的尖叫声:“证道飞舟!!”

  几颗火球从小船上飞了下来,刚刚出现的时候只有车轮大小,等将要落在官道上时,已变成了直径达十余米的巨型火球。

  轰……轰轰轰……剧烈的爆炸声再次炸响,火光翻滚着膨胀开,顺着山崖直卷向高空,在山崖前凝成了一片艳红色的光幕,魏东山虽然及时向后退了几步,但光幕中蕴涵着惊人的高温,他的满头黑发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就好像烫了头一样。

  “霹雳火……燕无双……”魏东山的脸色已如死灰,天瑞院四大公子分管风、火、海、山四部,其实他们不过是管理杂事的而已,真正的权柄都掌握在老家伙们手里,霹雳火燕无双就是火院首座,实力在天瑞山排在前五之列。

  魏东山在松山城内是个大人物,可现在已经彻底发懵了,天瑞山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兄弟会要劫掠车队?而且就算天瑞山做了准备,让几个长老过来就可以了,怎么会惊动火院首座燕无双?!

  山崖下变得一片死寂,只能隐隐听到树木草丛燃烧发出的炸裂声,空中的证道飞舟缓缓降下,最后悬停在崖边。

  这艘证道飞舟并不大,十余米长,三米左右宽,船上坐着近二十个修士,为首的老者穿着一袭红袍,口鼻方正,不怒自威,应该就是霹雳火燕无双了,他身边各坐着一个老者,左侧的老者眼睛上蒙着纱布,可能是眼睛受了伤,另一个老者手中拄着拐杖,脸色很憔悴。

  不止魏东山在发抖,鲁药师也抖得厉害,就如叶信所说,他确实有些小聪明,但眼界太低,经验也不足,以他的见识去推测天瑞山的实力,肯定会闹出笑话。

  眼见天瑞山强援已至,昨天看到的那个白莹也坐在证道飞舟之内,鲁药师知道此事已无法善了,他生死当场倒是没什么,犯了错当然付出代价,可叶信因为轻信了他,也被卷在里面,让他悔恨难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天瑞院的车队?”霹雳火燕无双沉声喝道。

  魏东山更发懵了,什么意思?你们不是打探到了兄弟会的动向,才赶往松山城支援的么?还问他是谁?要杀就杀,何必戏弄人?!

  “燕叔,我认得他,他是兄弟会松山城分堂的大哥,叫魏东山。”后面的白莹冷冷说道:“这个王八蛋可是坏了我们大事!现在燕叔你已经出手,那些妖族再不可能上当了。”

  “说!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天瑞院的车队?!”霹雳火燕无双发出怒吼声。

  魏东山打了个激灵,等他看到叶信,突然计上心来,虽然幸免的机会并不大,但总要试一试的,他伸手指向叶信,口中发出哀叫声:“是他!都是他逼我!他抓了我的兄弟,用我兄弟的性命做要挟,让我在此处设伏,袭击上院的修士……“

  “此言差矣。”鲁药师向前几步,很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是我的主意,与叶小友无关。”

  他不再称呼叶信为主上,自然是想保护叶信。

  “你又是谁?”燕无双的视线落在了鲁药师身上。

  “在下鲁知明。”鲁药师不卑不亢的回道。

  “你为什么要谋害我们?”燕无双追问道。

  “这就要去问问你们天瑞山的四大畜生了。”鲁药师用讥诮的口吻说道。

  “四大畜生是……混账!”燕无双勃然大怒。

  叶信向前走了几步,拍了拍鲁药师的肩膀,示意鲁药师退后,鲁药师呆住了,用无法理解的目光盯着叶信,他知道叶信是个很有城府的人,但现在为什么变得这么蠢?连他这点苦心都看不出来?!

  叶信又往前走了两步,用好奇的目光盯着证道飞舟:“这就是证道飞舟……好东西!好东西啊!”

  “燕老,小心些,这小子身上的煞气惊人,应该是从行伍中走出来的。”那拄着拐杖的老者突然说道:“在军中修炼的修士很难勘破小乘境,可一旦跃过这道天堑,他们就会变得格外难缠!”

  “长泰,你上一次去云台点将阁,真的是被吓坏了。”蒙着双眼的老者接道:“已经过去了四年,你还是放不下么?”

  拄着拐杖的老者张口想说什么,但又叹了一声,把话咽了回去。

  燕无双的视线凝视着叶信,他看不出叶信的底细,但能感觉得到,叶信根本不惧怕他们。

  “报上你的宗门,或许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燕无双沉声说道。

  “我没有宗门,至于给不给我生路……并不重要,可以等一会再谈。”叶信微笑道:“不过在这之前,你们要先保护好我的证道飞舟。”(。)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