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三八章 贵客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清瞳与那胖子在原野中飞驰着,他们的身法都很不错,迅若奔马,一片片树丛闪电般从他们身边掠过,很快消失在远方,而且他们还显得游刃有余、气息很平稳,显然并没有动用全力。

  前方就是白翁岭了,距离还有几十里开外,便能感应到一种磅礴的气息在天地之间涌动着,清瞳的脚步略微有些放缓:“山主居然亲自出来了……”

  “山主是铁了心要为那混世主报仇了。”胖子咧了咧嘴:“对了,老大,有一件事我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什么事?”清瞳好奇的问道。

  “那小子占了我们的证道飞舟,你为什么要提醒他?”胖子说道:“如果让他被天瑞院的修士包围,斗个鱼死网破,岂不是更好?”

  “你真够笨的,连这都想不通?”清瞳笑吟吟的说道。

  “我知道我笨,所以才问老大的么。”胖子说道。

  “那小子带着人伏击天瑞院的修士,肯定与天瑞院有仇,以后十有八九还要去找天瑞院的麻烦。现在我们天虎山与天瑞院这一战已经是没办法避免了,给天瑞院伏下一个强敌,对我们天虎山是大有好处的。”清瞳缓缓说道。

  “原来如此……”胖子恍然大悟。

  “这只是其一。”清瞳摇头道:“我问你,如果山主想要证道飞舟,是从天瑞院手里抢更容易,还是从那小子手里抢更容易?”

  “当然是抢那小子的更容易了。”胖子说道:“那小子的实力虽然深不可测,但总归只有一个人,天瑞院却是强者如云,而且有了这一次教训,他们不会再让证道飞舟轻易出动了。”

  “那我为什么要让天瑞院有机会把证道飞舟夺回去呢?”清瞳反问道。

  胖子眨了眨眼睛,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还有,那小子的来历可不简单,我先卖他的一个交情,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清瞳笑了笑:“这种顺水人情岂能放过?我根本没有出力呀!”

  说话间,清瞳和胖子已接近了白翁岭,这里已经聚集了数以千计的修士,还有漫山遍野数不清的兽群,清瞳的地位很高,沿途走动的修士看到清瞳,都要纷纷躬身向清瞳施礼,而清瞳却懒得回应,只是径自向前走。

  片刻间,清瞳和胖子来到一座大帐前,门口有几个护卫,看到清瞳同样躬身施礼,其中一个年轻护卫说道:“还请清瞳大师等一下,山主正在会见贵客。”

  清瞳象没听到一样,继续向前走,年轻护卫显得有些犹豫,而他身边的护卫悄悄拽了拽他的甲袍,当清瞳和胖子走进大帐后,那护卫低声道:“你他么的疯了?你见谁挡过清瞳大师的路?”

  “可山主说谁都不见的……”年轻护卫喃喃的说道。

  “你以后记住了,在山主坐下,清瞳大师永远是特例,懂不懂?!”

  这时,走进大帐的清瞳露出错愕之色,大帐内确实有两位陌生的客人,但怎么也看不出他们‘贵’在什么地方。

  一个相貌说不出有多猥琐的老头子,懒洋洋躺在两张相对摆放的靠椅上,他只有几缕非常稀疏的头发,满口的牙好像都掉光了,而让人感到不堪入目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歪倒在老头子前胸上,那美人有些怪异,上身与寻常人无异,而下面逐渐凝成一缕烟气,顺着烟气看过去,会发现烟气是从那老头子的袖口内散发出来的。

  另一个是身材异常魁梧的壮汉,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吃相很难看,吃得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好像八百年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更让清瞳错愕的,是白虎山主居然屈居在下座!

  听到声音,白虎山主转过头,他的外貌有些丑,但也有独特的威势,虎头环眼、硕大的鼻子下还有一张血盆大口,给人一种择人而噬的感觉。

  发现是清瞳,白虎山主露出一抹微笑:“清瞳,你来得正好,来,认识一下吧,这位是玄妖殿的殿主山炮。”

  清瞳很机灵的向前走了几步,向着那位山炮殿主躬了躬腰,随后露出娇媚的笑容:”清瞳能有幸认识大名鼎鼎的山炮殿主,真的很高兴。“

  其实清瞳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能让白虎山主屈居下座的,来头肯定不小。

  “哦?”山炮停止了往嘴里塞东西,用力咀嚼几下,把口中的食物咽下去,随后笑眯眯的说道:“你说得明白一些,到底是有多高兴?”

  “这个……”虽然清瞳见多识广,但也被这句话给噎住了,不过随意客气一句而已,用得着追根问底么?有这么聊天的么?!

  白虎山主也愣住了,不过他见机得快,急忙又向那老者让了让:“这位是玄妖殿的首座长老,凰叔。”

  “清瞳见过凰叔。”清瞳柔声说道,这一次她换了个说辞,免得那老头子也追问她一句,你到底是有多高兴?

  那叫凰叔的老头子只是随意的向她挥了挥手,又继续和那美人儿调笑起来。

  清瞳忍不住暗自腹诽着,什么狗屁玄妖殿?!只看这两个奇葩,就明白玄妖殿里都是什么样的货色了。

  “清瞳,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白虎山主沉声说道。

  “这一次天瑞院出动的是燕无双,我已经把他宰了。”清瞳说道:“花非花和季长泰也被胖子所杀。”

  “证道飞舟呢?他们没动?不可能吧……”白虎山主皱起眉:“我故意提前把消息透露给天瑞院,天瑞院发现用寻常手段来不及去救花非花、季长泰,肯定要出动证道飞舟的!”

  “证道飞舟确实出现了。”清瞳轻轻叹了口气:“但出了些意外,有一个陌生的修士也带着人伏击天瑞院,最后抢走了证道飞舟。”

  “清瞳,这可不像你的风格!”白虎山主显得非常诧异:“你就眼睁睁看着他把证道飞舟抢走了?!”

  “我打不过他,所以没敢出手,而且……”

  清瞳的话还没说完,坐在白虎王座的山炮已拍案而起,口中发出怒吼声:“哪个王八蛋敢抢老子的证道飞舟?信不信老子把他剁成肉渣?!”

  山炮吼得这些话有些粗鲁,毫无威胁性,就连街头巷尾的贩夫走卒也同样会说,但他释放出的气息非常惊人,大帐竟然猛地鼓了起来,好像下一刻就会被山炮释放出的气息冲得粉碎。

  清瞳显得有些吃惊,那说话一点不着调的家伙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

  “好了好了。”那叫凰叔的老头子终于舍得把注意力从美人儿身上移开了:“你叫清瞳对吧?我问你,那个修士带了多少人?”

  “他带的人是松山城兄弟会的修士,应该是雇请来的。”清瞳回忆了一下:“另外就剩一个老仆和一个魔族侍女了。”

  “没有别的同伴?一个人在天下行走?”凰叔又追问道。

  “没有同伴。”清瞳摇头道。

  “算了吧。”凰叔看向山炮:“证道飞舟多得是,我们再找别的地方想想办法。”

  “凭什么?老子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山炮叫道。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凰叔笑眯眯的说道:“以后你在外行走也要记住,遇到那些宗门成帮结伙的修士,不必在意,他们到底厉害不厉害,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你花些时间和精力去查一查,就能查出他们的底细,而这种独行修士,其实最不好惹。”

  “你说得明白点!”山炮叫道。

  “一个人,还敢去惹是生非,代表着他根本就不怕天瑞院。”凰叔说道:“不止如此,他连白虎山也不怕,清瞳不是说了,他把证道飞舟夺走了么?信我的吧,象这种家伙,肯定非常硬,你咬不住的。有句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反过来说,他敢揽瓷器活,就肯定有金刚钻!”

  清瞳再一次吃惊了,没想到如此猥琐的老头子眼力会这么毒,她是亲眼看到了叶信,凭着自己的本能感觉到叶信不好惹,才不得不放弃证道飞舟,而这老头子只是听他们说,就已经判断出了叶信的实力。

  “他们两个呢?”白虎山主总算抓到了说话的机会。

  “他们死了。”清瞳苦笑道。

  “死了?怎么死的?”白虎山主大惊失色,身形猛然站了起来。

  “他们误会了我,我当时决定把证道飞舟让给那个修士,他们说我清瞳想贪夺证道飞舟,又抢先对那个修士出了手。”清瞳说道,她只是隐瞒了一些细节,其他的都是实话实说。

  白虎山主说不出话来,刚才的欣喜之色也已经消失了,本以为这是一场胜仗,斩杀了天瑞八杰中的燕无双,可他这边竟然折损了两个得力手下,算来算去其实是自己亏了。

  “他们联手么?”凰叔突然问道:“在那个修士手下支撑了多久?”

  “四招,都是一招伤,一招死。”清瞳说道:“而且那个修士绝对没有出全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