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五三九章 梦想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他的杀招和你一样?”白虎山主问道,他座下的清瞳专擅刺杀,如果那修士的杀招比清瞳更为犀利,四招斩杀他两个手下,也在情理之中。

  “不是,他的速度要比我慢得多。”清瞳摇了摇头,随后喃喃的说道:“我说不出那种感觉……”

  清瞳回想当时的情景,那种感觉很奇怪,叶信的刀势中既有大开大合、所向披靡的霸道,又裹挟着一种有去无回、死而后生的壮烈,这种刀势肯定是在一种特定的环境中,经过无数次锤炼才逐渐铸成的,答案似乎就在她嘴边,但一时懵住了,怎么也说不出来。

  “那怎么可能?”白虎山主不敢相信:“他们毕竟拥有小乘境初阶的战力,就算那家伙是小乘境高阶的修士,他们联手也能支撑片刻的!”

  “他的气息虽然强大,但尚没有到小乘境高阶,如果我真的拼命,应该有几分机会的,但我不敢行险。”清瞳还是实话实说。

  “你做得对。”白虎山主连连点头,清瞳是他最为倚重的助手,他可不想看到清瞳出事。

  “何况,那修士与天瑞院应该有深仇大怨,否则也不会雇佣兄弟会的修士设下埋伏了。”清瞳又补充道:“他活着肯定还会找天瑞院的麻烦,所以我没必要一定要与他分出生死,就算他夺去了证道飞舟,也没什么,如果我们一定要把证道飞舟抢回来,对付他一个总要比对付整个天瑞院轻松得多。”

  “不错不错!”山炮叫道:“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老子要亲自出手!”

  “行了,刚才我都说了,证道飞舟多得是,我们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而且还是一棵非常危险的树。”凰叔说道,随后他看向白虎山主:“山主,现在说说正事吧,还不能答复我们么?“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毁掉天瑞院,让我的孩子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白虎山主顿了顿:“等此间事了,我再去玄妖殿拜会两位。”

  “我倒是能理解你的丧子之痛。”凰叔悠悠说道:“但你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与天瑞院拼到底,我就有些奇怪了,莫非……你的元脉已经开始枯萎?步入了寂灭境?”

  清瞳大惊,睁大眼睛看着白虎山主。

  寂灭境是一种特殊的境界,各个层级的修士身上都有可能发生,修行是一路向上攀升的,如果用曲线来标识,曲线一直向上,不过各个修士所拥有的弧度都不相同,而元脉开始枯萎、步入寂灭境,曲线就开始出现拐点,不停的向下滑行。

  一旦步入寂灭境,通常情况下是无法逆转的,这和受伤不一样,元脉元府受损,暂时无法修行,但生机尚存,只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还可以继续向上攀升。

  而步入寂灭境的修士,已经达到了生命中的顶点,不管有如何努力,顶多是让自己在顶点停留的时间更长一些罢了,终有一天,他们的元脉会彻底枯萎,然后从元府中生出一团寂灭之火,把他们的肉身、元魂、连同他们的一切,都烧成虚无。

  也就是说,现在的白虎山主,他的生命已经步入了倒计时。

  白虎山主长长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

  清瞳露出恍然之色,她终于明白白虎山主为什么要大动干戈了,既然已经没办法继续修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嫡子身上,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能继承自己的衣钵、家业,而天瑞院毁掉了他最后的希望,如此白虎山主当然要与天瑞院拼一个你死我活。

  “寂灭境并不可怕。”山炮大大咧咧的说道:“只要我们能找到真真姑娘,她肯定能为你淬炼出奇妙的丹药,解了你的劫难!”

  凰叔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而白虎山主看了看山炮,又笑了笑。

  白虎山主并不相信山炮的话,寂灭境确实有破解的法门,那就是得到天域诸神的庇护,但这里是证道境,距离天域太过遥远了,就算有天光降临,诸神也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他这个无足轻重的蝼蚁身上。

  原本白虎山主是有些犹豫不决的,但山炮这番话,反而把他推远了一步,因为在他看来,山炮是在用虚无缥缈的承诺试图说服他,这属于赤裸裸的欺骗。

  “白虎山主,你还是再想想吧。”山炮又说道:“我们老大可是上界人皇转世,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只要你能拿出诚意,我们老大自然会帮你的。”

  “哦?贵主上现在在何处?”白虎山主问道。

  “我们还没找到他呢……”山炮叹道:“我们同行的兄弟,也大都失散了,不过,当有一天我们重新聚在一起的时候,呵呵呵呵……这证道世必将匍匐在我们脚下!”

  白虎山主嘿然,随后轻声说道:“还是那句话,此仇不报,我什么心思都没有,两位稍等一等,只要我能灭了天瑞院,肯定会去玄妖殿的。”

  “好吧,我们也不勉强。”凰叔站起身,袖袍一抖,那个美人便消失在他的袖口内,接着他向山炮使了个眼色:“白虎山主,现在你还不知道,你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机会。”

  “白虎山主,告辞了!”山炮也站起身。

  白虎山主起身相送,一直把山炮和凰叔送到白翁岭下,虽然白虎山主已经根本不想与他们打交道,但面子上的事还是要做足的,随后双方再次寒暄几句,一方返回白翁岭,一方沿着官路向前行去。

  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山炮和凰叔走到僻静的地方,山炮终于忍不住了:“凰叔,你不是说有把握说服那白虎山主么?他也没答应啊。”

  不提此事还好,提起此事,凰叔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头上那几根稀疏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他跳起身,轮动双掌,在山炮脑袋上抽打着:“转世!转世!我让你转世!!不是告诉你了么?说得了上界人皇的传承就好,你非得整出一个转世来!我让你转世!”

  “别打别打……”山炮一边捂着脑袋一边叫道:“只说人皇传承,我怕唬不住他,人皇转世听起来不是更威风么?”

  “威风?你倒是威风了,可也要有人信啊!”凰叔咆哮道。

  “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山炮苦着脸说道:“要不然……我们先去找那个家伙,把他的证道飞舟抢过来再说?”

  “你他么一直把我的话当放屁!当放屁!当放屁……”凰叔又跳起来,抽打着山炮的脑袋。

  “哎哎……你再打我要还手了啊!老东西,你现在可不是我的对手!”山炮叫道。

  凰叔的表情变得僵硬了,手也停在了半空,随后悻悻的把手缩了回去:“独行的修士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一个人也敢惹事,那就不简单了,相信我一次吧,算我求你了,我们两个加起来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可我现在就是想抢一艘证道飞舟……”山炮满脸都是向往,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坐着证道飞舟到处跑,该有多拉风啊……那真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了,上次遇到那个妞,还不得屁颠屁颠的坐到老子怀里来……”

  ****

  山炮朝思暮想的事情,在叶信这里已经成为了现实,他抹去了证道飞舟上的禁制,虽然在操控上还不熟练,但至少可以让证道飞舟在空中慢慢飞行了。

  换成别的修士,是绝无可能做到的,哪怕天瑞院阳子都亲至,也一样不行,阳子都是小乘境巅峰的修士,当然淬炼出了自己的神念,但他的神念与叶信的神念完全属于两回事。

  刚刚滋生的神念,只是一株小小的幼芽,从幼芽长成参天大树,需要耗费无数时间、精力、乃至心血灌溉,阳子都只能按部就班的来,成就有限,而叶信拥有天然优势,他早早就夺得了神能。

  神能是滋养神念最好的土壤,叶信以为拥有的神念的修士人人都能做到他这样,实则不然,就算有圆满境的修士出现,也需要不小的力气才能解除证道飞舟上的禁制,而叶信只用了百余息的时间,便能控制证道飞舟了。

  叶信坐在船尾,他一边操控证道飞舟一边观望下方山水的风景,鲁药师坐在船中,他已兴奋得全身发抖,评价一个宗门的实力阶级,有一些硬性的指标,譬如说,宗门内有一个小乘境巅峰的修士,还有一艘证道飞舟,意味着这宗门已经入流了,拥有宗门大型法阵,以及一个或者几个圆满境的修士,代表宗门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宗门了。

  鲁药师以前曾经看到过证道飞舟,也只是远远瞥了一眼而已,他自知是没资格靠近,现在,却可以坐在飞舟上游览山水,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哪怕现在马上死掉,他也心满意足了。

  月不知道证道飞舟有多么珍贵,只是很好奇,而不时看向叶信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她当时拜叶信为师,只是因看出叶信对她有几分怜悯之心,而她对未来充满恐慌,所以要给自己找一个靠山,那个时候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靠山是这么的坚硬、强大。())。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