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三五章 突袭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什么?”燕无双愣住了。

  叶信突然向后急退,恍若一颗激射的炮弹一般,左手抓住了鲁药师,右手抓住了月,退着他们一起后退,叶信当然没什么,而身不由己被叶信拽着在空中飞掠的鲁药师和月,只感觉自己的胳膊好似要被叶信拽掉了,忍不住痛护出声。

  紧接着,叶信反手把月和鲁药师扔向高空,月倒是有点小机灵,明白了叶信应该是想让他们离开险地,勉强振动肉翼,稳住身形,随后飞向鲁药师,牢牢抓住了鲁药师的手。

  “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燕无双发出冷笑声,虽然看到叶信的表情显得更加讥诮了,但他无暇多想,立即运转元力,便要对叶信出手。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极其突兀的从地下穿了出来,闪电般掠向了证道飞舟,以燕无双为首的天瑞院修士都把注意力放在叶信身上,根本没料到竟然还有敌人,等他们发现有人影接应时,再做出反应已经晚了。

  轰……那人影挥出一掌,正轰击在证道飞舟的船底,足有十余米长的证道飞舟象一根稻草般翻滚着飞向空中,包括燕无双在内的天瑞院修士全都被甩飞出去。

  燕无双的怒吼声、还有其他修士的惊呼声连成一片,其中燕无双的反应最快,他伸出双掌一旋一推,一颗如车轮大的火球便向着那条人影激射而至。

  又一条人影从地下钻出,双手一卷,卷起无数如小镜片一样的东西,凝成一道数米高的镜墙,把他自己和同伴全部遮挡在后方。

  轰……燕无双的霹雳虎在镜墙上炸开了,爆开的火浪瞬间便笼罩住了方圆几十米的空间,不过,所有的火浪都在镜墙的这一段,连一颗小小的火星都穿不过去,并且镜墙上还有一种力量在把火浪推远。

  双眼失明的花非花处惊不乱,反手甩出一张灵符,在空中翻滚的证道飞舟立即恢复了稳定,并且向着他们掠来。

  下一刻,一条肉眼很难察觉的黑影从花非花身边掠过,快得已接近极限,纵使是叶信,也只是看到什么东西闪了一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非花的身形骤然变得僵硬了,紧接着他的脖颈间出现了一条血线,他的脑袋缓缓向一侧歪倒,随后他的脑袋与脖颈脱离开,砸在他的肩膀上,又滚落在地。

  “老花……”持着拐杖的季长泰发出悲痛的吼声,他扑到花非花身边,但也仅仅是扶住了将要倾倒的无头尸体。

  “嘿嘿嘿……”随着一阵古怪的奸笑声,又一条人影在四十余米外的地下钻了出来,扫视着天瑞院的修士,接着他的双手向内合拢,一道如黑洞状的漩涡出现在他的双掌之间。

  刺耳的尖啸声陡然炸起,万千道如钢钉状的黑芒爆射而出,卷向天瑞院的修士们。

  “小心!”季长泰目眦欲裂,他右手猛一用力,手中的拐杖便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接着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

  “有意思……”叶信喃喃的说道,这是他第一次目睹证道世大修之间的战斗,颇有顿开眼界的感觉。

  那最后出现的人影杀招很特殊,至少叶信以前从来没看到过,寻常的杀招,都是瞬间把杀伤力达到最大化,而那人影的杀招却是持续不断的,无数如钢钉状的黑芒不停的从漩涡中爆射出来,卷向天瑞院的修士们,简直就像是一架旋转机关炮在不停的扫射。

  而季长泰的实力并不弱,他全力挥舞出一道道剑幕,挡住了无数道黑芒的攻击,其他天瑞山修士也有些经验,第一时间便逃往季长泰身后,只有少数几个修士来不及反应,被黑芒射得千疮百孔。

  这时,又有一条黑影突然之间出现,从季长泰身边掠过,叶信已经有了准备,在黑影出现的一瞬间,便释放出神念,锁定了那条黑影。

  那是一个女子,外貌看起来有十八、九岁,穿着紧身的皮衣,不过皮衣只是把她身体的一些重点部位遮挡住了,大部分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显得非常香艳,而她的手中持着两柄只有三寸长、象三棱刺一样的匕首。

  那女子好像感应到了叶信神念的锁定,在她的身体沉入地下时,用好奇的目光瞄了叶信一眼。

  季长泰的身形骤然变得僵硬了,剑幕中断,无数道黑芒立即卷入人群,血花正成片的绽放,恍若天地间骤然出现了一片艳红色的海浪,季长泰倒了,天瑞院那些修士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还不到两息的时间,地上已铺满了零碎的骨肉,象是一面红地毯。

  燕无双想去支援,却被另外两条人影死死缠住,等他拼命逼退了那两条人影后,天瑞院已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燕无双用呆滞的目光扫视着惨烈无比的杀戮场,脑中回想着这些人的音容笑貌,他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似乎是大局已定,袭击者也不急着发起攻击了,他们一共有四个人,正好站在四个方向,把燕无双隐隐围在当中。

  第一个发起攻击的,是一个身材异常魁梧的壮汉,用法宝挡住霹雳火的,是一个外貌显得很冷漠的年轻人,那个瞬间杀死天瑞院十几个修士的,是一个看起来与人无害的胖子,现在也是保持着满脸笑容,最后一个就是那穿着皮衣的女子。

  崖边显得出奇的安静,魏东山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应该是从山崖上跳了下去,那是他唯一的逃生之路,如果还留在这里,必遭池鱼之殃。

  月拖着鲁药师犹在高空中盘旋,目睹这种惨烈的场面,她已被吓得浑身发抖,飞行也有些不稳,鲁药师则在拼命向着月喊叫着什么,不过因为距离此地太高,听得不太清楚,从只言片字上推测,应该是让月下去带着叶信一起逃,如此恐怖的大修出现了这么多,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想着三个人安全逃到别的地方去。

  “清瞳……你们……居然敢……”燕无双用滞涩的声音喃喃说道。

  “我也不想。”那个穿着皮衣的女子说话了,她好像是头领:“说句实话,我们山主的儿子很不成器,你们天瑞院阳子都的那个嫡孙,也是个王八蛋,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他到白翁岭历练的。”

  “既然已踏上了修行路,又怎么可能不去历练?”燕无双反问道。

  “那就别怪我了。”那个穿着皮衣的女子耸了耸肩:“两个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小王八蛋撞在一起,又岂能不生出事端?”

  “如果你们不去白翁岭,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燕无双吼道。

  “姓燕的,你喝多了吧?那是白翁岭,是我们山主的地盘。”那个穿着皮衣的女子摇头道。

  “可你们已经把白翁岭输给我们天瑞院了!”燕无双说道:“你们言而无信!”

  “是你们使诈。”穿着皮衣的女子说道:“姓燕的,先别想着白翁岭应该算是谁的地盘了,先想想自己吧。”

  “他……”燕无双顿了顿,他的声音又变得滞涩了:“死了?”

  “死了。”穿着皮衣的女子点了点头:“如果还有挽救的可能,山主又怎么会让我出手?”

  “看来是要彻底撕破脸了……”燕无双脸上充满了沧桑之色:“山主有没有想过,这场腥风血雨到底会毁掉多少人?!”

  “死的不是你们天瑞院的人,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穿着皮衣的女子笑道:“至于最后要毁掉多少人,我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最倒霉,天瑞八杰第一个被毁的就是你。”

  “真的没有挽回余地了么?”燕无双说道。

  “有,让阳子都把他的嫡孙交给我们处置。”穿着皮衣的女子说道。

  “那绝无可能。”燕无双惨笑道,阳子都肯定会拒绝这种提议,其实与血脉亲情没什么关系了,而是关乎在整个天瑞院的颜面,绝无可能低头!如果能熬过这场腥风血雨,或许阳子都会亲手处置那个惹下滔天巨祸的嫡孙,但也绝不会把人交出来。

  “那就没办法了。”穿着皮衣的女子说道:“燕无双,动手吧。”

  话音刚落,他们四个人已同时散发出剧烈的元力波动,在那魁梧的壮汉身上,突然升起一道巨熊的光影,光影急速膨胀开,接着又缩入那壮汉体内。

  “原来……这就是大妖……”叶信喃喃说道。

  那魁梧壮汉的本体是一只巨熊,年轻人是一只穿山甲,那笑容可掬的胖子是一只刺猬,而那穿着皮衣的女子是一条青蛇。

  泥生以前曾经和他讲过,真正的大妖,已经把自己最强大、也是最重要的妖骨淬炼成了法宝,而法宝的威力大多数时候都要人类相同品阶的法宝更厉害一些。

  另外那三个大妖对他的威胁性不大,只有那个皮衣女子,让他心中警觉,那种超越了极限速度的刺杀,他没有把握挡得住,除非神念能一直锁定在那蛇妖身上。(。)mz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